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們的陣法剛好從地幹命理上處處壓制着我,讓我根

0

本沒有時間釋放身上的氣息和搖動手搖鈴來進行還擊。

不過在這三隻厲鬼叫着離開的時候,我身上的那股束縛一下子沒了,我大吼一聲,也不再顧楚雲再三交代的不要我釋放黑暗之氣和屍氣的勸告,將渾身所有氣息全部釋放開來,而此時那股灼熱感的恐怖力量已經來了!

“龍空,你的死期到了!”

這三個人怒吼着,他們必須要速戰速決,不然引來鎮子裏的高手,都得非命於此!

“轟!”

一聲響動,劇烈的火球燃燒了起來,看着裏面紅火的光焰,他們三人都舒了口氣,但,就在這時,還沒散去的黑煙中,響起了一陣鈴聲,並且一股恐怖的黑暗之氣將他們燃燒的火球全部震飛,緊跟着一個渾身漆黑的人大吼着從裏面奔了出來。

“不可能!”

三個人皆是大驚,不過他們空中厲鬼卻淒厲的慘叫起來,只見狐狸姐姐張開爪子已經吸食了兩個,並且追着另外一個猛打。

“是你們自己作死,怪不得別誰!”

我拿着手搖鈴快速竄行,並且將自身的氣息朝他們瘋狂鋪蓋。

當這股恐怖的黑暗之氣襲過來,他們直接想要跑,但,他們又不甘心,再次組合在一起,試圖給眼前這個年輕人全力一擊!

他們劃破自己的手指,並且揮劍引動陰氣,嘴裏念動咒語,想召喚出高級鬼類物種!

但,隨着那個手搖鈴搖晃的越發厲害,他們的意識開始渙散,並且眼前被一種繚繞的黑氣遮擋。

“歸來!”

隨着我一聲大喝“咦喝瑪雅!”大拇指上扳指竟然光芒四射,引動我渾身的氣息朝他們三人捲了過去。

狐狸姐姐一飛沖天,而那三個人顯然還沒明白過來,不過他們受傷的傷口已經變黑化膿,緊跟着一股黑暗之力和屍氣侵蝕他們的身體,太快了,快的來不及思考,他們瞪大了眼睛不可相信的倒了下去,渾身不停的抽搐,留着黑色膿血的嘴裏卻發出了恐懼的心聲:趕屍,蠱毒!

不過,他們已經無法將這個信息帶出去,因爲一隻巨大的狐狸張着大嘴撲食過來,他們的魂魄在跟着吼聲不斷的扭曲。

(本章完) 狐狸姐姐將這幾個人魂魄吸食之後,並且看着他們在地上化成一灘黑水,擡頭看過去發現我還在閉着眼站着,忍不住喊了聲:“龍空,你突破了?”

我重重的舒口氣,舒暢,從來未有過的感覺,此時此刻,我感覺體內充滿了力量。

“走吧。”

我笑着對狐狸姐姐擺手。

狐狸姐姐吃驚的跳到我頭上“我去,你小子身上黑暗之氣更加濃厚了!”

我沒顧狐狸姐姐朝酒樓客棧快速的跑了回去,而狐狸姐姐怕引起別人注意,在到達鎮子之前,就隱藏在了包裹裏。

回到酒樓,楚菡看到我的樣子嚇了一跳:“怎麼回事兒?”

我把藥材交給她“沒事兒,遇到了一些麻煩。你把這些藥煎熬了,我去洗洗。”去看了眼已經睡着了的楚雲,然後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在我和狐狸姐姐剛離開那個荒院,一個女人就出現在了那裏,緊跟着是三個看起來髒兮兮的乞丐。

巧玲看到地上未乾的血跡,用鼻子嗅了嗅周圍的空氣,她總感覺是那麼的熟悉。

“剛結束不久!”

三個喇嘛怪人瞅了一圈沒發現什麼,帶着巧玲迅速的離開。

在他們走了之後,諸葛青帶着幾個人迅速的趕往這裏,看着地上的四灘黑水,諸葛青眼睛裏射出了凌冽的光芒“來晚了,黑暗之氣好濃厚。”他隨行的人收拾了一下戰場,自己則是陷入了沉思:莫非是巫族的人也來鎮子裏了?

