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李儒則是有些茫然的看着他,正要說話,忽然耳邊聽到一句話,他吃驚的到處查看,後來看着眼前的情景,和剛纔董卓的話語,狠狠的點了點頭。 「那個瘋丫頭不是出去玩了嗎?怎麼回來了。」言辭和言歡兩兄妹是差了幾歲,言歡一直都是跟著爺爺言海,爺爺去死之後也不怎麼見得到她了。

0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優莎娜說完也轉身了。

洛夢櫻和墨昊靳安排在同一個病房裡面,厲熠出去給他們準備吃的。

洛夢櫻醒過來的時候,看到自己現在在醫院,他們應該也知道了。

「幽幽你想過來了,你要嚇死我才開心嗎?」優莎娜看到洛夢櫻醒過來,就把洛夢櫻緊緊的抱著,幽幽就是不明白自己回傷心嗎?

優莎娜算起來也不知道傷心了多少次了,那次都傷心到死。

但是這一次情況不一樣了,幽幽瞞著他們這麼多的事情,如果她掉下去,那孩子還在嗎?

「我不是沒事嗎?這麼多次都過來了,我現在不一樣好好的嗎?」洛夢櫻被她抱得喘不過氣來了,她沒有掉懸崖死,也要被她給悶死了。

「好好的,你沒有看到我家總裁為了有一次受到傷害嗎?難道你想看到她死了才開心。」成陽在旁邊聽著,真是的,真的太絕情了。

洛夢櫻醒過來就被優莎娜抱住了,沒有想到墨昊靳,是呀!墨昊靳為了自己受傷了。

「娜娜姐姐,靳,怎麼樣了,沒事吧!」洛夢櫻想起來了,對墨昊靳怎麼樣了。

「都怪你,我們總裁還在昏迷不醒,這個答案你滿意了嗎?」成陽眼睛紅紅的,他的總裁怎麼還會要受到傷害呀!

還有她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自己懷孕的事情了,可是她還是想要去死。

「你說什麼,他還昏迷不醒。」洛夢櫻想要站起來,可是優莎娜把她壓在病床上。

「幽幽,他沒事的,你不要著急可以嗎?難道你不相信言家的醫術嗎?」優莎娜瞪了一下成陽,不是說了不要讓她生氣,著急嗎?難道你真的希望少主出事呀!

「言家,言歡回來了。」洛夢櫻怎麼不相信言家的醫術呢?

「言歡還沒有回來到。」不過我們已經通知了她,讓她回來了。

「那是誰。」不是言歡,因為言海在的時候洛夢櫻也只見過言歡,沒有見過言家其他人了。

「言歡的哥哥,言辭。」優莎娜不是曾經聽言歡說過一次,她也不知道呀!

「言辭!」洛夢櫻看到成陽在這裡,那麼墨昊靳也會在這裡,成陽不可能拋下墨昊靳來守著自己的。

洛夢櫻轉過頭去,真的可以看到墨昊靳,他知不知道呢?他應該在怪我吧!

「我沒事了,你們出去吧!」洛夢櫻對他們幾個人說。

優莎娜拉著成陽出去了,詩悅也看了一下,她真的沒事嗎?

「優莎娜小姐,我們這樣出來了,你不擔心嗎?」詩悅問優莎娜。

「有時候不要惹幽幽生氣,她既然讓我們出來,我們就出來可以了,不會有事的。」優莎娜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

洛夢櫻看到門關上了,她來到他的面前,摸著他的臉頰。


你又一次為了受到傷害了,你知道嗎?我要做什麼嗎?我讓他們送你們回去,為什麼不回去,這裡確實很不好的。

「如果你安心離開,就不會有事了。」洛夢櫻想著也許他回來也好,也許是天意吧!

洛夢櫻拉著他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說:「你感覺到了嗎?我認為他的到來會打擾我的計劃,我沒有想過他,可是我忘記了,他不是我一個人,也是你的,你一定不能出事哦。」

