至於的大李他們現在只是把握着產品的標準脈搏,專心致志的做着研發即宣傳工作,下屬一個分部有一百來號人專門開發應用軟件,還有一個稍微現代化的裝配車間用來生產286系列微機,全部用來出口,其利潤可想而知。

0

他們生產的微機全部出口,但是總有一部分會流入到國內市場,這個也是中國特色。中關村的市面上從來就沒有缺過深圳產的計算機,價格便宜量又足,導致正品IBMPC機只能向着**採購的方向發展。

但這一塊又是一個難啃的骨頭,一來國家支持的是EC系列,這是明文規定的,但是現在似乎鬆動了一點,畢竟現在pc機在國際上也是主流地位。

二來就是軟件了,EC系列早在長久的0521開始就開發了大量的軟件,這些都是建構在中文平臺上的,所有的程序員培養也是使用的是長久當年的教材。而pc在國內根本沒有任何中文化的措施,所有的軟件幾乎都是原版的英文拷貝,只有一部分臺灣漢化的東西,那也無濟於事,剩下的只有一幫從美國回來的海歸們在非常小資的使用着pc機。

由於要上EC生產線,實現國產化,大李他們曾經粗略的做過統計,國內的微機市場EC的佔有率達到了78%的水平,剩下的被pc機、蘋果機及一些其它微機所平分,目前看來形勢還是十分有利的,但是這些年pc機的份額在不斷的擴大,這點讓他們非常的留意。

有一股思潮顯示,現在國內在大肆宣揚pc纔是未來的微機標準,只有跟着IBM走纔是正路,國產的東西無論如何都會衰亡的。

惱火啊,這種言論無論是有心還是無意都嚴重誤導了人們,且不談這是不是事實,首先先扣了一帽子,長久異常憤怒,愈加決心改變這一自卑的民族品性。

“鹹吃蘿蔔淡操心,人家愛怎麼想關你什麼事情,你悶聲發大財就是了。”海穎對長久故作憂國狀異常反感,出言刺了一句。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長久齜牙。

“有責的多了去了,你只要繳足稅就行了。”

“……”


說不過女人,長久只得裝作沒聽見,跑到了大李那邊學習經驗,這一學習就上了酒桌。

“女人這種生物自古就不能招惹,你的順着她們的脾氣才能那啥。”大李語重心長,看來也是保守荼毒,“不說這個,咱哥倆再來一杯。”

“報紙看了沒?”長久一飲而盡,問道。

“哦?有什麼新聞?”

“pc之父埃斯里奇搖了,喬布斯被踢了,現在業界風雨飄搖啊。”

“埃斯里奇死了就死了,反正他也不管pc了,至於喬布斯這小子囂張太久了,被踢是自然的!”大李淺斟慢飲,慢慢說道。他底子厚,在美國的時候被長久一番薰陶之後,對業界這些情況也是非常之關心。

“快到年底了,明年你們現在準備幹什麼?”

“386!EC機!”大李毫不猶豫,“英特爾都發布最新處理器了,你說的要跟蹤他們嘛,這個自然不能錯過。要做就做最快的,第二連湯都喝不上。樣品386已經到手了,開發機也買了,樂觀估計明年成品機就能開發完成。”

“時間很充裕,這是計不來的。”長久笑道,“宣傳還要跟的上,新東西不會這麼一帆風順的!”

“不管他們,反正我只是按部就班。”大李把杯子放下,“EC纔是明年的重頭戲,前些日子上面吹風,準備放開這個市場,導入合理競爭。兄弟我拜會了多少碼頭,使了多少銀子,這些天才把東西給批了下來。”


長久一聽連忙問道:“什麼東西?難道是允許你們這些私營的企業在國內製造銷售電腦?”

“就是這個!”大李得意洋洋的說道,“由於我們在這方面的優勢成績,總共批了一個,就是我們。”

“你們還真是幸運啊!”長久有點死裏逃生的感覺,沒想到國家居然這麼快就把這個市場給放開了,想當年聯想爲了這麼個東西走了多少彎路依然不得其門而入,只能憋屈的代理進口品牌,爲他人打工,市場上則充斥着價格高昂的國外品牌。

現在國家居然這麼容易鬆口,難道自己寫的東西發揮了作用?

“微機成本都是實打實的,錢都讓那些進口商們給賺了。”大李雄心萬丈的說道,“國家這招出手的真是大快人心啊,我這條生產線上去,估摸着要引發地震,呵呵。”

“那是,有序的競爭只會帶來良性的市場發展。”長久點頭,“資金夠不夠?”

