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鬧!都下去!!”

0

龍婆突然大喝一聲,那些小鬼趕緊唧唧着退回她身後,可怨毒的視線一刻也沒有離開我的身上。

秦海燕不明所以,以爲我是害怕了,轉過頭對着我說,“夢夢你要是害怕,就先去外面等我吧。”

“不行!”我想也沒想就脫口而出。

這裏面這麼多鬼,我怎麼能安心留她一個人在這裏。

超能魔法高校的劣等生 龍婆搖搖頭嘆了口氣,拿出一個盛着水的碗放在秦海燕跟前,然後拿過她的手就劃破手指,滴了兩滴血在碗裏。

“選一個你喜歡的孩子吧。”

沒想到儀式這麼簡單,秦海燕一聽說要選小鬼了,興奮的目光在龍婆身後的玻璃瓶上來回掃視,之前兇惡的小鬼現在全都變回了可愛的模樣。

秦海燕是看不到,可我還記得,就算要選也不能選一個問題兒童留在身邊。

我趕緊上前跪在秦海燕身邊,伸手指着之前所有小鬼都攻擊我,而他卻毫無動靜的玻璃瓶,那個小嬰兒就像是在熟睡一樣,就算要養,也得養個這樣乖巧的。

“好,我相信夢夢的眼光,就這個了!”

秦海燕話音一落,所有小鬼都安靜了,一個個逃命似得鑽回自己的瓶子裏。

“你確定要養這一隻?”龍婆佝僂着站起身。

“恩,夢夢幫我選的,我就要他了。”秦海燕肯定的點了點頭。

“養鬼嬰必須自己選才行,如果是別人幫忙選的,還得要用那個人的一滴血才行。”龍婆說着,遞了一把小刀在我眼前。

不等我反應,秦海燕已經先一步抓住我的手,上來就是一刀,“夢夢,咱們什麼關係,你不會捨不得這一滴血吧,以後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 “你胡說什麼,這是你的孩子,我不要!”這傢伙簡直鬼迷心竅了,我現在被一個大的給纏上已經要死要活的了,再來個小的,我簡直不能活了。

趁着秦海燕給我包紮的瞬間,龍婆端起滴了我和秦海燕的血碗,一邊念着咒語,一邊用手指畫着圈圈,然後將血水倒進了那個泡着嬰屍的玻璃瓶之中。

“啊——啊啊——”

小孩子痛苦的掙扎刺耳,嚇得我渾身一哆嗦,剛纔泡着小孩屍體的玻璃瓶不斷冒着泡泡,就像硫酸在腐蝕,嬰屍漸漸被侵蝕,只留下幾根細小的白骨。

伴隨着騰騰昇起的白霧,一個渾身冒着黑焰的小孩鬼魂從玻璃瓶中衝出滾到地上,一聲一聲痛苦的慘叫着在地上打滾。

突然,他視線看向我,竟強忍着痛苦站起小身板。

這個小孩和我之前看到的其他小鬼不一樣,大概兩三歲的個頭,渾身纏滿了黑色怨氣,一雙拳頭捏的緊緊的,微微顫抖的身子像是在忍受及其殘酷的痛苦,連他額頭上的青筋都隱忍得不斷翻滾着。

兩個漆黑的眼眶就像是電視劇中的小殭屍,蒼白的面頰骨瘦嶙峋,唯有一雙紅脣,豔的都快能滴處血來了,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更加恐怖狠厲。

我突然想起剛纔其他小鬼逃回瓶子裏的場景,一種不祥的預感由內心竄起,我恐怕給秦海燕選了一個最兇狠的小鬼……

“我不要媽媽,我不要!!是媽媽把我給掐死的,我再也不要媽媽了!!”

小鬼攥緊拳頭一聲一聲的吼着,因爲是泰語的原因,他的聲音又尖又細,在整個封閉的小房間內迴盪,穿透肉身直達我的內心。

帶着讓人驚顫的淒厲,叫得我整顆心都揪起來了。

“龍婆,這怎麼辦?”這孩子要是留在身邊,誰能降得住呀?

