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聞前面六個不凡的軍團、軍團長,軍團士兵的組成等等信息后,樂進真是心生震撼,一股豪氣油然而生。

0

組織有度,活力蓬勃,自主性強、士兵資質高、後勤無憂等等關鍵因素,都讓他興奮!

這等豪華陣容,就是他以後的同僚了!

以前的軍旅生涯,真是太弱了!有對比就有傷害,樂進把現在的情況與早期的一對比,稍稍心中感慨。

「那好!等會議結束后,你就去真龍軍團的校場中提兵。」風仲能感受到樂進胸膛的那股熱流,能感受到那股昂揚的鬥志!

「除了七個戰備軍團外,我們領地還有一個軍團,守城軍團。只是這個軍團的士兵都非常分散,故而沒有具體名字。目前,守城士兵,在文淵鎮、徐福鎮、龍馬鎮、青龍鎮中,都駐守十萬精銳!而清風鎮、九幽鎮、焚天谷、原青龍城四地,各駐守三萬精銳!」

「而核心真龍鎮,由於有真龍軍團在,故而無需專門的守城士兵。」

「這就是領地所有士兵的大致情況,希望大家在進行各種布局、活動時,都有個底。」

獨寵嬌妻:總裁甜愛不消停 「說完各個軍團的士兵情況后,接下來粗略布置下任務。」風仲緊接著道。

「海王軍團為主,青虎軍團為輔,向海洋擴張!」

「青溟軍團為主,荒龍軍團為輔,執行【鏡湖計劃】!」

「泰山軍團與雷霆軍團,這兩個軍團暫時全力建軍,任務就不安排了!」

「具體的安排,已然寫在文書上,大家都可以看一看。」說完,風仲把其面前的一摞文書分發下去。

這些文書裡面包括有鏡湖計劃。所謂的鏡湖計劃,也就是領地目前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尋找會稽小洞天!

之後,眾人又就這些任務,展開了激烈的討論,畢竟,這是初步計劃!

………………

四天後,東冶城西北方向,一處非常寬敞的河流旁邊的灌木中,冒出一隊百人的人馬。

領頭的,赫然就是林牧。緊跟在他身旁的,是親衛隊率崔武!

「主公,再一次來這裡,我們領地的情況、我們的心情,都完全不同了!嘿嘿!」崔武望著頗為熟悉的大河,感慨道。

「是啊!上次我們在這裡伏擊劉辟,哪裡有現在這般從容。當時就算有曼成的存在,其實我心裡也微微打鼓的。」林牧望著以前的戰場,依稀還能看出些許痕迹,不過,很淺。

「好了!我們繼續趕路,盡量在後天趕去壽春城,龍廷的使者聽說已經來到揚州了!我這七品討逆將軍的名號也是時候加持了!」林牧望了望后,馬上埋頭趕路。

現在他並不是出遠門,就沒有帶著超級虎將在身邊,並且他手中可是還有天階傀儡人,安全應該沒問題。

不過,若是遠行,他肯定需要帶上超級武將,不然,說不定被人暗殺。現在,他猜測,他可能已經成為太平教的必殺目標之一!

天階傀儡人、替身木偶、隨機傳送捲軸等等道具,林牧都帶在身上。

…………

林牧等人,在領地巔峰會議結束后,就帶著崔武趕往這邊。他專程來此,當然是拜訪期待已久的荀爽!

拜訪荀爽,目的有二。

其一,林牧想要為自己搞個好出身。他想要拜荀爽為師!不管是情誼、重要程度還是巧合,荀爽都是成為老師的不二人選!

其他那些大儒、大家,如同鄭玄、蔡邕、陳寔等等,他都沒有機會遇到,也不熟悉,故而不會考慮。

現在,荀爽,荀氏八龍之一,荀家的頂樑柱之一,就出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不爭取一番都對不起這份際遇了!

鬱郁莽莽的山林,雲霧縈繞。

連綿的山巒被厚重的植被包裹著,生長在山巒上的巨大樹木,粗壯古老,古藤繚繞,勢如頂天。

在山澗清風拂過之時,那青莽的山林,在陽光照耀下,發出沙沙的聲音,頗為令人怡然。

然而,其間偶爾傳來的陣陣獸吼,卻又令人駭然。

又埋頭艱難趕路半個時辰后,終於是來到了目的地。

站在一處河流斷崖下方,林牧等人遠遠看到了一個草廬的輪廓。那裡就是目的地。 連綿山巒中,霧氣繚繞,濕氣頗重。在行進這半個時辰后,山澗的青浣河上,竟然飄起了細細密密的銀白雨點。

