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這些人的話,林白目光不自禁朝著蕭薇望了過去,只見這小姑娘身段綽約,穿著一身簡單樸素至極的牛仔褲t恤衫,顯得青春活力十足,雖然不著粉黛,但就是那氣質,生生就將身邊這群單純靠衣裝和妝容堆砌起來的傢伙甩出幾條街之遠。

0

蕭薇這時候委實氣的是夠嗆,本來她已經簽了一單商業廣告的合同,只要去站台走秀,便能拿到高達七位數的酬勞,但當聽說西南蟲患的事情之後,蕭薇沒有任何猶豫,便拒絕了這單商業活動,而是選擇輕車簡從,想要儘快去鼓舞救災士氣,誰知道遇到些這樣的人。

「就是,你以為我們都像蕭大小姐你一樣急著想去西南災區?!要不是公司規定,每年必須得有幾場這種公益走秀,彰顯下公益精神,我才懶得理會那裡究竟是死了多少人,只要我能吃飽喝足,這些人的死活和我有什麼關係!」就在此時,又傳出對蕭薇不滿的聲音。

「原來你們不是為了賑災去災區的,而是為了自己的名聲和地位!」聽著這些人的話,林白面上微微帶上了一些笑意,然後接著道:「可惜了,我還以為你們這些人是心甘情願去災區看看那些精神受到重創的災民們,沒想到事情居然是這樣!」

林白話音剛落,機艙內便有人不以為然接腔道:「我們這次過去就是想看看熱鬧,多少年沒聽說過蟲災這種事情了,就是想著圖看個稀罕罷了,誰管那到底是死了多少人!」

「原來如此!」聽著從人群里傳出的酣暢笑聲,林白若有所思點頭,然後跟著一臉憨厚的笑了起來,而後彷彿輕聲自語般對沈凌風疑惑道:「你說我剛拍的這段視頻要是傳到網上之後,會鬧出來多大的反應呢,他們這些人會不會掉粉啊?」

話音甫一落下,機艙內頓時一片死寂!那些之前正在針對蕭薔的小明星們愕然扭頭,盯著一旁持著手機,嘴角翹起,臉上滿是憨厚笑意的林白。 雲天被扔進輪迴洞之後,裏面的罡風颳的雲天很疼,意識一陣模糊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不知過了多久雲天慢慢的恢復了知覺,動了動手,睜開了眼睛,不由一驚,“這是誰的手,我的手沒有這麼小啊”雲天心中驚道,又查看了自己一下,發現自己的身材也變小了,看這樣子也就是六七歲的孩子,“不會吧,我不會這麼衰吧。”雲天說道,看着自己現在的樣子,雲天知道了自己有一個十分光榮的職業,乞丐?!身着破爛不堪的衣服,頭上披頭散髮的,看到旁邊還有一個破碗,不是乞丐是什麼,自己竟然重生到一個乞丐身上。自己就這麼躺在大街上,四周的人走來走去的。

“咕咕”肚子發出一陣聲音,雲天摸着肚子,“這是幾天沒吃飯了,既來之,則安之,先填飽肚子再說吧。”雲天想到,就晃晃悠悠的走了,先到一顆樹上取了一小塊樹皮,樹皮不大,也就是僅能覆蓋雲天的小手,雲天把它弄成自己手的樣子,又弄了點黑灰,雲天弄這些幹什麼,等會就知道了。

雲天弄好了這些,就到處找賣饅頭的地方,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就走到前面,看着饅頭,趁人不注意就用自己的手抓了一下,白色的饅頭上立刻出現了一個一個黑手印,接着雲天就收手而立,等着店家。

“滾,臭乞丐,”看着一個乞丐在自己饅頭前站着說道,又看到自己的饅頭被雲天抓髒,心中大怒。生氣的說道:“你這個臭乞丐,竟然敢抓髒我的饅頭,你說怎麼辦吧。”看樣子要不給一個交代的話,雲天少不了要挨一頓打。

“救命呀,有人欺負弱小啊。”雲天喊道,頓時有一大羣人圍了上來。“各位大爺,你們看,我不就是看了他饅頭一下嗎,就打算欺負我這小孩,還有沒有天理。”