而此時的陳子傑有些坐立不安,心事重重,他這次派出去的殺手實力都很強悍,合力能殺死一個化境中級高手,雖然這四個殺手再三交代他們若是完成任務就不會回來,若是完不成哪怕是隻剩一個都會回來退還全部佣金!但,他的心就是不安,不過他又想這個龍空一年多的時間玄門道法絕對達不到化境初級,也不可能超過自己。

一個小小的龍空更不可能憑藉一人之力,殺死這四個人。

陳子傑在院子裏走來走去,並且派人前去酒樓客棧去盯梢。

等我洗完澡,楚菡已經把藥給熬好了,我們端着餵食了楚雲,並且叫了些飯菜,

坐在一起簡單吃了一些。

吃過飯,楚菡在給肚兜小鬼兒畫棒棒糖和各種水果,看狐狸姐姐口水流了一地,看得我相當的鬱悶“你對這貨也太好了吧?”

“哼,我還準備餵它自己的血呢。”

楚菡看到楚雲沒事兒心裏輕鬆了很多,又和我犟嘴來着。

楚菡的一句話給我一點啓發,最終,我還是鬥不過她,拽着狐狸姐姐回到了房間,誰知肚兜小鬼兒跟着來串門,嘴裏吃着楚菡剛剛燒給它的棒棒糖,哈喇子流了一褲襠,狐狸姐姐看到忘情處竟然想要吃一口,誰知這小鬼兒摳門的很,一直誘惑狐狸姐姐,就是不給吃。

我懶得理他們,將香木棺材拿了出來,看着裏面還被一半血浸泡的小豬熊,我心裏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那就是想跟爺爺養血屍那樣用自己的鮮血祭養,這樣養的屍會和自己心靈相通。但,這種法子也是一種禁忌之法,因爲這樣的屍體實力大增之後,有很大機率會反噬其主!

經過思前想後,我最終還是把自己的手指給劃開,伸到了小豬熊的鼻子下面,這傢伙竟然像活了一樣,用力嗅了嗅張嘴咬着了我的手指。

肚兜小鬼兒欺身上前看着棺材裏的小豬熊咿咿呀呀的說着鬼話:“你的咪米怎麼是紅色的呀?”

“不懂裝懂,滾一邊吃去,你個王八蛋口水都流裏面了。”

狐狸姐姐在一旁撇着嘴,忽然看着我“小心你把這小王八蛋給毒死。”它話音剛落,我們仨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直接轟在了天花板上,緊跟着小豬熊沖天而起發出了一聲強有力的怒吼“吼!”直接將屋頂給震塌了,不等我們反應過來,就被埋在了瓦礫裏,肚兜小鬼兒在邊緣地帶沒有被砸到,嘟着小嘴:我的棒棒糖。誰知小豬熊一翅膀扇過來將它呼在了牆壁上。

“吼,吼!”

小豬熊揮動翅膀飛了出去之後,並且發出一聲聲震天大吼,身上的黑暗之氣一下子全部爆發,引起四方雲動、電閃雷鳴,狂風驟雨瞬間來襲,並且將整個酒樓客棧攪和的像是地震了一樣,房屋頂全部被掀飛了出去。

整個黑暗之氣和吼聲在這裏聚攏朝四周擴散,形成一道道的回

音,根本就讓人聽不出具體的聲音來源。

這還不算完,小豬熊不斷的怒吼聲將很多道行不深的人都震的氣血翻滾,它揮動翅膀飛出去,攜帶的濃厚的黑暗之氣將半個小鎮糟蹋的不成樣子。

從案發到結束一共有一分多鐘的時間,好在它又飛了回來。

很多人都被嚇的四處躲閃,等風頭過了之後,趕緊都跑了出來,都以爲小鎮被恐怖的人襲擊了。

楚菡和楚雲也是嚇得半死,他們將我從瓦礫扒出之後,趕緊就把我帶到了小花園亭子裏。

“太恐怖了,估計是實力高強之人攜帶高級鬼類所導致,你們呆在這裏,我出去看看。”

楚雲拖着虛弱的身子走了出去,楚菡見我沒啥事兒,趕緊去追楚雲。

我能有啥事兒,我特麼這是嚇傻了,剛纔來的太突然了,這小豬熊爆發起來真是六親不認。

狐狸姐姐飛過來將香木棺材甩給我“你瞧瞧這貨咋了?”

