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孕育它的這一年來,也全靠大家的支持和厚愛。

0

新書,已經在準備階段了,依舊是逐浪,依舊會有好看的故事,豐富的劇情和各種美女!

最遲十二月,我們新書見!

希望新書能夠寫出更好的故事回饋給大家!

作者星河一夢說:感謝給了我很多打賞的魔尊小新,感謝一直追定的兄弟:APP_33230790、APP_48268598、小海豚_57033834、小海豚_46676278、APP_45022769、APP_49144243、APP_30155443、Oo至尊寶、APP_46675792、APP_55941518、APP_39168365、APP_35450770、小海豚_41757300……還有很多人,介於版面有限,就不一一寫上了。再次感謝大家的支持! 屋裡不見郝蔓,賀豐收問母親,母親說剛才在屋子裡,是不是上廁所了。賀豐收就在廁所外面叫:『郝總,你在裡面嗎?』

「你過來。」裡面傳來郝蔓的聲音。

廁所里黑咕隆咚的,農村是旱廁,裡面髒兮兮的,郝蔓肯定是不習慣。但是陪著她上廁所讓母親看見有點不妥。

「是不是要手紙?」在廁所里,肯定是沒有手紙了。

「讓你過來你就過來。」郝蔓一副不容拒絕的口氣。

賀豐收用手機照著,進了廁所,發現郝蔓蹲在那裡,很痛苦的樣子。

「你怎麼了?」

「我站不起來了,腿麻。剛才還滑倒了。」

賀豐收過去,幫郝蔓提上褲子,她的褲子上沾了泥水,一股騷氣。郝蔓混身軟綿綿的,真的是喝多了,剛才和金翠斗酒,她喝的太猛了,估計是出來風一吹就暈了。

母親看見郝蔓醉醺醺的樣子,嚇了一跳,不知所措。

看來是不能在家睡覺了,郝蔓換的衣服都沒有帶,明天說出去丟人,趁著天黑往縣城去,明天給她買一身換洗的衣服。就從郝蔓身上掏出汽車鑰匙。

把郝蔓放到後排座位上,賀豐收開車出了村子。

「賀豐收,你他娘的叫來一個母夜叉和我斗酒,純粹是要我丟人的,你說是不是睡過哪個金翠?」郝蔓在後面嘟嘟囔囔的罵道。

「郝總,你冤枉我了。她是村主任的千金,我們好久都沒有都沒有見過面了。」

「總你大的蛋,叫大小姐。你這傢伙喜歡悶斗,不要以為我看不出來,那妮子看你的眼神都不對,看著你像是她家養的寵物,我來了像是要給她牽走一樣,嘴裡是恭維,其實是惱怒。你這傢伙背著我不知道搞了多少良家婦女。好久都沒有見面了,上手挺快啊!」

賀豐收不說話,道路坑窪不平,裝作認真開車的樣子。

「你咋不說話,是不是我說到你的心坎上了,心裡美滋滋的?」郝蔓不依不饒的說。

「你喝多了,這裡離縣城差不多得一個小時,你睡一會兒吧,睡一會兒酒勁就過去了。」

「我睡不著,你開車要把我的胃都顛出來了。」

「路不平,我啥辦法?」

「你就不會慢一點。」

「好,我的大小姐,我慢一點。」

賀豐收降低車速,慢悠悠的開著,空曠的田野,麥苗上面一層白霜,車燈照過去一覽無餘。郝蔓漸漸的發出了輕微的鼾聲。

走到黃土崗附近,忽然覺得方向盤一直往右邊打轉,稍微一鬆手,車子就往路邊開。是方向盤有毛病了,不是。肯定是輪胎爆了。

國民老公的一億寶妻 下車,用手機照著,果然是右後輪爆胎了,輪胎上有一個大大的三角釘。媽的,路上咋會有三角釘,這種釘子賀豐收聽說過,是黑心的汽修店老闆為了攬生意,專門在公路上撒的,鄉村路上咋會有這東西?附近又沒有汽修店。不知道車上有備胎沒有?

