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聶風那難以入耳的辱罵聲,特別是那句“你的那個撒尿的東東也應該腐爛的差不多了”,無疑刺痛了這位“高貴”的死靈法師,一想到自己褲襠裏面那條已經腐爛的不成樣的“條狀物”,高級死靈法師那腐爛的鬼臉,不停的抽搐着,他發誓一定要把眼前這個滿嘴髒話,不講文明的亡靈法師,給碎屍萬段。

0

暴躁的心情差點影響到那即將成型的魔法,高級死靈法師頓時會意。原來這個小子是想讓自己分心,那我就偏不讓你得逞。

接着,那名高級死靈法師以更快的速度念動着那晦澀難懂的咒語字符,一股狂暴陰冷的死靈魔法波動,從那高級亡靈法師身上輻射出來。

“小子,你會爲你說出的話而後悔的。”那高級死靈法師在心中冷笑到,好像他已經看到聶風等人被自己的魔法轟成了渣,然後自己再將那本亡靈寶典拿到手,最後自己登上了實力的巔峯,將世間萬物都踩到腳下。


聶風鬱悶的看着那個繼續施法的高級死靈法師,奶奶的,自己的“精神”攻擊竟然不起作用。

看着越來越強烈的魔法波動,聶風和小夭凌娜頓時變得緊張起來。此時的魔法波動,竟然比聶風以前被追殺時見到的那個“狂暴龍捲“的魔法波動要強五倍左右,着就是高級魔法和中級魔法的差距啊。

然而此時,***的填充時間還沒到,聶風有些焦急了。如果讓這個死靈法師成功的放出魔法,聶風可以肯定自己幾人肯定會被轟成人肉碎末。

看着即將施放的魔法,凌娜將手中的那一尺大小的火球扔向那黑色光幕,不過遺憾的是,一級的“大火球術”面對這中級的魔法光幕,根本沒有一絲威脅,魔法光幕連晃都沒晃一下。

眼看那高級死靈法師的魔法即將施放,聶風決定拼了!

聶風快速的在腦海中將“黑暗天雷”的魔法符咒勾勒完全,一個複雜的黑色四芒魔法陣閃現在聶風的眉心處,緊接着聶風的嘴角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蠕動起來,那三十四個晦澀難當的咒語字符,以超出平時兩倍的速度從聶風的口中念出。

然而,當聶風念道第三十個咒語字符時,一股強大得,讓人感覺無力反抗的魔法波動朝着聶風三人襲來。

“還是慢了一步,誒…..”聶風心中暗暗嘆道。

那個高級死靈法師的施法過程差不多用了一分鐘,而他所施放的魔法是高級死靈魔法中最霸道的“黑龍暗蟒流”。

她在娛樂圈放飛自我

眼睜睜的看着朝自己撲過來的黑色巨蟒,聶風繼續念動着剩下的四個咒語字符。

此時,聶風的心中倒平靜了下來,即便是死,聶風也要拉幾個墊背的,至少可以讓這三個死靈法師重傷。

然而,聶風卻忘了小夭如今已經和他同生共死,豈能坐視聶風受死。

就在黑色巨蟒即將吞噬掉聶風之時,一股澎湃的如實質般的精神力,從小夭那嬌小的身軀中爆發而出。

“轟”

一聲悶響,澎湃的精神力和那黑色巨蟒撞到了一起,頓時掀起了一股狂暴的能力颶風,將在場的幾人吹的有些站立不穩。

經過一番僵持,小夭的精神力終於抵擋住了不斷下壓的黑色巨蟒,只不過一滴滴汗水不停的從小夭的額頭上滲下,此時小夭正用盡全力在支撐着,不過由於級別的差距,小夭感覺自己堅持不了多久了。

一旁的凌娜無助的看着小夭和聶風,可惜又幫不上一點忙,只能無助的向那黑色巨蟒射出一個又一個大火球。

看着聶風幾人的垂死掙扎,高級死靈法師那腐爛的臉抽搐着,那隻剩下一個眼珠的空洞眼眶,閃爍着恐怖的紅光,陰森的說道:“小子看你還能掙扎多久,今天你,還有這個蛇女以及那個人類女孩,都要死!“

“死嗎!我倒要看看是誰先死!“

終於唸完最後四個咒語字符的聶風對着那囂張的死靈法師吼道。

隨即,在那三個死靈法師的上空,突然出現了一個近十米直徑的巨大氣旋。一聲聲刺耳的破空聲從那轉動的氣旋中傳出,劇烈的魔法波動,讓三名死靈法師驚恐的睜大了他們的那雙死魚眼。

