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中記憶泛起,張言一隻腳微微後撤,右手貼在左胸,對著他躬身行了個禮:

0

「回稟紅衣大主教,在大學的時候,因為是學的醫學,所以跟著導師信仰了生命之神……」

「……」

對方聽到這個回答,面無表情的轉過頭,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紅衣大主教,一邊走還一邊說:

「我知道,你的心臟在右邊,所以,剛才的禮儀是錯誤的!年輕人,你信仰的生命之神好像特別照顧你,連身體都給你改造了。」

張言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只得露出個笑容,當做回應。

而對方臉上一沉,越走越近,嘴裡朗聲道:

「或者,你壓根就不是信仰的生命之神?」

「死神,好像也能做到這點,我說得對吧,年輕人!」 陸浩和姜亮兩人對看一眼后頓時明白了這位年輕卻能力優異的帝王的擔憂,由陸浩率先走出來笑著道:「陛下無須多慮,此次一共有四路大軍分四個方向進犯我國,以臣之見,北方和匈牙帝國接壤的天武關,其天險地形造成了易守難攻元帥也從天魔谷趕回天武關,以秦元帥所領的天武軍團十萬人足把把匈牙百萬軍拒於關外,更何況知不可能正武開,卻還是塵兵關外但是帶兵的卻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將領,臣認為匈牙帝國心中有著另外的打算。此一路,不足應也!」姜亮做為情報頭子,當然最先知道大陸聯軍的消息,也做了一系列的事先安排,兩位天機谷大師鬼谷子的高徒的聯手,能勝過他們的恐怕只有神了。

於是姜亮輕笑著接過陸浩之話道:「而遼方一路此次在魔殿的協調下借道瓦真,同樣百萬兵力在司馬仲達的經子,遠方軍方重點培植的新星司馬炎率領直攻瓦真與我國西北方接攘的瓦河口。瓦河口位置在我國北方屬於司州地界,司州由師元帥的玄武軍所鎮守,再加之我已命令中央軍第三軍團前往協防。

再者攻風州一路的魔殿騎士團及一些雜牌軍,也同是百萬人,由神族公主菲倫領軍,但是風州地界方面也沒有可讓大軍通行之地,所以,令白虎軍同火鳳軍加大力道巡視同時以疑兵之計讓對手生疑,則此一路也無慮。

最後一路則是瓦真的百萬軍,攻我青州,此一路由江天生親自率領,此人是瓦真的一代名將,據說此人一生只敗在司馬仲達的手上一次,其中他的親軍血魔軍此次也是全軍出動。此一路風元帥也親率蒼狼軍前往拒歡,同時再派中央軍第五軍團及風龍弓騎由風元帥統一指揮,此一路也可保無慮。

其後令蒼龍軍居蘭州,以蘭州的地理位置正好是此次四路敵軍動線的中間位置,救援任一處都可以以最短之時間至達,同時請陛下下令中央軍第二,第四軍團進入戰備狀態並且進駐藍州,以求隨時支援。所以請陛下安心。」

「哈哈!太好了,原來二位丞相早就安排好了,那朕就放心了!」王敬天本皺在一起的即頭隨即舒展開來。

「如果,葉元帥不要受傷的話,此戰我們的勝算就更加大了!」姜亮嘆了口氣,那位霸氣無比的人,實在是深深的影響旭日帝國的每個人,就連皇帝王敬天也是一樣。

「是啊」王敬天也同樣的感嘆道,此時在龍城皇宮內,葉缺正一動也不動的橫躺在床上已經十多天了,身上不時有細小的雷光閱現,谷內所有人都不敢接近。

葉缺一丈的距離,當然了修為高的人不在此列。

王若雨及王婷軒兩姊妹只能遠遠的看著,羽夜正坐在葉缺床前五公尺處,靜靜的看著他,眼中儘是不舍及柔情,她心中對於這個敢於天地之威下依舊狂霸無比的男人只有深深的依戀「葉!你要支持下去,你記好,不管你到哪,我就跟到哪,那怕是地獄也不怕,你聽到了嗎!」

葉缺聽到了嗎?不,此時的他全部心神沉入元神當中,一股異常狂暴的雷能量正在攻擊他的元神,要不是有封神境抵擋著,他的元神早就被入侵的雷元素給衝散了。

「臭哥哥,要嘛不進來,進來就只是麻煩。」靜兒現在正忙著調動封神境內的能量抵禦著狂燥的雷能量,現在封神境面積經過了葉缺如此久的粹錬,早已擴大到了大約有一個真魔大陸大的土地。器靈靜兒一邊抵禦邊咒罵著葉缺。

這雷能量,只有最後一道絕世天雷體積萬分之一左右,但是就是這萬分之一卻是所有雷能量的精粹積累,最純凈的雷能量一點一滴的侵蝕元神。

這雷能量雖然狂燥,但是侵蝕的速度卻是緩慢無比,太魔勁自主的苦苦抵抗著雷能量的侵略,雷能量實在是天地之間最強悍的能量。靜兒一邊防著雷能量衝擊到封神鏡的大陸,一邊調動著能量輸入葉缺的元神,這才拖住了雷能量的腳步。

