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黑影顯然也很氣憤,突然之間,一張符篆就朝着我飛了過來。我揮着噬魂劍,一劍刺破他的符篆,接着又飛奔前去,想要砍那個傢伙。

0

畢竟在先前的招魂我已經消耗了大部分精力,這一劍砍過去,我頓時就感覺到了有一種使不上力氣的感覺。

那黑影似乎根本沒把我當回事,而是戲謔地笑着說道:“我勸你最好還是快點把衣服給我吧,或許我還可以饒你一命。”

“休想!”我用劍撐在地上。還沒容我休息,兩個惡鬼已經又衝了過來。

我趕緊砍開兩個惡鬼,躲開已經衝上來的那個黑影。

這時候師父已經解決了纏住他的最後一個惡鬼了,見我有難,趕緊又提劍跑了過來。沒想到這時候本來纏住我的兩個黑袍惡鬼卻又已經轉而去纏住了師父,而那黑影則是幾步跨到了我的面前,一手卡住了我的脖子,另一隻手就要來抓我胸口緊緊捂住的衣服。

我頓時就覺得呼吸困難得很,幾乎已經沒有什麼反抗的力氣了。握住衣服的手也漸漸垂了下去。

我想要用力抓緊衣服,可是實在是沒有力氣。最終,衣服還是從我手裏被那個傢伙給搶走了。見衣服得手,那傢伙也不磨蹭,一下子竄進了黑暗之中。而本來纏住師父的兩個黑袍惡鬼也頓時消失不見。

我癱坐在地上,看到手中的衣服已經沒有了,氣得狠狠捶打着地方。罵道:“都是我沒用!李小峯,你就是個垃圾!”

我又一次哭了,雖然沒哭出聲,但是眼淚再也忍不住,順着臉頰往下流。嗎的,我連件衣服都守住不,我他孃的還有什麼用?

哭哭哭,你就知道哭!我說着就是一個耳光給自己過去。

看着那傢伙拿走了劉珊的衣服,我卻連追出去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在這罵自己。

師父朝着我走過來,只是低沉了說了句:“對不起,徒弟,師父不好,沒幫你搞定。”

“是我自己太差勁,不怪師父。”我吸了吸鼻子說道,“從今天起,我不會哭了,我要用拳頭告訴那個傢伙,總有一天,他會爲自己的行爲付出代價!”

“好!這纔是我黃章的徒弟!”師父突然大聲說道,“咱們回屋休息,既然東西已經丟都丟了,咱們也沒辦法。你消耗了太多的精元,師父明天給你補補。”

我只是輕輕點了點頭,這時候我連站起來都費勁兒了。我不想要師父扶着,愣是跌跌撞撞地進了屋,倒在了師父的牀上。

閉着眼睛,我腦子裏一團漿糊,腦袋重得跟灌了鉛似的,可是我就是睡不着。劉 珊,你到底在哪兒?難道要我再重新再去一次南疆,告訴劉叔叔說我沒本事,把劉珊的衣服搞丟了,所以現在再來拿一件?

這麼丟臉的事情,我做不出來。

後來我也不知道怎麼睡着了,反正中午是被周婷婷打來的電話吵醒的。

“李小峯,上午領成績單你怎麼也不去?”周婷婷問。只是周婷婷沒有以往單純的責怪,話語間我也聽出了她多了一份關心。

“身體不舒服,沒去,我現在在師父家呢。”我說道。其實我壓根兒就不知道期末考試的成績什麼時候出來,只是順帶找了個藉口。

“那好,我一會把作業和成績單給你送來吧。”周婷婷說。

我說了聲謝謝便掛了電話。

這時候我突然問道了一陣藥香,於是我問:“師父,你在煮什麼呢?”

廚房裏傳來了師父的聲音:“你個小子,昨晚消耗了那麼多精元,我能不給你補補?”

