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當燕京衛視公布《蒙面歌王》的導師名字的時候,各大娛樂媒體報紙宣傳內容也是出爐了。

0

「《蒙面歌王》增加四位超強導師意欲何為。」

「《好聲音》天價冠名費為哪般。」

「《好聲音》是否真的有叫板《蒙面歌王》的實力。」

「林揚開撕《蒙面歌王》為哪般?」

「北河衛視真的能憑《好聲音》實現收視崛起嗎?」

「林揚收視對賭勝算幾何。」

「林揚和華億的矛盾究竟何時休。」

……

對於網上和媒樂媒休一的新聞林揚自然是至之不理,而北河衛視的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林揚知道無論網上評論什麼,只有實力打臉才是硬道理,無論如何自己的這檔節目也不能輸,也輸不起。

「那個要背對著觀眾,不能那麼高。」

「燈光太過亮眼,柔和度不夠,再換一批更好的。」

「舞台再降低一些,讓觀眾看上舞台再舒適一些。」

「舞台的反光幕牆一定要用質量最好的。那邊那個角無想辦法包起來。」

……

北河衛視一號演播廳,林揚拿著裝修圖紙,想照另一時空《好聲音》的舞台,將北河衛視1號大廳全面的改造著。

這時張林走了過來問道:「林老師,這選手選撥式作進行的比以往順利多了,這導師也確定下來了,這主持人用誰呢?」

「我們台里的主持人都有誰?「

緊接著張林將幾個北河衛視的主持人名單都給報了出來。

「程振。馮可、馬可欣、王行,張瓊……「

看著這些個北河衛視主持人的名單,林揚跟另一時空《好聲音》節目對比著。看著挑那個合適。

身為北河省人,這些主持人林揚自然是再熟悉不過了。這些年北河省收視年年墊底,除了跟自身的綜藝節目有關係外,這些個主持人也是功不可沒。

這個程振和張瓊,林揚直接排除掉了,兩個跟孩子打交道的主持人,語速自然是非常慢的,而《好聲音》2.5的冠名費,穿插期間必須將每個冠名商的名字都報一遍。所以這兩個人直接被林揚排除在外。

而張林看著林揚這緊皺的眉頭,則想到一個合適的主持人,但是卻不知道這可不可行。 馮可和馬可欣這兩個女流之輩根本就沒有主持大型娛樂節目的經驗也直接被林揚排除掉了。

而剩下的幾個,林揚無心再看。如果這些個主持人真的有什麼主持功力和過硬的實力,這北河衛視十幾年的雷打不動的收視自然是留不住他們的。

這林揚是越想越糟心,這選擇北河衛視自己是即當爹,又當媽呀!連個主持人難不成還得外聘或者再招聘嗎?

罷了,想到這北河省這些場商的巨額冠名,林揚也是忍了。

而林揚在看完主持人名單后,張林問道:」怎麼樣林老師,這裡面有您合適的人選嗎?「

林揚搖了搖頭說道:「這名單裡面的人沒一個主持風格適合《好聲音》的。我們必須再找其他主持人。」

「沒有一個!」

張林說道:「這是我們北河衛視所有的在職主持人名單。沒有合適的怎麼辦呢林導?」

「面向北河省和全車誠招優秀的節目主持人,來主持這檔節目。主持人雖然不能決定收視,但是卻可以影響整檔節目的質量,這個我們絕不能將就。「林揚道。

「可這全國性的選主持人,是不是也有點說不過去呢?而且這燕京衛視會不會嘲笑我們呢?」

林揚明白張林的擔心,這麼大的一個北河衛視,連一個能主持《好聲音》的主持人都找不到,這傳出去無論是對北河衛視還是對這檔《好聲音》欄目,都是巨大負面影響,尤其是華億唱片和燕京衛視也可能借這個來大做文章。

但是林揚自然明白,如果沒有合適的主持人,這檔節目的質量勢必也會大大折扣。而無論如何自己的這檔節目主持人都不能將就,相比於外面的議論,自然是沒有合適的主持人更嚴重一些。

林揚說道:「不用管那麼多,也不管別人怎麼評價,既然北河衛視找不到合適的,那肯定就要面向全國去徵集。我們要的是節目質量,而不是別人的評價。無論如何也要找一個合適的主持人」