“又是什麼魔法?“ 棒打鴛鴦系統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終於,喀秋莎***在聶風的招呼下,閃電般的從那巨大氣旋中飛射而出,拖着那長長的尾焰,帶着銳利的破空聲,二十枚130毫米口徑的喀秋莎***齊齊轟擊在黑色光幕上。

黑色光幕只抵擋了短暫的一瞬間,“嘩啦“如同玻璃破碎般的聲音,黑色魔法光幕被轟得支離破碎。

當然,身在其中的三名死靈法師也被狂暴的喀秋莎***給炸成了粉末。

(繼續求收藏、求點擊、求鮮花,我也想讓亡靈法神到新書榜上面去轉轉啊!拜謝拜謝啦!如果覺得故事有意思,還請多多評論哦,每一條評論我都會認真的對待。) 在變異版“黑暗天雷”的轟擊下,三名死靈法師瞬間被轟殺。

在死之前,那個高級死靈法師怎麼也想不通,一個才僅僅初級巔峯,連中級都沒達到的亡靈法師,竟然能施放出這麼變態的魔法。

可謂死不瞑目啊!

二十枚喀秋莎***,將三名死靈法師所站立的地方炸出了一個直徑達十米,深一米的大坑。

聶風擦了擦頭上的汗水,朝着那巨坑走去。當走到巨坑邊上時,突然聶風眼睛一亮,隨即忙不迭的跳進那巨坑之中。

幾秒鐘之後,聶風屁顛屁顛的從那巨坑中爬出來。

“哈哈…..這次發財了!”聶風一掃戰鬥之後的疲倦,喜笑顏開的說道。

聽到聶風的嚷嚷,疲憊的小夭,以及凌娜一起跑了過來,好奇的問道:“撿到什麼了?這麼高興?”

“呵呵…….”

聶風神祕的一笑,隨即伸出自己的右手,只見一根通體黝黑的法杖,展現在小夭和凌娜的面前。

聶風手中的那根法杖約一米左右,通體黝黑,法杖的頂端刻有一個猙獰恐怖的骷髏頭,散發着詭異陰森的氣息。

死靈法師的法杖!

小夭和凌娜齊齊想到。

看着兩女那吃驚的眼神,聶風將法杖收回手中,說道:“這根法杖能經受起“黑暗天雷”的轟擊,看來必非凡品啊。“

說着,聶風就用手輕輕的撫摸着那根有些猙獰的法杖。

此時,聶風能感受到法杖之中的那股陰冷的氣息,屬於亡靈的氣息。

雖然,這股氣息很陰冷,但是聶風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反而覺得自己對於周圍的魔法元素更加熟悉,好像隨時都可以將它們快速的匯聚到自己周圍一樣。

魔法杖本來就有加速魔法師施法速度的功效,它可以讓魔法師使用更少的魔力,而引發周圍空間的魔法力量,從而大大節省了魔法師的魔力消耗。

聶風緊閉着眼,一臉陶醉般的握着那根魔法杖。

隨着聶風將自己體內那點殘餘的魔力注入到其中,魔法杖頂端的那個詭異骷髏頭,突然冒出一絲絲黑色的霧氣來。

片刻之後,聶風睜開雙眼,喜悅的說道:“這根魔法杖正好適合我,以後我施法的速度會縮減到現在的五分之四左右。”


雖然只減少了五分之一,但是也爲聶風爭取了寶貴的施法時間,就好比剛纔的戰鬥。如果聶風可以早幾秒發出“黑暗天雷”,那麼也許那個高級死靈法師就沒有機會施放出那個高級死靈魔法了。


將魔法杖收好之後,聶風轉過頭看向小夭,關心的問道:“剛剛受傷沒有?”

