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任飛,此時雙眼向著羅無生的方向看去,然後嘴角笑笑。

0

其實他不在意得不得罪羅無生,因為他會比羅無生還要的強大,他剛才那麼說,只是故意罷了,想多敲一點好處。

沒想到這麼輕鬆,就可以賺取七千靈值,可以省下很長的時間,拿來修鍊。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些有希望進入前一百的,紛紛挑戰。

三炷香之後,所有想要挑戰的,基本上都差不多了。

然而在四周其他的弟子,以為快要結束的時候,一道身影,一個掠閃之下,出現在中央的擂台之上。

見到這身影,四周的弟子,臉色紛紛一變,緊接著紛紛驚聲不解道。

「任師兄,不是六十五號嗎?已經可以能參加明天的守擂台戰。他現在上去,要挑戰誰?」

「不知道,等下就知道了!」

……

而古琰,在一瞬間,臉色一沉,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

但是下一秒,臉上浮現出果然之色。

「我對自己的排名,有些不滿意,所以想要挑戰排名五十三的羅無生師弟!不知道羅無生師弟,給不給面子?」

聽到任飛的這話,四周的內門弟子,愣了一下,隨即臉上紛紛浮現齣戲謔之色,雙眼向著羅無生看去。

「既然任師兄,都這樣說了,這個面子,我羅無生自然要給!」羅無生其實心中也猜到了,對於任飛的話,嘴角一笑,然後說話間,身形一動,出現在擂台之上。

接著雙眼直視任飛,再次開口道:「只是我有些擔心,怕任師兄,接不住我這個面子!」

這話一出,四周突然震驚喧嘩了起來。

明眼人,都聽得出羅無生這話中的意思。

「有趣,有趣,但可惜的是,有些太狂傲了,不懂得收斂!」畫扇青年聽此,一臉有趣的笑著說道。

但是神色間,對羅無生有一絲不屑。

「他有這個資本!」

秦空聽此,反而神色一凝,開口道。

「這場比斗,那任飛,討不到任何的好處!」

畫扇青年聽到秦空這話,整個人愣了一下,緊接著回過神來,就算秦空這麼說,他的心中,還是不相信羅無生。

一個才剛剛突破靈穹境五個月的人,就算天賦實力再強大,也不可能戰勝他們排在前面的內門弟子。

「呵呵,你很好,原本只是想要教訓你一下,但是現在覺得,只是教訓一下還不夠!」對於羅無生的話,任飛雙眼一厲,接著嘴角呵呵下,帶著輕蔑殺意道。

連少寵妻矜持點 「恐怕你會失望的,而且你也感到後悔!」

羅無生神色凌厲下,氣勢洶湧道。

而四周的弟子,對於羅無生和任飛的爭鋒相對,臉上的神色,越來越期待。

但絕大部分支持任飛,只有很小很小的一部分,認為羅無生不簡單,比斗有懸念。

「如果沒有什麼問題,比斗開始!」

一旁的灰袍老者,見羅無生兩人說的差不多了,隨即開口道。 司徒釗渾身發寒,身形止不住的微抖。

他根本不記得,他剛才殺過朱劼。

更不記得他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去了書房,也不知道他那時候拿著紙筆,是想要寫些什麼……

司徒釗止不住的生出一股失去控制的涼意來,他猛的想起雲卿離開前喂他的那顆藥丸,想起雲卿對於醫毒之道上讓人驚懼的天賦,他只將剛才所有一切的變故,都推到了雲卿身上。

雲卿居然有能夠控制人心智的丹藥?!

司徒釗想起自己剛才的異常,對於雲卿驚懼之下反而更生了忌憚和怨恨。

「師父!!」

他們師徒這麼久。

雲卿從未告訴過他,她居然有這般能耐。

如果她早告訴他,她能夠控制人心智,他又何必鋌而走險做先前的那些事情。

她一直瞞著他,如今卻將這能力用到了他身上。

她居然還那般義正言辭的指責於他!

司徒釗心中怒火升騰,他只以為是雲卿從頭到尾都防備著他,甚至從來都不是真心想要輔佐他上位,所以才對他有所保留。

他心中的怨恨和不甘不減反增,抓過之前那人怒聲道:

「我剛才還做了什麼?」

那人急忙搖頭:「沒有了,殿下殺了朱劼,下令之後,就去了書房,然後就,就叫了奴才入內……」

那人看著司徒釗臉上陰鷙之色,想起他之前的吩咐,顫聲道:

「殿下,那徐鶴……」

司徒釗臉色一寒:「將人帶回來,給我砍掉他一隻手!」

那人一驚:「可是您之前說,要將他完好無損的送去九里亭……」

「啪!!」

司徒釗本就驚懼剛才失去神智的事情,這會兒再被人提及他被「雲卿操控」之下所做的蠢事,滿眼陰鷙的看著那人道:「我想做什麼,還要跟你解釋?!」

那人嚇得連忙跪下:「奴才不敢。」

司徒釗寒聲道:「將人帶回來,直接將人懸於宮門前,還有,讓父皇今夜駕崩。」

他原是想要等著雲卿回來跟她商量,看什麼時候登基為好,他甚至還想著只要雲卿答應,他就封她為後,從此往後兩人共掌江山。

可誰知道雲卿居然會為了司徒宴,為了徐鶴跟他翻臉。

九里亭。

呵……

他倒是要看看,雲卿到底有多在意徐鶴!

雲卿知道他太多的事情,也知道他所有狼狽的過去,和身上的隱秘。

司徒釗不信她能放棄到手的榮華富貴,更絕不可能放她離開!