一場悄然而至的小雨,帶著些許山澗特有的幽寒,降臨在這連綿蔥綠的叢林中。

綠莽莽的山林,如同披上一層銀衣。

林牧等人,也沒有預料到,早前山澗還陽光普照,這會兒就變天了。

沿著青浣河畔往上走,頂著細細密密的小雨,林牧等人腳步不由加快了些許。

在趕到草廬院子時,林牧的目光從簡陋的院子門口望進去,看到院子中一道消瘦的身影在埋頭忙碌著。

林牧等人,也許對於這幽靜的山巒來說是不速之客,不過對於這草廬的主人,卻並不是如此。

在林牧眾人剛來到院子門口時,這道身影就稍稍側頭望了過來,隨意瞥了一眼后,身影就沒有理會,彷彿對於林牧等人,他已經熟悉了一般。

此人,身著一襲灰色的麻衣袍,淡定從容地收拾著院子石台上的菜乾!

一頭烏黑順滑的髮絲,精心梳理成一個儒雅髮髻。 仙桃村首富 在髮髻上,系著一根普通的黑色冠帶。

此時,髮髻上,些許瑩白水滴凝掛著。

腳下穿著一雙普通的布鞋,腰間系著一條黑色腰帶,腰帶的一端,隨著身影而晃動著。

單從面容上看,荀爽此時還是非常年輕的。

稍稍一望其側面,林牧就知道此人是誰。

這道身影,赫然就是林牧期待已久的荀爽!

【碩儒】,荀爽!

望著這個熟悉的身影,林牧微微一怔,不過,他很快回過神。

沒有說話,也沒有打招呼,沉默的林牧直接踏過院門,然後小跑到石台旁邊,幫忙!

望著急匆匆,毫無禮節的主公,崔武右手虛空抓了一下,想要輕聲提醒一下,不過,看著林牧乾淨利落的動作,沒有絲毫外人的陣勢后,那剛到口的話語就被重新吞了進去。

一抹疑惑之色閃過後,崔武扭頭對身邊的親衛隊道:「兄弟們,你們在外面等著,由我陪主公進入其中。」

「是!」親衛們沉聲道.

吩咐一聲后,崔武又稍稍安排了親衛,然後才走進院子。

隨著崔武的安排,百來人馬上分散開來站崗。

挺拔的身軀,站在細雨之下,仿若山巔的勁松。

……

林牧埋頭幫忙收拾一丈長的石台上的菜乾、肉脯等等普通糧食,順著荀爽後面,把那些物質一一搬進去一個院子偏房倉庫中。

而荀爽,在林牧開始埋頭幫忙收拾東西的時候,又稍稍看了他一眼,也沉默著,淡然地繼續『搶救工作』。此刻,沉默是金!

林牧從左頭收起,而荀爽從石台右頭收起。兩人彷彿心有靈犀,分工合作,在崔武剛進院子時,兩人已經把那長長的石台上的物資收好了。

而在林牧把最後一批物資放好的時候,院子正中央的屋子裡傳來了一道清冷儒雅,頗顯年輕的聲音:「老師,後院的典籍已經收拾好了,沒有被淋到。」

「好!」荀爽輕輕應了一聲,旋即,他好整以暇,淡然望著林牧這個不速之客!

聽到這道聲音,林牧微微一愣,還有外人在?

荀爽在這裡結廬,乃是獨自一人,普通的僕人都沒有一個。什麼事情都是親力親為的。現在竟然還有外人,這就值得林牧琢磨了。

「難道,有別的玩家跋山涉水探索到了這裡?」林牧眉頭微微一挑,心中暗道。

不過,不管如何,他已經邁出了第一步,就算是有其他玩家在,他也不會放棄的。

隨著發展,越來越多的歷史名士身邊都慢慢會出現玩家的身影,對於這個,林牧早就有心理準備了。

稍稍一愣后,林牧馬上回過神,旋即輕輕轉過身來,恭敬地行了一個晚輩之禮,道:「晚輩林牧,冒昧進來打擾前輩的平靜,望前輩海涵。」

在行禮之時,林牧不著痕迹觀察著此時的荀爽。

年齡,從表面上看,應該是正值壯年。這個時候,神話世界的荀爽,還未經過那龍廷的殘酷之事,那銀色之發,還未爬上他的頭。故而表面上看,其仍然是一個臉色紅潤,精神抖擻的中年男子!