“契約已經生成,這是你自己的選擇!”龍婆沒有回頭,一邊說着一邊動作麻利的將玻璃瓶中的嬰兒骸骨撿起來,磨碎了放進一個木質的空心小人偶中。

拴上紅線,她把小人偶遞給秦海燕。

秦海燕正要伸手去接,站在地上的小鬼突然飛身而起,雙手鏘一聲伸出漆黑的爪子,直朝秦海燕的脖子抓去。

我正躊躇着該不該幫忙,龍婆突然伸手一撈,掌心紅光一閃,就將小鬼的魂魄壓入了那木頭人偶之中。

“哇好神奇,這小人兒還在動呢!”秦海燕興奮的接過龍婆遞過去的人偶。

我終於鬆了口氣,伸手擦去額頭上的冷汗。

龍婆又在我們身上灑了些聖水,然後唸了些咒語,做完這些之後,龍婆對着一旁的秦海燕揮了揮手,“這位小姐你先出去,我再給這位小姐寫一張符。”

等秦海燕離開,我趕緊跪到龍婆跟前,“龍婆你一定要救救我,我被折磨的快要瘋掉了。”

龍婆又將我上下打量一番,緊接着又是嘆息。

經過剛纔一番折騰,我對龍婆的法力也是深信不疑,只是她現在這種表情,到底是什麼意思? 全部 012 被下了降頭

“這位小姐你天生就是半靈體,行走於陰陽之間,這些都不是最致命的,最致命的是,你被人下了降頭!”龍婆說完,也沒有什麼其他動作,只是惋惜的看着我。

我如遭雷擊,腦袋一片空白,“龍婆你沒開玩笑吧,我怎麼會被人下了降頭呢?”

降頭乃是泰國獨有的邪術,是人爲的加害之術,和見鬼不是一個等級,這降頭會直接要了我的命呀!!

在這裏,誰會對我下這樣的毒手,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會是誰。

“給你下降之人,乃是我此生最強勁敵,她的降頭連我都沒辦法解開,剛纔那隻最厲害的小鬼,我已經契約在你的名下,如果你能收服那小子,或許他能救你一命。”

原本我還有些希冀,可聽了龍婆的話,我整個人無力的跌坐到地上。

等等,“那小鬼不是秦海燕領養的麼,怎麼會是我?”

“頑戊是被母親親手殺死的孩子,怨氣深重,法力極高,如果你能將他馴服,或許有可能將降頭轉移到他身上。”龍婆若有所思的說着,視線停留在我無名指的戒指之上。

腦海中猛然迴盪起那個孩子淒厲的慘叫,可是我現在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狠心問道,“請龍婆告訴我,將降頭轉移的方法!”

“如果頑戊願意接受你成爲他的母親,等你懷孕之時,他就進入你的體內,到時候將降頭過給他,你小產之時,降頭也會一併離開你的身體。”

“那頑戊呢?”頑戊應該是那個小鬼的名字。

“可能會魂飛魄散,也可能會變成更兇猛的厲鬼。”龍婆說着也是面色凝重,她走的這一招可是險棋呀。

我嘴脣動了又動,終究沒能再問出什麼,也許這就是我的命,連這裏最厲害的龍婆都無解,我還能有什麼辦法?

能活多久算多久吧,我起身,給龍婆行了個禮準備離開。

“你的時間不多了,你中的是毒蟲降,如果我沒有猜錯,你的血液已經開始腐壞,必須趕緊懷孕渡給孩子才行!”