賀豐收正彎腰查看輪胎,忽然覺得後面好像有人,但是已經晚了,一截鐵絲勒進了脖子。媽的,遇見了搶劫,賀豐收腦子裡第一反應就是遇見了壞人,脖子上纏上細鐵絲,瞬間就會要命,看來這人不光是要錢,還要命。

手機掉落在地,一個黑影迅速過去撿了起來。這是第二個劫匪。

車子前面又竄出來一個高個子傢伙,上車踩了一下油門,確認車子很正常。是第三個劫匪。

賀豐收快要窒息了,張大嘴巴想叫,可是已經叫不出來,連忙後退,減輕脖子上的壓力。身後的劫匪隨著賀豐收的腳步也後退幾步,手上的力道更大,賀豐收腦袋裡想到這是那幫殺人搶劫計程車的劫匪,手段狠毒,罪惡累累。趁後退的時機,賀豐收抬手用肘部擊打後面傢伙的腹部,那傢伙一擋,賀豐收的一隻手伸進鐵絲裡面。

「快點,勒死他。」車上的傢伙叫到。

脖子上的壓力小了一些,賀豐收只覺得手指頭快被勒掉了。大口的喘了一口氣。猛抬肘,擊打到那傢伙的臉上,可是那傢伙緊緊的抓住鐵絲不放。兩人僵持著。

「拿刀捅他,捅死他,捅死他。」車上的傢伙急了,嚎叫到。

身邊的另一個劫匪瞬間拔出一把匕首,在後尾燈的亮光里寒光閃閃。一下子就往賀豐收的肚子上刺來。賀豐收拼盡全力,猛地扭身,匕首插進後面傢伙的肋部,脖子上的鐵絲鬆了。面前的傢伙還不知道傷到了同夥,又是猛刺,已經躲不開了,賀豐收把後面的傢伙往前一推,匕首結結實實的扎進匪徒的胸腔。拿匕首的傢伙這才看清扎錯人了,滿臉愕然。賀豐收揮拳就把那傢伙擊倒在地。

車上的匪徒看的清清楚楚,呼的下車,手裡拿著一根撬棍兜頭劈下來。

賀豐收躲過,飛身跳起來,一腳踢在那傢伙胸部,劫匪滾落在路邊的溝里。

「老皮,快起來,快起來,有劫匪。」想到車上有郝蔓,不知道還有沒有劫匪躲在暗處,賀豐收叫到。

兩個劫匪跌倒路溝裡面,混身疼痛,知道遇見了強勁的對手,已經有同夥受傷。剛才上車的那個傢伙迷迷糊糊的看見車後面還有人,知道今天的搶劫難以成功,拔腿就逃。

賀豐收不敢追趕,到處黑乎乎的,萬一中了他們的調虎離山計,劫匪把車子和郝蔓拉走了怎麼辦?

趕緊上車,把車窗鎖好。猛加油門,車子往前衝出一段路,賀豐收想,這樣跑了不行,要趕快報警。於是摸出郝蔓的手機,撥打了110.

郝蔓依然在酣睡,對外面發生的一切一概不知。

過了一陣,見遠處有嗚哇嗚哇的的警笛聲,是警察過來了。

到了近前,車上下來幾個人,為首的是老皮,就是派出所的皮所長。賀豐收把經過簡單的說了。老皮領著人往剛才搏鬥的現場一看,路邊躺著一個人,已經沒有了氣息。

「劫匪往哪裡跑了?」老皮問。

「往車子後面跑了。」

「追。」

留下一個人看著現場,其餘人駕車往前面追去。 神玉島,有一所秘密的水牢。

乃是關押在神玉島為非作歹之人。

「他已經進去好幾天了,我要進去看看,萬一他在裡面出什麼事!」

芙蓉郡主在水牢門前,意圖進去。

可門口的守衛卻是一臉的無奈道:「夫人,這水牢乃是要地,可不是誰想進就能夠進去的。要麼您拿上神玉令,要麼就要有人親自帶您進去。」

芙蓉心中關切小新的安危,臉上升起一股怒意來,冷冰冰道:「我什麼身份你不是不知道,讓開,別逼我動手!」

那門衛臉上強擠出笑容,好聲好氣的說道:「夫人,您就別為難小的了,這事情,小人實在沒法子!」

就在此時,水牢底下一聲巨響。

不遠處的江面上,發生了好多爆炸的聲音。

一次次強有力的爆炸在水中進行著,就隔著水也能夠感受到那爆炸的威力。

門衛神色一變,連忙朝著水牢底下沖了進去。

芙蓉更是著急,也跟著進到了水牢底下。

水牢的構造本事堅韌無比的,靈陣加靈器雙重保險,而且還有封魔大陣。

任何人到了水牢之中,都是沒有靈氣的普通人。

可此時,水牢之中,卻是靈氣肆意!

