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事實上,以他的實力想要發現黑蛇,卻也是不可能。

0

實力,相差不是一丁半點。

……

三天後。

「對,這就是柔中帶剛!」

「柔軟的纏身,窒息的攻擊!」

林風雙目璨亮著,正是腳步不斷移動,躲避著一頭蛇類魔獸的攻擊,神采飛揚。

焱尾青蛇,中級獸將。

這是一條相當『迷你』的青蛇,當然,是相對於其它中級獸將的龐大體形而言,焱尾青蛇僅兩米長,寬三十公分,別說中級獸將,就是初級獸將都罕有這般體形。

但,這卻是一頭相當可怕的中級獸將。

攻擊,極為凌厲!

先以變速竄動,影響獵物,糾纏不休……

一旦獵物出現破綻,那焱尾便會響出驚人的聲音,發動窒息攻擊!

「咻!」「咻!」

宛如兩道利箭穿梭,林風眼眸閃爍著明亮的光澤。

躲避間,手中騰龍槍猛地極烈震動,發出『嗤嗤』的響聲,宛如焱尾青蛇的擺尾。輕輕一纏,帶走焱尾青蛇的一次攻擊,騰龍槍旋即舞起一片火紅氣浪。

霎時——

林風攻擊發動!

強勁的氣流竄動,彷彿一條火龍翩翩起舞。

舞動中,帶著分欲拒還迎,每次的舞動彷彿都將銜接致命攻擊,讓人防不勝防。

焱尾青蛇吐著信子,嘶叫連連,完全不明白…為什麼原本的『獵物』竟是在突然之間變成了『獵人』,凌厲的槍勢讓的它根本無法抵擋,只見一片紅光粼粼……

「就是現在!」林風雙眸猛的綻亮!

「槍招——赤蛇炎舞!」

宛如一條火蛇迅猛蹦起,騰龍槍發出極烈的震鳴,「哧」的一聲,直接貫穿了焱尾青蛇的頭顱。

驚人的速度!

「呼~~」林風長吐了口氣,臉上帶著分滿意笑容。

自己,終於明白『赤蛇炎舞』的精髓所在,掌握住了那種感覺。

「多謝你了。」 表妹萬福 ,林風微微一笑。

……

「變態的資質。」

「令人妒忌的天賦!」

黑蛇磨了磨牙,眼中流露出嫉妒的神情。

觀察了林風整整三天,看著他修鍊,看著他領悟……那種感覺,深深顛覆了他腦海中『武者』的修鍊。

「這小傢伙,絕對是我平生見過悟性最強的一個!」黑蛇心中震駭莫名。

「配上火靈師的天賦,簡直就是妖孽般的存在,毫無疑問……」黑蛇暗忖著,「給他足夠的時間,定會成為超越武帝級別的超然存在。這等妖孽天才,原本應當上報組織,但……」

黑蛇咬咬牙,「時間已經不多,八級獸群暴亂,人類即將滅絕。」

「唯有封號武神,或許能保住性命!」黑蛇眼望著不遠處的林風,眼神炙熱,「只要我取得了『元火種』,便有望衝擊封號武神,這個機會,我絕對不能錯過!」


「算你運氣不好,小子!」黑蛇流露出一分淡淡的殺意。

經過三天的觀察,黑蛇基本上已是確定——

林風並沒有強者保護!

他,要搏一搏!

……

「焱尾青蛇的焱尾挺值錢。」

「加上它的皮,相當於大半頭高級獸將的價值。」

手中元火微微簇起,林風滿意的採集著焱尾青蛇身上的材料,全神貫注。

突然——

林風心底猛起一股劇烈寒意,剎那間,身體劇烈顫動,汗毛直立!

「不好!」林風腦袋『轟』的一聲巨響,身後一股無比可怕的力量爆然出現,充斥著強烈殺意。林風彷彿看到了一個黑色的身影,戰刀宛如閃電,劈落向自己頸后。

可怕的速度,無可比擬的力量!