“還有,我封印頑戊一旦離開泰國就會失去效力,剩下的就靠你自己去感化他了,頑戊只是個稍微調皮了點的孩子。”

龍婆的話在我身後響起,我除了苦笑還能說些什麼,對有法術的她來說頑戊可能只是頑皮了點,對我這種凡人,他恐怕輕而易舉就能要了我的命。

失魂落魄的從龍婆房間走出來,連冷哲凌的事情都忘了問,我自己現在都已經自身難保了。

“夢夢,你臉色好像有些不太好。”秦海燕小心翼翼的抱着頑戊,跟在我的身後。

“沒什麼,我們出來已經這麼久了,還是趕緊回酒店吧,要是公司的人來接我們了,我們趕緊離開吧,我有點想我父母了。”

我父母雙雙成了植物人躺在醫院,秦海燕是知道的,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乖乖的跟着我回去。

打車回酒店,經過昨晚出車禍的地方,正巧遇到泰國警方的人在調查現場,開車師傅怎麼也不肯往前開了,“你們就在這裏下吧,前面誰也不敢開車過去,不然絕對會出車禍的!” 全部 013 鬼主人吃醋

“這裏這麼邪門?”秦海燕迫不及待的詢問。

司機看了我們一眼搖了搖頭,伸手指了指不遠處的賽爾酒店。

“這間酒店在竣工的時候遇到海嘯,負責承建的人全都死了,恢復營業後總是遇到各種怪異事情,現在也只有你們這些外國來的旅行團貪圖便宜被安排在這裏了。”

“全死了?”就連平時膽大的秦海燕聽到這樣慘絕人寰的消息,都忍不住臉色刷白。

白天的酒店失去了霓虹燈的掩飾,被一層暗沉的陰氣籠罩,滲得人頭皮發麻,可是我和秦海燕又不能不回去,隨身攜帶的東西都還在那裏。

這次秦海燕終於和我意見一致了,等回去拿了東西,我們就到外面隨便找個地方住一晚。

可沒想到的是,在酒店門口竟然遇到了冷哲凌。

“你們終於回來了!”

冷哲凌略微蒼白的臉上掛着招牌溫和笑容,視線落在我身上就再也沒有移開,眼底的關切,比情人的眼神還要熾烈。

秦海燕用手肘頂了我一下,小聲竊喜道,“哎,別人都追到這裏來了,你也別端着,答應人家吧。”

“說什麼呢你,我和他不可能!”走到冷哲凌面前,我故意保持距離停下,“怎麼是你來了?”

“聽說你們出了事故,你覺得我還能安心待在國內麼?”冷哲凌說着上前,我趕緊後退一步,與他保持距離。

梅府有女初成妃 他好像看出了我的疏遠,眼底閃過一陣失落,動了動嘴脣,好半天沒說出一個字。

看着他窘迫的樣子,我心頭一痛,他的感情,我這輩子都沒有辦法迴應了。

可現在如果不斷了他的念頭,和我扯上關係,早晚會害了他的。

“謝謝你的關心,不過以後這樣的小事,可不能再驚動冷大少爺了,不然公司又該傳閒言碎語了。”我故作冷漠,說完後毫不遲疑的從他身旁走過,連個正眼都沒給他。

平時的我不是這樣的,秦海燕趕緊替我解釋,“冷部長別介意,她這是被嚇到了。”

豪門驚夢ⅱ:尤克里裏契約 “沒什麼的,只要看着她好好的,我就能安心了。”

聽完冷哲凌的話,我渾身一僵,眼底忍不住蒙上一層水霧,心頭百味雜陳。

白髮魔女傾世暴君 老天爺真是太不公平了,如果我只是個普通的女人,至少還能去談一場刻骨銘心的戀愛。

深呼吸一口氣,我狠心繼續背對着他離開,擡眼卻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倚在牆角,勾着嘴角滿眼諷刺,深邃的黑瞳好似看穿一切。

沒想到那個風流鬼大白天還敢出來,我更是不敢停留,趕緊加快腳步朝樓上的房間走去。

可想而知,他一直跟在我身後,進了我房間就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捏的我骨頭都要碎了。

“你幹什麼?”對於這個男人,厭惡早已躲過恐懼。

“你喜歡他是不是?”

“不是!”我被氣得大吼一聲,我喜歡誰,關他什麼事?