我這纔想起來師父昨晚確實是說過要給我補補,可惜我渾身沒力氣,也懶得下牀去看了。沒多久師父就端着一碗湯來到我牀頭,而恰好這時候周婷婷也來了。

周婷婷問我是怎麼回事,我只是說這幾天出去有些累,至於其他事情,肯定不能告訴她,也沒什麼必要。

不得不說師父這湯弄得真香,裏面端端放着一隻甲魚。

最後的結果是師父又跟着周婷婷去蹭飯了,而留我一個人在家喝甲魚湯。

我整整在師父家躺了三天,才緩過神來。要不是師父這三天天天幫我各種補,估計還沒這麼快。有不少草藥都是師父自己上山去弄的,方子也是在藥店裏找不到的。

“終於可以下牀咯!”我一下子從牀上跳下來,伸了個懶腰。

這種充滿活力的感覺,真是好。

老媽突然打了個電話給我,說都快過年了,問我還到底回不回家了。我趕緊說怎麼不回去啊,下午我就回來幫你打掃屋子。

剛掛了電話,師父就進來了。

看到我又恢復了活力,師父也很高興,叫我今天休息一下,明天接着練劍。我想到了師父是一個人,問他過年怎麼過,他說能這麼過,該吃吃該喝喝該睡睡。

我突然覺得有時候師父也挺可憐的,一直都是一個人,通俗的說就是一把年紀的老光棍兒……當然這話我肯定不敢說出來。

下午回家打掃屋子的時候,老爸老媽順便問了下我成績,我心想那成績單估計都被我師父給扔竈裏點火用了,哪兒還有啊,不過還好我記得,就跟他們說了一下。好在跟以前沒什麼出入,他們也沒多說什麼。

上次從童家山回來以後,小鎮上一直都算平靜,沒有中了屍蠱的女人出現也沒有女人丟失。我想再去一次童家山,即使不一定能找到劉珊。我想讓劉珊跟我一起過年。

我沒想到劉叔叔居然給我打了電話,問我劉珊的事情怎麼樣了。我頓時沉默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覺得自己辜負了他們。

劉叔叔大概也猜出來了,只是叫我盡力就行,然後便掛了電話。

“媽,我吃過早飯就出去了,我沒打招呼的話家裏就不用準備我的飯了。”這天我邊吃早飯邊說道。

“我說你是成野人了啊?昨天才回來今天又得走?”老媽有些不高興了。

第62章 新的對手

不過也是,放假半個月,我在家裏呆的時間一隻手都能數過來,要是換做別家孩子,估計早就被打得屁股開花了。

我給我媽說着好話:“媽,我是真有事兒。您看我昨天不是還回來幫您打掃屋子了嘛。看在我這麼懂事的份兒上你就通融下唄。”

“行了,讓他去吧。”還沒等我媽說話,我爸就答應了。

我一聽提着包就一溜煙跑了,不給我媽反應過來的機會。

到了師父家,師父正在屋裏打坐。我還沒開口呢,師父便說道:“你來啦?是要去找劉珊吧?”

“我要找到劉珊跟她一起過年。”我毫不掩飾的說道。

師父睜開了眼睛,從地上站起來,彈了彈身上的灰說道:“你真想去,就去吧。師父就不去了。”

師父說完便提了一個口袋給我,裏面已經準備好了乾糧和水。

我說了聲“謝謝師父”便出發了。

出門做了個摩的,三五分鐘就上了童家山。看到熟悉的山路,我又想起了劉珊。雖然這裏我已經來過一次了,但並不代表進去就能平安無事,說不定還有未知的東西在等着自己。也許比上次還要危險。

但是一想到劉珊,我頓時就沒那麼怕了,或者說是即使怕,但是也必須得去。

師父把他的探鬼羅盤交給了我,再加上我有劉珊呆過的玉石手鍊,雖然鬼魂死後的東西不能招魂,但是對尋找鬼魂還是有一定的幫助。

白天陽氣太盛,很難感受到那些東西的存在,所以我只好找了個地方打坐休息,順便練練劍法。聚靈劍法經過上次突破之後就一直被卡在了第二層,我想要突然第三層。雖然這很難。

冬天的晚上差不多五點多天就開始暗了。我收拾好東西,一手拿着探鬼羅盤一手拿着噬魂劍,開始挨個找。按照我的最快速度,估計三天能搞定。這期間,我就沒打算怎麼休息。

沿着上次走過的路一步步走着,聽着踩着枯草的沙沙聲,我第一次感到這麼無助。這時候能靠的,只有自己。

經過上次那萬人坑的事情,外面的鬼氣已經所甚無幾,應該是那天晚上被我跟師父搞得差不多了。一口氣沒歇翻了兩座山,依然沒有找到絲毫跟劉珊有關的東西。

我坐在小山坡上喘着氣,喝了一口水,準備一會再出發。正當我剛要起來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了周圍有一絲異動,我趕緊握緊的手中的劍,警惕地看着周圍。

忽然,我感覺到了後背突然出現了什麼東西,於是趕緊握着劍轉身往後面揮過去。只見後面忽然出現了一個黑衣人,我那剛揮出去的劍直接被他的手給握住了!