而葉缺的意識卻陷入了無邊的幻境中,這最後一道的天雷本就是挾著一道考驗個人心境的心劫。

再加上,上一次葉缺那才度過魔殺劫的心神,還未恢復到完美狀態就再次的陷入這最直接的心神幻境中。

天魔谷被屠戮情境再次的上演,無數黑衣人殺入谷內,見人就殺絲毫不手軟,葉缺怒吼著:「不!父親。」

一幕幕不管有沒有發生過的,都一-的在葉缺的眼前發生,他的聲音早已嘶啞,無數的親人朋友死在他的面前,那巨大的悲痛正侵蝕著他的心神,他也一點一點的消沉下去。

元神的光華一閃一減,悲痛多一分,光華就少一分,就在他的生命氣息即將耗盡,也就是雷能量快要成功攻入元神中心之時。

幻境中的一幕,正好再次帶到了他小時候,父親對他開始習武時所說的一句話。

「武道!分初武境,小自然境,中自然境,大自然境,天地境。以本身一招一式來感受著天地間的奧祕,基礎的形意拳,是模仿小自然之武道,武道之顛峰無止無盡,天地境是目前武道的最高峰,卻不是最終的道路,武道追求著強大的攻擊能力,卻不是一味的殺戮,如果是那樣只會落入了下乘的殺道。

上乘之武,所追求的是天人合一,與這宇宙融為一體,那樣一舉手一投足都足以毀天滅地,同時也可創造天地。

武道,不求殺,卻也不怕殺!隨心自然,才算踏入大乘武道之大自然境。

天地境,目前只有本派祖師傲人傑初步踏入而已,最後卻無心力再求武,所以天魔訣只算是大自然境中最顛峰的武學!武最講求霸,傲,狂,卻也要求輕,柔,靈。如何做到霸中有輕,傲中有桑,狂中有靈,唯有隨心而動!」

想到這一句話,那本在消沈的意識,驟然一頓,武道的一招一式在他心神之中再次演武,基礎的小自然境招式,再組合成較大的自然境招式,一次又一次的演化著。

招式也越來越是自然輕鬆,象是刻意卻又那樣的隨心,象是輕桑卻也帶起陣陣的能量波動,再次從基礎境界領悟起,對於武道的了解又深刻了一層。

再次從初武境深刻的體會一招式感覺,就如同已經開拓出來的路再次的拓寬再次的壓的越是平坦,腦中一次次的演化,慢慢的簡化最簡單的招式,每個武學的招式再次的融合在一起,漸漸的一種破而.油然而升

葉缺的身體開始發出淡淡的紫金色光芒,他的身體慢慢的升入半空,引起了羽夜的注意,她擔心的想要靠近查看卻被紫金光芒擋在了一旁,好在葉缺的臉色平緩才不會讓她過於擔心。

「轟!」一股強烈卻又有些陌生的氣息從葉缺身上爆出,炸毀了整個房間,也引起了在皇宮內的所有人的注意。

整個真魔大陸聯軍攻向旭日帝國,不少的民眾開始逃向了他國,據統計此次出逃的民眾共十多萬人,但是都是一曲書族或是人,但是更多的民眾選擇了對抗,因為他們的家在這裡,無路可逃也無處可去,最主要的是在旭日帝的這幾年,國力蒸蒸日上,人民有了多餘的閑錢可以積蓄下來,小孩子不必擔心比不上別人,每個就學的權利。所以大部分的民眾自動自發的開始了把家中多餘的糧食送到了官府中,並且把青壯年組織起來,由於他們平常農閑時的就會在每村的軍事訓練場,做短期的軍事操練,所以這一集合旭日帝國就多了五十萬後備役的軍隊。

這些後備役雖然戰力普通無法形成效的進攻戰力,但是如果只是守城還是可以的。同時學院中的學生紛紛提出結業進入軍隊中,在經過了考核之後共有三百多個成績優秀的院生在帝國皇帝王敬天授予少尉軍銜之後分散進入了各個軍團之中。

天武關中,秦商從天魔谷回到了關內,展開了一系列的安排,同時還從帝國兵工廠帶回了五十門的新型的長程火砲。

火砲這個殺傷力巨大的兵器,卻沒有在這個古星中的人類所重用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移動力笨重,同時又沒有一個禁咒魔法的威力,所以在古星中並沒有多少的國家有火炮,但是在封神境上一個是一個收藏家,所以在封神境內有一個空間是用來存放各種天界內的東西。

其中就被葉缺找到了一系列的火炮,從最原始的火炮,到星艦上的反物質重力炮,僅管葉缺並不了解什麼是友物質重力炮。其中還有一個巨大的像伙就是當初這個主人從天界崩壞中逃過來的星艦。

