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燈壓根沒有到的時候,它們已經爬上了城牆。

0

“啊!”

“啊……”

“救……”

很多人根本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喪屍拖下城牆下,落入無邊黑暗之中。

呼啦啦!呼啦啦!

下面的喪屍潮涌動,而城牆上再次迎來混亂。

夜黑!

槍聲!

喪屍潮!

異能者!

驚叫聲!

組成了一副血腥恐怖廝殺的畫面。

這一幕的發生統統只有幾分鐘的時間!

衛嵐站在城牆上拿着喇叭以最大程度的阻止這場混亂。

“一小隊斬殺三級喪屍,二小隊起都控制好下面的基地防線!”

白七身邊的冰系異能者釋放出異能胡亂飛舞,倒讓旁邊的視線清楚得了不少,但也如此摩肩接踵更加阻止掉他的腳步。

人影重重,無法之下,白七沒有猶豫,飛出冰刀就往上走。

既然沒路,就自己開闢一條道路出來!

這個踩冰刀的技能讓在場打鬥的人士都明顯一怔。

可是每人心中卻似早有答案一般,腦中只浮現了一句話:果然是他!

基地中那時候人口相傳的踩冰刀上南門的果然就是這個年輕人!

怪不得之前可以用一招冰刀就破了那姑娘的冰骨扇!

如今離白七很遠的沈璧玉看見白七踩着冰刀在自己頭頂“飛”過,面上忽冷忽熱的恍惚開來。

她之前雖然面上把蘇雨薇當着好姐們來對待,但一直卻在心中譏笑蘇雨薇沒有眼光。

看上的第一個男人是個小白臉,看上第二個男人是個傀儡,看上的第三個衛嵐是個不解風情的木頭……

而如今看來……沒有眼光的人卻正正是自己!

那邊沈璧玉自憐自傷,但是喪屍可沒有這等心思也等上一等你。

每人都把心提到脖子眼處的戰鬥着。

突然,一個聚光燈下,一隻灰白的手伸出來,猛然一抓,把站在堡壘上的衛嵐腿抓住。

衛嵐在外戰鬥已久,若不是這次被混亂弄得也亂了一下,是斷然不會被這隻喪屍有機可乘的!

這一幕發生的很快、快到前後不過幾秒鐘的時間。

衛嵐手中的唐刀一劃,二級金系只把喪屍的手劃出一道紫色血痕。

花開,彼岸荼蘼 但是喪屍可不止這麼一隻!

接二連三!

三隻喪屍抓住衛嵐的腳往下一拉,就算衛嵐神通廣大、本領出衆也無法抗衡。

終於,他沒有穩住身體,被大力道拉得翻下了堡壘去。

九死一生!

這一刻,白七已經踩着冰刀到了堡壘旁邊,衛嵐的下掉正離他兩米左右,他目光一閃,毫不猶豫得將巨型冰劍劃出,把衛嵐的身體一擋。

然後白七身體一縮,速度飛快踩着冰刀的穿梭過去,抓起衛嵐的手臂一個用力把他朝着城牆道上扔去。

兩人這麼一個舉動讓周圍的許多都注意到了。

衛嵐這樣的死裏逃生……

白七這樣的敏捷如獵豹……

讓他們統統震驚!

夜風嗚嗚吹來,白七的黑色風衣吹起,他此刻整個人站在冰劍上,宛如一尊皇者。

一招之間,震懾全場!

衛嵐被白七一拉一拋就撲倒城牆內,得救他也不蠢很快借力在道路上翻滾了幾圈穩住身體,就擡起頭來,正要說句“多謝”時眼一縮,他下意識喊出的是一句“小心!”

三級喪屍抓住衛嵐往下拋之後,正要往城牆道上撲就看見了白七踩着冰劍站在自己的面前,身爲喪屍他們哪裏會管前面的人到底站在哪裏,實力如何,只要是活人,它們便會撲過去。

三隻喪屍一起朝着白七撲過去,剎那間,白七腳下的冰劍就被一把抓住,往下掉去。

白七速度亦很快,就算在一秒之前他還在拋衛嵐,一秒之後還能再出一朵冰蓮踩上去。

然而,喪屍掉下去一隻,躍過來的還有另外兩隻!

白七感覺到了陣陣危險襲擊上心頭,避開一隻的同時,同時再往另外釋放的冰刀上踩去!