張林問道:「林老師這《好聲音》的主持人得符合什麼特色。」

林揚說道:「我們這一期《好聲音》五個冠名商的價格為2.5億,他們將這些投放到北河衛視,自然相信我們北河衛視了,我們的主持人第一就是語言吐字清晰,而且要快。現場反應能力也要強。形象也要好,而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豐富的主持經驗。」

聽完林揚的話后,張林想道:「林老師我心中有一個合適的人選,不知道符不符合我們的要求。「

「是誰呢?說出來聽聽!」

「曹斌。」

林想忽然想起,這曹斌也是北河衛視的主持人,怎麼把曹斌給忘了,以前北河衛視有一檔曹斌說體育。這曾經是林揚在中學時代最喜歡的節目了,林揚還記得那個時候只要一放學,大傢伙就一起去網吧看曹斌的這檔目。

這檔節目曹斌主持的相當有特色,吐字清晰,而且而跟據體育賽事隨時的說出語句。關鍵是曹斌能跟據體育賽事的輸贏適當的表達自己的情緒,經張林這麼一說,曹斌那意氣風發的電視形象也凸顯在林揚的腦海里。

但是當時了解體育喜歡體育的也僅僅在中少年階層,全民體育還沒有這麼火熱。曹斌說體育可是說是一檔叫好不叫做座的節目。儘管獲得過幾個節目評選獎項,但是其收視率也是不高。還要支付一筆不菲的轉播合同,北河衛視由於資金壓力,最後,就不得不把這檔欄目給撤了。

而隨著林揚的入獄,就再也沒有聽過主持人曹斌的消息。

不過想著曹斌的實力,再根據各方面綜合考慮,林揚也確實覺得曹斌倒也適合這檔節目。可是這剛才北河衛視的節目名單上為何沒有曹斌的名單呢?難道是跳槽了。可是在林揚的印象里,這各個衛視節目主持人好象並沒這曹斌的名字。

而曹斌的年齡也就三十多歲左右,退休顯然是不可能的。

接著林揚問道:「曹斌現在在那裡呢?為什麼這主持人的名單里沒有曹斌的名字呢?「

「離職了,體育節目解散之後,台里主持人多節目少,曹斌後來就去燕京,後來好像還去了央視。」

原來在曹斌的那檔節目被台里撤了之後,曹斌在北河衛視就賦閑了起來。這北河衛視並沒有什麼娛樂節目,並且主持人可是不少,面且背後不少主持人都有著深厚的背景關係,這曹斌雖然主持能力深厚,但是想插手別人的節目也是不可能的。

身為一個有實力的主持人,無節目可主持,這估計是對於主持人最痛苦的事情了,後來曹斌就狠心辭掉了北河衛視的鐵飯碗。獨自一人去燕京闖蕩了。通過面試曹斌還真的進了央視。

可這曹斌沒有背影,更沒有關係,央視有實力的主持人又多,這雖進了央視,但是也沒有節目主持。這曹斌還有老婆和孩子需要養活,自然再不敢輕易折騰。後來聽說曹斌就做了央視駐外的主持人,常年全球各個國家的跑。偶爾連線的時候露個臉。

說到這裡張林有些失望的說道:「其實台里也知道這曹斌的主持能力在台里是一流的。。如果當時我們能力排眾議給曹斌一些節目的話,他也不至於離開北河衛視了。當時我和台長為這事還傷心了好長時間。」

林揚想著,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這北河衛視好不容易有一個有實力的主持人,最後還因為無節目可主持被迫離開了。

「這曹斌在央視過得好嗎?」林揚道。

林揚覺得如果這曹斌在央視過得好的話,自已再想辦法找別的主持人,就不去打擾他的生活。如果過得不好的就想法把他再挖過來,畢竟這曹斌是自已最喜歡的主持人!

張林說道:「好什麼呢,這常年駐外,工資也才一個拿兩萬多一點,而且常年跟老婆孩子分居。其實他當時也挺後悔離開北河衛視的,我們也曾勸他回來。但是他的性格倔就是不肯回來。」

「不肯回來那怎麼辦呢? 醫妃難囚:王爺請聽命

林揚想著。 「林導,要不您親自去請一下他,其實曹斌當時在北河衛視的時候也是非常為北河衛視的節目收視感到著急,一直想做一檔好的節目,但是您也知道咱們北河衛視的情況。根本沒有自己的王牌節目。「

接著張林又說道:「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林導,我們先不管這《好聲音》收視如何,但是有著四位超強的導師加盟,又有著這麼多投資,絕對能表明我們想提高收視的態度。我覺得如果林導您親自去說明一下情況,我覺這曹斌回來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的。」

