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便是小黑,以及紫玉它們,也都是一臉茫然的看著林衛,看到它們的樣子,林衛卻是來不及跟它們細說,而是讓它們的身體,相互接觸,接著,林衛便把一隻手放在了紫玉的背上。

而後便是小黑,以及紫玉它們,也都是一臉茫然的看著林衛,看到它們的樣子,林衛卻是來不及跟它們細說,而是讓它們的身體,相互接觸,接著,林衛便把一隻手放在了紫玉的背上。

而後便是小黑,以及紫玉它們,也都是一臉茫然的看著林衛,看到它們的樣子,林衛卻是來不及跟它們細說,而是讓它們的身體,相互接觸,接著,林衛便把一隻手放在了紫玉的背上。 150 150 admin

當林衛的手,碰觸到紫玉的身體時,那股天地能量,彷彿找到了缺口,根本不需要林衛牽引,便快速的順著他的手,湧入紫玉的體內。

紫玉身為魔獸,體型龐大,而且在幾個月前,已經破鏡,突破到了青銅級,承受能力比林衛強了百倍,一開始還十分的輕鬆,甚至一臉的欣喜,而且她並不是獨自承受,在天地能量充滿她身體的時候,則是湧向了身旁的虎咪,直到最後的嗜血蜂群。

「這小子什麼來頭?居然有這麼多的魔寵跟召喚獸?」龍吉一臉驚訝的說道。

「這小子應該是召喚師,有這麼多召喚獸,倒也說的通,只是他的魔寵倒是多了一些,而且等級太低,大部分還都是後天級別的,一點用處都沒有。」燕九重皺眉說道。

「這些都是小事,我們地聖宗又不是養不起,原本還想出手幫他一把,不過他既然已經化險為夷,把危機轉化成了機緣,那就不需要我們出手了,就看他這次,能夠得到多少好處。」龍吉搖搖頭,淡笑著說道。

「嗯!」聽到龍吉的話,燕九重同樣笑著點了點頭。

正如龍吉所說,剛剛的情況,其實他們已經準備出手了,他們自然不可能,眼睜睜看著林衛身死。

「噗呲……噗呲……!」

最先開始突破的,便是那些數量龐大的嗜血蜂,等級不斷的突破,畢竟,那些嗜血蜂的等級都不高,基本上都是後天七階跟八階,以及少量的九階,而且它們體型小,進階需要的能量也少。

而後接下來突破的,則是林衛,加上一開始的,他已經連續突破了兩個小境界,而且是元力跟靈力同時突破的。

天地能量的反哺,整整持續了一個小時,整個地聖山數十萬里的區域,彷彿變成了真空,一絲天地能量都沒有了,不過這個情況,很快便得到改善,因為有著其他區域的天地能量湧入,再加上地聖山的地脈,也開始有能量逸散出來,不過想要恢復到以前的濃度,卻是需要不少時間去積累。

吸收煉化了最後一點能量之後,林衛睜開眼睛,緩緩呼出一口氣,而後把全部都是一臉意猶未盡的小白它們,全都收了回去,而後接過從測靈柱上漂浮出來的一塊黑色玉牌,最後則是抬頭看向緩緩落下的地聖宗高層們。

「不知各位前輩有什麼事?」林衛伸手抱了抱拳,態度不卑不亢的問道。

「小友!你叫什麼名字?」燕九重面帶笑容,語氣十分和善的問道。

「晚輩名叫林衛!不知前輩如何稱呼?找晚輩何事?」林衛一臉疑惑的問道。

「老夫燕九重,他是老夫的師弟,龍吉,我等二人看到小友天賦驚人,願替師收徒,收你做他老人家的關門弟子,不知你是否願意?」燕九重笑著介紹了自己跟龍吉,而後一臉自信的看著林衛,他相信,林衛肯定會答應。

「前輩二人的師傅?如此一來,晚輩豈不是成了你們的師弟?」林衛眨了眨眼,有些驚訝的問道。

「沒錯!只要你答應,你就會跟我們一樣,在地聖宗之內,輩分是最高的,任何人見到你,都得畢恭畢敬的喊你一聲老祖,並且能夠獲得整個宗門的全力培養。」燕九重連連點頭說道。