事已至此,倒不如索性讓父皇駕崩,他登皇位,到時候天下都是他的。

他倒要看看,雲卿到底是選擇司徒宴,還是選擇他!

……

雲卿完全不知道自己離開之後,司徒釗身上發生的事情。

更不知道司徒釗將之前的一切全部都怪在了她頭上,甚至因為那短暫時間內失去神智,「被人操控」的經歷,喪心病狂的想要直接取皇帝性命強奪皇位。

雲卿從九皇子府中逃離了之後,原本已經做好了應對司徒釗派來抓捕她的人,可誰知道身後卻無人追出。 第八十三章敗任飛

「不要說我沒給你機會,我讓你先出手!」

聽到灰袍老者的話,任飛嘴角一揚,對著羅無生說道。

羅無生聽此,嘴角輕笑一聲,既然要他先出手,他自然不會不會拒絕。

但最後的結局,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想到這,雙拳緊握,烈焰呼嘯,化為一道火光,直奔任飛而去。

半路,兩條猙獰的火龍,一個神龍擺尾,向著任飛撕裂而去。

呵!

對於撕裂而來的火龍,任飛嘴角止不住的輕蔑一聲,手一晃,取出銀色長槍,身形沒有絲毫的移動,只是將銀色長槍,對著身前的虛空,輕輕的一刺。

看似沒有威力的一刺,卻出現了令四周弟子,驚嘆的一幕。

錯嫁驚婚,億萬總裁請放手 那兩條火龍,離任飛,還有一丈的距離時,兩道銀色槍影,從那兩條火龍的身體,洞穿而過,瞬間爆裂開來。

嘩!

隨之反應過來的瞬間,四周弟子頓時響起一片驚嘩聲。

古琰臉色一沉,這任飛的實力,太強大,這一次,羅無生有危險。

而畫扇青年,淡淡一笑,眼神之中,還是有一絲不屑。

「看來這一次,這小子,有危險了!」

孟何站在高台上,看著這一幕,淡淡一聲。

「有危險是有危險,但是之前易長老說能進入前十,應該不是隨便說說的,這小子,肯定還有隱藏的手段。」傅雲聽此,點點頭,然後開口道。

至於羅無生,對於自己的火龍,被任飛輕易破解,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反正他也沒有想過火龍拳能擊敗這任飛。

但在瞬間,又有兩條火龍,向著任飛而去。

「羅無生拿出你全部的實力,否則你會輸的很慘!」任飛見羅無生又施展出火龍,神色輕蔑下,淡淡一聲道。

同時,手中的銀色長槍,再次對著身前一次。

然後,那兩條火龍,再次在銀色槍影的洞穿之下,爆裂開來。

可是在這時,羅無生已經出現在了任飛的丈許之外。

只要腳步再一邁,就可以出現在任飛的身前,然後給他重重的一拳。

但對於羅無生的心思,任飛全部看在眼裡,並且臉上的輕蔑之色,更加的濃郁。

因為這羅無生,已經沒有什麼手段了,想用之前擊敗青陽的方法,擊敗他,簡直可笑之極。

在羅無生腳步再次邁出的一瞬間,雙眼寒厲殺意,手中的銀色長槍,迅如雷電,化為一道銀光,對著羅無生狠狠的一刺而出。

見到這,四周的絕大部分弟子,以為羅無生會就此敗下陣來。

但下一秒,同樣讓他們再次一驚。

只見得羅無生,沒有絲毫的躲避,五指緊握,捏起龍印,就是對著銀色長槍一拳。

砰!

震懾人心的龍吟聲,伴隨著強橫的撞擊聲,將那銀色長槍,轟的彎了起來。

任飛見此,雙眼也微微一驚,他沒想到羅無生的肉身力量,居然如此強大。

但是下一秒,雙眼冷冽一寒下,一道道銀色雷電,順著掌心,向著羅無生的拳間,轟擊而去。

見到這銀色雷電,羅無生身形一個向右偏移,然後在一瞬間,烈焰一拳,火龍撕裂而出。

速度之快,讓任飛心中再次一驚,同樣四周的弟子,也是一樣。

火龍雖然不是很強大,但被擊中,任飛照樣要受到不小的重創。

隨即在一瞬間,另一手,銀色雷電彈射下,對著火龍一拳轟出。

砰!

那火龍,沒有絲毫的意外,直接化為火光,爆裂開來。

但是這時,一道拳影,伴隨著龍吟聲,掠穿火光,對著任飛那轟碎火龍的拳頭而去。

這一次,還是一樣,速度之快,讓任飛心驚。

但是想要收回躲避,已經來不及了,只能釋放出更加強大的銀色雷電,跟羅無生對轟。

砰!

沉悶的對碰下,兩隻拳,在半空之中,重重的對轟在一起。

烈焰狂嘯,雷電狂暴。

可是四周的內門弟子,在這時,整個人有些震驚難以置信。

因為一道身影,在對碰的瞬間,手臂一個顫動,身體向著身後震退了開來。

嘩!

當然,在反應過來的瞬間,四周響起一片驚嘩聲。

「任飛大意了,但接下來,那羅無生必敗無疑!」

畫扇青年雙眼一凝,開口淡淡一聲道。

秦空對此,沒有說話,反而雙眼視線,全部留在羅無生的身上。

「這小子的戰鬥經驗,非常的豐富!」

孟何微微一笑,有些滿意的說道。

天賦實力是一方面,戰鬥經驗也是一方面,兩者都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