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出動的是,最具殺伐的射手座夏長風,摩羯座牧卓,夏老頭不用說,而摩羯座的牧卓,是一位非常擅長攻伐,甚至是只擅長攻伐的一個星座,夏老頭給他的……

而出動的是,最具殺伐的射手座夏長風,摩羯座牧卓,夏老頭不用說,而摩羯座的牧卓,是一位非常擅長攻伐,甚至是只擅長攻伐的一個星座,夏老頭給他的……

而出動的是,最具殺伐的射手座夏長風,摩羯座牧卓,夏老頭不用說,而摩羯座的牧卓,是一位非常擅長攻伐,甚至是只擅長攻伐的一個星座,夏老頭給他的…… 150 150 admin

《武夫當立》七大陸篇第一百九十章斬殺商羊 第851章

「稟皇上,臣女沒做過。」秦臻直接否認。如今她的心理素質那不是一般的強硬,便是欺負人,也可做到面不改色。

葉知秋身上的毒確實是她下的,她說了,這次進宮,只要別人別欺負她,一切都好說,但若有人敢欺辱她,那叫別怪她手下留情。

「現在葉姑娘和葉大公子都懷疑你,而且也就你與她們曾經有過節,若是想要證明你的清白,的確是應該下去派人檢查一下,看看你的身上是否攜帶了毒藥之類的東西。」雪貴妃冷艷著一張臉,出聲道。

她現在對秦臻真的是半點兒好感都沒有。

「來人。」只聽雪貴妃一聲令下,立即便有兩個婆子走上前來,

「見過皇上、貴妃娘娘。」

「你們兩個將她帶下去搜搜身,一定要搜的仔細點,最好連鞋子也給脫了檢查。」雪貴妃吩咐道。

秦臻的臉色微微凝,見兩個婆子走到她跟前,

「請姑娘跟老奴這邊走。」這兩個嬤嬤應是雪貴妃的人,都很精明,看出自家主子對秦臻的不滿,當即便伸出手去扯秦臻。

秦臻秀眉微微一擰,眸色一冷,

「我自己走。」她道。但那兩個嬤嬤仍伸出手卻駕她的胳膊,然而肥胖的手剛伸出手,還未碰到秦臻,一顆石子忽的凌空而來,直接打在她的手上。

「啊喲喲,老奴的手,哎呦呦……」那嬤嬤當即捂着手腕跪坐在地上,鮮紅的血順着她的指縫流出,手背上一個血洞汩汩流着血,那石頭子竟是直接穿透了她的手背。

眾人大驚,守衛更是瞬間警惕。卻只見白玉石道之上,迎著午後的陽光,身後大片的火燒雲,一男子緩步而來,一張妖孽絕美到極致的臉映入眾人的眼中,妖冶冷魅,雙瞳沉然冰凝,狹長的鳳眸淡棕的顏彩,眸色如流火,氤氳着涼薄,削薄的唇紅如血,皮膚透著些久未見眼光的蒼白,他這一地火色紅雲,似從灰燼中走來,袍角無風自舞,神色不怒自威。

所有人都被這人給震在原地。一時間晃花了眼,竟是怔出了神。這人,是誰?

「站住,你是什麼人?」大太監王公公第一時間回神,忙出聲呵斥。便見那人直接抬手嗎,掌心一枚象徵身份的金牌耀耀閃光。

「奴才見過玄王爺,王爺萬安。」王公公忙的跪下行禮,蕭鳳棲話未說,只抬了抬手。

便也是王公公這一聲,終於拉回了所有人的理智。這是玄王蕭鳳棲?嘶。

不知道是誰倒抽一口涼氣,彷彿自己還在夢中。再看皇上臉上的表情,又何嘗不是一臉驚詫。

甚至於雪貴妃都忘記了反應,在蕭鳳棲身後一米遠,還跟着貼身屬下冷牧,可所有人都似乎將他給忽略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蕭鳳棲的臉上,皇宮百年,未出過這樣一個絕色人物。

