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張凡的這話,不禁有些失望。

0

「還是要努力點,起碼考個本科回來,以後能朝公務猿這邊考慮。」張天擇看著安安靜靜聽自己說話的張凡,不由一愣。

去江南市一年多回來好像不一樣了,以前張凡雖然成績好,但也特喜歡頂嘴,不然也不會倔著脾氣連過年都不回來。

「算了,你剛回來就早點休息,你媽還要幾天才回來。」張天擇說道,話音稍稍一頓,又疑惑道:「你們市裡的中學那麼早就放假了?」

「嗯!」張凡笑著點了點頭。

張天擇也沒有多想,站了起來道:「房間你媽一直都有給你收拾,我明早要下鄉,晚上就不回來住了,回來了別到處亂跑,有空多溫習一下功課。」

張天擇看著空手而回的張凡,不由又搖頭。

看著張天擇匆匆離開的身影,張凡不禁有些難過。

這個父親一直希望做的更好,拼了命在工作……總希望有天能走到更高的位置,不再讓張家人說三道四……

張凡剛走進自己的房間,神念里傳來以一絲波動,旋即發現何青青的位置朝著平縣外的方向移動,不禁皺眉。

「出城了?」

張凡想了想,還是決定是先去看看。

何青青與那黑衣男子走在山道上,穿過一座又一座的黑暗的深山,直到低谷里的一片平房旁,才停下腳步。

這種平房在深山裡幾乎很少見,特別是時代發展后,大部分鄉下村民都往縣城裡遷移。

只見平房外的竹亭子里有一名白髮蒼蒼的老頭子平躺在搖椅上。

認真看去,只見他的眸子里時不時發出綠光,很是可怕。

最駭人的還是趴在老頭子身邊一隻白毛老虎……

「大人!」那黑衣男子走上前施禮:「小姐帶回來了。」

老頭子嗯了一聲,擺擺手讓他離開。

「青青,見了那個小子了?」老頭子露出一絲慈祥的笑容,搖搖頭道:「紅塵里的東西別牽挂了,你們終究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他的聲音很低沉,在黑暗裡響起顯得格外瘮人。

「恩!」何青青低下了頭,看不清她的表情,似乎也不願意開口再說話。

「唉,青青……」老頭子嘆了一聲:「你應該知道,白狐大仙降生在你身上開始,你的命運就已經註定了。」

他轉過了臉,不敢再看何青青。

「今晚萬獸門的人就會來將你帶走……」

「終於要來了嗎?」何青青握緊了拳頭,渾身顫抖。

「能成為獸王的女人也是一種福分……」

老頭子臉上露出不甘,似乎在強行說服著自己:「我們何家世代都如此……唉。」

何青青抬起了頭,那張不算驚艷的臉上滿是絕望,萬獸門的獸王幾乎都不能用人類來形容了。

一個古老詭異的門閥,擁有吞噬獸魂邪術的獸王,能夠隔空取人性命,千里下咒殺人……這樣的存在,哪怕她去報警也沒用。

最可悲的是,萬獸門控制了七個家族……

每個家族每一代女孩都會出現一個類似於她這樣的詭異降生。

什麼白狐大仙、青蛇大仙……

就像電影里的,註定要成為王的女人……

被揉虐、被吸干……

成為萬獸王的鼎爐,成為他延長壽命的靈藥……

何青青看著自己的爺爺,眼裡儘是失落……

自己的爺爺是武道強者,可惜在萬獸王面前卻如同嬰兒般,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又有誰能改變自己悲慘的命運呢?

「別了,歡歡、君蒙、佳仕……還有小凡。」何青青心裡默默哀道。

就在這時,漆暗的山谷外忽然響起一個冷漠的聲音:

「老白虎,原來你們躲在這裡……真讓我好找啊!」

「誰?」

何白虎猛地跳了起來,站到何青青面前,他身旁的那隻白毛老虎同樣怒目盯著入口的位置。

只見黑衣男子被他隨手丟了進來。

『砰』一聲癱倒在何白虎面前,生死不知。

「上百年了,難道你們何家還要助紂為虐?」一名白色唐裝布鞋的中年男子悠悠走來,眸子里散發著不屑的神色:「把自己孫女往虎口裡送,也就你這隻老白虎能做出來!」 姜慶平說道:

「璟王位高權重,手裡兵權堪比孟家,在朝中更是如日中天。」

「太子依附他不說,就連陛下對他也只能忍著,如果他真的能夠跟雲卿成就好事,讓雲卿成了璟王妃,到時候他若願意拉我一把,何愁我仕途不能平步青雲?」

「更何況,若是雲卿將來能夠順利誕下璟王嫡子,承了璟王爵位,那我姜家和璟王府便成至親,又何愁將來咱們姜家不能綿延子嗣,庇蔭後人?」

姜老夫人聽著姜慶平那些描繪美好的話,卻半點都沒有動容,反而氣得猛拍了桌子一下,怒聲道:「糊塗!」

「母親……」

「你給我住口!」

姜老夫人怒視著他,眼裡滿是陰云:

「拉拔你一把?」

「我看是直接落井下石,幫著姜雲卿踩死我們姜家!」

姜慶平聞言就想說話,可姜老夫人已經怒聲道:

「先不說姜雲卿的婚事,你做不做得了主,她早就在陛下那裡得了旨意,任何人都不能插手她的婚事,就算她最後當真嫁給了璟王,你以為憑藉她現在和我們之間的關係,她會幫姜家,她會幫你?」

「你說我是胡思亂想,可萬一呢?」

「萬一她當真知道了什麼,你覺得璟王會幫她還是幫你?」

卿卿我我 姜老夫人深吸著氣,胸口不斷起伏,氣姜慶平糊塗,居然異想天開的想要替姜雲卿和璟王拉紅線。

她忍不住怒聲道:

「咱們府中的困境是怎麼來的?你這段時間屢屢被斥,甚至府中亂成一團再無安寧之日又是怎麼來的?」

「他君璟墨當初能為了姜雲卿,在圍場裡面打廢了李雲姝的腿,讓她一輩子都癱在床上爬不起來,如今就能為了姜雲卿廢了你,廢了整個姜家!」

「姜慶平,你只顧著貪心將來,卻有沒有想過,如果孟氏的事情暴露出來半點,當年所有往事就都瞞不住,你以為到了那個時候,姜雲卿能饒了你,甚至還讓璟王幫你?」

「你別做夢了!」

姜老夫人看著臉色陡然白下來的姜慶平寒聲道:

「別為了那所謂的富貴前程,為了你那些白日夢,就把自己的命也賠進去,到時候哭都來不及!!」

姜慶平臉上難看至極。

姜老夫人沉聲道:

「更何況你以為陳王是什麼人?容得你說做就做,說不做就不做?」

「你和陳王府那點交情,根本不能拿出來說,甚至還要瞞著外面,如果你這個時候突然反悔,甚至要保姜雲卿,你覺得陳王府會如何看你?」

「到時候你固然可以躲在一旁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可是祝辛彤那邊出了問題,牽連的就是整個陳王府,到時候陳王和陳王妃只會以為你在戲耍他們,甚至拿姜雲卿來算計他們。」

「你該知道陳王是什麼人,他不會饒了你,更不會放過姜家。」

姜慶平聞言,臉色血色盡失,顯然他也知道陳王的性情。

姜老夫人深吸了口氣,緩和了一下胸口的怒意,對著姜慶平說道:

「如今箭在弦上,由不得你不發。」

「別因小失大,留了姜雲卿後患無窮。」 何白虎神色一僵,陰惻惻的目光凝在中年男子身上:「羅霸道!你來幹什麼!」

「幹什麼?阻止你把你孫女送去喂老虎!」羅霸道冷冷地道:「萬獸王進入了虛弱期,只要我們七家齊心合力,未必不能將他誅殺!」

羅霸道看了何青青一眼:「你難道忍心自己孫女成為鼎爐?」

何青青聞言渾身一震,目光看向自己的爺爺。

寵婚晚愛 卻見何白虎搖頭:「你們人丁凋落敢賭,我們何家一百三十幾口人,我怎麼敢去賭?就算萬獸王進入虛弱期,饕鬄先生也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你還是走吧!饕鬄先生馬上就要到了。」

「何白虎,你這是要與六大家族為敵嗎?」羅霸道冷哼一聲:「不怕告訴你,其他六家化境高手正在楊村口阻殺饕鬄老狗,只要饕鬄老狗一死,我們七家聯手未必不能除掉虛弱期的萬獸王!」

「難道不想替這些年死去的族人報仇嗎?你忘了你女兒是怎樣死的嗎!」羅霸道一字一句刺激著何白虎道。

何白虎渾身一震,沉吟片刻后還是搖搖頭:「我賭不起!我不能用一百三十幾口人的性命去搏青青一人的命運,對不起了,青青!」

何青青臉色慘白,卻沒說什麼,只是選擇低下了頭。

「那就別怪我無情了!」羅霸道眼裡一抹煞氣,音落人動,掌風撲面襲去,直取何白虎。

「小白!」何白虎怒喝一聲,與那頭白毛老虎頓時撲向羅霸道。

砰!

