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原本已經呈現出失望之色的宇文寒此時也是再度燃起了一絲希望,他的目光之中明顯迸射出了一絲希望的曙光!

0

然而,另一旁的葉濤和司徒秋二人此時卻是極為擔憂的看著葉天的處境,他們顯然能夠看得出來,此時的葉天處境非常危險!

可是,他二人卻也非常清楚,憑藉他們的實力,顯然是什麼也做不了!

此刻,那蘇崢的拳頭距離葉天只有幾寸的距離,而葉天的身形依然是繼續狂奔而去,然而蘇崢依然不依不饒的緊追而上!

兩個人的身形在眾人的眼中已經是兩道流光,在練武場之上四處亂竄,可是只有葉天自己最清楚,自己此時一個不小心,或許就成了那蘇崢拳下的亡魂!

宇文寒此時也是一臉期待的看著蘇崢和葉天二人的身形,他心中不斷的祈禱著,希望蘇崢這一擊能夠直接讓葉天斃命,也好除去他心中這個心頭大患!

然而,宇文寒一個不經意間,卻是看到了一幕讓他瞬間臉色大變的畫面!

只見,此時宇文寒臉上期待的表情瞬間消失,而後猛然湧現出一抹驚駭之色…… 結果,宮佑冥只是伸手輕攬著沐靈夕那纖瘦的腰肢,然後溫柔的說道。

「簽不簽,不都是你的嗎?」

「賣給你倒好了,這輩子你都逃不了了。」

宮佑冥那一臉寵溺的模樣,看的沐靈夕一陣臉紅心跳。

「誰要買你了! 重生僞蘿莉 買了來還要我養!我可沒有那麼多錢!」

然而宮佑冥在看到沐靈夕臉上的那抹紅雲之後,心中柔軟不已。

「那我養你!」

看著宮佑冥那微微傾下的俊顏,沐靈夕覺得自己要是再呆下去的話,絕對會再次遭到狼吻。

聞言,連忙雙手托住了宮佑冥的臉,然後從那雙大手中掙脫出來。

「養我還是算了,我打算自食其力。」

在看到宮佑冥那微微失望的神色之後,沐靈夕再也不敢多呆。直接一邊朝門邊退走而去,一邊說道。

「之前的事情就那樣說定了,之後我會在給你一份合同,到時候你再簽。」

說完,一個轉身沐靈夕就逃跑一般的衝出了宮佑冥的房門。

看著沐靈夕離開的背影,宮佑冥不由自主的勾起唇角。

「看你還能逃到什麼時候。」

當然了,這句話沐靈夕是聽不見了。

只見沐靈夕在出了宮佑冥的房門之後,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剛才宮佑冥那深情的話語,還回蕩在她的耳邊。

她生怕自己就那樣沉醉下去,再也無法自拔!

看著手中拿著的那張賣身契,「宮佑冥」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赫然在目。

一屆王爺就這樣跟她簽了賣身契,這要是說出去,估計誰也不會相信吧!

但是只要她知道就足夠了。

珍之重之的將那張紙,細心的摺疊成一個心形的圖案,沐靈夕輕輕的在那紙上落下一吻。

然後將那心形的摺紙,與宮佑冥送給自己的翡翠雕像放在了一起。

除去那個大公主的吊墜,這賣身契算是宮佑冥給她的最珍貴的禮物了。

以後她一定要煉製一個帶有禁錮屬性的香囊,將這張紙裝進去,這樣她才能時時將它帶在身上,就好像有他陪著那般的安心。

想到這裡,沐靈夕整理了一下心情。

看了看天色,時間已經不早了,原本她還想去圖書館看書的,最後想了想,還是去找師傅吧!

不然到時候,又該說她不將師傅放在眼裡了。

前妻耍大牌 想到這裡,沐靈夕直接獨自來到了院長室的那棟大樓前。

抬頭看去,只見院長室中還亮著燈。

沐靈夕正想上去,卻被兩個侍衛給攔住了。

「你是什麼人?」

「我是沐靈夕!我要找封湮院長!」

那兩個侍衛正想呵斥沐靈夕,結果被樓上傳來的聲音制止住了。

「靈夕丫頭來了?快上來吧!」

那兩個侍衛一聽,這才連忙將路讓開,恭敬的對著沐靈夕行禮。

然而,那兩人心中卻是想到:這沐靈夕到底是什麼來頭,就連封湮院長都是對她和氣不已。

沐靈夕見狀,也不猶豫,直接經過那兩人的面前,朝樓上走去。

封嚴院長的房間在頂樓,等到沐靈夕來到的時候,封湮院長早就已經將門打開,一臉笑呵呵的看著她。 眾人的目光解釋聚集在葉天和蘇崢兩個人的身上,沒有一個人去注意宇文寒此時的表情,所以,也沒有人注意到,宇文寒究竟看到了什麼。

或許,也只有宇文寒自己清楚自己此時看到了什麼!

