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位少年,也是天資非凡,平日裏哪裏受過這種屈辱!

0

竟誤打誤撞的衝進了高家的隊伍,以重傷的代價讓高家兩位高階武士失去戰鬥力。

高家少主高浩此刻的心情很不好,自己進來後也沒怎麼欺負其他小家族,怎麼就遇到這個瘋子。

而楚辰這位肇事者此刻卻頓在一層厚厚的樹葉下一動不動。

在他的不遠處大概有五六十人的樣子,因爲楚辰的瘋狂舉動,附近一些還沒有被搶的家族子弟便聯合起來。

“和我玩?”

楚辰眼珠一轉,瞬間一個邪惡的想法出現在腦海裏。

伴隨着黑夜的來臨,第一天終於結束了,精神緊繃了一天的年青人。

雖然各自留下了守夜的人,但這些家族子弟平日哪有獨自歷練的經驗。

楚辰小心翼翼的靠近一名女武者的帳篷外,打開帳篷。

如離鉉之箭,迅速封鎖了該女子周身穴道,然後把那女子抗在肩上!

輕輕一躍,便跳上附近的一顆大樹上,此刻,帳外的守夜人沒有一點發現,確切的說,他們也睡着了。

正在楚辰沾沾自喜時,突然感覺到一陣陰冷從後背傳來,楚辰哪裏不知道是那女子已經醒了。

硬着頭皮,楚辰回頭歉然道:

“聽說下面有很多人都喜歡你,我也一樣。”

那女子一聽,臉色稍微緩和,一雙杏眼氣鼓鼓的瞪這楚辰,那意思分明是,哪有你這樣喜歡人的。


近距離觀察之下,楚辰也不由得發現這女子長得極美。

如果說古靈兒是春天裏的百靈鳥,那麼這女子就是一座恬靜的湖,清澈,寧靜。

“打擾了!”

說了聲抱歉之後,不管那女子如何用眼神反抗,楚辰很不熟練的脫掉了女子的外套和耳墜……


因爲不熟練,所以難免的楚辰的手在該女子的身上親密接觸了幾次,弄得楚辰十分尷尬!

聞了聞手裏的衣服,楚辰對那女子說了聲“好香啊”,便縱身又到了那些人聚集的地方。 李濤睡得很香,經過了一天的爭奪,自己的家族不但收穫頗豐,而且還遇到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子——穆雪雁!

傾國傾城,這是李濤第一次看到穆雪雁時腦子裏唯一的能想出詞語!

雖然被那個神祕人逼迫着不得不和很多人合作,但能和穆小姐一起,李濤還是打消了心中的不悅。

李濤心想,這次出去,無論如何都要請家主爲自己向穆家提親。

以自己武士六階這勝於其他天才的天資,相信穆家人一定不會反對的。

“哼,韓方,等老子出去後,一定打斷你的四肢!”

“不,打斷你的五肢,敢和老子搶女人,老子讓你下輩子都後悔做人!”

正當李濤做着美夢時,一聲尖叫聲吵醒了所有人。

李濤聽出來聲音是穆家人發出的,立馬丟掉手裏的東西衝了出來。

等到大家都到時才知道是穆雪雁丟了,李濤大怒,指着韓方道:

“韓方,你把穆小姐藏到哪裏去了,從實招來,不然我李濤第一個不放過你!”

韓方本來也很着急,一聽李濤的污衊聲,當即還口,兩人你一言、我一句~~

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樣子,場面迅速緊張起來。

“是你!”

這時一個眼尖的穆家子弟從李濤的腰帶間發現了穆雪雁戴過的頭花……

韓方連忙搶到手裏看了片刻,彷彿想到了什麼,大步奔向李濤的帳篷。

隨後便傳來一聲利劍出鞘的聲音,韓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一劍刺向還沒反應過來的李濤!

劍未到,李濤便感覺到劍尖上的寒氣,好在李濤修爲深厚,慌亂之下連忙向旁邊跳起。

此刻衆人才看清韓方手裏拿的是穆雪雁的衣服,想着昨晚穆姑娘就是被這禽獸…

當下所有人看李濤的眼神都充滿了怒火。

大樹上,看到大家憤怒的神情,楚辰弱弱的問道:

“如果他們知道是我脫了你的衣服,他們會殺了我嗎?”

回敬給楚辰的,依然是穆雪雁那帶有怒氣的眼神,那怒火,分明比樹下的衆人還盛。

此刻的場地分成兩方,雖然大家對李濤很憤怒,但李家的勢力卻不是他們能惹起的;

況且有些家族和李家還有利益糾葛,所以一部分本來和李家交好的家族很“違心”地站在李濤這邊;

而另外一邊則是以韓方爲首的與李家不是那麼親密的家族。

“李濤,你這豬狗不如的畜生,我今天便要殺了你爲穆小姐報仇”,韓方手持長劍,怒聲道。

“韓方,你多次和我做對,今天我便讓你知道什麼叫不自量力!”