人影在何青青面前交錯片刻,只見那頭白毛老虎突然倒飛十數米,重重的砸落在竹亭子里,哀嚎響起。

「你竟然……」

又是一掌相碰,何白虎整個人朝後退了七八米,面色煞白。

噗嗤!

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化境巔峰!」

「爺爺!」何青青沖了上來攙扶住何白虎,只聽見羅霸道冷漠的聲音:「老白虎,你老了,氣血不足以支撐下去了,放手吧!」

「羅霸道!如果失敗了,我們七大家族都要死!」何白虎眼裡怒意滿滿,只見羅霸道抬手襲來。

「那就死!這些年我們都受夠了!青青侄女,羅伯伯對不住你了!」羅霸道眼裡殺氣洋溢,要取何青青性命。

只是,破空聲陡然響起。

羅霸道硬生生止住了攻擊,身形在黑暗中猛地一停,往後閃開。

眼前,一顆攔腰折斷的大樹霍地直插入地一米多,隔在他與何青青中間。

這顆大樹竟是從天外驀然射來,速度之快超乎了他的想象。

最可怕的是,那大樹的另一頭悠悠站著一個年輕人,目光凜然掃過現場。

「小凡?」何青青木納的看著如天神般出現的年輕人,那一張臉龐上帶著淡淡的微笑,像黑夜裡拂面的月光,給她一種溫柔而親切的感覺。

先天後期的張凡雖能懸空,但無法長時間御空飛行,感覺到神念波動位置有殺氣時,張凡以手成刀,劈開一顆一人環抱大小的老樹,朝著山谷位置投射,自己則躍上老樹,踏樹而來。

「青青姐,我說過,如果有什麼麻煩,可以直接找我。」張凡從老樹上飄落在地,輕巧無聲無息,目光凝向羅霸道,淡漠一聲:「還沒有人有能傷害我張凡的朋友!」

「你是誰?」那目光的寒意讓羅霸道猛地一顫,心中生出涼意。

就張凡踏樹而來這一手他便從未見過,自問也難以做到。

「你是青青的同學?」何白虎愕然看著張凡,滿臉驚訝。

若是青青的同學,那眼前這個年輕人最多不會超過十八歲!

只是,回答他的是另一個聲音。

「小白虎,你做的很好!」幽暗深處,一抹黑影現了出來。

凝神一看,那是一個足足有二米開外的身高,強壯的像頭人形暴龍般的男子,面無表情說道:「我來帶人走。」

「饕鬄老狗!」

「饕鬄先生!」

羅霸道眼裡駭然,與何白虎異口同聲。

「嗯?」那饕鬄先生森然一聲,驀地朝著羅霸道拍去,如同羽毛球拍大小的手掌帶起狂暴的勁風。

羅霸道身影一閃,轟隆一聲響起,只見他原本站的位置出現一個凹坑。

「有趣!」張凡眸子掃過那饕鬄先生,悄然來到何青青面前。

「小凡,這裡很危險。」何青青低聲說道:「你快離開,以後……珍重!」

在她看來張凡這一年多必有奇遇,但就算再有奇遇,面對恐怖的萬獸門,張凡又能怎樣呢?

只是,張凡搖搖頭,淡然一笑道:「放心,青青姐。」

旋即,亮光閃耀而出,兩名面帶寒霜的中年男子從山谷外躍了進來。

「羅兄!邢鶴背叛了刑家,也背叛了我們!」古一飛目光落在那饕鬄先生身上,冷冷地道:「五行陣被破了,讓這條老狗跑了出來。」

羅霸道神色一沉,心念急轉道:「年輕人,你想不想救青青侄女?」

「嗯?」張凡若有興趣看著羅霸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