宇文寒看到,蘇崢身後的那片凝固的藍色靈力能量在此時猛然旋轉,在片刻之後,便是瘋狂的對著蘇崢所在的方向怒沖而去!

宇文寒自己也不知道那能量究竟要攻擊誰,但是宇文寒知道,此時此刻,練武場之上所發生的一切變故對於他自己和蘇崢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

果不其然,在片刻之後,那藍色靈力能量便是猶如一頭猛獸一般,對著蘇崢的身後便是猛然襲掠而去!

此時此刻,蘇崢雖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葉天的身上,然而他自己的身後湧來那麼大的一股靈力能量,他顯然也是瞬間就感受到了!

可是,即便此時的他已經感受到了那股能量,但卻選擇了置之不理!

此時的蘇崢依然是將自己的拳頭對著葉天怒砸而下,沒有絲毫的遲疑,他臉上的表情也是在此時徹底猙獰了起來,看起來比那猶如猛獸一般襲來的能量還有可怕!

而葉天此時自然也是看到了那股藍色的靈力能量,然而,當葉天發現蘇崢完全置之不理之時,也是猛然一驚,看來此時的蘇崢果然是選擇了和自己拚命一搏!

葉天也是完全沒有想到,蘇崢對自己的殺心竟然如此之重,完全不管不顧他自己此時的處境,不論如何也要對自己發出這一次的攻擊!

而此時的葉天也是覺得自己躲無可躲,即便自己此時凝聚出一道靈力屏障,也是起不到絲毫的效果,更何況,時間已經來不及讓葉天凝聚靈力屏障了!

此刻的葉天也只能是選擇繼續對著自己的前方不顧一切的衝去,至於身後的蘇崢,葉天也的確是沒有更多的心思去考慮!

就在此時,蘇崢背後襲來的那股能量的速度極為駭人,即便是宇文寒如今魂覺境初期的實力,也是完全無法確定那股靈力能量的位置!

「嘭!」

在眾人剛剛感覺到練武場之上有一道暗藍色的靈力能量涌動的時候,一道極為刺耳的悶響聲卻已經是傳來!

此刻,練武場之上突然安靜了下來,之前蘇崢發出的那陣嚎叫之聲也是消散不見,而場下的眾人此時自然也是鴉雀無聲!

練武場之上,藍色靈力能量此時緩緩消散在葉天和蘇崢二人的身旁,眾人一個個大睜著眼睛想要努力的看清練武場之上的形勢,怎奈那飛天而起的青石地板碎片和一陣塵土,完全遮擋了他們的視線!

但是,此時的宇文寒卻是看得清清楚楚,蘇崢的身體在那股靈力能量到來的一瞬間,直接是砸在了地面之上,青石地板瞬間碎成粉末,而蘇崢的身體也是深深地陷入了青石地板之內!

片刻之後,隨著塵土緩緩消散了一些,宇文寒也終於是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葉天此時的身形。

此時的葉天依然是和之前一樣,保持著站立的姿勢,只不過那一起一伏的胸口,卻也是說明了此時的葉天也是有些緊張。

然而,隨著塵土緩緩消散,這場戰鬥也是宣告著結束,此時的眾人也終於是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練武場之上葉天的身形。

此刻的葉天已經是反應了過來,目光緩緩從地面上的一個大坑中轉移開來,而後轉向了葉濤微微漏出一抹笑容!

看到葉天的這抹笑容,葉濤也終於是徹底鬆了一口氣,直到此時,葉濤也方才是徹底放下了自己心口的那塊重石。

然而,練武場下方的眾人此時卻是有些疑惑的看著練武場之上,他們只看到了葉天的身形,卻是沒有發現蘇崢的身形。

此時的他們也是不斷的四處張望,想要尋找蘇崢的身形,然而良久之後卻依然是沒有看到蘇崢。

終於,宇文寒此時緩緩對著葉天所在之處走了過來,不過他的目光卻是沒有落在葉天的身上,而後對著地面之上的那個大坑看了過去。

眾人看到宇文寒的身形,一個個也是更為疑惑的緊皺眉頭,方才所發生的那一切幾乎是在電光火石之間,且不說眾人沒有看清楚,即便是在練武場之上的宇文寒都是美白徹底看清楚!

此時,宇文寒的身形終於是緩緩頓了下來,他看著地面之上的大坑,而大坑之內,則是趴著蘇崢的身形,此時看起來,顯然是極為狼狽!

而看到這一幕,宇文寒也終於是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此刻的他已經非常清楚,今天,是拿葉天沒有任何的辦法了!

眾人看到宇文寒那嘆氣的表情,一個個依然是非常疑惑,他們依然沒有看到蘇崢的身形,所以,在他們的心中,這場戰鬥到底有沒有結束,還是一個謎團!