「我的決定還是要告訴你了,和你一起決定好不好。」洛夢櫻趴在他的身邊。

厲熠回來看到他們都在外人說:「你們怎麼都出來了,不陪著幽幽。」

「你認為我們想出來呀!如果你是幽幽讓我們出來,你認為我想要出來呀!」優莎娜說。

「你們不要在這裡吵哦!這裡是醫院,保持安靜知道嗎?」言辭看了一下,也應該來看一下他們兩個人了,可是看樣子要爭起來說。

「言辭醫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兩個人身體是不是有什麼問題。」離玥問。

「我是來查房的。」言辭走了進去。

不是說了嗎?有事我們找他,他怎麼來了。

「你醒過來了,看樣子沒有什麼問題,不過你還是要注意,你自己的身體難道你不知道。」言辭看到洛夢櫻已經起來說。

洛夢櫻觀察一下說:「你就是言海的孫子,言辭醫生是吧!謝謝你的幫忙。」

醉後談情,前妻生個娃 ,我們的幽少主。」言辭把記錄本放在桌面上。

「你知道我是誰了。」洛夢櫻感覺是瞞不住他的,身邊的厲熠,還有優莎娜他們幾個人,根本就瞞不住。

「如果不是幽少主,根本就沒有人可以讓東方家的大小姐陪著吧!」其他人他不知道,可是對優莎娜這個大小姐的事情也是聽說的。

「你是來查房的是嗎?看一下他現在怎麼樣了,怎麼還沒有醒過來。」洛夢櫻問。

「他之前受過傷害吧!身體還沒有好,還這麼亂來,如果不是碰到我,也許也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言辭看了一下洛夢櫻,難道他就是少主的丈夫,不過確實可以。

「那他什麼時候可以醒過來。」洛夢櫻繼續問。


「你還是讓他好好休息吧!這段時間都沒有好好休息,等他休息好了就會醒過來了,你現在要忌口,有什麼東西不能吃的,我會告訴你身邊的人,如果你不在乎,他很快就會離開你們了。」言辭不相信洛夢櫻到現在才知道的,可是她自己也沒有好好打了休息。

「我知道了,謝謝你!」洛夢櫻也知道是自己著急了。

「你們安心在這裡住也沒有關係,我已經把你們的資料清除了,沒有人會查到這裡,這裡也是最好的病房。」言辭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島上的情況他也是知道一二。

「好,麻煩你了,還有什麼事情要注意。」洛夢櫻雖然第一次見言辭,可是是言海的家人,洛夢櫻也是放心的。 嘎吱,嘎吱!一聲接著一聲,那聲音無比古怪,聽起來很像是腐朽已久的機器突然發動,各個零件在不斷的磨合;又像是人體活動各個關節,摩擦時發出的聲音。.最快更新訪問:shuhaha。

究竟這股氣息是搞出來了什麼怪物?!聽著那嘎吱嘎吱的聲音,林白心中頓時有一種不妙的感覺生出,直覺告訴他,馬上就會有極為不妙的事情發生。

聲響越來越接近,在熹微的光亮下,漸漸開始有一群模糊的黑影,正在不斷的挪動。那些黑影看上去和人體極為相像,但和人體行走的時候極不相同的是,他們行走的姿態無比古怪,根本沒有常人走動時的靈動,反倒是如一具類似於人的機械。

「是團里的那些遊客,他們沒有死!」衛雀眼尖,借著熹微的光亮,登時便看清了一眾黑影的模樣,臉上瞬息間露出狂喜之色,向他們招著手,高聲道:「這裡,快過來……」

「不要出聲!」不等衛雀把話說完,林白卻是臉色陰沉無比的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制止了她的發聲,然後目光森然的望著那些身影,緩緩道:「你再仔細看看,他們還像是人嗎?而且剛才我們看得清清楚楚,他們已經被亂石砸死,怎麼可能還能活過來!」

聽到林白的話,衛雀神情一凜,眼眸中頓時露出驚惶之色。誠如林白所言,剛才她看得清清楚,那些遊客已經被滾落的巨石砸得不『成』人樣,死得不能再死。就算是神仙下凡,恐怕也沒有復活他們的辦法!可是如果不是他們活過來的話,那不斷靠近的是什麼東西?!

行屍走肉!看到那些搖擺著手臂,身軀行動僵硬如機械的眾人,衛雀腦海中不禁浮現出在前來神農架之前,曾在電腦上看到過的一部美劇。在那部電視劇裡面,那些被病毒感染,變成行屍走肉的人,和如今這些人走路的模樣,是何其的相似!