也罷,林揚想著這曹斌畢竟也算是自己的偶像,而且有針對性的請曹斌回來,自然也要比全國性的招聘主持人容易得多。

「行,把曹斌在燕京的所有信息都給我,我親自去燕京請一下這曹斌。」

林揚在在曹斌在燕京的所有信息后,將北河衛視的工作暫時都交給了苟大軍和張燕打理,張林和北河衛視的工作人員則配合著。而自己則去了燕京。

林揚通過在央視的關係,確切的打聽到了曹斌在家休息,曹斌在燕京家位於燕京的城中村,曹斌在燕京的工資也就兩萬多塊錢,拖家帶口的生活想必也不寬裕。

按照地址林揚找到了曹斌的住處。

曾經滿懷希望來到燕京希望證明自己的曹斌,卻也並沒有改變什麼,理想是飽滿的,但現實確是骨感的。

看到曹斌后,林白髮也是急忙的打招呼道。

「曹老師您好。」

「您是?」

曹斌說道:「您看著這麼眼熟,我肯定見過您,我想起來了,在電視上見過,您是歌星林揚吧?」

雖然曹斌是林揚的偶像,但是曹斌對林揚並不熟悉。不過身為一位出色的主持人,曹斌的出色的眼力和反應力認出了林揚。這也使林揚堅信自己這次並沒有白來,這曹斌就是自己要找的《好聲音》的主持人。

林揚說道:「是我,曹老師我就是林揚。」

聽到林揚的回復后,曹斌顯然有點想不明白。自己跟林揚又不熟悉。這林揚找自已幹什麼呢?「

「您來找我有什麼事嗎林揚?「

顯然,常年駐外,這曹斌雖然認出了林揚,但是對於北河衛視的這檔《好聲音》並不了解。顯然更想不到這林揚找自己的目的。

接著林揚介紹了《好聲音》這檔節目,以及在北河衛視播出的模式。

身為一個專業的主持人,曹斌自然有出色的洞察力,當聽到林揚的《好聲音》的製作模式的時候也是連連稱讚。

最後林揚說道:「曹老師,這檔節目在北河衛視播出,我想請您來主持這檔節。「

「對不起林揚,我想我不能回去。「

曹斌連考慮的話都沒有說,就拒絕了林揚,這點顯然林揚也沒有想到。但是想到這曹斌確實有著極強的主持能力。所以林揚還是決定勸勸這曹斌。

但是看他不肯回北河衛視的決心又這麼的堅決。林揚說道:「這是一個改變北河衛視收視的機會,而且您身為一個優秀的主持人,難道真的想一輩子沒有節目可主持嗎?曹老師機會就擺在眼前,您難道不想跟著我們提高北河衛視的收視率嗎「

聽到林揚的話后,曹斌並沒有發聲,顯然眼前在燕京苟且的生活,是絕對看不到希望和遠方的,其實曹斌在離開北河衛視的這幾年裡,也一直在反思自已做得到底對不對,或者說值不值得。但是世上沒有後悔葯,這個對錯自然也無去甄別。

當時曹斌認為在北河衛視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因為那麼多不如自己的主持人,都有節目可主持,自己身為在北河衛視唯一的獲獎主持人卻在北河衛視賦閑。這讓心高氣傲的曹斌選擇了離開。

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走確實是洒脫。本以為來燕京后憑著自己的實力一定會有一檔節目可主持,但是現實跟自己想像的太差了。有時候並不是有實力就意味著你有一切的,還需要那麼一點運氣和機遇。

當曹斌拿著自己的工作經歷,主持獲獎經歷來央視面試的時候,以為收穫一檔節目是非常容易的。但是沒想到光是一個面試就從央一面試到了央7,這才勉強找到了一份收留自己的工作。而且跟主持人豪不沾邊。