瞬時間,林風的心臟彷彿停止了跳動,血液凝固。

「不!」林風心頭拚命的吶喊。

那種剎那感覺『怦』的再是冒起,腦海中的強大力量一股腦的湧出,想要阻止那柄戰刀!

但,黑蛇,並非禿鷹。

「嗯?」黑蛇眼眸閃爍,似乎感覺到一股壓力。

然而, 第一少妻:邪少獵捕計劃 ,根本阻攔不了!

「死吧。」黑蛇嘴角划起抹冷笑。


實力,相差太大!

「我…要死了么?」眼睜睜的『看』著那柄戰刀劈落,林風卻是連半分動彈都不得,身體好似化作了石雕,「不,我不能死!我怎麼能死!!」林風渾身巨顫,心中的執念堅定無比,然而——

這一次,卻是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

心中,近乎絕望。

林風恨,恨自己還有太多太多事情沒有做完。

腦海中,家人的容貌一幕幕浮現而出,讓的林風心顫。

……

突然——

「蓬!」猛然轟鳴。

剎那間,林風感到一股劇烈的痛楚,卻是倏地恢復了意識。

身體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慣性所震退,五臟六腑彷彿蛟龍翻騰,猛吐一口鮮血。半空中,林風陡然看見了一個巨大的梭形盾牌,散發著淡淡的光澤,雙眸綻亮。

「雲梭!」林風巨震。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了父親所說——

雲梭,有防禦功能!

「怎,怎麼可能!」黑蛇神情驚愕,自己的攻擊,竟是被擋住了?

那梭形盾牌是什麼?

天!


「寶物?!」黑蛇的臉龐霎時間猙獰,露出無比貪婪的光芒,半空中林風倒飛的身影清晰可見,梭形盾牌早已是被劈飛。瞬間,黑蛇右腳用力踏地,身體爆發出極恐怖的速度,「去死吧!」

此時,林風終於看清了偷襲者的臉龐。

但,這並沒有任何作用!

儘管雲梭近在咫尺,但卻好似遠在天邊,眼前刀影已是燦亮,直取自己咽喉,霎那間——

林風心神完全集中!

全部的『精力』完全凝於雙眸中,宛如兩道利箭直射向黑蛇。

「蓬!」

黑蛇只覺腦袋轟的一震,身形一頓。

「怎麼回事?」黑蛇無比的駭然,卻是根本沒反應過來。

林風腦袋一陣劇痛,在望向黑蛇雙眸的那一瞬間,彷彿如遭雷殛,強大的反作用力讓他幾欲昏去。

「噗!」鮮血狂吐。

一陣天旋地轉,林風眼前一片模糊。

「我怎麼能死在這裡!」林風猛的咬破舌尖,鮮血的味道直入喉嚨,劇痛讓的他猛然清醒一分。關鍵時刻的執著終於迎來了回報,儘管眼前一片朦朧,然而林風卻是依稀瞥見了那熟悉的淡淡光影。

「雲梭!」林風右手幾乎是下意識的伸出,感覺著那熟悉的觸感——

轟!

元火猛的傾瀉而出,林風右手緊緊抓住雲梭,卻是連站的力氣都是沒有。

「走!」林風緊咬牙關。


霎時間——

雲梭宛如流星般綻放光芒,疾速飛馳而去!

(第四集,結束,求推薦~~) 「人呢!」黑蛇憤怒的咆哮著。

短短剎那間功夫,林風便是不見了蹤影,黑蛇發了瘋似的到處尋找,卻哪裡還有半分影子。

「不可能!」黑蛇面色一片鐵青。

儘管不願意承認,但黑蛇心裡清楚——

到手的獵物,就這麼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丟掉!

「這小子竟是擁有寶物,防禦系的寶物!」黑蛇眼中充滿著貪婪。

每一件寶物,都是價值連城!

「受了傷,一定跑不遠!」黑蛇緊握戰刀,眼角處擰起一片深深的陰狠,「想跑?別做夢了!就是翻遍厄洱廢墟我都要抓到你!! 隱婚老公請接招 ,你的寶物也是我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