我接過來發現小豬熊身上的毛髮有一半變成了暗紅色,我趁着四處都是混亂逃散的人,拿出手搖鈴搖了下,誰知,這貨沒動靜,又搖了下,還是沒動靜。

“死了!”

狐狸姐姐跳在我肩膀上說道:“你小子把它毒死了!”

不會吧?

我心裏正在暗自自責,肚兜小鬼兒口吐白沫、像喝醉了一樣搖晃着走過來“你再給它喝一些紅色的咪米。”

“滾犢子,你想死,我還不想死呢。”

狐狸姐姐擡爪子把肚兜小鬼兒拽趴下。

我眼前也是黑線直冒,使了一次都成這樣了,若是再來一次,怕是整個小鎮都會塌了吧。其實,我心裏更爲糾結的是,這小豬熊是咋了?是不是真的如狐狸姐姐嘴裏所說被我毒死了?

幾位老人快速從一處山巔趕到了鎮子裏,但,此時,已經煙消霧散都結束了。幾人巡視了一圈,也沒發現什麼破綻。

“能引起四方雲動,怕是有恐怖的人或者物種出世了!”

幾個老人憂心忡忡的看着天空頃刻間下起了暴雨,每人臉上都寫滿了緊張,玄門大會在即,他們也怕出事端!

(本章完) 這次的強大力量波動,引起了小鎮內外的大慌亂,大街上、房頂上都站滿了人,看着像是地震後的廢墟,大家都在一個勁兒的聊。

“我猜啊,一定是很牛的玄門高手路過這裏,看這裏不順眼就順手扔了顆手榴彈。”

“還導彈呢,這一定是什麼高級鬼類出現了,能把小鎮毀了一大半,可以想象這個鬼類有多麼的厲害,豢養它的人有多麼的恐怖!”

一羣人在恐懼的氛圍中天馬行空的聊着,突然一個聲音響起:不對,我看到是一隻會飛的豬!

但,他的話沒人聽,更沒人甩他,都說他傻b。

飛豬?瞎編能不能靠點譜?老子會說我還見到是一坨會飛的糞球呢。

這聲音就很快就被淹沒在了一片亂罵之中,不過,旁邊諸葛青卻認真的聽着,隨後快速的隱沒在人羣裏,朝着東邊的大山奔去。

整個晚上,小鎮北內外的人都沒睡覺,並且全部進入了緊急防禦狀態。

顯然都沒人知道我是做的,我暗自得意,畢竟這些人都在暢想是某種恐怖的高人在此惡作劇了一番,誰又會留意一個名不見傳的年輕人呢?

我把身上整理之後,也跟着楚菡來到了大街上,看着我親手做的好事兒,好在大街上沒有謾罵聲,估計他們都是憋在心裏不敢說,都怕這個恐怖的高人進行報復,不過損壞最嚴重還是我們租住的酒樓客棧。

當陳子傑知道此事後,帶着幾個人匆忙趕過來看熱鬧,過來看看他所恨的人有沒有被砸死。

剛來到酒樓就看到了楚菡和楚雲站在大街上,他們竟然沒事兒,心裏不免有些不爽,而他派來盯梢的人,都被建築物砸的缺胳膊斷腿,氣的他過來照着那幾個人甩了幾耳光“真特麼蠢,一羣廢物!”