“錢是不缺的,現在我只是煩心其他事情。”大李貌似有些苦惱,“日本人過來接觸了,說是我們侵犯了他們的專利,要我們賠錢。”

ωωω★ ⓣⓣⓚⓐⓝ★ c○

“賠哪門子錢,咱們專利法可出來了,你不會笨的沒註冊吧!”

“當然註冊了,否則我哪有心思在這喝酒啊,不過咱現在是正規企業,做起事情來總是束手束腳,難辦啊。”大李哀嘆。

“這有何難,遊戲機也是電腦,沒聽說一家壟斷的。”長久想了一想說,“人們生活水平提高了,對遊戲自然也是會膩味的,你可以做遊戲軟件啊,這又沒有什麼門檻。”

“任天堂那個權利協定……”

“嗯,這是問題。”長久一聽就知道大李說的什麼,任天堂那份協定可是個棘手的問題,比賣身還苛刻,“那你就推翻他們,自己重新做個平臺不就得了?”

“16位的?”大李猶豫了一下,“日本人來了幾撥,曾經有幾家公司也想共同開發一款新的遊戲機,不過我是不大想和他們合作,我承認我腦袋瓜子不大靈光,萬一被騙了就得不償失了” “東西在我們自己手裏,有什麼騙不騙的,你又多心了。”長久笑道,“凡事都得講個主動權,現在是別人在求咱們,放心大膽的去做就是了。”

“舉棋不定啊,我可不想在同一個時間裏搞兩項大工程。”大李也不傻,他知道自己的極限。

“此言差矣!”長久故作深沉的搖頭,“要做大限度的利用手裏的資源,所謂廣種薄收是一種套路,但是能從石頭中榨出油來纔是本事啊。”

“願聞其詳!”

“同你接觸的都是些什麼人?他們準備上什麼項目?”

“NEC算一個,他們準備拉一個聯盟,共同對抗任天堂的fc,現在據說已經有了點眉目,不過好像依然是8位機的架構,我不是太看好。”大李扳着手指頭數說着,“其它的都是一些小公司,設計方案上面寫的花花的,到最後居然讓我出錢,當我冤大頭啊!”

“這樣啊……”長久思考了一下,毅然提出,“你就別跟着他們瞎攪和了,自己幹吧。”

“自己幹風險似乎很大……”大李有點猶豫。

“沒什麼風險,就當做EC的副產品。”長久積極的鼓動大李殺入這一行,“借鑑EC機的架構,照貓畫虎還不會嘛。只可惜k32沒有16位的版本,不過也差不多了,反正成本上絕對不會比16位處理器貴。整機成本可能有點高,不過無所謂,等你開發出來的時候估計也差不多了。”

大李目瞪口呆,沒想到長久這麼激進,這位爺直接就上32位遊戲機了。

“現在似乎還沒有這市場吧!”大李伸手試了試長久的額頭,詫異的說,“沒發燒啊,咋盡說胡話捏?”

“嚴肅點!不要嘻嘻哈哈!”長久把大李的爪子拍開,正色道,“現在是討論時間,沒市場不能打嗎?也沒說讓你現在就上市,只是有這麼個可能而已。”

“用EC的架構,k32的處理器,加上單芯片圖形處理系統,這個沒什麼問題。”大李也認真的考慮了起來,“但是一系列相關的相關標準都要自己開發啊,這個估計得不少時間。”

“32位機嘛,現在咱們最不缺的就是時間了。”長久心滿意足的說道,“一切都可以慢慢來,想想看,等日本人費盡心思的搞出了16位機的時候,我們一出手就是32位遊戲機,那畫面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而價格卻相差不是太多,你說消費者會選哪個?”

“不知道!”大李考慮良久,老老實實的說道,“且不說成本,關鍵是遊戲節目。”

長久差點沒氣死,只得耐心的解釋道:“你知道啥叫32位的機能不?知道什麼叫更新換代不?啥叫次世代不?就是在家用機上實現只有街機才能實現的效果,真真正正的家庭娛樂中心。”

“……”大李一片茫然,或許是酒精的刺激讓他有點遲鈍,完全不能理解長久的話。

“算了,你就先把這個給列上產品目錄吧。”長久也覺得頭疼,只好匆匆結束了這個沒有希望的對話。

可能還是太超前了,長久也覺得自己有點急功近利了,在這個8位機主宰的時代居然想實現超越。


不過這的的確確是一種誘惑,長久被酒精刺激的大腦總是情不自禁的往上面拐,興沖沖的拿了個計算器算了一遍,其結果表明這是絕對可能的。

成本方面絕對不成問題,這完全是同性能聯繫在一起的。長久至今依然記得當年初次見到世嘉五代的感覺,那不過是一塊68000處理器就能實現的畫面啊,幾乎媲美街機的畫面。

16位的老朽68000處理器就能實現的東西,32位的k32自然能夠做的更好,更不用說k32同021處理器一脈相承,這個兼容問題也不大,任天堂那fc上面的龐大的高質量遊戲資源可以是最好的後盾。