事到如今,李濤知道再解釋也沒什麼用,倒不如趁此機會打敗韓方,好讓其他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一道寒氣迎面撲來,空氣中傳出滋滋響聲,韓方的劍光如蛇吐信子一般直取李濤面門。

李濤不敢託大,連忙後退三步,腳尖點地,李濤如同大鳥一般凌空躍起!


鋼刀出鞘,以力劈華山之勢一刀劈下,韓方心裏大叫一聲不妙,身子往旁邊迅速翻滾。

堪堪躲了過去,但卻弄得自己滿臉污泥,一身狼狽。


“啊!”

韓方擡頭吶喊,手腕抖動,以一種難以捉摸的詭計刺向李濤。

李濤揮刀上前,蓄力前劈,剛好擋住韓方的劍尖!

二人你來我往,一個如靈蛇吐信,縹緲詭異;一個如壯士開山,無人可擋,場面迅速燥熱起來。

而雙方的其他人,不知何時也打了起來,各種武器相撞,拳**織,飛鏢,暗器…

鮮血四濺,骨頭斷裂聲,叫罵聲,頓時亂作一團。

大約過了一柱香的時間,交戰雙方都停了下來。

確切的說,都因爲身體力竭倒了下去,雖然身體不能動,但雙方的眼神仍在惡狠狠的盯着對方。

作爲旁觀者的楚辰此刻卻十分開心,“一下子拿到這麼多積分牌,也不枉我等了一宿”。

楚辰轉過頭看了看穆雪雁,看着她那複雜的眼神,不知怎的,竟然生出了一種憐憫。

楚辰認真的看着她說:

“我現在放了你,不過你不準來找我麻煩!”

說着便解開了穆雪雁的穴道,說時遲,那時快,在楚辰還沒反應過來的剎那~~

穆雪雁整個人撲向楚辰,一口咬住楚辰的肩膀,楚辰立刻感受到一股刺痛!

正當楚辰準備推開她時,卻聽到一陣抽搐聲。

“她在哭?”

楚辰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只好放開雙手,咬就咬吧,就當這是欺負她的補償。

兩人待的地方離李濤他們並不遠,所以衆人自然而然的看到了樹上的兩人。

由於樹枝影響,從下面的角度來看,好像是兩個人抱在一起。

尤其是穆雪雁身上沒有穿外套,衆人內心裏又思緒萬千。

愣了片刻,穆家一名少女大叫:“雪雁姐姐”。

穆雪雁才察覺出自己的失態,狠狠的瞪了楚辰一眼後,迅速跳下樹去,幫衆人療傷。

看着楚辰也跟隨自己跳了下來,穆雪雁大聲道:

“你不要過來,我們人很多,你打不過!”

她的雖然聲音很大,卻沒有一絲氣勢。

“看在你的面子上,他們的我不取~”

楚辰指了指韓方衆人,說着便在衆人充滿殺意的注視下,快速的收取了李濤一方的積分牌。

收取完畢後,楚辰又走到韓方面前,把韓方的積分牌也全部拿走。

“你不講信用,看到楚辰取韓方的積分牌”,穆雪雁當即咬牙道。

“放心,他這邊我只取他的!”

說着並向韓方道:“事情就是你想的那樣!”

轉身對穆雪雁留了一個壞壞的笑容。楚辰腳尖點地,如大鳥般飛上樹林,消失在人們的視線。

“事情就是你想的那樣!”

穆雪雁低聲輕吟,彷彿想到了什麼,臉色瞬間變得通紅。

………… 一下子奪了上百塊積分牌,楚辰心裏十分高興,想起自己昨天忙了一天才搶了一百多塊。

而光從李濤和韓方身上就拿了五十塊左右,楚辰就覺得自己下次一定要找肥魚搶,狠狠地搶!

遠處幾道身影追逐,一個身穿紅衣的女子正在狼狽逃竄。

在他身後,有三個氣息陰冷的男子緊緊的追着,楚辰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縱身跳起,奔雷體快速運轉,只見三道電弧一閃而過,紅衣女子後面的三個人便當即倒地!

滿身焦黑,雖然沒死,但下半輩子也只能在牀上度過。

紅衣女子見狀滿臉喜悅,不是古靈兒又是誰,彷彿想起了什麼,古靈兒焦慮道:

“快去救古陽哥哥,他在被薛家和高家圍殺!”

“薛家?”楚辰不解道。

“我也不知道,古陽哥哥就是沒有防範薛家,才被人擊傷,現在大家在被攻擊~”

“求求你,十八,我知道你可以救他們的。”

楚辰知道時間緊急,當即摟住古靈兒的腰身:“告訴我方向”,運轉身法,楚辰和古靈兒如風一般飄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