“哼!主人真壞,只顧着去撿那根破棍子,都不關心小夭的死活。”看着聶風現在纔想起自己,小夭頓時生氣道。

“啊!“聶風一想,的確也是自己不對,人家小夭剛剛可是拼着生命危險爲自己擋下那死靈魔法。

聶風用手撓着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不起…….剛剛真是因爲得到一根合適的法杖,有些高興過頭了,希望你能原諒。“

看着聶風那一副不像假裝的樣子,小夭心中的氣憤才慢慢褪去。

接着,聶風看向凌娜。凌娜只是因爲連續的施法,導致臉色有些紅潤,並沒有什麼大礙,聶風才放下心來。

三人稍事休息了一會,便帶着那十八個亡靈騎士繼續朝前面走去。

狹長的山谷越來越窄,兩邊的山崖不斷的往中間擠壓,到最後只剩下一條狹長的小路。

聶風幾人走在那狹長的小路之上,空間裏只剩下幾人的沉悶的喘氣聲,以及亡靈馬踩踏地面的聲音。

望着頭頂那高高的陡峭崖壁,小夭不免有些害怕起來。

“主人,等等我,我要和你一起走。”小夭快速的“遊”到聶風的身前,抓住聶風的胳膊,朝着前面走去。

看着身旁的小夭,聶風嘴角微翹,笑道:“想不到,小夭也有怕的時候啊!”

隨即聶風轉頭朝着凌娜看去,只見凌娜一個人慢慢的走在後面,看着那有些孤寂的身影。聶風一下想起,最近自己好像有些冷落了凌娜。

於是,聶風停下腳步。小夭奇怪的看着突然停下來的聶風,眼神中充滿了不解。

“娜娜,快點!我們一起走!“聶風溫柔的對着凌娜說道。

“恩?”

凌娜吃驚的擡起頭,看着聶風那張溫柔的笑容,突然感覺心裏好像被什麼刺了一下,眼眶中好像有一種溼溼的感覺。不過凌娜馬上將那要溢出的淚水,重新吸進眼眶之中,她不想讓聶風看到她流淚的樣子。

“好的!“

擦掉眼淚的凌娜歡快的踏着步子朝聶風追去。

看着聶風原來是爲了停下來等凌娜,小夭不滿的“哼”了一聲。

凌娜快步的走了過來,聶風一把握住她的小手,和小夭一起肩並肩的朝着前面走去。

路途中,小夭雖然有些不樂意,但還是沒有表現出來,畢竟她只是聶風的妖僕而已。

約莫半個鐘頭,聶風他們終於走到了這條峽谷的盡頭。

一個和上面幾層一樣的洞口出現在聶風的面前。

看着洞口下面那個詭異骷髏頭,聶風知道該怎麼做。

老規矩!

聶風快速的將自己手指伸向那骷髏頭,一聲輕微的痛呼,瞬間聶風的手指就被咬破,鮮紅色的鮮血快速的從那傷口流出,流進骷髏頭的大嘴。

抽回自己的手指,聶風恨恨的看了那骷髏頭一眼。

黑道總裁綁票妻 ,消失在空氣中。

“轟隆隆……..“

緊接着,那緊閉的大門慢慢的升起,又是一個深邃的洞穴出現在衆人的面前。

聶風幾人慢慢的踏入洞穴之中,朝着最深處走去。 當通往第四層洞穴的洞口打開之後,聶風幾人就慢慢的朝着洞穴深處走去。

和死靈法師的那一站,將聶風的魔力都耗盡,於是聶風決定先在那洞穴中恢復滿魔力在深入。當聶風將魔力恢復滿之後,幾人才繼續往洞穴裏面走去。

將近走了一個多小時,聶風幾人才走出那個隧洞。

然而,第四層洞穴又是怎麼一副場景呢?

還沒走出洞口,一股股熱浪就狂暴的朝聶風等人襲來。

“啊!“小夭一聲驚呼。

聶風驚訝的看着洞外的景色。

整個第四層洞穴完全籠罩在一片紅色的格調當中,只見整個第四層洞穴在面積上只有第三層一半這麼大,然而一個巨大的熔岩池佔據了整個洞穴的大部分空間。

火紅色的熔漿,劇烈的沸騰着,一個個氣泡不斷的從那岩漿池底部掙脫而出,炸裂成一個個劇烈的響泡。

熾熱的溫度將聶風、小夭、凌娜的臉映成了一片紅色。

感受着那乾燥的熱風,小夭和凌娜用自己的衣服遮住了臉龐。

洞口之外就是那巨大的熔岩池,聶風探着頭,小心的看着腳下那翻滾的熔岩,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掉進那熔岩之中。

小夭和凌娜也好奇的探着頭,朝着下面的熔岩池看去。

幾人看着這巨大的熔岩池,嘖嘖稱奇。

熔岩池將第四層洞穴從中間分割開來,下一個洞口就在熔岩池的對面。

看着中間這條近兩百多米寬的熔岩帶,聶風的眉頭都快皺得連成一條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