這其中有大文章可做,一定要好好操作,長久暗想。

另外還有載體的問題,現在流行的標準是以集成電路ROM作爲遊戲的載體,速度足夠,而且盜版也不容易,對經銷商的吸引力較大,就是成本略顯高了一點,而且容量小了點。不過這些對8位機不那麼重要,畢竟機能放在那裏,就算能儲存多了又怎樣,機器並不能處理這麼龐大的數據,因此卡帶的容量問題直到16位機出現才凸顯了出來。

但是,可是,這東西最大的缺點就是隻讀的,也就是你只能從遊戲卡中讀取數據,並不能寫入數據,有關係嗎?沒關係嗎?

現在可能沒人認識到這個致命的缺陷,畢竟電子遊戲一個最大的分支RPG還沒有正式的出現,最多也就在計算機上有點雛形,只有磁帶、磁盤纔可以存儲……

RPG啊,這東西動輒都是以百萬銷量,一個傳世之作就可以吃上十幾代的東西,讓長久如何不動心啊,特別是在這個各大傳世之作都沒出現的時候……

一想到《勇者鬥惡龍》、《最終幻想》之類的遊戲,長久立馬**,白花花的銀子在面前閃耀,一代二代三代四五六七八代……正版盜版復刻版……

長久抑制不住的興奮了起來,到底是激發了他最原始的慾望,本來小時候就衝着這個纔打入中科院內部的,現在手裏資源充足,如何能放棄這個?

正好下面一票程序員閒着無聊,就讓他們先幹着吧,長久流着口水想道。以前一門心思的搞着芯片、操作系統,都差點忘了這麼有錢途的事情了,長久傻笑着。

沒有人是天生的程序員,凡事都得由興趣激發不是?玩遊戲是每個玩電腦的入門必修課,寫遊戲同樣如此,沒寫過遊戲的程序員人生是不完整的。

“同志們,爲了豐富我們的日常文化娛樂生活,爲了更好的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繁榮做貢獻,同樣也爲了不讓你們的手生,所以我決定……”長久環視了一下在座的年輕人們,從他們眼中讀出了狂熱,畢竟沒有事情做的生活實在太無聊了,“我決定,讓大家來個pk!”

“啥叫pk?”頓時下面有人提問。

很好,沒有出現冷場的情況,長久點點頭:“就是比賽,有獎金的,題目就是這個。”

一打小冊子被分發下去,上面寫的就是開發方案,年輕人們一拿到手就迫不及待的翻開看,卻都有點傻眼,互相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大李也向長久耳語道:“沒問題吧,這獎金是不是有點高了?”

長久滿不在乎的說道:“才兩萬而已,現在**不是放開了嘛,不干涉企業的薪酬發放。”

“你們的任務都寫在上面了,大家自己分組,各挑一個項目開展。”長久大聲的叫着,壓倒了下面議論的聲音,“還有什麼問題,快提。”

終於有人忍不住了,舉手道:“領導,這個遊戲程序我們沒有寫過啊,再說了,我們這裏也沒有會畫圖的……”

長久大手一揮:“沒有問題,你們只需要寫一個架構就成了,在這方面我這裏有例程,至於美工的問題你們就不用管了,我這裏有的是人才。”

有了這個回答,其他人倒也沒什麼異議,寫什麼不是寫啊,因此也就開始了分組。

長久這份方案是他奮鬥了幾天才寫出來的,起先只是憑着記憶將那些鼎鼎大名的RPG遊戲的設計寫出來讓他們實現,後來索性完全撇開了這些東西,只是規定了RPG的一些要素,比如迷宮、設定、劇情、技能、升級、裝備、關卡等等,其他的一些東西任他們發揮,至於那些寫好的如最終幻想、勇者鬥惡龍、龍與地下城等等只是作爲一種參考。

開發平臺被設定在了EC機上,畢竟長久也不敢冒險。論性能alpha工作站或許更加的適合,但是誰會買一部工作站去玩遊戲捏?