「兒臣見過父皇,母妃。」此時,蕭鳳棲已經走上前來。 如果他不趁機擺平孟千真這隻奸詐的老狐狸,就白白浪費了孟慕思的心思。

他可不能讓孟慕思白白受傷。

「賢婿啊,這事可怨不得我啊。這事追究起來,先是鎮守下勝關的孟哲將軍奏本說發現王府的密探出入青陽王朝的次數非常頻繁,接著朝中眾臣也陸續表奏,發現王府的諸多疑點。這些證據確鑿,都指明了你打算預謀造反,你我皆為人臣,理當替國分憂,我也不好替你將奏摺壓下讓人說我包庇女婿啊!所以,我能做的只有按實情具表。」孟千真一推二六五,慣用伎倆將自己摘得乾乾淨淨,還擺出一副忠臣的架勢讓人想反駁都沒話說。

靠,真是老奸巨猾!

孟千真不但把事情都推倒別人頭上,更是直接把屎盆子扣在了孟哲將軍身上。

如此一來,依著他向來扮作的有仇必報的性格,事情了結之後必然會對孟哲出手。或者這件事激怒陛下,盛怒之下輕則孟哲丟官,重則軍法處置。

關鍵是,孟哲將軍現在已經被策反,是他的人!

上官霆恨得咬牙切,沒想到這貨居然設計他的同時還想好了退路,就算不能撼動他,也可以折殺他的羽翼。

只是,孟哲如何曝光的呢?為什麼林風眠這邊沒有收到消息?

上官霆覺得自己這邊內部結構肯定出了點問題,在這件事情結束后,他一定要整頓一下。如果消息鏈有斷的地方,一定要及時連接好,以免將來誤了大事。

「莫須有的罪名,相爺居然查不出真假,還口口聲聲稱為朝廷辦事。這就是辦事的態度,敷衍了事?」上官霆因為心中憤怒,言辭難免犀利。

「可不敢這麼說。這件事是經過調查,確實如同孟哲將軍所奏,賢婿的密探出入青陽王朝的次數的確是太過頻繁,不得不讓人懷疑。」孟千真言之鑿鑿,彷彿親眼所見一般。

上官霆先是一愣,隨後就想到了什麼。

冬天的時候,因為他比較懷疑孟慕思的來歷,所以派人前往其他國家暗中尋找和孟慕思有關的蛛絲馬跡。

後來,雖然因為沒有證據指明她和其他國家有關聯,這事就暫時不了了之。前往其他國家的密探都按時歸來,只有青陽王朝的沒有撤掉。

因為密探聯繫上了潛伏在青陽王朝的人,於是便做了接應,來往於兩國的邊界,暗中傳遞兩國的消息。

孟千真肯定是發現了什麼端倪,才會用此大做文章。

其實上官霆心如明鏡,孟千真這麼忌諱,是怕找到外援,聯合起來對付他自己。

「孟相爺的消息真是靈通啊!本王的確派人出關,不過不是密探而是密使。他們也不是通敵,而是想和鄰國建立邦交,和我國永修和睦。」上官霆冷笑,直接了當道出孟千真心底最大的隱憂。

孟千真這隻老狐狸一聽就懂,不過卻因為在乎孟慕思的安危,沒敢和上官霆大逞口舌之快。

「這倒是難辦了,眼下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賢婿清白,也只有委屈賢婿跟我回去接受調查。不過賢婿放心,我定然會傾盡全力還你清白。這是最好的保護你的方法,相信我。」孟千真笑面佛般的笑臉依舊,可臉上過多肥肉卻輕輕顫抖,泄漏他此刻的心虛。

「是嗎――」

上官霆拿著劍的手不過動了動,孟慕思立即配合地扯脖子哭喊:「爹啊,你想害死我嗎?還查什麼查,先救我啦!嗚嗚,我頭好暈啊,血就要流光啦!」

「女兒啊,別怕爹這就救你。慕位你還等什麼,帶著你的人立馬給我滾!」孟千真聽到孟慕思這一哭喊,心疼的啊,眉毛都擰成了麻花。

「我,我這就滾了。」孟慕位被孟千真這一怒吼,嚇得立即退兵撤退。

將端王妃門前圍個水泄不通的軍隊,頓時作鳥獸散,分成零星小股朝著四面八方離開,一轉眼就不見了蹤影。

端王府門前,頓時變得安靜下來,只有上官霆和孟家仍在緊張對峙。

「我已經依言退兵,賢婿也該依著君子協定,放了我女兒吧!」孟千真擔心孟慕思脖子上的傷,言語間愈發急切。

放了?怎麼放?