然而,正在踩上去、飛在的上空的冰刀被一把冰骨扇瞬間打落。

白七一個踩空,連帶着被第三隻躍起的喪屍一撞! 身體瞬間失去平衡!

爲了救衛嵐,白七撲過去的兩米距離已經不是在城牆上空,而是直接在城牆外,這麼一掉,會直接掉到下面的喪屍堆裏面去!

唐若這邊也遇襲到幾隻三級喪屍,姑娘們於早上的唐若指揮之後,對她越發敬仰,正跟着她的腳步對抗喪屍呢,就看見那邊衛嵐被抓出堡壘的畫面,還未來得及驚呼,一個黑衣男子就已經在幾秒之間救了他,又未來得及詫異,再看見他已經被三級喪屍撞落。

姑娘們看着白七踩空的畫面,心頭一震,暗道:難道這個強大的異能者就要就此死亡?

正這麼想着隨即聽到一道女聲的“白彥!”兩字,就見她藉助水球的推力,以極快的速度,亦從城牆上飛身而出!

什麼情況?!

水系的姑娘從震驚還沒恢復又見這麼這麼一幕,當場全又傻掉了!

雖然唐若那個踩着水球往外飛的動作一氣呵成,行雲流水,特別有美感。

但是自己跳出去送死是什麼情況?!

漫天漆黑,看到這一幕的異能者們感慨萬千、心中狂跳不止。

末世後,人心爾虞我詐,真情難尋。但是這兩人卻能生戀死隨,彼此與共!

相戀,是最旖旎的浪漫之事。

殉情,留下的是最深的觸動。

衛嵐被這個畫面同樣震撼的無以復加!

想當初,白七在懸崖上,想都沒想的隨着唐若跳下去,如今,唐若這個姑娘又是想都沒有想的爲了這個男人往喪屍堆裏跳了下去!

驀然回首,恍若隔世。

“衛嵐!”蘇雨薇在他站起的那一刻就撲過來抱住他,“你沒事吧,嚇死我了!”她的淚水滾滾而出,瞬間溼了衛嵐的襯衫一片。

衛嵐來不及說什麼,甚至都來及推開她,直接被她抱着往城牆下面探頭過去:“救援!”

但是這聲“救援”是這麼的慘白無力。

掉下去的人如何可能得到救援?

基地甚至都不會爲他們多打上兩槍!

“拿探照燈來!”他又反應過來,朝後面的速度異能者喊着,“快!”

如果,如果白七不是爲了救他,怎麼可能就掉下城牆下去!

當然還有一個人關係!

衛嵐不知道是誰放出了那把冰骨扇打落白七的冰刀,但是同爲冰系的隊友自然知道是誰。

他們在看見那把冰骨扇的時候,已經反應過來。

看見白七掉下去的那一刻,所有冰系異能面沉如水寒意忽盛,沒有商量的他們在統一時刻飛出冰晶向着沈璧玉刺了過去!

冰晶如暴雨梨花針。

萬冰穿心!

沈璧玉口中嚼出鮮血,眼中現出癲狂之色,只來得及問一句:“爲什麼……”

爲什麼爲了那個男人要殺掉可以作爲主力軍的自己,明明,明明有個她還能爲隊伍做不少貢獻……

緩緩倒下去的那一刻,有異能者爲她解惑:“你抹殺了我們對黎明的希望……”

精神的領袖,就是漆黑中的明月,就是他們對黎明的期望!

白七踩着冰刀救衛嵐的那一刻就像一顆啓明星,一舉一動,一絲一縷從異能者的眼中滲透進去,鑽入心底最深處。那種連靈魂都能撼動的感覺令人不由自主想要臣服。

而這樣的一個精神領袖……卻就此隕落。

不殺沈璧玉如何能夠泄掉衆人之憤!

唐若撲過來的時候,往下掉的白七也看到了這個姑娘的義無反顧。

眼中一柔,白七在失去平衡往下掉的空中只來及向她伸出手來。

那神情若在別人看來,兩人完全不是往喪屍堆掉,而是往軟綿綿的大牀裏掉一樣。

藉助水球的唐若,速度比白七都快,很快撲進白七懷裏,開啓了精神力屏障!

她跳出來時候,什麼生死在一起之類的都沒來得及去想,那時候只有一個念頭,白七沒有精神力屏障!