如果被這些人咬上一口,恐怕就要變成如他們一樣的行屍走肉!想到電視劇裡面講述的那些事情,衛雀背上不禁起了一層白毛汗,人更是不自禁的朝後退卻。

「放心這些不是殭屍,也不是你看得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林白如何猜不到衛雀心中的想法,淡淡一笑后,眼眸中的戒備之意反而愈發濃烈,寒聲道:「這些人,恐怕要比你在電視裡面看到過的那些殭屍,還更要恐怖!」

比那些生吞性命的殭屍還要恐怖!聽到林白這話,衛雀不禁覺得有些暈眩。


「往後退開!」伸手將衛雀推到身後,丟下那渾渾噩噩的中年胖子,林白轉頭鄭重其事的向著泰阿、昆吾和龍彩望去,緩緩道:「如今你我都在這鬼地方,想要從這裡出去,就要通力合作。大家聯手除掉這些東西,你我的恩怨,等出去之後再說,如何?!」

「放心,你儘管出手。背後出劍,是劍修的恥辱!我和你之間,只會有光明正大的一戰!」泰阿如何聽不出來,林白這話就是對他一個人說的,當即冷然回應道。

「如此甚好!」林白聞言不禁莞爾失笑,他發現,有時候泰阿並不像他表現的那樣可惡,甚至還有那麼點兒可愛。不過笑歸笑,他眼中對那些越來越近的身影的戒備,卻無減少。

光線愈發黯淡,這褐紅色的荒野,就像是一處密閉的空間,空氣中連一絲風都沒有,萬籟俱寂之下,叫氣氛愈發緊張!

「殺!」就在此時,自那幾個逼近的身影中,突然有一個模糊不清的聲音冷然發出!

就在這聲音發出的一瞬間,順著這幾個身影的身軀中,陡然有一股凜冽無比的氣息發出,那氣息恍若出鞘之利劍,和泰阿、昆吾以及龍彩三人身上的氣息極為相近。

「這氣息是?」感受著這股氣息,即便是泰阿,眼眸中都是露出了一抹驚懼之色,轉頭疑惑無比的望著林白,沉聲道:「他們這些人,也是如你一般,不是劍修的劍修?!」

「我感觸過他們的氣息,他們都是普通人,出現這變數,恐怕是剛才那道氣息搞的鬼!」林白緩緩搖頭,望向那些不斷靠近身影的目光中,神情愈發警惕。

話音出口,場內諸人面上均是不可置信之色。需知道不管是劍修,還是如林白一般的相師,抑或是那些鍊氣士,都不是朝夕可成,而是要費一番苦功才行。

可是如今這些原本是普通人的屍骸,卻是突然散發出這種凜冽無比,和真正劍修一般無二的凜冽劍意,這種情景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叫人根本無法理解。

還未等諸人弄清楚眼前的這些事情,那幾個身影卻是突然動了!而且在這幾個身影挪動的一瞬間,這片荒野的天空頓時變了,所有光線一下子消失,變得漆黑如墨!

但旋即在這漆黑的天幕上,卻是有七枚光點閃現,這光點組成了一個勺斗的造型,赫然和天際上的北斗七星遙相呼應!不過林白能感覺得到,那光點,並不是真正的北斗七星,而是一種積聚的精純無比的北斗星氣,而且這星氣之濃烈,比起真正的北斗七星還要更甚!

頃刻間,那些身影一改先前的僵硬機械,突然變得靈活無比,迅速按照漆黑穹頂上的七枚光點方位,開始組合起來!不僅如此,順著他們的身軀,更是有一道道熾烈無比的劍意,驟然而生,以北斗七星之方位,向著林白等人就斬殺而去!

劍芒的速度快到了極致,恍如剝裂虛空的雷霆,叫人覺得避無可避!而且在這七股劍氣發出的一瞬間,穹頂之上,象徵著天樞、天璇、天璣、天權、搖光、玉衡、開陽這七星,陡然有璀璨奪目的光輝墜降而下,直接在那些身影手中匯聚出一柄如光華般的利劍。

「借星氣化劍而用!」望著眼前這詭異的畫面,林白已經幾近於到了失語的地步。雖然他早已看出來這些死而復生,而且突然從普通人化作劍修的身影,絕對是有著什麼了不得的手段,但實在是沒想到,這些玩意兒的手段,竟然強橫到了此種地步!

「星氣化劍秘術!北斗七星劍陣!」望著眼前這一幕,不僅僅是林白,泰阿、龍彩和昆吾三人也是陡然驚呼出聲,而且和林白不同,他們眼眸中的神采,在震驚之餘,竟然還有一抹欣喜,而且三人更是幾近於異口同聲道:「劍奴,這是劍奴!」

劍奴,什麼玩意兒?但還未等到林白向他們發問,順著那些劍奴身上發出的凜冽劍光,已是倏然而至!劍光森寒,摧枯拉朽,也虧得林白速度驚人,才算是堪堪躲過,不過即便如此,在他剛才站立的地面,卻是被劍氣侵襲的斑駁無比,足見這一擊之威!