他已經利用孟慕思鬧到這一步,如果此刻他收回寶劍,恐怕孟慕思不得不同孟千真回丞相府吧!

可問題是,他捨不得她離開啊!

上官霆猶豫的時候,孟千真卻是等得不耐煩了。

如果上官霆再不放了孟慕思,他就準備撕破臉皮。雖然孟慕位帶著人撤走了,但是只要他一聲令下,再次包圍王府還是很容易的。

「別激怒他們,放了我。」孟慕思僅用兩人才能聽見的聲音小聲提醒。

她不知道上官霆在猶豫什麼,可是此刻目的達成,他再不放開她搞不好孟千真會隨時反口。

「好。」儘管依依不捨,上官霆還是不得不移開了寶劍。

鬆開她的瞬間,上官霆深邃漂亮的眸子里立即染上一層隱晦。兩個人還沒有分別,可他的心已經開始痛。

「慕思,快,快到爹身邊來。」孟千真見上官霆放了孟慕思,總算是鬆了半口氣。

可是只要她還呆在上官霆身邊,就不是安全的。

所以孟千真迫不及待地召喚孟慕思,只有呆在自己身邊,孟慕思才會絕對安全。

「嗯。」孟慕思木然點點腦袋,上前一步。

忽然一雙大手按住她的肩膀,力氣大的讓她吃痛地挑眉,然後發現自己再也邁不出腳步。

孟慕思驚訝回頭,對上上官霆迷人的黑瞳。

她沒看錯吧?他的眼中居然溢滿不舍。

可他心中明明沒有她啊!

孟慕思摸摸依然有些疼的傷口。

那天在她房間里發生的事情,依舊曆歷在目,身體雖然已停止流血,但是傷口還在疼,她的心也仍舊在刺痛著。

或許,他的不舍只因為她一次又一次的幫他吧!

「我得走了。日後,你自己多加保重,好好照顧寶貝們。」孟慕思勾起抹笑容,努力讓自己走得瀟洒一點。

上官霆望著她,遲疑動動嘴唇。

他雖然沒有出聲,但是口型似乎在呼喚――慕兒,別走。

孟慕思的眼睛瞬間紅了,不舍的情緒開始在心裡冒著泡。

就在這時候,上官馨和上官澤撲上前,抱著孟慕思的大腿,嚎哭:「娘,不要丟下我們,不要走!」

原本孟慕思心裡就有點捨不得離開,再被這兩個心頭肉抱住大腿,不舍的情緒就像是在心裡發了酵,從一點點最後變得洶湧,將一顆心填的滿滿的。 閱男大會的第一環節,識藥草,正式開始,待那報幕的女侍喊罷,就有六個女侍各自端著一個裝着一堆雜亂的藥草,和一疊寫好了藥草名的字條的托盤,走了上來,放在了祭祀台中央的六張桌子上。

「請參賽者入席——」

報幕女侍喊罷,林小芭便是拍了拍林含的肩頭給他打氣:

「小含,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能贏!」

「嗯!為了小芭姑……公子,我一定會贏的!」

林含充滿信念地點了點頭,便是走向了參賽的中央場地。

待參賽的選手都入了席后,一個女侍端出了插著一炷香的香爐走了出來,報幕女侍便才下令比賽開始。

參賽選手們需要在這一炷香的時間裏,將所有的草藥對上相應的名牌,逐一擺放在桌面上,這不僅考驗參賽者對藥草的了解廣度,更是考驗了參賽者辨別藥草的速度,只有平日裏對藥草非常熟悉的人,才能夠從中取勝。

比賽一開始,林含就聰明地率先把所有名牌都在桌子上擺放好,他每擺上一張,就會念一遍那名牌上的名字,似乎是打算直接一次性先記住這裏面都有哪些草藥。

緊接着,林小芭就見林含拿起了托盤裏的藥草,一株一株地快速分配到對應的名牌處,那速度之快,讓林小芭對他的記憶力驚詫到眼睛都發直了!