來者不善!我腦子裏冒出這個一個想法,接着抽出劍又是一劍刺進過去。那黑衣人終於出招了,他從懷中拿出一把短刀跟我對抗,抵住我的噬魂劍。

“你是誰!”我問道,然後又一腳朝着那傢伙肚子踢過去。

沒想到那黑衣人就跟感覺不到痛似的,被我這一腳踢過去,只是晃動了幾***子,一聲沒吭。

那黑衣人連翻幾個跟斗,退了幾步才說道:“我叫朱柯,是你的新對手。你叫李小峯是吧?打贏我,我就把劉珊還給你怎麼樣?”

聽到劉珊的名字,我的神經頓時就繃緊了,說道:“什麼?劉珊在你手上?你把劉珊怎麼樣了!”

“不不不,劉珊沒怎麼樣,她很好。如果你想讓我把劉珊還給你的話,你得先打敗我。”朱柯絲毫不客氣地說道。

我把劍對着朱柯一指說道:“既然這樣,那就來吧。”

我也不知道劉珊到底在不在他身上,不過這傢伙很明顯是針對我來的,應該是跟那黑影是一夥的。既然這樣,我也用不着對他客氣了。

我提着劍就朝着他衝了過去,飛身一躍,一劍刺了過去。朱柯一側身子,短刀劃過我的劍,躲開了。

趁着這時候,我扔出手中早已握緊的符篆,想要定住這傢伙。扔出之後趕緊再一劍過去,可朱柯居然同時躲開了,並且一刀向我刺來。

不可能!我的定身符居然對他沒用。難道失效了?還是我功力不夠?我又是一張定身符過去。朱柯似乎絲毫不怕,根本就不管我的符篆,一腿踢過來,直接把我給踢出去了好幾米。胸口傳來的疼痛讓我一時間失去了行動能力。

朱柯似乎並不急着幹掉我,而是慢慢走過來,戲謔地說道:“李小峯,沒想到你這麼弱,真不配對做我的對手。”

說完朱柯又是一腳朝着我踩下來。

他這力度,要是真一腳下來我還不得被踩吐血?我趕緊往旁邊一滾,同時抱住了他的腿,用力一拉。那傢伙就摔在了地上。

這時候我趕緊爬起來,拔起劍就一劍刺進了他的胸口。

正當我以爲自己鬆了一口氣的時候,朱柯居然毫無反應,又是一拳打在我的胸口。而他的身上,沒有一滴的血跡!

“你!你是活死人!”我頓時一驚。這傢伙根本就是個非人非鬼的東西!

“你看出來了?”朱柯對我邪笑一聲說道,“沒錯,我是活死人,所以你別想着用普通方法幹掉我,即使你弄壞我的肉身,我的鬼魂一樣能立馬對你進行攻擊。”

說罷朱柯一甩自己的黑色袍子,幾步跨到了我的面前,緊接着一道人影似乎要躍出他的體內,那裂到耳根的血盆大口朝着我嘶吼。

要換做以前,我可能還會被嚇到,但現在我已經不是當然那個膽小鬼了。我手一點舌苔,對着那已經半出的鬼魂就畫了一個鎮鬼符,接着又從包中摸了一個火符扔出去。

那鬼魂突然尖叫起來,然後趕緊縮回了肉體之中。

我趕緊一腳朝着朱柯的肚子踢過去,又一刀過去切掉了他的腦袋。

這傢伙,就是太裝逼了。直接對我攻擊就好了,還非得顯擺。要是他的鬼魂一直躲在體內或許我還對付不了他,但是隻有他一出體外,我立馬就能用符篆攻擊。

沒了腦袋的朱柯氣急了,就要去撿起頭往腦子上安。我當然不可能讓他得逞,又是一張火符過去,直接扔在了他的頭上。

朱柯見自己頭着火了,嚇得不行。我左手拿出收魂竹筒,右手開始動用聚靈劍法第二式,沒幾下,朱柯的鬼魂就有隱隱脫離肉體的跡象。

“李小峯!你最好別收了我!不然你永遠找不到劉珊!”朱柯喊道。

我可以聽出他聲音中的害怕。

我一冷笑,心想對方怎麼派出了這麼笨的傢伙。愛嘚瑟,智商都成問題,還以爲放出個恐怖本體就能把我給嚇住。看樣子他也應該是剛煉成的活死人,要是一個頂級活死人,別說砍頭了,就是你把他砍成幾塊都能立馬恢復,哪有這傢伙這麼慘。