沒有任何遲疑,林白目光微凜,再沒有什麼給眼前這些身影留個全屍的念想,指尖彈動,掌中飛劍登時有數道凜冽劍意揮出,向著那些身影斬了過去!

劍芒森寒,碎碑裂石,金鐵可分!一道道劍氣,猶如虹光般,頃刻間便沖襲到了那一眾身影身上!但這劍意撞擊在那些血肉之軀上,卻是突然發出一陣陣金鐵交鳴的聲音,不僅如此,這即便是金鐵都要碎裂的劍意劃過,竟然連在這些身影上連一道傷痕都沒留下!

明明在幾分鐘之前,還是被巨石砸死的血肉之軀,但現在卻變得刀槍不入!望著眼前這一幕,即便是林白,指尖都是微顫不止,全然不明白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

「劍奴,這些傢伙一定是劍奴!我們這次來對地方了!」但和林白的震顫不同,昆吾和龍彩面上的神情愈發興奮,眼眸中滿是喜色,即便是連時常擺著一張死人臉的泰阿,在這一刻,眼眸里也都是無法掩飾的喜意,那模樣哪像是落入危局,倒像是撿了個寶藏!



「該死的!」看著這些傢伙的模樣,林白不禁有些發急,對昆吾怒聲吼道:「這些玩意兒究竟是什麼怪物,你們說的劍奴是什麼東西,又該怎麼對付他們?」

「人死之後,劍意入體,可保一絲靈火不滅,守得一線空明!劍氣貫穿身軀,身即為劍,劍即是身!身如劍,千錘百鍊,刀槍不入,水火不侵!行走於冥冥之間,為守劍而生,為守劍而死,故名之為劍奴!」聽到林白的怒吼,昆吾興奮莫名的朗聲道。

劍意入體,守得一絲靈火不滅!聽到這話,林白心中不禁一凜,更是覺得這種玩意兒,和相術之中的以屍陰氣息侵入死人之體,將其煉製為『活死人』的手段,可說是相似無比。只不過『活死人』是用屍陰之氣,而這些所謂的劍奴,則是用的劍意!

但天生一物,必有一物與其相剋!那些『活死人』最為畏懼純陽純正之氣,如遇陽火,便會周身俱焚,化為灰灰;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眼前這些劍奴,畏懼的又是什麼?

「這些劍奴有沒有什麼弱點?」眼瞅著那些身影又開始匯聚劍氣,林白也顧不上去詢問昆吾等人如此欣喜的隱情,而是大聲向他們詢問這些劍奴的弱點。

「劍奴之固,無物可破;劍奴之銳,無堅不摧!」昆吾緩緩搖頭,一字一頓道。 洛夢櫻一個人在守著墨昊靳,其他人也應該做什麼的就去了,厲熠把東西放下來,知道洛夢櫻沒事了,他也應該回去做他家主的事情了。

優莎娜也離開了,不過還是一步一回頭的離開。

離玥安排了一下,在這裡根本幫不了洛夢櫻,所以她也應該行動起來。

詩悅一個人看著他們一個個的離開,現在就剩下她和成陽了。

成陽一句話也沒有說,他現在他只關心墨昊靳。

洛夢櫻困了就這樣看著著睡在他的旁邊。

墨昊靳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他看到洛夢櫻在自己身邊,他的手想摸她的臉,可是手伸到一半的時候,有伸回去了。

墨昊靳怎麼可能心裡不平衡呢!一直以來他都是忍著可是這一次,他的心變得好小了。

成陽給他們準備好喝的,特別是他要給墨昊靳準備一點鹽水。

「總裁,你醒了。太好了,你知道嗎?我都擔心死了。」成陽馬上跑過來,都哭了。

「我沒事,你這是怎麼了,還有你臟死了,把眼淚給我擦乾好不好。」墨昊靳頭大了。

成陽馬上把手上的杯子給墨昊靳說:「靳哥,你喝點水吧!」

墨昊靳用受接過成陽遞過來的水,可是他忘記了墨昊靳的手骨折了。

墨昊靳拿著杯子手的痛得發抖,成陽看到了,馬上在杯子掉下去的時候接住了。

「靳哥對不起,我忘記你的手受傷了,要不我喂你吧!」成陽馬上認錯的說。

墨昊靳用左手接過杯子,把水給喝了。

洛夢櫻被聲音叫醒了說「靳你醒過來了,身體那裡不舒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