荀爽,是一個非常愛乾淨的人,這點與他的侄子荀彧非常相同。

林牧在輕輕行禮之時,一股淡淡的香氣鑽進鼻孔,這股香氣,聞起來像是打開一古樸書卷時的那股味道,淳濃而好聞,讓人精神不由一震。

「呵呵,山雨綿綿時,客人跋涉來。志才算得挺准嘛。」荀爽回應林牧的話頭,反而輕輕一笑,捋了捋下頜一指長的烏黑鬍鬚。

饒有興緻的荀爽,笑意盎然盯著林牧。

志才?戲志才?聞言,林牧渾身猛地一震,臉色陡然一變。剛才那個叫荀爽為老師的傢伙,是戲志才!

還好,還以為是玩家呢!

不過,更令他驚異的是,戲志才在這裡?還是荀爽的學生?

果然,每一個人都有其生命軌跡,鬼才戲志才的生命軌跡,林牧終於也與其有交際了!

林牧感覺,此行,將會有大收穫!

稍稍回想起夜影部不斷在潁川郡忙碌的身影,林牧心中一嘆: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不要愣著了,隨我進屋喝口熱茶吧。這河畔斷崖之地,佇立在山澗,終究濕氣頗重,天氣也是變化無常。」荀爽淡然盯著林牧一會後,中氣十足道。

荀爽的眼睛頗小,不過其內迸發出來的氣息,卻深邃無比。就算其穿戴普通,就算他現在像一個農夫,可那股書香之氣卻一直從他身軀內迸射出來,那股淳厚的儒雅之氣迎面撲來,連崔武這個粗漢子,望著荀爽,也如同望著一本古樸的典籍一般。

……

荀爽對於林牧的幫忙,沒有感謝,理所當然一般。

而對於林牧的到來,他也明顯有準備。

聞言,林牧心中思緒急轉,不過表面上卻不著痕迹,順從點點頭。

他們兩人的語氣、動作,彷彿如同早已相識那般,在剛跑過來的崔武這個外人看來,林牧好像就是荀爽的一個熟悉後輩一樣。

「真是奇怪,主公不是說沒有與這個荀爽有過交集嗎?怎麼現在兩人的表現都如此熟稔呢!」崔武心中嘀咕道。

旋即,在崔武的眼中,荀爽背著雙手,帶著林牧從偏房走出來,沿著木製走廊,走向中間的廳屋。

「哦!有客人來了?」在荀爽轉身帶著林牧沿著院子的走廊,走向正屋的時候,一道年輕的,比荀爽更瘦弱的身影迎了過來。

只見這人黑髮垂項,隨意披散著,眉清目秀,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一雙明眸,給人的感覺如同皓月星辰般。

然而,其身形卻微微有些拘摟,面色有些許蒼白。

林牧望著此人,一股渴望油然而生。 在林牧與荀爽、戲志才,三人相遇之時,其他地方也發生了很多事。

太初秘境,某一處恢宏堂皇的大殿。

在大殿中央,鑄造有一座奢華卻又不失古樸的三龍寶座。

兩條精緻的金龍,盤旋在兩旁的寶座扶手上,另外一條龍,鑄造在龍椅背上。這三條龍,使用的都是考究的材料打造。而其技術也必須是宗師級工匠方可鑄造出如此巔峰之物!

三條金色巨龍,作怒目猙獰之態,一股傲嘯九天,睥睨天下的氣息迎面撲來。

除了寶座頗為吸引眼光外,富麗堂皇的高座上,也坐著一個身材魁梧,面容霸氣的帝皇。只見他身著一襲三龍紫金袍,頭戴一頂紫玉龍冠,腳踏一雙青雲絲履,雙手隨意搭在兩旁的扶手金龍上。

一雙虎目,不怒而威,一股崢嶸強橫的氣息從其身上瀰漫而出。

此帝皇的額骨微微突出,劍眉星目。特別是那雙目,如星辰黑洞般,看之一眼都好似要將人的魂魄吸進去一般。

從表面上看,其年齡應該是四十歲上下。

「今天的朝政就到這裡。散朝!」魁梧帝皇開口總結道,他的聲音如同洪鐘般厚重嘹亮,緩緩回蕩在大殿中。

眾人恭敬回應后,就開始離開大殿。

原來,這座大殿,是國家大臣、帝皇進行商議朝政的地方。恰好,此時剛把當前的國事商量完了。

「龍且,你先等一下!」在散朝後,帝皇對右手邊的一位武將喊道。

聞言,那位叫龍且的武將微微一怔旋即停住腳步,望向龍椅上的帝皇道:「陛下留下末將有何吩咐?」

龍且的話語,亦是頗為響亮,中氣十足。若林牧聽到這道聲音,肯定會頗感熟悉。

龍且問完后,微微恭敬站著,眼觀鼻,鼻觀心。

「最近,天地規則將會為神州上的異人舉辦一場爭霸賽,城際型爭霸賽。具體地點是血色戰場中的【血色荒原】。其中天地規則會設置有十個大型鄉鎮領地,我方有幸能獲得了這次出征的名額。」