「條件這麼好,那我需要做什麼?」林衛怎麼問道。

「你要做的,就是好好修鍊,努力提升修為,沒有其他要求,如果真要說有,那也是等你突破到傳說級,甚至是半神的時候。」龍吉笑著說道。

「那好!我答應!」林衛點點頭,笑著說道。

對方兩人給出的條件,實在是太好了,林衛又不傻,自然不會拒絕。

「那好!我們這就帶你去師傅的靈位前,給你舉行入門儀式。」燕九重笑著說完,便準備帶林衛離開。

「等等!她是我的侍女,你們也把她帶上吧!」林衛伸手指了指嚴雅琪,而後對燕九重說道。

「小事!」燕九重笑著點點頭,而後對嚴雅琪說道:「丫頭!你也跟上來吧!」

「嗯!」聽到燕九重的話,嚴雅琪急忙跑到林衛身邊,抓著林衛的手臂,一臉感激的說道:「謝謝少爺!」

「什麼謝不謝的,你可是我的人。」伸手揉了揉嚴雅琪的腦袋,林衛笑著說道。

「我們走吧!」燕九重說完,他跟龍吉二人便騰空而起。

而後林衛跟嚴雅琪,便感覺到有一股牽引之力,帶著他們兩個離地而起,跟隨在燕九重跟龍吉的身後,朝著地聖宗的宗門之內飛去。

飛入地聖宗之後,卻是沒有停下身形,而是繼續朝著中間的一座山峰飛去,最後在山峰頂端落下。

「這裡是地聖宗的主峰,地聖峰,我們這就帶你去拜師。」燕九重對林衛笑著說道。

燕九重說完之後,便跟龍吉兩人,直接向前走去,林衛見狀,自然是拉著嚴雅琪,急忙跟了上去。

四人越走越走越偏僻,卻是走到整個地聖峰,所有建築之中,最靠後的一間宮殿,走進去之後,林衛跟嚴雅琪便看到,在這宮殿之中,空間十分龐大,遠超外面,林衛猜測,這應該是運用了空間之力。

宮殿之內的空間,鑲嵌了無數發光的晶石,使得整個空間,都十分的亮堂,而這龐大的空間之中,整齊的擺放著無數靈位,粗略估計,最少也有一萬以上。

沒過多久!輕車熟路的兩人,卻是在一座靈位停了下來,林衛一看,這塊靈位上面,刻著人名,以及他們生前的一些事迹。

「小師弟!他便是我們的師傅,你趕緊跪下磕三個響頭。」燕九重一臉嚴肅的對林衛說道。

「好!」

聽到燕九重的話,林衛點了點頭,當即便跪倒在地,擺正姿勢,對著眼前的靈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響頭。

等到林衛磕完頭之後,燕九重跟龍吉的臉上,再度露出了笑容,而燕九重接著便拿出一件迷你鎧甲,隨後語氣親切的說道:「小師弟!從此以後,我們就是師兄弟了,你以後就叫我三師兄,叫龍吉四師兄,而你是師傅最後一個徒弟,便是五師弟,這件下品寶器琉璃甲送給你,就當是師兄我給你的見面禮。」。 還是那句話,世上沒有破不了的案子,只有不敢破的案子。「上源驛事變」的幕後真兇不是朱溫,而是中央朝廷!

這個中央朝廷不是唐僖宗的朝廷,而是田令孜的朝廷。換言之,幕後主謀是當朝權閹田令孜。

如上文分析,除掉李克用,對朱溫有百害而無一利。朱溫根本不具備作案動機。

如果我們從「誰受益,誰嫌疑」的角度去看,除掉李克用的最大受益者,正是田令孜。

田令孜雖然遠在成都,遠離黃巢之禍,卻並未置身事外,相反,在整個「黃巢之亂」中,特別是在黃巢撤出長安的這段時間裡,田大公公上躥下跳地十分忙碌。

鎮壓黃巢的功臣中,主要是「二鄭」、總司令王鐸、副總司令崔安潛、總監軍宦官楊復光,餘下則是王重榮、李克用、朱溫等優秀將領。

所以,要想篡奪功勞、竊取勝利果實,田令孜就必須拿掉他們。

亦如前文所述,田令孜通過陰謀詭計,先拿掉了「二鄭」,之後又以「討賊無功」為借口拿掉了王鐸、崔安潛。為了顧及吃香,同時也是客觀形勢所逼,田令孜不得不力挺自己的政敵——「楊派」宦官勢力,把收復長安的功勞記在楊復光、李克用等人頭上。