曹斌當時堅信,憑著自己主持過體育節目,一定能有適合自己主持的一檔體育。可是曹斌最後在央七連解說員都沒有混上。而且還做了一個駐外記者。

曹斌駐外地主持採訪這一干就是兩年。這兩年的時間裡雖然大家都知道曹斌有著極強的解說天賦,可是依然沒有合適曹斌的節目。

當初說好的要混個樣子,證明給大家看,讓北河衛視的領導後悔的,但是現在混成這個樣子了,還有什麼顏面回北河衛視呢?回去了他們會不傳動嘲笑自己叫

而正當林揚準備放棄的時候,北河衛視台長張保江和總監張林也趕來了。

「台長,您怎麼來了?「

「我就想這林揚邀請你你肯定不會回去,所以我就親自來了。「張保江道。

「跟我們回去吧老曹,林揚的這檔節目再加上你,我相信我們北河衛視這次肯定不會再撲的。北河衛視這些年也確實有些對不住你,但是一切都過去了,我們都一起往前看好嗎?「

而這時曹斌也終於下定決心,跟隨林揚回北河衛視大幹一場。

曹斌的離職手續很快的就辦了下來。但是生效是一個月以後,不過央視向來不缺的就是人,一個駐外記者,就算一個新人也能頂替曹斌的職位。所以曹斌在辦理了離職手續后就離開了央視。

回到北河衛視林揚也是準備一次試播。因為曹斌畢竟有好幾年沒有主持功力了,而曹斌出色的反應能力和主持能力,也證明了林揚這次燕京之行確實非常值得。

往期燕京衛視的《蒙面歌王》都是7月5號開播,由於燕京衛視有成熟的制播經驗,再加上有著林揚的《好聲音》的竟爭,燕京衛視會議室里馮飛討論決定討論著要不要提前播出這檔欄目。

「只要我們一提前播出,這北河衛視和《好聲音》收視肯定就要撲了。 而馮飛的依據很簡單,只要自已的這檔節目提前播出,就能跟《好聲音》形成錯峰,而一檔節目的收視越是後面的比賽越精彩,收視也就越高,而只要形成播出錯峰,自己的這檔《蒙面歌王》便能徹底的壓制《好聲音》。而北河衛視的收視別說1.5了,能突破1就算不錯了。

而北河衛視一切都是摸索著進行著,台長馮飛顯然不相信這北河衛視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好聲音》這檔節目給製作完成。

這舞台得搭建吧!

這演播廳得重新裝修吧!

這各種燈光得調試吧!

當初燕京衛視搞《蒙面歌王》光一個演播大廳裝修就用了三個多月的時間,而這還有著技術人員的指導。就算是變戲法,馮飛也不相信這林揚能在一個月的時間內將《好聲音》製作完成。

既然林揚挑明了針對的就是《蒙面歌王》,哪怕以前有過好的合作,這馮飛自然也不會再手下留情。

「我聽說這北活衛視的演播大廳還沒有裝修完畢,如果我們提前開播的話,那絕對可以把《好聲音》這檔節目給遙遙甩開。」

「我覺得咱們也沒有必要這麼高估林揚吧!哪怕播出正面衝撞,這《好聲音》跟我們的《蒙面歌王》也是沒有可比性的。」

「是啊,這北河衛視的水平我們又不是不知道,哪怕這林揚個人實力再突出,可是在這一群豬隊友面前,這檔節目能不能順利播出都是一個事。」

「是啊,這北河衛視可是大型娛樂選有方面沒有任何的經驗啊!」

「我在北河衛視工作的朋友也告訴我了,說林揚前兩天正在為合適的主持人發愁。 沫愛已成川 而舞台改造也剛剛才開始。」

……

聽到這些關於《好聲音》的負面新聞,並不能讓馮飛的心裡有一絲絲松坦,要知道前兩次在林揚開撕華億的時候,都是在不被看好的時候反敗為勝的。所以他心裡自然不敢有一點點的鬆懈。

「老常,你說這件事該怎麼辦呢?我們是提前播出還是跟北河衛視的《好聲音》直接打擂呢?」

作為燕京衛視的常務台長,常青猶如燕京衛視的定海神針一般,所以一般有什麼重大的決定,這馮飛總是要徵求這常青的意見的。

常青想道,這期《蒙面歌王》我們增加了這麼多的投入,但凡有一點失敗的因素都要考慮進去,收視如果只是持平上期的話,那麼這檔《蒙面歌王》就算失敗了,所以儘管燕京衛視有著絕對的優勢,但是常青自然也不敢小看林揚與《好聲音》。

而林揚在娛樂圈跟別人撕.逼的時候,向來是不按常理出牌,而且還是輸多贏少。這自然不能輕敵。

想了想常青說道:我贊成台長的意見,我們提前播出《蒙面歌王》給林揚一個措手不及。北河衛視沒有固定的收視群眾,只要我們提前趕出來一期,其他期節目再和《好聲音》同期播出。這林揚就算再大的本領,我諒他也是無力回天。「