「沒想到他還挺深藏不露的啊!」

就連藍瑚都有些驚訝,平日裏看起來獃獃萌萌,有點遲鈍的林含,居然拿起藥草來,就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

「算他還能派上一點用場!」

靖王雖然不願意誇獎自己的情敵,但他也不得不承認,林含除了不夠自信,其實在醫藥方面還是很有才能的。

而另一邊的林小芭一言不發,只是兩眼冒光地盯着林含流口水,因為此時此刻投入專註,又自信可靠的林含,在她看來實在是太帥了!

如此一來,這一環節,林含是穩贏了。

當那一炷香還未燃燼一半,林含就率先分完了所有的藥草,經女侍檢查,無一錯漏,故林含以絕對的領先優勢,直接成為了第一環節的第一名。

雖然決出了第一名,但剩下的人還需繼續決出其他名次,故林含比完了之後就率先下了場旁觀靜待剩下的比賽結果。

「小含,你剛才實在是太帥了!我整個人都看呆了!你真的是太厲害了,我的眼睛完全都被你吸引住了!」

林含一回到藍瑚那邊的席位,林小芭就激動地上前拉住他的手,興奮地跺着腳,如是讚歎着他。

「謝,謝謝小,小芭姑……公,公子。」

林含一被林小芭拉住手腕,就臉紅起來,再聽她誇他帥,還說被他吸引住了,林含就更是臉紅心跳地結巴了起來。

「呵呵,你謝我什麼呀,我才要謝謝你幫我贏下了這一局呢!」

林小芭看着純情害羞的林含,又是覺得他可愛地笑了起來。

「咳咳!你們能不能給我注意一點,我姐姐可還在上面看着呢!」

座中的藍瑚提醒一句罷,便是又不正經地做戲道:

「來來來!我的小美人,你可太厲害了,我得親自獎勵你一杯酒!」

說着,藍瑚就起身一把從林小芭手裏把林含拽了過去,和她挨坐在一起,也不管林含願意不願意,就把自己用過的酒杯往林含的嘴邊懟。

「藍……女主大人,我自己來就行……」

林含忙是避著不願被藍瑚挨着,但他一個文弱的小男生,哪裏比得過習武三十幾年的藍瑚。

「怎麼能讓你來呢,都說是獎勵你了,當然是我來!」

「咳咳咳咳……」

推搡之間,林含不敵藍瑚,便是被藍瑚親自灌了一杯酒下去,使得他嗆了起來。

「呵呵呵呵……」

藍瑚見狀就故作嬌嗔地笑了起來,而上座的藍珊看罷,就將視線又移向了賽場中央。

。 李子孝的話就如同命令一般,秦曦倩只是含羞的點點頭然後拿過自己的手機並打開了通訊錄,因為是在後面李子孝看不見她在手機上找的誰。

為了證明自己確實有在打電話秦曦倩還把手伸到李子孝面前。

李子孝看到秦曦倩正在給署名「Anne」的人打電話。

「把免提打開。」

說著李子孝dong了一下,秦曦倩輕jiao一聲白了李子孝一眼然後打開了「免提功能」。

免提打開後手機里只是不斷的傳出「嘟嘟」,秦曦倩的臉色有些不好看,她在打這個電話前其實心裡還很不安就怕遇到這種情況。

忙音響了十多秒鐘就在秦曦倩打算放棄的時候,聽筒里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喂?請問是哪一位?」是一口非常彆扭的Z國話,一聽就是那種剛來Z國沒多久的外國人說出來的話。

秦曦倩露出了喜悅的神色,李子孝當然也看出來了不過因為諸葛茜雪的事情他的心裡現在極度不平衡。

秦曦倩剛一張嘴說話卻情不自禁的從喉嚨里發出一聲悶哼。

「en……」秦曦倩回過頭白了李子孝一眼意思是叫他不要胡鬧,「那個……」秦曦倩的聲音有些顫抖而且還特別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