“你可是把我的饅頭摸髒了。”老闆見這麼多人圍過來,不好下手,就只好說道。

“有什麼證據嗎,看看我這手,”雲天說道,拿出自己的手,只見手上十分的乾淨,沒有一點贓物,衆人看向老闆的目光有了些變化,至於雲天手上爲什麼沒有贓物,這就是那塊小樹皮的功勞了,雲天剛纔是用它摸了饅頭一下,現在把樹皮藏在袖中,手自然是乾淨的。

“他看我好欺負,就誣賴我,還有沒有天理,我雖然是乞丐,但是做了就是做了,沒做就是沒做。就算是我打不過你,還有千千萬萬的人,世上好人還是有許多的,”雲天說道。“我就不信,圍觀的這麼多大爺大媽,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就沒有一個好人,我想他們一定會幫我這個可憐的小孩的。”雲天這麼說其實就是比圍觀的人幫自己說話,現在自己有證據證明不是自己做的,你們要是不幫的話,就說明你們不是好人,人的虛榮心這麼強,一定會幫自己說話的。

“是啊,你怎麼能這樣。”一個圍觀的人說道。

“欺負孩子,是我最痛恨的事,趕緊給小兄弟賠禮道歉。”有一個人說道。

“對對,趕緊道歉。”圍觀的人七嘴八舌的說道。

老闆見到這麼多人都在爲雲天說話,衆怒難犯呀,爲了兩個饅頭不值得,就只好賠笑道:“是我的不對,爲了表示歉意,我決定送四個饅頭給這位小兄弟,不知道小兄弟意下如何。”

“既然,你肯認錯,我也就不在追究了。”雲天說道,見好就收吧,再說下去難免會出什麼差錯。

“這位小兄弟真是一個胸襟寬廣的人。”一個人說道。

雲天淡淡一笑就拿了四個饅頭,在老闆那仇恨的眼神中漸漸的走遠。雲天心中說道:“爲了我的肚子只好對不起你了。”

這樣過了幾天,雲天一直過着飢一頓,飽一頓的日子。那種方法也不能常用的,用多了就會被人發覺,只好安分守己的乞食了。

雲天已經好幾天沒有吃飯了,餓的實在不行了,看到一個喂狗的碗裏有些菜,就跑過去抱着碗吃了起來,吃完之後雲天才發現自己面前站着一條大狗,差不多有自己肩膀那麼高了。

“狗大哥,小弟只不過是借你的飯菜一用,你也不用發這麼大的火吧,大不了我以後再還你就是了,何必弄的象你死我活似的。”

“汪、汪”狗叫了兩聲。

“既然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呵呵,那好,狗大哥,我們來日再見。”

雲天說完,頭都不回,散開腳丫子就跑。爲什麼雲天跑這麼快,那是因爲,再不跑的話就交代這了,那狗不把他咬死纔怪,他吃的可是那狗整整一天的飯。

“汪、汪、汪·······”那狗似乎發怒了,緊追着雲天不放,大有不把他咬倒就不罷休的架勢。

“老大,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偷··呃··那個拿你的東西了,你就放了小弟吧,好不好。”雲天一邊跑一邊說。

“汪汪汪”狗在後面怒吼。

雲天在前面跑,後面的狗不停的叫,雲天心中想:我說你跑就跑吧,你叫什麼啊,不會是找幫手吧,要是叫它們野狗聯軍把我給分屍了,那樣死的太沒面子了,還是像野外跑吧。

心中有了計較,便加速向野外跑去,跑了很長一段時間,狗和他都跑累了,都站下休息。但是雲天此時就有些扛不住了,本就瘦弱的他,再加上跑了這麼長時間,都累得快虛脫了,現在連動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