於是在靜兒的評估下,挑出來適合的火砲等級給帝國研究院,終於在一年前,耗費了兩年的時間成功的分析並製造出他們命名為地獄加農炮的長程火炮。

與當世的火砲還是圓形球體的砲彈不同,地獄加農砲的彈體成半圓雖體就象是圓形的弓箭箭頭,只是放在了數十倍,不須架在城上,以他十五公里的有效射距只要架在關內就可以。

。 其實喬席兒恨不恨對於厲默川來說根本就無所謂,可喬席兒畢竟是顧擎天的未婚妻,以後他們也會結婚,而喬思語又是顧擎天的妹妹,這裏面的關係太過複雜。

更何況他不認為段瀟南既然選擇了跟他賽車,就不會沒準備後路。

雖然還沒跟段瀟南正面衝突過,但他知道段瀟南是個未雨綢繆的人,既然他選擇了將油門和速度開到最大,又明知道這麼做會有危險,就肯定會預料到事故的發生。

他不知道段瀟南留的後路是什麼,但如果他就這麼走了,肯定會對他不利。

突然,聞到了一股汽油的味道,察覺那是段瀟南的車子,漆黑深邃的眸子一冷,來不及多想,厲默川最終還是衝過去將段瀟南從車上拖了下來,還沒拖多遠,「轟……」一聲響,車子就爆炸了。

厲默川看着那一片熊熊燃燒的火焰,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該死的,救下這個禍害到底是對還是錯呢?

剛好這個時候,看到事故發生的錢一鳴火速趕到了現場,看到受傷的人是段瀟南而不是厲默川時,錢一鳴一直提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但看到躺在地上渾身是血的段瀟南時,又皺了皺眉,「厲先生,這人怎麼處理?」

冬日的夜,深沉寧靜。

厲默川看着地上已經昏死過去的段瀟南,眉頭緊蹙,「把他送到醫院,通知他女朋友齊妮婭。」

「……是!」

錢一鳴應着,將段瀟南拖上了車。

厲默川在原地站了幾秒,也轉身上了自己的車,他腦子裏很亂,儘管段瀟南車技不錯,可冒死全開油門和車速難道只是為了贏?他贏了這場賽車不代表贏了喬思語,為什麼還要不顧一切地拚命?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身上有血,怕喬思語看到后擔心,厲默川回家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后才去了顧家。

一直在顧家門口守着的王國均見厲默川安然無恙的回來,大大的鬆了一口氣,打開車門迎了上去,「厲總,你可算回來了……」

「情況怎麼樣?」

見厲默川臉上沒什麼異常的表情,王國均就知道段瀟南和厲默川的這場比賽,厲默川贏了,他笑了笑,「一切都很正常。」

厲默川蹙眉,更加猜不透段瀟南到底想幹什麼。

「嗯,帶兄弟們撤吧,守了半晚上讓大家早點回去休息。」

「是!」

「等等……」

「厲總還有什麼吩咐?」

「辛苦了。」

王國均感動的差點哭了,跟了厲總這麼多年,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這種話,果然他家BOSS跟喬思語在一起后,改變了很多。

「不辛苦不辛苦,這是我應該做的。」

厲默川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會兒帶着兄弟們去吃點夜宵,我請客……」

「好……」

等大家離開后,厲默川才悄悄潛進了顧家,他沒有走正門,怕影響大家休息,而是跟以往一樣從窗戶爬進了喬思語的房間。

此時的喬思語還在跟何雨瞳聊天,艾米麗上了一天的班陪着聊了一會兒后就去洗澡了。

。 黑熊王一死,附近的真武境界強者們,自然就跟瘋了一樣。

他們一直在等待機會。

已經等了很長的時間了。

現在正好出手。

一群真武五重境的強者,殺了過去,氣勢洶洶。

都紅了眼。

黑熊王可以說全身是寶了。

他們當然很想要。

不過,就在人群出動的時候,卻發現了令人無法接受的一幕。

在他們的視線當中,有一位少年。

踏劍而來。

速度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那是一把金色的大劍。

從他們的身邊飛了過去。

葉青到了!

腳踏乾坤聖劍飛行。

速度極快。

一眨眼,就到了黑熊王的身邊。

然後,一把扛起了黑熊王。

就站在原地。

等待那些真武境界的強者到來。

其實,以葉青的速度,完全可以做到裝了逼再跑路的。

拿了黑熊王的血肉,葉青還能全身而退。

但是,沒有那麼必要。

葉青就是過來作死的。

怎麼能撤退呢!

眼看著,區區一位天武五重境的小子,竟然搶先一步,得到了黑熊王的血肉。

在場那些真武境界的強者們,眼睛都紅了。

他們當然無法接受。

「哪裡來的小子,敢虎口奪食!」

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飛了過來,眼眸當中滿是殺機。

沒有跟葉青廢話,直接轟出了狂暴的一拳。

真武五重境,強大無匹,體內的真元之力,如潮水一般傾瀉而出。

一拳下去。

鎖定了葉青的氣息。

葉青沒有閃避。

也不想閃避。

只聽轟的一聲。

下一刻,那位真武五重境的強者,就被震飛了出去。

葉青毫髮無傷。

沒有聽到系統熟悉的提示音。

葉青的心情有些不美麗了。

什麼鬼!

堂堂真武五重境的強者,竟然還無法傷害到葉青。

葉青無法接受。

看樣子,想刷一些防禦點,就只能期待他們集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