正在田令孜搜腸刮肚地思索如何扳倒楊復光的時候,楊復光突然病逝。史籍記載,舉軍為之痛哭,天下為之惋惜,唯獨田令孜「大喜」。

隨後,田令孜再也無所顧慮,迫不及待地對「楊派」勢力揮起屠刀。首先排擠打壓了楊復恭;遣散並吸收了「楊派」的「忠武八都」,改編為「隨駕五都」,以為己用;又與王重榮爭奪鹽利,甚至不惜與之兵戎相見……

這些全是后話,我們在後文還會一一展開。在這裡,我們只需明白一個道理:田令孜向討賊功臣們全面宣戰。當然這種宣戰是背地裡悄無聲息地運作,全是見不得光的陰謀詭計。

如楊復光所說,他與李克用是世交,論起來,李克用還該管楊復光叫聲叔叔。李克用此番平賊立功,由朝廷A級通緝犯搖身一變成為帝國藩鎮,也是靠著楊復光的大力舉薦。李克用與楊復光已經結成了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所以李克用也是田令孜的眼中釘。

李克用與王重榮,二人的關係也不是一般的鐵。李克用與王重榮之子王珂還有一層兒女親家關係,當然那是后話。總之,李克用與王重榮都在楊復光麾下立功,是一個戰壕里的戰友。

二人分別坐鎮河東、河中,虎視眈眈地盤踞在長安東面。

在長安東南面,就是汴州朱溫。朱溫是被楊復光、王重榮招安的,有一層天然的政治同盟關係,朱溫又認王重榮當舅舅,在袍澤之誼上又加了一層甥舅關係。

而朱溫與李克用也是並肩作戰的好哥們兒,以兄弟相稱。

如此看來,關東地區結成了一個以楊復光為核心的鬆散的政治軍事聯盟。雖然楊復光已死,但各藩鎮之間為了維護自身利益,仍然保持著總體友好的態勢。

這是田令孜最為擔心的,政令不出潼關啊!

終於,田令孜嗅到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李克用追擊黃巢,滿載而歸,途徑汴州,如果朱溫能把李克用解決掉,豈不是一箭雙鵰?

「朱溫,你想想辦法,干他一炮。他所繳獲的戰利品,全部歸你,算是辛苦費;雜家只要他的人頭。」

那朱溫就這麼聽話嗎?朱溫會貪戀李克用的財物,或者說會聽從田令孜的指使嗎?還是說朱溫也想抱田令孜的大腿,主動獻上投名狀?

不管怎樣,朱溫一定是很糾結的。從本心出發,朱溫真心不想下毒手。可如果不聽田令孜的話,那麼田公公的下一個打擊目標會不會是自己呢?

連世為貴胄的王鐸、崔安潛、鄭畋、鄭從讜都難逃田令孜的毒手,難道朱溫這個三無產品矮窮矬就可以?

在朱溫事後給李克用的信中,也明確指出,暗殺行動是未經自己授權的行為,是部將楊彥洪與朝廷派來的密使宦官擅自為之。等於向李克用透漏了幕後真兇:是田令孜要搞你!