不過聽到朱柯的那句話,我本來準備加大法力收魂的,卻突然停下了。

趁着我停下的這時候,朱柯趕緊去弄滅了自己頭上的火。而趁着這時候,我已經用收鬼符困住了他,直把他的鬼魂往我的收鬼竹筒裏牽引。

“李小峯,你放過我,劉珊在我身上!”朱柯有些驚恐地說道。

“那你現在放她出來!”我說。

朱柯回道:“你先放開我!”

我知道這時候不能妥協,於是又把朱柯往裏面猛地一拉,說道:“你放不放?再不放我直接把你給收進去燒死你!再說了,你不放出來我憑什麼相信劉珊在你身上?你八成就是騙我的。”

第63章 懷疑劉珊

朱柯一見我動真格了,立馬求饒,說:“行,你別啊!我立馬就放人。”

只見朱柯從包中拿出了一個小盒子,打開蓋子往不遠處一扔,接着我就看到劉珊的影子出來了。

“劉珊!”看到了劉珊,我忍不住激動得喊了出來,而這時候一不小心沒注意,朱柯就掙脫我的禁制一溜煙逃走了。

我也顧不得那樣多,趕緊朝着劉珊跑了過去。過去之後就一把抱住了劉珊,說道:“劉珊,真的是你嗎?我終於找到你了,你不知道我多擔心你。”

劉珊也很激動,哭哭啼啼嗚咽着說道:“小峯,我還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呢。”

“沒事了就好,咱們先回去。”我對劉珊說道。

我怕朱柯又帶着人回來,於是趕緊帶着劉珊用了師父給的飛雲腿符篆,趕緊朝着山下跑去。等到了師父家的時候,我的兩條腿因爲超負荷運動軟得沒有絲毫力氣,直接就趴在了地上。

師父這時候也沒睡,聽到了動靜,出來一看發現是我。

我便告訴了師父山上的事情,還說劉珊已經找到了。

師父點了根菸抽了起來,這才說道:“按照你說的來看,那朱柯應該不是什麼厲害的角色,而且明顯連你也打不過,他們派這種人出來不是故意輸給你麼?而且劉珊是可以牽制你的重要人物,怎麼可能如此輕易處理?”

我聽了也是越想越不對勁,越想越感覺他們就像是故意把劉珊還給我的。可是他們真的要把劉珊還給我怎麼還來跟我搶劉珊的衣服,不讓我找到劉珊呢?

“劉珊,你把那天出去之後的情況都說一下。”師父有些嚴肅的問她。

劉珊一直就有些怕師父,見我師父又那麼嚴肅,被嚇都話都不敢說出來。我趕緊安慰劉珊,告訴他沒什麼好怕的,師父也是關心她。她這纔開了口。

劉珊說那天晚上她出去幫我們找對方可能藏匿的地點,也不知道怎麼的,突然就被吸進了一個東西里面,然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等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了我。

我看着劉珊,實在是發現不出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師父也圍着劉珊轉了好幾圈,也沒發現什麼不對。

於是我們只好作罷。

我腦子裏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我要帶劉珊回她家過年。雖然過年不回家肯定會被父母罵死,但是我還是決定去試試。畢竟我陪父母的時候還長,而劉珊回一次家卻不容易。而且劉叔叔他們已經等了太久了。

師父讓我自己小心點,雖然他察覺不出有什麼不對勁,但對方肯定不可能這麼輕易的就把劉珊給還回來。而且很可能對方還是故意這麼搞得。

現在已經是半夜了,我就直接在師父家睡了覺。早上我是被電話給吵醒了,一看,是鄧所長打來的。這時候鄧所長找我幹嘛?難道出事了不成?我接了電話問道:“鄧所長,出了什麼事情了?”

“小峯,你跟你師父現在在哪兒?昨天又出事了。”鄧所長在那頭焦急地說道。

“什麼?又出事了?”我聽後也是一驚,師父不是說柳念芸要一兩個月才能找到天魂麼?難道這麼快就找到了?再加上那些中了屍蠱的女人也都救回來了啊,而且就算是那些中了屍蠱的女人怕是也沒本事一晚上就吸乾一個人的精陽吧?