那個狗好象也看出了雲天的虛弱,一步步向雲天走來,而云天此時卻只能看着狗過來,而沒有什麼辦法,不一會兒,狗就走到雲天面前,張開它那大嘴向雲天咬來,這時,求生的本能,激發了雲天的潛力,以一種比狗還快的速度向狗的脖子咬去,狗猛得一愣,它實在想不出,剛纔還虛弱的雲天怎麼還有如此的速度,也沒又想到雲天會在它下口的時候動手,但是在它在一愣神之間就決定了它的命運,雲天咬住了狗的脖子,然後用力咬下去,脖子上傳來的劇痛,是狗清醒過來,它發出一陣陣的吼叫,兩隻前爪不住的踢向雲天,企圖把雲天踢開,但是雲天就是不放口,任由狗在自己身上亂踢,因爲雲天知道,現在是生死有關的時刻,如果自己放口的話,那麼倒下的很可能是自己,他不敢放,也不能放。

兩個人····呃,不對,是一人一狗糾纏在一起,地上的塵土被激的飛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一炷香的時間,狗的掙扎的力氣越來越小了,最後終於不動了,雲天從狗的身子底下艱難的爬了出來,吐出嘴裏的狗毛和狗血,坐在地上,張大嘴巴,大口的喘着粗氣。

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息,雲天終於恢復了體力,他看着狗的屍體,不由得意的笑了起來,“哈哈,這幾天不用爲吃的長愁了,今晚有狗肉吃了,叫你追我那麼兇,呵呵。” 不得不說,林白這話可算是捅到了這些人的致命位置所在。

身為公眾人物最重視的是什麼,那就是名聲,雖然娛樂圈這個大染缸里不乏以臭聞名的主兒,但是那些人可謂是少之又少。如今林白將他們的話語盡數拍攝下來,若是放到網上,尤其是在這西南蟲患的風口浪尖上,若是傳播出去,無疑將大大打擊他們的星路。

而且就算民眾饒得了他們,但華夏主管娛樂監督的政府部門若是聽到這話之後,定然會憤怒於這些人對災區的態度,說不得就要對娛樂公司施壓將他們雪藏封殺,等到那個時候,之前為了成名所付出的一切努力都將化作泡影,之前的顯赫也將不復存在。

機艙內一片死寂,那些大小明星的目光都緊緊盯在林白身上,上下逡巡不停,想要從他的穿著氣質上,判斷出這個年輕人的真正身份是什麼,究竟能不能招惹的起。

但越是觀望,這些小明星愈是心驚。先前林白登機的時候,他們憋了一肚子火,倒也沒有注意,直到現在真正開始打量林白,他們才發現這個年輕人的與眾不同之處。

嘴角笑容雖然戲謔,但清秀的面頰上卻是沒有絲毫多餘的情緒表露,而且眼神流轉之間更是透露出來一股寒意,那種視人命如草芥的寒意,似乎這一眾小明星在他眼中就跟小螞蟻一般無二,只要稍稍動動手指頭,就能不動聲色的將他們全部掐死!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做什麼的?怎麼會有這樣的氣質,這絕對是上位者的氣息,而且還是那種做事斬釘截鐵,習慣了說一不二之人才會有的氣機。

「飛機馬上起飛,請各位選擇座位坐好!」就在此時,機艙內突然響起機長的聲音。

瞬間便有人開始服軟:「大家都是為了西南蟲患的事情,咱們也別再糾纏這些事情了!天大地大,救災最大!還是別糾纏什麼飛機座位的事情了,咱們先將就一下好了!」


「沒錯兒,不就是坐個?

?機么,咱們拍電影拍電視劇的時候也不是沒吃過這些苦,堅持堅持,一切為了救災!」緊接著又有人連忙打著圓場,道。

看著醜態畢露的這些人,林白也沒再多加糾纏下去,不過就是這麼一耽擱,機艙內的座位已經被人佔得乾乾淨淨,只剩下蕭薇旁邊還有一個剩餘,再看到一旁的張三瘋等人臉上都是促狹笑容,林白只得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不動聲色的坐到了那座位上。

不過不知為何,當林白坐下來之後,蕭薇不知為何雙頰突然脹紅,就連耳根都變成了粉紅之色,那小模樣就像露出尖尖角的小荷般,帶著說不出的嬌羞。此時若是她的那些粉絲在此處,不知道多少人會驚聲尖叫,然後昏厥在地。

眼瞅著蕭薇額頭上都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林白心裡邊也有了狐疑之感,不大自信的摸了摸自己額頭,卻是發現熱度極為平常,還沒達到那種能把人烤到出汗的地步!而且自己也沒有狐臭什麼的啊。再或者是這小姑娘暈機,不過這也不大可能啊!難不成是春心萌動了?