然而就在此時,宇文寒卻是突然開口大聲喊道:「各位!蘇崢戰敗!葉天挑戰宇文家族成功!」

此話一出,場下眾人當即便是躁動了起來,他們關心的並不是宇文寒所說的後半句話,而是前半句:蘇崢戰敗!

這是多麼恐怖的一個事實?對於眾人來說,他們誰都不敢相信這件事!

葉天,一個十七歲的少年,竟然真的戰勝了魂覺境後期實力的蘇崢?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那麼以後的天池城內,還有誰能是葉天的對手?

即便宇文寒有著不少的關係,然而真正能夠聽從宇文寒調遣的有幾個?真正能夠達到魂覺境後期,甚至是化天境境界的能有幾個?

眾人心中都非常清楚,如果今日的蘇崢真的戰敗,那麼葉天以後在天池城的地位,將會無可撼動!

或許可以換句話說:如果今日的蘇崢真的敗在了葉天的手中,那麼未來的葉氏家族在天池城內的地位將無可撼動!

「這……這怎麼可能?」

此刻,宇文軒也是對著宇文寒走了過來,看了看大坑之中蘇崢那狼狽的身形,而後不可置信的說道。

然而此時的宇文寒卻是緊皺眉頭,當即便是低聲斥道:「趕緊回去!」

聞言,宇文軒自然也不敢有片刻停留,當即便是灰溜溜的離開了練武場。 封嚴院長的房間在頂樓,等到沐靈夕來到的時候,封湮院長早就已經將門打開,一臉笑呵呵的看著她。

「臭丫頭終於知道來找我了?」

沐靈夕看了封湮院長一眼,一陣尷尬的撓了撓頭。

「什麼叫終於啊!以後我天天來,你可別嫌煩啊!」

封湮院長,卻只是笑笑,介面道。

「你要是有那麼多時間來,我倒是高興了。說吧!今天過來,不會只是來看看老頭我吧!」

沐靈夕跟在封湮院長的身後,直接來到了房間中。

只見房間中非常的整潔乾淨,整個風格都是那種比較古樸的厚重之感。

聽到封湮所說的話后,沐靈夕帶著一臉巴結笑意的說道。

「又被您猜中了!您簡直是神機妙算吶!」

封湮沒好氣的瞪了沐靈夕一眼,然後說道。

「說吧!這次又是什麼事?」

沐靈夕狗腿的跑上前去,對著封湮一陣捶背捏肩。

「師傅,徒弟我今天剛接了組隊任務,打算去試試看。不過想到您老人家博學多才,就想來跟您請教請教。」

「哦?說說看,你接了什麼任務,居然跑來向我求救?」

沐靈夕聽了之後,卻是一臉隨意的說道。

「也不是求救啦!只是覺的你一個人在這裡呆著怪無聊的,過來找個借口陪陪你而已。」

封湮聞言頓時臉色一黑,自己在這下丫頭心中,到底是個什麼形象?

寡居多年的空巢老人?

啊呸!

想到這裡,原本那點終於找到徒弟的幸福感,頓時消失無蹤。

「什麼問題?快說,說完快點走!」

沐靈夕不知道封湮院長自己偷偷腦補了辣么多!

雖說當時自己也是帶著一絲逗趣的心理說的,但是沒想到效果貌似有些誇張啊!

不與君言夏 縮了下脖子,沐靈夕接著說道。

「雲芳靈芝的周圍都有什麼強大的怪獸啊!您是不知道,上一次,徒弟我差點被雷犀群給踩死,這次要是再遇到什麼群體攻擊的怪物,徒弟我這點小身板,估計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呢。」

封湮院長一聽,頓時不屑的撇了撇嘴。

「就一個雷犀群,就把你攆的到處跑了?瞧你那點出息!」

沐靈夕眼尖的看到了,封嚴院長眼中閃過一絲報復的快感。

小氣的老頭,不就是開個玩笑嘛!

這都要跟她計較?

不過她倒是沒有戳穿他,繼續裝著一臉受訓的表情,委屈的低著頭。

「雷犀群雖說是群體動物,但是一般不會主動攻擊,除非是有人故意引起雷犀群的暴動,所以,你上次被雷犀群攻擊的事情,肯定不是意外。」

「不過就算你遇到雷犀群的攻擊,也不用過分緊張,只要合理的利用自己周圍的一切可以動用的資源,照樣可以將雷犀群打敗。」

說到這裡,封湮院長看了沐靈夕一眼。

然後走到了一張足有四米長的橢圓形沙盤前。

手中靈光一閃,那張沙盤上原本散亂的沙土,頓時形成了一片茂密的樹林。

看著那周圍熟悉的地形,沐靈夕不由得張大了嘴巴。 此時,宇文家族內,練武場周圍的眾人一聲不吭,氣氛死一般的寂靜,他們的目光紛紛看著那個十七歲少年的身形,他們不知道,這個少年的未來,會有多麼的精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