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海中,冥尊在不停地給白小鳳加油打氣:“混賬!你還是不是男人了?讓你大力一點,你爲什麼還是這麼軟趴趴的?沒力氣用在女人身上嗎?”

0

白小鳳聽得額頭青筋直跳。

p!

冥尊這加油打氣的話,怎麼這麼騷啊?

砰嚨。

砰嚨。

……

一次次大力的將豆豆摜在地上。

隨着豆豆的哀嚎聲,每次豆豆如同沙袋砸落在地上,都會盪漾起一圈圈紅光漣漪,這場面,簡直壯觀。

同時。

每次隨着紅光漣漪從豆豆身上盪漾出去,豆豆本身的紅光,也會暗淡幾分。

下方地面。

所有人都駭然地看着石柱上方。

千米高空上,很黑。

但。

所有人眼中,還是能隱約看到一抹抹金光,還有一圈圈盪漾出的紅光漣漪。

他們,也能感覺到,從千米高的石柱上方傳來的轟鳴震動,也能聽到豆豆淒厲的哀嚎聲,還有那恐怖的陰氣和陰力的波動。

這,到底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好奇千米石柱平臺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皮皮龍搖晃了一下尾巴,皺眉看了一眼石柱平臺上盪漾出的紅光漣漪。

隨即,他扭頭對寂寞老和尚風長卿和周擎蒼說:“有一句話,龍不知道該不該說。”

“什麼?”

風長卿問。

皮皮龍眼中紅光閃爍了一下,低聲道:“龍通過魂血感應到,主人現在的情緒波瀾起伏,很激動,很放肆,很嗨!

這種感覺,龍不知道你們怎麼想的,反正對妖而言,應該是每年春天才會大概率出現。

所以主人和豆豆大姐頭這時候應該是……”

它的話沒說完,是故意停頓下來的。

“……”風長卿。

“……”周擎蒼。

嘶~

年輕人,怎麼這麼不顧及場合呢?

“吼!”

這時,伴隨着石柱震動轟鳴,千米高空上,再次響起了豆豆的淒厲哀嚎聲。

風長卿和周擎蒼對視了一眼,同時臉色一紅,搖頭嘆息。

“阿彌陀佛!此情此景,讓貧僧很是佩服啊。”

寂寞老和尚雙手合十,含情脈脈的看向了柳寡婦:“鳥大不中留啊,年輕人就是年輕人,這動靜,可比貧僧舉高高厲害多了,你說是吧,大妹紙?” 砰嚨!

勢大力沉,轟鳴震動。

血光,盪漾而出。

“吼!”

同時,豆豆發出一聲淒厲的哀嚎聲。

白小鳳再次將豆豆摜在地上,並沒有立刻再將豆豆舉起來。

他看着地上的豆豆,有些愕然。

這都砸了幾十次了,怎麼一點都沒有要昏過去的跡象?

不對勁啊!

地面,被白小鳳拽着右手手腕的豆豆,平平整整的躺在地上,長髮披散。

忽然,她不屑地笑了起來,猩紅的雙眼中滿是濃濃的鄙夷“繼續啊,就這麼點力氣嗎?你,是不是男人了?一點感覺都沒有。”

轟隆!

白小鳳如遭雷擊,登時胸腔裏洶洶怒火升騰而起。

娘希匹的!

簡直不能忍啊!

一個男人,被一個女人,嘲諷鄙夷着說出這樣的話。

忍者神龜都忍不了啊!

砰嚨!

然後,白小鳳再次將豆豆舉了起來,全力摜在了地上。

“嗷吼……”

豆豆腰肢一弓,腦袋後仰,發出一聲淒厲的吼叫“有點,感覺了,但,還是差點。”

渣男!

老子要當渣男!

老子一定要讓豆豆唱“傷過的心就像玻璃碎片……”

白小鳳身軀在顫抖,心臟在狂跳,呼吸都變得急促了。

豆豆的話,分明是在挑釁。

砰嚨!

又一次將豆豆摜在地上。

豆豆的腰肢再次一弓,眼中紅光閃爍,又是一聲哀嚎。

隨即,豆豆猩紅的眼睛注視着白小鳳,笑道“你好肥哦,喜歡,真的想吃掉。”

“……”白小鳳。

他忽然有些懷疑自己到底行不行了?

他忍不住心裏詢問冥尊電池,豆豆怎麼感覺比以往開掛的時候,強了太多了?