「他們本性其實都不壞,只是娛樂圈是個大染缸,待在這裡面久了,心思和做事的態度難免就有些浮躁,所以才會說出來那樣的話!」就在林白思忖的時候,飛機已然躍上藍天,變得平穩起來,而身旁的蕭薇更是突然出聲,聲音有些顫抖道,「那些視頻你能不能刪了?」

聽著蕭薇的話,林白不禁有些無語。他還以為這小姑娘是因為什麼原因,才會變成這幅面紅耳赤模樣,誰料想在她的小腦瓜裡面想的居然是幫助先前那些敵視她的人,恐怕是因為思忖該怎麼開口才能顯得不那麼冒失,才會讓她額頭起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不管是大明星還是小明星,他們總也算得上是公眾人物,剛才說的那些話和他們的身份的確是有些不符合,而且這樣也才蹟才能看出來他們的心性,我覺得這件事兒還是讓支持他們的那些粉絲知道為好,也好讓他們知道自己支持的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看著身前這小丫頭嬌羞的模樣,再想著路途漫漫,實在無聊,林白心裡不由得起了逗逗這小姑娘的心思,假意板起面頰,做痛心疾首狀,斷然回絕了蕭薇的提議。

「你相信我的話好不好?」蕭薇一聽這話,臉上紅暈愈發深重,看著林白用幾乎是哀求的口氣道:「他們以前都不是這樣的人,不少人在我剛出道的時候都還幫助過我,就是最近這段時間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心性才變成這樣!他們不是壞人,你不要難為他們好不好?」

看著蕭薇泫然欲泣的嬌羞模樣,還有話語中懇求的態度,林白心中已是樂得不行,但臉上卻是依舊鐵青一片。要知道蕭薇可以說是全民女神,女神開口,林白還絲毫不做動搖,這傲嬌的模樣若是被蕭薇的粉絲看到,恐怕是連揍扁他的心都有了。

「我發誓,我絕對沒有欺騙你!」蕭薇此時已是急的連眼眶裡面都有淚水在涌動,緊緊盯著林白,仍舊不死心懇求道:「他們以前真的不是這樣的人,你總得給他們一個反省的機會,要是這段視頻發布出去,他們以後恐怕真的連重頭做人的機會就沒了!」

「就算不能重頭做人,但他們的生活還是能比普通人優渥得多,也不算損失什麼!」林白依舊是一幅冷麵模樣,對身旁泫然欲泣的大美人絲毫不顧,冷冷回應道。

話雖然這麼說,但林白其實也清楚,若視頻真的暴露,這些人被粉絲拋棄,媒體封殺,公司雪藏,雖然說這麼些年下來手裡積攢的金錢肯定足夠他們下半輩子的生活。但失去了光環的籠罩,沒有了山呼海嘯的支持,那種落差絕對是這些人所無法承受的。

「好!」蕭薇聞言沉默,良久之後,突然開腔,緊緊盯著林白,然後沉聲道:「如果你執意要將這些視頻發布出去的話,到時候我也召開記者發布會,向他們告知你拍攝的視頻都是假的,是人工合成的,他們這些人絕對沒有和我發生過半句口角!到時候看媒體相信誰!」

聽著蕭薇的話,林白不禁啞然失笑。沒想到這小姑娘除了柔弱之外,居然還有如此堅強的一面!誠如她所言,到時候她若是真的開了記者發布會,以她強大的號召力,恐怕就算是自己能夠拿出視頻不是人工合成,而是真實的證據,恐怕也不會有人相信。

不過她越是這樣,倒是越讓林白好奇,先前那些人如此對她,可她還要這樣去維護那些人,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名譽,替她們扯謊,這裡面究竟是有什麼蹊蹺。總不可能說這小丫頭是個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花聖母吧,這樣的人在現實世界怎麼可能存在!