陳子傑瞅到了楚雲和楚菡就是沒有瞅到那個龍空,心裏不免有些暗喜,看來那幾個殺手還是有用的,這王八蛋終於死了,嘴角甚至露出了淺笑。

就在陳子傑暗自得意的時候,突然屁股上被人那東西頂了一下,生硬的疼。

“誰特麼……”

陳子傑惱怒扭頭,突然整張臉的表情僵硬了,腦子裏猛然出

現的就是:這王八蛋沒死!

“呵,真巧呀,陳少公子,很慶幸你沒被砸死哈。”

我笑着,手上裏的符文劍把又用力的頂了一下。

“你特麼不也沒死?”

陳子傑在驚慌和憤怒中迅速出手卡我脖子“滾開!”

我閃着躲過,看着人多也沒準備動手“我就是要告訴你我還活着。”陳道帶着人走了過來,我淺笑着轉身,誰知,竟然撞上了一個人:李佳一!還有劉浩!

李家的人看到我都是義憤填膺,恨不得現在就要踩死我。

雖然我知道李佳一會來小鎮,我也以爲我們會在玄門大會的擂臺上相見,但我終究還是沒有猜到,時隔一年多之後我們會在小鎮上會以碰面撞臉的方式見面。

李佳一相比陳子傑要穩重的多,他整個人在我眼裏已經徹底的大變,再也不是第一次所見那般稚嫩,現在的他給我的感覺是老練、陰狠,他身上的氣息很邪惡,讓人無法洞穿其心府。

“還以爲你會像烏龜一樣龜縮一輩子,擂臺上我不會客氣的!”

李佳一淺笑着同劉浩一起離開,他身後的那些李家人憤恨的瞪着我擦肩走過。

“李哥,你怎麼能這麼輕易放過這小子?”

陳子傑朝李佳一大喊,他想借李佳一的手除掉自己痛恨的人。

李佳一猛然回頭,一股渾厚的邪惡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目瞪着陳子傑“你要教我怎麼做麼?”

“不、不敢。”

陳子傑看到李佳一邪惡的眼神,嚥了口唾沫,嘴角哆嗦着道歉。

我走到楚雲、楚菡那裏,楚雲免不了對我一番交代,不要我節外生枝。

上午,八點過一刻,整個小鎮響起了一陣廣播聲:請各位參加玄門大會的選手前往大賽現場,十點正式開賽!

廣播響起時,整個小鎮內外安靜的很,廣播聲音落下,所有人全部沸騰了,一時間成千上萬的人朝鎮子的東面大山深處移動。

我拉着楚菡的手,緊跟着楚雲隨着人流行走,在路上,楚雲才告訴我,玄門大會的場址不在鎮子上,而是在鎮子外的幾處大山合圍之處。

前面人流涌動,後面人頭攢動,所有的人排成一條長龍般的隊形,我們這羣人就像是長征過草地一般朝着目的地涌動。

走了二十分鐘,道路變得寬闊,大山深處煙霧繚繞,我們這羣人慢慢進入羣山懷抱之中。

前方是一片低谷,遠遠的就瞅見了遠處的迎風飛揚的五色彩旗,還有預示着喜慶的紅色布幔,一處高達十米被夷平的小山堆成了大會的擂臺,擂臺四周豎着四根石柱,上面雕刻着靈異圖案,幾根很粗的鏈子從石柱上穿過,圍着擂臺形成了一道鎖鏈圍牆,防止人掉落下去。

擂臺四周的山上本該是綠樹環繞,但現在卻光禿禿的,並且都安裝了看臺椅子,此時已經坐了很多人,這就成爲了簡易的擂臺觀看席。

一霎時,圍繞擂臺的山體之上已經是人山人海,人聲鼎沸。

這個場面很像是一個很大的露天球場,不過要比那些大好些倍。

在擂臺側面另外一處被夷平的小山堆,上面擺着三排桌椅,坐着一些資深的玄學、靈學專家,在他們身後的一處山坡之上也被安排了高檔的看臺椅子,這些是爲那些玄門大家族準備的。

隨着人流繼續朝前走,變得不再是那麼擁擠,再往前快要擂臺時,人更加的少了,只剩下區區幾百人。

玄門大會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參加,大家都心裏清楚這是一場青年強者大戰,很多人都是知難而退,不過來了也不能白來,睹一睹玄門大會的風采還是有必要的。

到了會場我才知道,楚菡雖然不參加但也要掛名,這是強制性的,因爲這次的玄門大會和聯姻大會是整合一體,參加了這個就得參加那個。

楚菡爲了能讓楚家再現輝煌,還是義無反顧的選擇掛名,而她和別的女孩一樣都將成爲男人們的食物,只要被男人看上,並且這個男人打敗了所有競爭者,那麼這個女人必須要跟他走!