「我準備讓你率領半個【藍都軍團】的精銳進入其中,駐守著十座鄉鎮領地,抵禦敵人的進攻。這次的我們能停留在血色戰場的時間為三十天,必須要好好把握機會,大量收割氣運!我們太初秘境雖然其他規則之力、法則之力濃郁昌盛,可就單單缺少這個氣運!」

「早前的布局被人破解后,很難再一次連通神州了,所以這次要大肆收刮一番氣運!」

「我方得到天地規則囑咐,要在這十天內保護好手中的【血色戰旗】不被敵人獲取,亦或者是保護有至少一座鄉鎮不被攻陷,那樣就是我方獲勝。獲勝的一方貢獻最大的,可獲得這次的獎勵,一龍龍運!」

「我們國內的三位命運商人,各種各樣的物資都非常充足,可惜貨幣一直缺少,導致錯過很多物品。現在有機會進入血色戰場絞殺異人,對士兵們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我承諾這次出征的士兵,收刮的氣運只是上繳10%!」帝皇沉聲道。

「這是【血色戰符】和【血色戰旗】。其中,血色戰符,你親自帶著!可以讓麾下士兵擊殺異人時獲得大量聲望!而血色戰旗就必須安插中其中一座最重要的鄉鎮中,好生保護。」

旋即,他右手輕輕一番,兩樣奇異的道具就出現在手中。一份泛著血紅色光芒的巴掌大的令符,一面篆刻奇異圖騰銘文的五尺高的戰旗。

「好!對了,陛下,我們這次進入血色戰場一共有多少人?」龍且輕輕問道,眼眸中不由流淌著一股煞氣。

「十萬等級為50級以下的士兵!具體的士兵資質,天地規則沒有限定,只是限制等級。若等級為51級,就不可參加這次行動。」

「你就統帥十萬【藍都鐵士】進入血色戰場,他們的等級是50級的,六階資質!」

「而作為統領的你,到時候會受到天地規則的封禁,實力可能只是達到地階初段。故而,你下去后要好好適應一番這個階段的實力!」

「龍且,面對這些異人,不要大意了,他們可是眾多異人的佼佼者,能進入血色戰場中異人,應該頗為傑出,被天地規則各種限制的你們,應當慎重對待!」

「早年,我們就是因為自身狂傲自大,剛愎自用,方才造成當初的那場大敗,徹底退出神州的爭霸,退出歷史的舞台!」

「如今,我潛心錘鍊了一番,爾等也是如此。」

「十座城池雖然重要,可若是到關鍵時刻,可捨棄,只要拿著血色戰旗,固守一座城,等三十天後,勝利方亦是我們的。」

「另外,在這個寶貴的三十天內,盡量擊殺大量異人,收刮他們身上的氣運!我們十萬精銳也不是吃素的。」

「爭霸賽會在十七天後舉行,你下去好好準備一番!」帝皇凝聲說道。

「當然,若是有機會能全滅了這些異人,那就做!我們也不能失了霸氣!」帝皇骨子裡的霸道狂傲彷彿又冒頭。

聞言,龍且狠戾一笑,點點頭。

不過,又想到什麼的他馬上問道:「陛下,那我們此行進入血色戰場,不去尋找那些本源之物嗎?」

「便宜行事!若是能把那些異人的主力都幹掉了,可以去探索一番,大家都有好些時間沒進入血色戰場了!若你有疑問,去謀士閣請教吧!」

「好了,你下去準備!」

「是!」

繼而,龍且恭敬一禮后,退下去。

緩慢踱步離開的龍且,想了想,對於這次十座鄉鎮的防禦攻略,還是得去找首席謀士籌劃一番才放心。

這次血色戰場之行,可要打一個漂亮的打勝仗!

「嘿嘿,根據許詔那傢伙的信息,異人頗為孱弱,全殲他們應該沒問題!」龍且咧咧嘴,自信狂傲道。

隨著這次萬城爭霸舉辦的時間越來越近,如同太初秘境這般狀況,在其他區的神秘地帶也不斷出現著。

這儼然就是一次新興勢力與舊勢力的一次碰撞! 與外界風起雲湧相似,此時林牧的心頭,也是翻騰著一股難以言表的興奮。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戲忠,戲志才,擁有史詩級天地稱號【鬼才】的戲志才,竟然會在這裡遇到!

在神話世界的十大神謀榜上,雖然沒有其一席之位,可戲志才卻被天地賜予【鬼才】的稱號!

在史詩級歷史謀士榜中,他高居榜首!

回想起前世的記憶,林牧頗為感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