「算你贏了,實際上我根本就沒有打開拍攝界面,先前說得話不過也是嚇唬嚇唬她們罷了!」林白搖頭微笑,然後掏出手機,調出拍攝錄像界面,展示給一旁的蕭薇觀看。

蕭薇聞言一愣,然後有些不敢置信的接過手機,但當她把手機里的東西翻了一遍之後,發現果真如林白所說,果然是半點兒之前的內容都沒有。

這個發現讓蕭薇不禁有些傻眼,不過心裡仔細想想,剛才事情發生的突然,根本就沒有給林白留下拍攝視頻的時間。不過越是這樣,蕭薇心裡邊倒是越敬佩林白,情勢危急之下,根本沒有經過太多的思考,便想出這個計謀,而且還緊緊的卡住了這些人的名門,實在厲害!

而且事情雖然說起來簡單,但事實上運作起來極為艱難。而且在場的這些哪個不是娛樂圈經年摸爬滾打的主兒,演技若是差上一點,哪怕目光中有些閃躲,都絕對逃不過他們的眼睛,但林白偏生將這些人矇混過去,足以說明他內心和氣場的強大,叫人不敢去質疑他的話!

思忖著這些,蕭薇不自禁的將目光投向了身邊那個臉上仍舊帶著促狹笑容的年輕人臉上,這個人究竟是什麼身份,又到底經歷過多少事情,才會變得如此強大?!

「怎麼樣,現在總該相信我了吧!」看著蕭薇的模樣,林白輕笑搖頭,然後接著促狹道:「總不會聽了我這話之後,你打算再開個記者發布會,要跟他們說我打算誹謗你們吧?」

「當然不會!」蕭薇急忙搖頭,然後盯著林白,目光炯然道:「你的演技真好,居然連我都被騙了過去,要我說你應該進軍娛樂圈,去演個電影或者電視劇,演技絕對能秒殺現在那些所謂的一線小生,說不準還能拿幾座最佳男演員的獎盃回來!」

「娛樂圈么,以後也許會有機會吧!」林白聽到這話,臉上笑意愈發深厚。

雖然說當初離開迪拜的時候,他在哈曼丹王子心裡邊埋了那麼一根刺,但是林白更明白,即便有這樣事情的存在,哈曼丹王子也絕對不會改變他之前許下的承諾。

因為他開罪不起林白,而且他也清楚,如果將他所目睹的那些事情搬上大銀幕的話,將會得到怎樣的收益。一個擁有十三億人口的國度,還有西方那麼多對華夏古老文明的好奇之人,這些人組成的觀影團,絕對會創造出來一個前所未有的票房奇迹! 雲天用尖銳的石頭把狗皮扒下來後,把內臟丟掉,只剩下白花花的肉,看的雲天嘴裏的口水不住的向外流,“沒想到啊,這狗還挺重的,看來三四天之內是不用找食物了,唉,可惜呀,我沒有火,看來只有用最原始的方法~鑽木取火。”

雲天的首要任務就是先要摸清自己身在何方,雲天雖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但是他有種感覺,有一個**煩在等着自己,自己雖然融合了這個小孩的記憶,但是你想一個六七歲的小孩能記住什麼東西,況且連溫飽都不能解決。看來只能是雲天自己打探了。