昏暗的水牢之中,小新雙目猶如炙熱的太陽一般閃這紅光。

「小新!」芙蓉看到小新的模樣,大聲喊道。

可此時的小新,卻像是陷入了某種魔症,根本沒有理會芙蓉的叫聲。

而是直接朝著水面上沖了出去。

「砰!」

堅韌的靈陣,阻擋住了小新的去路。

「啊!喝!」

小新連續猛烈的衝擊了好幾次之後,終於發出了無盡的怒吼!

隊長刁蠻妻:老婆說了算 霎時間,小新身上的紅芒暴漲!

一陣陣殺氣四溢。

那殺氣,根本是靈陣阻攔不住的,本來在青江之中,閃著微弱光芒的水牢。

已經被紅色包圍。

那一種紅色,似乎是血,而且是無數種血液的混合。

那些紅色,是殺氣,也是無數生靈的怨氣!

是小新血脈之中,積攢了無數年的怨靈殺氣。

就在那一瞬間,爆發了。

片刻之後,整個水牢周圍千米之地,已經化為一汪血紅色的海洋。

芙蓉大聲呼喊著小新的名字。

可正處於那種特殊狀態的小新,根本沒有功夫注意到芙蓉。

不停的怒吼著,釋放著血脈之中的那種殘暴嗜血的力量。

很快,神玉島周圍數十里已經全都變成了紅色,邊緣處淡,可也在逐漸的變紅。

而在青江水底的各種生物,都在瘋狂的逃竄著,爭先游出神玉島附近的水域。

先前,神玉島周圍靈氣充足,乃是生存的好地方。

可如今,神玉島周圍已經變成了一汪死水!

各種水底植物已經紛紛開始枯萎,而小魚小蝦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死去!

可嘗試逃離的那些生物,逃離的速度,根本沒有那血色的力量快。

不管大小,一切的生命,都在那血色中,逐漸的死去!

數量龐大的水底生命的消亡,讓整個神玉島周圍,都蔓延著血腥的滋味!

若是此時有人在神玉島上空俯視,便可發現,整個神玉島已經被一團紅色包圍!模樣甚是駭人!

「殺!殺!」

「死!死!」

小新已經完全被殺戮的意識控制。

他身邊周圍更是充滿了無比狂暴的力量!

即便是武帝修為,也不得寸進!

而小新,則處於力量的最中心,那股力量在小新的身體上,瘋狂的肆虐著。

一次次的破壞,之後又一次次的重生。

小新的身體在短短的時間裡,被撕裂了無數次。

可他根本失去了一切神經和知覺,對於一切的痛苦都茫然不知,在他的意識里,唯有殺戮!

偌大的神玉島,能人輩出!

可除了唐玉,竟然無人能解決!

就連修為突破天際的唐玉父母,也無法改變,也沒有辦法讓小新停下。

「所有人都撤離!」

為了減少損失,神玉島在短短的一刻鐘之內,所有人已經全都離開!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神玉島周邊的紅色,也是越來越濃郁!

以至於上空都形成了一股紅色的風暴!

猶如正常的風暴一般,那紅色的風暴也開始凝聚雲層。

而以神玉島為中點,那血色風暴覆蓋的面積,已經有方圓百里!

水中死去的各種生物,何止千萬!

一個巨大的死亡旋渦!

不可逆轉的形成了!

就在此時,小新突然眉眼之間有了一絲清明。

「我……為什麼要殺戮?」

可剛剛閃現了一瞬,那一絲的清明就再度消失。

轉而變成了無比兇惡的面孔。

「殺!殺!殺!」

伴隨著三聲怒吼。

青江水底,再現波瀾。

無盡的血水浮上江面,被吸入雲層之中。

隨後,天降血雨。

有傳說道:青江乃大陸之血脈,若是天降血雨,意味著青江不保,也就是整個大陸要分崩離析!

於此同時,整個大陸上的元氣,通通開始了震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