聽了常青的想法后,馮飛也拍板道:「嗯,就這麼執行。我們原計劃定的宣傳,現在提前開始。在燕京衛視黃金廣告加上我們《蒙面歌王》主題曲,狠狠的先宣傳一波。《蒙面歌王》提前一個星期錄製,也提一個星期播出。「

……

而這時北河衛視,《好聲音》面試現場正在緊張的忙碌著。

經過林揚指點的幾個評委老師,還有請來的馮瑞賓和朱澤傑這個時候選起選手來也是得心應手。

家有妖孽夫 而這時又上來一個選手,留著長長的鬍子,從表面上來看也看不出實際年齡。雖然看著其貌不揚,但是各個老師之間顯然也再沒有多大的成見。

而林揚則非常欣喜,他終於還是來了。依舊是那种放盪不羈的打扮,而林揚也知道這些年他對於音樂從來沒有放棄,哪怕擁有著優秀的家庭條件,哪怕是人人羨慕的富二代,但他的夢想依然只有一個,那就是音樂。

而這時苟大軍看著這個熟悉的身影則喊道:「王祥,你是王祥。「

看著苟大軍認識,大家也猜想到了,這應該是林揚邀請來的選手,由於上次有著老鮑的形象,大家對於這王祥的打扮也是習以為常了,看著這看不出年齡的大鬍子,大家在想這歌們指不定又在哪兒落魄呢?

「各位老師,我要演唱的歌曲是《海闊天空》。」

其實在《好聲音》最早規劃的時候,林揚就想到了王祥,,論實力,王祥絕對是一個唱將,組過樂隊喜歡音樂,而且十年如一日的愛護著自己的嗓子。但是想到王祥是家中的獨子,又是富二代的身份。

林揚只是邀請了王祥,但是對其參加這檔節目並沒有抱多大的希望。王祥雖然想在職業歌手這條道發展,但是在其追求音樂夢想的道路上顯然受到的阻力是非常大的。

前幾期金慧君沒有見到這王祥的身影,以為這王祥不會來了,但是沒有想到這王祥還是來了。這倒是令林揚非常興奮。有王祥這樣的實力唱將,《好聲音》這檔節目選手可謂是如虎添翼了。

而王祥選擇這首《海闊天空》估計對於王祥來說也有特殊的意義。這首輕搖滾也一定是王祥再次踏上追尋音樂夢的開始。

今天我寒夜裡看雪飄過

懷著冷卻了的心窩漂遠方

風雨里追趕霧裡分不清影蹤

天空海闊你與我

……

不得不說,這王祥的嗓音何護的確實很好,除了跟其保護嗓子有關係,還有就是跟王祥不斷的訓練有關。同樣玩樂隊的夥伴,這董曉雷和王祥論及唱功現在簡直就沒有可比性了。

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

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

哪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

唱到高潮部分的時候,除了無懈可擊的唱功外,王祥的眼角還噙著淚花。這段歌聲的高潮或許是王祥內心真實的寫照。

含著金鑰匙出生,卻發現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偏偏愛上了音樂,再一次站在了追夢的舞台上,前方追夢的路或許不平坦,但是只要能再放手一搏,不管結局怎樣心中也算是無悔了。

哪怕擁有著兩世成長經歷。林揚對於王祥的這種追夢精神還是感到深深的佩服。但是王祥唱這首歌的時候,林揚也有一絲絲的擔憂,以王祥富二代的身份肯定也會帶來不少的爭議。謝謝大家的支持,猩猩只是用實際行動告訴了大家,我在很認真的碼字,哪怕這本書蹦到了海洋里去了,猩猩依舊在努力的想給他一個完美的結局!

所以,每天4000字的更新不會變,若是分開2000字就是兩更,但猩猩不想太麻煩,因此就一大章,這點告訴大家,不要說猩猩敷衍了,放鬆了,不當回事了,由始至終,《全能大歌王》是我最在意的一本書,因為本來可以憑藉這本書翻身的,但最終還是跌落谷底。

如今的心態平穩,猩猩會努力慢慢來,在此,推薦一本書《至高神豪》,這本書不是傳統的神豪文,是神豪與娛樂圈的結合,寫的挺不錯,你們懂的,可以去支持一二。 仍然自由自我永遠高唱我歌

走遍千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