經過一段時間的打探,雲天知道了他所在的大陸叫天龍大陸,由八大世家雄霸八方,當然這片大陸十分的尚武,武師會受到人們的尊敬,

職業等級爲:武徒、武士、武者、武師、武王、武聖、武神、武尊、武皇,以極傳說中的武帝,

武術祕籍則分爲:天級,地級、玄級、黃級、人級,天極是頂尖祕籍。

大陸上已經近五百年沒有出一個武帝了,但是雲天卻不相信,那八大世家每家都會有武帝,若是沒有絕世的實力,又怎麼能是家族千年不倒呢,何況這片大陸又怎麼會沒幾個隱士強者呢,普通的家族有一個武神就可以佔據一個城池,所以學武就成了這片大陸唯一能夠改變命運的途徑,但是各個世家把武功祕笈都看得很重,從不外傳,因爲這個大陸上的許多天才就只能碌碌無爲,老死一生,門派之見害人不淺啊。有一件事雲天十分奇怪,爲什麼大陸分裂了這麼長時間怎麼沒人能夠統一呢。要說這大陸上從來沒有出現過一個驚才絕豔,殺伐果斷的驚世之才,就是打死雲天都不會相信,雲天只知道萬年之前,八大世家的首位家住,共同立下誓言:八大世家共掌大陸,井水不犯河水,八大世家同氣連枝,若一家受到滅族的危險,其餘各族都要不遺餘力的幫助,各族後人如有生男,世世結爲異性兄弟,若是生女,世世結爲金蘭姐妹,有男有女,則代代聯姻,有誰違背誓言,歷代先祖永世不得超生,後代子女,男的世世爲奴,女的世世爲娼。到底是什麼事情會讓人發出如此惡毒的誓言,萬年之前究竟發生了什麼?雲天十分疑惑,而且萬年之前的事根本就沒人聽說過,雲天知道萬年之前大陸肯定有一場大浩劫,以至於八大世家不得不聯盟。

八大世家分別是:第一:司徒世家。當代家住:司徒風揚。

第二:東方世家。當代家住:東方騰。

第三:西門世家.當代家住:西門狂風。

第四:南宮世家。當代家住:南宮驚雲。

第五:北堂世家。當代家住:北堂天。

第六:百里世家。當代家住:百里長風。

第七:淩姓世家。當代家住;凌霸天。

第八:段姓世家。當代家住:段玉樓。

這八大世家司徒家爲首,百里家爲最弱,但是卻沒有那個世家看不起百里家,因爲百里家是一個殺手世家,擁有許多殺手。

司徒家位於中部,東方、西門、南宮、北堂,分別在東、西、南、北四方,百里世家則在深山重重的落日崖,凌家則是生意世家,店鋪很多,位於經濟繁茂的海天城中,段姓世家則在靠近海邊的水雲城中。

武功不外傳,這也是雲天所苦惱的,雲天想要出人頭地只有練武經商兩條路,但是經商需要本錢,現在雲天身無分文,看來是沒指望了,還是先找份事情做吧。雲天想到。

雲天走到了離他最近的城池興華城,城主是一位武神,叫興華,用字的名字命名城池,雖然不多,但是也不少。

雲天走在大街上,邊走邊四處張望,建築和中國古代差不多,十分具有對稱美,雲天進了好幾家店了,但是卻沒人用他,因爲人家的第一句就是“會武功嗎?”雲天又走到一家店面前,這是一家飯店,名字叫凝香酒樓。

雲天走進店中,問:“你們這招人嗎?但是我不會武功,可是我不要錢,只要能吃飽就行了”。

老闆聽到後說:“我看你挺老實的,就收下你了,但是吧,你這麼小,不能幹重活,就給客人端端盤子,在刷刷碗就行了,怎麼樣啊。”

雲天看到老闆那閃爍的眼神,知道老闆是個唯利是圖的人,他根本就不是看自己老實,而是聽到自己不要錢時才答應的,飯店一天要倒多少菜呀,隨便給雲天點就行了,雲天不打算在這種小人手下幹活,但是天就要黑了,不在這的話就要露宿街頭,經過一番思量,雲天答應了下來。

看着雲天答應下來,老闆立刻變得眉開眼笑,問道:“小兄弟,你叫什麼名字呀,?”

“葉雲天”雲天答道。

“哦,那我以後就叫你小天了,呵呵。”老闆說道,看着老闆那虛僞的樣子,要是雲天是一個剛出世的小孩,說不定還會被騙,但是雲天的真實年紀可不是這麼大,想騙到雲天可不容易。

“嗯,”雲天輕嗯了一聲,臉上看不出是喜是悲。

老闆看到雲天的臉色,卻沒有想太多,一個七八歲的孩子,會有什麼城府,聽到雲天答應,有和雲天閒聊了幾句,就離開了。

雲天看到老闆走後,輕輕笑了一笑,不是在笑老闆,而是在笑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來到老闆爲他準備的房間,推開房門,間屋裏滿是蜘蛛網,說明已經很長時間沒人住了,把房間打掃了一下,他就出去找事做了,換了一身衣服來到了大廳,爲客人點菜,給客人沏茶,在前廳忙完就來到後廚幫忙,雲天對飯店那可是非常熟悉,大學的時候打就是去飯店打工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