如此,倒也可以解釋我們最初的疑問了,那就是這場暗殺行動的準備工作非常倉促。

事變發生后,李克用慌不迭地返回河東,似乎也反映出他也知道了幕後真兇是誰,只是這個人背景太深,自己不敢說。

「上源驛事變」是李克用與朝廷(田令孜)之間的一個默契,彼此心照不宣,大家只能統一口徑,朱溫就是主謀。本案不要再追查了,查到朱溫這裡就結案吧。

詭異的是,作為「謀害平賊功勛」的「元兇」朱溫,居然沒有受到任何懲罰。朱溫與朝廷之間也有默契。

「上源驛事變」也就成了李克用敲詐朝廷的把柄,不斷碰瓷。

當然,田令孜控制下的朝廷不會因內疚而憐憫朱溫的,之所以頂住李克用的壓力而保存朱溫,是有其他更重要的考量。同樣會在後文逐漸展開。

以上是關於「上源驛事變」最合理的推論。

真兇:田令孜。

黃巢雖死,天下亂局卻並未因此終結,相反,變得更亂。中央朝廷的威嚴蕩然無存,皇帝號令幾乎成了一紙空文。

面對藩鎮之間的兼并、群雄的割據,中央朝廷再也無力制止,只能一邊委屈求全,奉行綏靖政策,一邊尋求藩鎮之間的勢力均衡,甚至挑唆他們之間的爭鬥,以此來坐收漁翁之利。

黃巢死後,歷史進入到了「后黃巢時代」。

【李克用的擴張】

自上源驛脫難后,李克用一方面積極擴軍備戰,一方面派人上疏朝廷,控告朱溫的毒謀,並且發出了軍事威脅。

收到起訴書,滿朝文武大為驚恐,一致表示黃巢剛剛覆滅,不宜再起事端,應讓兩鎮和解。

充當朝廷和事佬的最佳人選,是宦官楊復恭。楊復恭是楊復光的堂兄。既然楊復光已死,朝廷里在李克用那裡最有面子的,當然就是楊復恭了。

面子,只是和解工作能夠順利展開的前置條件,而裡子才是和解工作能夠成功地決定性因素。

面子是楊復恭,裡子是封李克用為隴西郡王,將麟州、雲州、蔚州劃歸河東,將昭義軍的澤州、潞州劃撥給李克用的弟弟李克修(從此之後,昭義軍一分為二,太行山以西成為「西昭義軍」,節度使是李克修)。

這就是劉氏夫人給李克用出的解決辦法,敲朝廷的竹杠,讓田令孜控制下的朝廷吃啞巴虧。李克用的勢力因此得到極大的提高。

李克用的發展壯大,引起了鄰藩的警覺,特別是對昭義軍的瓜分,引起了幽州(今北京)盧龍軍節度使李可舉的強烈恐慌。

李克用的勢力不斷向東滲透,很明顯,下一個目標就是他的幽州。而定州(今河北省定州市)王處存與李克用是兒女親家,到時候肯定會成為李克用的幫凶。

幽州李可舉決定先發制人。

於是,李可舉忽悠鎮州(今河北省正定縣)成德軍節度使王鎔,說易州、定州自古以來就是我盧龍和你成德的固有領土,現在被他們分割走了,下一步,咱倆都將不保。

瞪眼說瞎話。二州全是一百多年前從成德軍分割出去,跟盧龍軍沒有半毛錢關係。

王鎔,當時只有13歲。襲父位,做成德軍節度使,襲位時年僅10歲。所以被李可舉成功哄騙,結成軍事同盟,答應對定州義武軍開刀,瓜分義武軍。

為了保險起見,李可舉又秘密勾結了李克用的老冤家——大同防禦使赫連鐸,讓赫連鐸攻擊李克用的後背,以在西邊牽制李克用。

赫連鐸也正覬覦河東的北部疆土,因此兩人一拍即合,於是,李可舉與王鎔分別出動大軍,對義武軍王處存發動突襲。

王處存緊急向李克用求援。 「你不是來量尺寸的嗎?」

「對。」

「服裝系客卿教授陸昭的名字我是聽過的,國內設計圈的佼佼者。我也想讓他替我做一套,幫我量尺寸。」

她聽言,萬分震驚,立刻抬頭看着他。

四目交匯,他看到的是一雙極美的眼睛,裏面像是有着萬千星辰。

這個丫頭的眼睛裏,是有光的,似乎能穿破一切黑暗,照亮前進的路。

「怎麼?你們工作室不需要生意嘛?我應該算是個大單吧?」

「需要,我相信老師肯定會答應的。那我……幫你量一下。」

前面還在聊合作商的事情,怎麼一轉眼跳到了量衣服。

算了,趕緊量完撤吧,封晏是個商人,他從不是衝動的人,應該是有新的決策,她就不要干涉了。

她趕緊拿出皮尺和本子,開始幫他量數據。

肩寬、領口、臂長、腰圍、臀圍,胯圍,還要蹲下來量腿長。

她量到腰圍的時候,就感覺有些不好了。

平常不覺得這些有什麼,可現在……怎麼覺得動作有些色情呢,她好像是在調戲封晏。

接下來是胯圍、臀圍……

她蹲下來,這高度,有些邪惡啊!

她吐出一口濁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正六根清凈的給他量的時候,沒想到辦公室的們突然開了。

路遙:「先生,處理好……」

此話一出,嚇到了唐柒柒,她腳下一崴,腦袋往前撞了一下。

路遙看到了這不可描述的一幕。

「抱歉。」

他火速關上門。

封晏臉黑了。

這丫頭,是不是故意的?

唐柒柒也趕緊站穩,完全不敢抬頭看封晏的臉色,她敢肯定,絕對很難看。

她能感覺到,他目光如炬,看得自己如芒在背。

好不容易量好了,她也鬆了一口氣,道:「可以了,封先生沒什麼事我先出去了,我還要給路秘書量呢。」

封晏聽言,狠狠蹙眉。

要她蹲下身子,量路遙的臀圍、胯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