精神力轉瞬間就在兩人周圍形成了一個透明的罩子。

白七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風沒有再吹起他的頭髮,他與懷中的少女彷彿在另一個空間裏,一點都沒有受到流風的影響。

十幾米的距離,就算後來用精神降低了一些兩人的密度,也只用幾秒就能到達地面。

他們只有一掉一撲精神力一開啓的瞬間,已經滾落在地面的喪屍屍體上。

由慣性滾了幾圈穩住身體後,白七拉着唐若迅速往城牆旁邊退。

滿滿的喪屍堆裏突然掉落兩個大活人讓喪屍們異常興奮。揮舞着雙手小跑而來。

這裏正直冰系與水系的牆下,異能者們釋放的異能還能阻止一段喪屍的距離。

白七出手如電,一把巨型冰劍從空氣中拉出,拿着雙手一劈就冰化掉前面大部分喪屍。

唐若的手也很快,意念掃過,直接在空間拿出一顆顆手雷就往喪屍堆裏扔。

手雷的爆破力肯定比精神力刺射要來的快。

生死在即,城牆下面只有,空間暴露也無人可見。

“我們要上去!”白七朝着唐若喊了一聲,兩人相隔半米不到,在混亂嘈雜的響聲中也能清晰的聽到對方的聲音。

就算大部分喪屍被阻擋住,仍有一小部分的喪屍被擠到這兩米的距離內。

白七與唐若耗費了絕大異能,確保的就是兩人安全。

喪屍抓住撲向兩人,卻沒有抓出任何傷痕。

“上去,你先走!”白七順勢一翻手,釋放了幾朵冰蓮,阻止了那一部分的喪屍後,瞬間再次翻出冰蓮朝她上面飛過去。

唐若沒有猶豫,速度發揮到極致,直接踩上白七所放出的冰蓮,然後又往外丟了一個手雷。

白七送了唐若往上去,自己更加沒有遲疑,腳尖點地,衣袍斜飄,很快釋放冰刀讓自己踩着而上。

還沒有天長地久,他白七怎麼可能讓自己先下黃泉!

末世經歷三年的他可沒有那麼偉大讓自己先死,然後假惺惺的說:你找個好男人代替我照顧你!

讓他在奈何橋上等着她?

死都不願意!

大唐坑王 兩人周圍先是遊離的冰晶,然後一道巨大的冰牆憑空出現,周圍喪屍都被寒冽無比的冰給封凍住!

唐若眼看腳底下這個冰牆直接裂化開來,目中神彩飛閃:白彥的異能又要晉級了! 方圓五米的範圍內,所有喪屍被這冰牆凍住,一片冰化開,形成冰海,然後冰海又裂化開來,五米範圍的喪屍同上次的隧道變異鼠一樣,瞬間碎裂!

兩人能踩上異能往上而去,危險就能減少許多。

下面冰牆的助力讓白七一躍而起,速度比唐若還要快。

他步履輕逸,攬住唐若再重力一踩,直接直飛幾米高度,往天空躍去!

衛嵐站城牆上心跳極快正悲憤着,然而,兩個一男一女的身影徒然從城牆底下躍了上來。

衣袂飄飄,望之有如飛仙。

那身影移動得很快,如流星,飛旋而來,不可阻擋。

城牆上的人被嚇一跳的同時差點就把他們兩人當成三級喪屍把手上的異能給轟出去了!

再定眼一看,所有紛紛倒抽一口涼氣。

哎呀媽呀!

這又是什麼情況?!

那兩個掉進喪屍堆裏去的男女居然飛上來了!

毫髮無傷!

掉下喪屍堆裏之後,居然能夠毫髮無傷!

天了嚕!

那邊剛想說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你們在天堂安好,這邊人就像仙人一樣乘着月色踏冰飛渡而來。

半夜見鬼都沒有這麼驚奇!

你們這是要化身哥斯拉,衝出基地奔向宇宙,連喪屍都攔不住啊!

然而,白七帶着唐若跳上來,看向左右的第一句話居然是:“看什麼看,快打喪屍啊!”

衆人:“……”

我們這不是都驚呆了、還沒反應過來嘛!

還能開口說話,且言詞清楚,一派大家風範,果然還不是鬼。

這麼雷人的話,卻剎那間讓異能者們雄心激起,士氣也都是大振。

我們這裏有個天神一樣的王者男人與貌如天仙一樣的基地女神!

在喪屍堆裏就能回來的人,哪裏守護不了這個城門的安危!

這兩隊中所有異能者的驚喜之色,溢言於表。

兩人的出現跟風雨之後的彩虹一樣讓所有人都心醉神迷。

“白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