這時候師父也醒了,聽到是鎮上又出事了,也是有些奇怪。

我又問鄧所長是怎麼回事,鄧所長說跟上次死去的男人狀況差不多。於是我跟師父趕緊朝着派出所趕去。

到了派出所的時候屍體已經被搬到了停屍房,家屬在休息室嚎啕大哭。是鄧超過來接應的我和我師父。他說那男人是街上一個小混混,才20歲,昨晚出來了就沒回家。早上也是被發現死在了賓館。

我跟師父去了停屍房,一看那人,我頓時就覺得有些熟悉。我靠!這不是李陽帶來的傢伙麼,上次還揍我呢,現在就成這樣了。當然我也沒有幸災樂禍,畢竟他不是大奸大惡之人。而且他已經夠慘了,被吸成這樣,怕是魂都沒了。

整個屍體都有些凹陷,嚴重脫水,臉部肌肉並沒有誇張的變形,說明走的時候沒有多大痛苦或者是沒有受到什麼驚嚇。這跟柳念芸的手法的確有些相似,可是柳念芸真的回來了?

師父這時候也認真看着屍體,我問師父是不是柳念芸搞的,師傅說他也不清楚。不過他說如果柳念芸能那麼快找到自己的天魂,只能說她運氣太好了。這比中一千萬彩票的機率都還要小。

發生了這種事情,我本來打算帶劉珊回她老家的,可是現在看來我似乎是不能走了。雖然我跟師父比起來還差得很遠,但再怎麼也能幫上一些忙。而且我的聚靈劍法第二層已經越來越熟練了。

“你帶劉珊走吧,這裏的事情交給我就行了。”師父突然說道。

“我還是留下來幫您吧。”我回答。

師父說:“行了,就那樣兒,能幫我多少?後天就是大年三十了,過年的時候陽氣那麼盛,柳念芸就算是出來功力也會大減,你也不必擔心。再說了,我估計這次很可能不是柳念芸所爲。”

“不是柳念芸?那是誰?難道還有跟柳念芸一樣的惡鬼?”我問道。

“不知道,”師父回答說,“或許他們已經培養出中級怨靈了,中級怨靈已經有靈智了,迷惑人再吸走他們的精陽完全沒有問題。”

賓館的監控視頻被調了出來,這次那女人的臉完全被一頭長髮擋住了,根本看不出是誰。不過我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柳念芸。柳念芸是屬於身材高挑類型的,而這女人的身材嬌小,有點像是劉珊那種。

師父突然把房間裏的人都叫了出去,我以爲是師父有些話不好跟別人說,沒想到等人一走,師父居然說她懷疑劉珊。

怎麼可能!劉珊那麼單純,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不會的!”我幾乎是吼着說出了這句話。我絕對不相信一個善良單純的女孩會做出吸人精陽這種事情來。

師父並沒有因爲我的無理而生氣,而是依舊平靜地說道:“我就是猜測而已,畢竟劉珊一回來就出了這種事情,而且對方確實不可能輕易放過她。”

“師父,這裏的事情麻煩你了。”我說完就衝出了房間。我要帶着劉珊回南疆,去見她的父母,這裏的事情我暫時不想管了。

我承認我是躲避,不想深究某些事情。

師父說得並無道理,劉珊的意外回來和昨天晚上的出事這兩件事情就算換做旁人也會聯繫在一起,只是我不願意去想。

無精打采的回道家裏,告訴我媽說讓她記得煮我的午飯,然後我就回房間了。今早上起得太早,有些困了。

不過一躺在牀上我又睡不着。師父不提還好,越提我就越想這件事情有些問題,難不成他們威脅了劉珊或者是給劉珊下了什麼咒,要劉珊幫他們收集精陽?

如果用劉珊的話,不難理解。畢竟現在我們是他們收集精陽的最大阻礙,而如果收集精陽的人就是我們身邊的人的話,那我們肯定不容易發現,而他們也可以騰出人手去做其他事情。

只是我覺得劉珊是那種寧願魂飛魄散也不願意做這種事情的人。或許是劉珊給我的印象很好,我總覺得她是這個事情上最單純的女孩。

第64章 劉珊回家了

這時候劉珊突然從玉佩裏面出來了。見了她,我有些尷尬,因爲師父上午說的話她肯定是聽見了。

“我知道你在煩惱什麼。”劉珊柔聲說,“但是小峯,請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做壞事!”

劉珊說道最後有些激動,小拳頭緊緊拽在一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