沒想到我的否定換來的是他的暴怒,他認定了我在撒謊似得,急得雙眼通紅,揚起大手毫不猶豫就是一巴掌下來,打得我眼冒金星,嘴角流下一行血跡。 014 猛鬼要復仇

緊接着,我的下顎被他一把鉗住,又尖又硬的指甲一下子就劃破我的皮肉。

他一生氣,原本褐色的瞳孔泛着青光,周身的青色光暈也在不停的翻滾,猙獰着面色幾乎要貼在我臉上了。

“可能我忘了告訴你,不僅是你的身體,連你的心,都是我的!”說完,他俯身狠狠穩住我的脣,帶着懲罰性的撕咬,我被他逼得連連後退幾步倒在牀上。

他的身軀順勢壓上來,帶着倒刺的吻迅速移到我的脖頸上,我的衣服輕而易舉就在他掌中化成碎片。

“不要—-”

啪,又是狠狠一巴掌,我被打得眼冒金星,腦袋閃過短暫的空白。

這一瞬,他就像是隻野獸一樣攻佔我的身體,我除了疼得弓起身子,什麼也做不了。

“那個男人是誰?”

一聽他又提起冷哲凌,我心頭一慌,“他不過是個快死的人,求求你不要傷害他!”

我話剛說完,明顯感覺到他加重了馳騁的力道,我趕緊解釋,“我和他之間真的沒什麼,他幫了我許多,我對他只有感激。”

“是麼?”

他的聲調微微上揚,聽不出喜怒,我趕緊點頭,“是的,我發誓。”

“你不是說他是個將死之人麼?那他的身體就由我來接手好了,這樣的話,我可以恩准你繼續喜歡他。”

我不可置信的仰頭,正好見到他嘴角勾起的邪勢弧度,那眼底的算計,絕不像是開玩笑而已,“求求你不要傷害他,你想要附身,我的身體給你好了!”

“你?你的身體已經是我的了,況且我接下來要做的事,非他的身體不可!”

他說着抽身離開,眼底閃過一絲兇狠,咬緊的牙腮略微顫抖,就像是提到殺父仇人一樣。

我猛然想起之前司機說的話,這酒店在竣工的時候,所有人都死了,他會不會就是其中的一個?

如果真的是那樣,他想要佔用冷哲凌的身體,目的就是找賽爾酒店中國總公司衡宇集團復仇了?

不行,絕對不行!!

可是這個男人,永遠都像是洞察一切,“別忘了你現在是我的奴隸,你如果有什麼忤逆我的想法,最好是趕緊打消,不然我就讓你的朋友代替你成爲我泄慾的工具。”

“我不會……不會的……”我趕緊搖頭,緊咬着嘴脣任眼淚滾落。

突然,急切的敲門聲就響起,還伴着冷哲凌的聲音,“都已經兩個小時了,夢夢不會出了什麼事,你們趕緊把這門給我砸開!”

“呵,你的小白臉來了。”

看着他往門口走去,我也不知哪裏來的力氣,一躍而起就將他的雙腿抱着,“求求你不要傷害他。”

“我怎麼會傷害他呢?他的身體還有很大的用處!”他俯身,臉上帶着魔鬼般的笑意,一根一根的將我的手指掰開,然後走到房門處,一把將房門拉開。

“不要—-”我身上還一絲不掛,我驚叫着捲縮在地上。

冷哲凌見門開了,一個箭步衝到我的面前,“夢夢,你怎麼了?怎麼在地上。” 全部 015 小鬼使壞

“不要看——”我揮舞着雙手,無意間卻發現剛纔被那惡鬼撕爛的衣服,現在已經完好的穿在我身上。

冷哲凌趕緊將我扶起來,帥氣的面容滿是擔憂,“夢夢你怎麼了?”

秦海燕此時也拿着小包走進來,一邊走一邊抱怨,“搞什麼,再晚都趕不上飛機了!”