EC機性能適中,價格不貴,在歐洲及亞洲有着頗爲可觀的市場份額,相比pc機,圖形性能是其的優勢。

跟關鍵的是長久還爲着次世代遊戲機考慮,畢竟他的目標是以k32爲基礎,藉着打倒任天堂的東風來發布其32位遊戲機啊。

在EC上開發有利於平臺的轉移,更可以優先培養遊戲的死忠玩家,否則讓其它公司搶了先可就不好玩了。


長久想的非常周到,但是他手下的那些程序員及工程師們就犯了難,他們以前接觸的可都是軋鋼程序、cad設計、系統工程設計等等,這遊戲說不得也是第一次接觸,在他們眼裏這是不務正業的行爲。

不過長久提供給他們的不光是方案,還有一些例程,其中就有一些歐美黑客自己編寫的遊戲程序,當然這東西相當的抽象,或許一個方格就代表一個怪物,也只有那些程序員會樂此不疲。

幸好人類的天性就是遊戲,年輕人更是如此,這些傢伙們經歷了初期短暫的牴觸之後就完全迷上了這個任務,自從他們寫出了第一個簡陋的框架之後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幾十號人日以繼夜的編寫着心中的夢想。

不過長久自然不會任他們隨意碰壁,畢竟這東西他們都是第一次接觸,一些捷徑還是要提點一下的。

比如長久規定,遊戲程序也是一個軟件工程,並不是隨想隨寫的,要有大綱,要有劇情,要有可玩度。另外長久還將自己以前所寫的一些開發包源代碼交給他們,這些幾乎都是無價至寶,因爲這是現成的架構,只需要搭上圖片及劇情就可設計出一系列的成品遊戲。

按長久的說法這玩意叫引擎,只要寫出這麼個東西就可以節省開發時間,做出幾乎無限的同種操作方法的遊戲。

因此,三個小組一起開動,將這個開發包給解體研究,試圖找出其中的奧祕。他們是什麼人啊,都是玩系統代碼出身的,這麼個東西如何難得住他們,有了源代碼及效果,一眼就看出了門道,反正都是按他們自己的理解。

要說不缺技術力,只缺想象力,這些年輕人們的潛力一旦被激發出來那可是攔不住的。N個被改進的RPG引擎很快就被開發出來了,三個小組各不相同,但是無一不體現了他們的功力。

爲什麼說n個呢?因爲幾十個人分成三個小組人數也嫌太多,除了一些硬件工程師之外,其它的幾乎都在改進那個引擎架構,總有人會有自己的想法,誰也不服誰,最後只好自己動手。

長久只好硬性規定一個小組只能使用一個引擎,所有的想法必須要統一,功能可以加,但是不能搞分裂,這才剎住了這股歪風。

至於建立在引擎之上的遊戲可就五花八門了,要說這幫傢伙還真是有才,什麼都敢想,幾乎都想到一塊去了,抗日戰爭題材是每個組都做了一個,還都有模有樣,雖說沒有美工,但是RPG的精髓已經體現,哪怕只有數據他們也玩的非常開心。

美工這東西其實也是可有可無的,本來只是一種細分的行業,長久算是領教了那個年代的人們的多才多藝,居然工科的學生也是繪圖的一把好手……

工地未建設成功的這麼一段時光就這麼的被打發了,隨着人員陸陸續續的到位,這麼個競賽隊伍規模也就慢慢的膨脹,雖說依然是三個小組,但是人數已經多了好多,開發速度同創意也是層出不窮。

長久也只是開了個頭,所謂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後來的發展已經不需要他來推動了,都是自發的前進。

長久只是偶爾關注一下,或者拷貝一點成果來玩,更多的時間都是同以餘所爲代表的各個**部門討價還價……哦,不,應該叫共同商議大事。

餘所最近很頭疼,幾乎都成了長久的傳聲筒,每次同長久談完之後都得帶上一大摞的筆記回去,過上幾天又得帶上一對回來,上面一般都會有批註,有時候只有兩個字:同意。有時候則會是長篇大論,一般都是一些問題。

而長久的工作則是需要完美的解答這些問題,當然了,這完全是長久自己的想法,有點趨於理想。

長久的想法究其根本就是如何讓整個社會的科技發展跳出原先的桎梏,能讓其自我造血是最好的辦法。他的理念是既然國家研發各式各樣的技術都是要應用的,何不直接將各式的科研任務發佈於社會,由企業或是個人直接選擇研發與否,然後由**強制規定技術的更新換代時間表,這樣讓企業能夠做到心中有數,至少規避了失敗的風險。

這種想法類似於國外的那種事先競爭、事後專營的做法,雖說初期投入比較大,但是企業總會被未來的巨大利潤所吸引,直接參與到其中。

當前社會能有這個魄力的企業恐怕也沒有幾家,更遑論私營了。哪怕長久也只是提出了這麼一個思路,幸好上層的考慮更加全面,替長久補全了不少的漏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