這就是所謂的家族性的強制聯姻!

我看着朝女生組走過去的楚菡,心裏微微有些發麻。

楚雲把軒轅劍取下給我,隨後朝大家族的席位走過去,但一道質問聲卻響起:地位下賤楚家人也配上去?

(本章完) 楚雲聽到這個聲音猛然回頭,盯着他身後的那個年輕人冷聲道:“滾,你算什麼狗東西!”

“呵,我道是誰?”

陳道冷哼一聲從後面走過來“他是我陳家的子弟,不是什麼狗東西。”隨後他奸笑的大聲說道:“雖然我陳家子弟冒犯了你,但他說的都是事實吧?你們楚家貌似真的淪落到沒有一席之位了吧?狗眼看人低的東西!”說完徑直的朝前走。

“你!”

楚雲一口氣沒上來,嘴角溢出了鮮血。

“呼”

我一道風跑過去,直接照着說話的那個年輕的陳家子弟側腰踹了一腳,將其直接踹飛“你們陳家又算什麼狗東西!”

“混賬!”

陳道扭身過來直接揮手朝我攻了過來,而此時陳子傑和其他的陳家子弟也將我圍住了“你特麼不上擂臺就想死在這裏麼?”

“砰!”

我前後受敵,沒有道路可退,直接揮出一掌跟陳道對上,但,他卻迅速的換手與我對了一掌,掌力兩人持平。

突然,我掌心傳來一陣劇痛,我心中暗道:不好,中計了!果不其然,我手心上有三像是被針扎過的血口子!陳道則是冷笑着抽身出去“小子,祝你好運!”

陳子傑等人還想動手,這時裁判席位上的玄學專家站起來大喝:難道想讓老夫出手請你們滾出去?

陳子傑等一些年輕的陳家子弟,趕緊低首抱拳行禮“不敢。”悻悻的跟在陳道身後朝大家族的席位走過去。

“你站着還想幹嘛?”

玄學專家用手指着我“下去!”

我看了眼楚雲,而他則是對我揮手,我只好從這大家族席位的高處撤下身。

我剛走到擂臺下面的玄門小家族普通的席位,楚菡就跑了過來,一臉擔心的朝楚雲看過去,隨後看到我手上在流血,張嘴對裁判席上喊道:“陳家耍陰招,暗地裏傷人!”

陳道則是直接站出來不要臉的說道:“我用我人格擔保,誰要是耍陰招天打五雷轟!”他作孽很重,早知會有因果報應,但也不在乎這麼一個,伸手指着楚菡“你不要血口噴人!”

楚菡還想爭辯,

被我攔下來,接着裁判席位的一位靈學專家站起來“你們若想參加就給我閉嘴,若不想參加,我纔不管你們是什麼家族,現在就可以棄權!”他壓制着怒火,已經算是客氣了。

轉世之傾城公主 陳道也沒敢答話,不過卻憤恨的朝裁判席位上不滿的看了一眼坐下來。

楚菡沒再說話,看着我手心的傷口,擔心的說道:“怕是有毒!”

“不礙事!”

我現在已經能稍微感覺到手指出現了酥麻感,心中對陳家的恨意再次深了一些。

楚雲站在大家族的席位之路上,一位接待的工作人員過來說道:“不好意思,楚前輩,你們楚家的位置在擂臺下面的普通區!”

楚雲強忍着心中的怒火,微笑着點頭“謝謝。”轉身,疲憊的朝下面走去,他忽然感到世態炎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