“你不行。”

冥尊迴應道“軟趴趴。”

“……”白小鳳。

“嘿嘿……開玩笑。”

冥尊緊跟着又說道“忘了告訴你,豆豆當年全盛時期的時候,鬼軀是最強大的,足以匹敵紅眼殭屍。

現在她被黃帝母鼎的氣運加身,記憶恢復了一些,力量接近全盛時期,所以鬼軀的強度,也變得很強了。”

嘶~

白小鳳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怪不得全力砸了幾十次,豆豆雖然哀嚎慘叫,但還是沒有暈過去的跡象,甚至還能張口鄙夷他幾句呢。

能匹敵紅眼殭屍的肉身強度,這……也太變態了吧?

萌寶當家,總裁老公超給力 “要不,你來?”

白小鳳挑了挑眉,他很擔心再這麼繼續下去,沒等把豆豆砸暈,他就得先被豆豆嘲諷的懷疑自己真的不行了。

“要不,讓主人來?”

幾乎同時,地上披頭散髮的豆豆也挑了挑眉,臉上的青筋血管蠕動了一下。

白小鳳一陣頭大。

又是……赤果果的嘲諷。

“用別的手段吧。”

腦海中,冥尊提議道“反正,又打不死,你怕什麼?”

白小鳳深吸了一口氣,看了一眼地上的豆豆。

然後,神情冰冷了下來。

地上,披頭散髮的豆豆也察覺到了白小鳳的變化。

不禁,冷冷一笑“你別鬆開我,鬆開了,豆豆就要吃掉你。”

嗡!

突然,白小鳳擡起左手,手中金光一閃,鬼王印璽直接浮現在了掌心。

“唳!”

ωωω● тt kán● ¢O

見到鬼王印璽的瞬間,豆豆猙獰的臉上陡然浮現驚恐之色。

一聲尖嘯,濃郁的血光轟然從豆豆身上爆發出來。

她開始拼命掙扎。

被白小鳳抓住的右手,猛地彎曲,五指指甲抓在了白小鳳的手腕上。

吱呀……

登時,刺耳的讓人牙酸的聲音響起。

五指指甲愣是抓的九龍鬼尊鎧火花迸射。

惡少,你輕點 但。

依舊無法掙脫。

白小鳳暗鬆了一口氣,豆豆現在的反應,證明鬼王印璽確實有用了。

下一秒。

轟!

他渾身陰力爆發,右手再次發力,將豆豆舉了起來。

然後,猛地在空中將豆豆的身軀翻轉,面朝下,背朝上。

砰嚨!

狠狠地將豆豆摜砸在地上。

隨即,左手鬼王印璽迸發金光,掄圓了,直接砸在了豆豆的後脖頸位置。

“嗷吼……”

豆豆的身軀猛地一僵,仰起脖子發出了一聲悠長的嚎叫聲。

白衣天使俏冤家 然後,腦袋又重新落回了地面,一動不動。

終於,暈了過去。

下方地面。

所有人聽到那聲悠長的嚎叫聲,都忍不住長出了一口氣。

終於,結束了嗎?

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高冷老公馴妻上癮 “結束了……”

風長卿搓了搓下巴。

“時間,好長啊。”周擎蒼驚歎道。

“阿彌陀佛!年輕人就是年輕人吶,時間真的好長啊,是吧,大妹紙。”寂寞老和尚無奈地看向柳寡婦。

柳寡婦白皙的臉蛋上浮現一抹羞紅,嗔怪道“你也不短。”

皮皮龍晃動了一下尾巴,人性化的傲嬌一笑“龍的主人,最棒了。”

……

“現在該怎麼辦?”

白小鳳確認豆豆被鬼王印璽拍暈後,鬆開了豆豆。

“等她醒過來,就好。”

冥尊說道“現在,嘗試滴血認主吧。”

白小鳳擡頭,看向石柱平臺中心巍峨屹立的黃帝母鼎。

心跳,砰砰加速起來。

還沒開啓的黃帝母鼎,僅僅讓豆豆進去溜達了一圈,沾染了一些氣運,就讓豆豆開掛到這種地步。

若是真的擁有了黃帝母鼎,全力開啓黃帝母鼎,那該有多恐怖?

深吸了一口氣,白小鳳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然後,走到了黃帝母鼎前。

嗡!

施展出“三清飛身咒”,腳下金光升騰。

他直接飛到了和黃帝母鼎齊平的地方。

俯瞰了一眼黃帝母鼎內的情況。

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到,仿若一張幽幽巨口,能將任何東西吞噬進去。

同時,一股極爲奇特的氣息,若有似無的從黃帝母鼎內逸散出來。

被這股氣息掃中,白小鳳就感覺渾身的毛孔都打開了,說不出的舒爽。

他雙手掐出一道印訣,金光陡然籠罩在雙手之上。

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