我下意識將視線移到門口處,只見那惡鬼冰冷的視線停留在冷哲凌身上,微微眯起的瞳孔寫滿了算計。

有那麼一瞬,我竟覺得他們兩人就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只不過惡鬼身上纏滿了戾氣,而冷哲凌又蒼白如紙,讓他們的外形有了些差別。

見我看着他,惡鬼諷刺的勾脣一笑,隨即雙手插在西裝褲兜內大步離開。

如此帥氣的身影恐怕是每個女生都曾幻想過的白馬王子,那一瞬間,我清晰的聽到自己心跳漏跳一拍的聲音,我一定是瘋了。

我趕緊甩甩頭,轉身將抽屜裏的小包拿上,“剛纔不小心摔了一跤,沒事的,我們趕緊離開吧!”

“夢夢,你真沒事?我看你臉色有些蒼白。”

上了飛機,冷哲凌還在念叨,秦海燕在後座憋笑到內傷,“他現在和你之前可有一拼,知道有多煩人了吧?”

是有點煩人,不過冷哲凌也是好心嘛,我搖了搖頭,“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只是有件事我一直耿耿於懷,趁着現在冷哲凌坐在我身邊,我趕緊問道,“哲凌,你知道塞爾酒店之前遭遇海嘯的事情麼?聽說死了很多人。”

冷哲凌好似不願提起這件事,微微皺眉,卻耐不住我期待的眼神,嘆了口氣說道,“已經是快三十年前的事情了,我只知道當時負責承建酒店的人全死了,我爸爸廢了很大勁才封鎖消息,國內很少人知道其中具體,爸爸連我都沒告訴。”

沒想到那已經是三十年前的事情,怪不得那惡鬼身上的西服是以前的款式。

雖說現在我們已經離開泰國,可保不齊那個惡鬼神通廣大追上來,等回去之後,我還是暗中調查一下爲好。

結束談話,冷哲凌又開始殷勤關切,我只好給他說我想睡一會,沒想到剛放低椅背,飛機就沒由來一陣狂顛,乘務員的聲音同時響起。

“我們在泰國邊界上遭遇了強大氣流,請大家在位置上繫好安全帶,絕對不可以離開座位。”

播音員的聲音都有些顫抖,整個飛機動盪不安,好幾次都三百六十度旋轉,這樣強大的氣流恐怕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見,整個機艙內恐懼的驚呼聲此起彼伏,慌亂中冷哲凌一直將我死死護在懷中。

此情此景,我一下子想到了之前的車禍,難道是又那個惡鬼搞的鬼?

我趕緊睜開眼睛,在四下翻落的物品中尋找他的身影,沒想到惡鬼沒看到卻看到一個小鬼,站在機艙最前方渾身冒着黑暈,留着血淚的小孩,不正是秦海燕領養的小鬼麼?

該死,我怎麼忘了龍婆說過的話,她的法術,只能在泰國本土內震住他,現在我們剛剛離開泰國領土。 全部 016 遭遇空難

“哈哈哈,你們都得死!!”

那小鬼面容猙獰,雙手揮動着周身戾氣,將飛機顛簸得左搖右晃,再這樣下去,所有人都會死的渣子都不剩。

傲嬌老公,別纏我! 我趕緊掙脫冷哲凌衝出去,哪知飛機一晃就將我絆倒,我根本顧不得疼痛,趕緊朝着那小鬼爬過去。

“夢夢,小心!!”

冷哲凌大喊一聲撲到我身上,行李艙掉落的箱子正好砸在他頭上,悶哼一聲就暈了過去。

“冷哲凌,你怎麼樣了?”我趕緊將他從身上推開。

剛纔要不是他護着我,那箱子估計就砸我身上了。

叫了兩聲他不應,我現在也沒時間管他,飛機墜毀是分分鐘的事情,我得趕緊將那個小鬼制服才行。

反正我是個快要死了的人,如果能把那些人救下,我也算是死的其所了!

我艱難的朝着那小鬼靠近,可對方很快就發現我了,小手一揮我就被一陣巨大的力道震到飛機末尾,撞的我渾身散了架似得趴在地上好久才能動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