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都是醉酒的過程。

而且都是醉酒的過程。

而且都是醉酒的過程。 150 150 admin

這對他來說,不太可行。

沒有多想,江瀾閉上了眼睛,心中一片平靜。

這一刻他就如同坐在清澈見底的湖面上,湖面未有一絲一毫漣漪。

在這種狀態下,江瀾能夠等待許久,許久。

不驕不躁。

滴!

突然間的漣漪聲,傳入了江瀾的感知中。

他沒有睜眼,但是突然間,能夠看到客棧。

或者說客棧闖進了他的心中,取代了他的湖面。

江瀾「望」向櫃枱。

他看到老闆拿着酒瓶子,跟他示意。

彷彿在說,你的酒好了。

下一刻客棧消失,江瀾回到了平靜的湖面。

帶着疑惑,江瀾睜開了眼睛。

此時聽到了老闆的聲音:

「過來付錢了。」

聽到聲音,江瀾便起身走過去。

只是心中有些驚駭。

「好厲害,居然直接闖進了我的心神中,神不知鬼不覺。」

「如果他要殺我…」

江瀾覺得,自己絕對無法躲避。

果然,山下太危險了。

隱藏修為的人,比比皆是。

不過江瀾沒有表現出來,而是來到櫃枱前,交了靈石。

「兩瓶好酒,拿好。」老闆開口笑道。

接過酒,江瀾就收了起來。

謝過之後,便打算離開。

不知不覺,天也要黑了。

或許這次回去,不會太順利。

他需要做好足夠的準備。

「大哥哥,等等。」就在江瀾走到門口的時候。

那位少年遞上了個小袋子,裏面裝着不少花生。

江瀾愣了下,這花生比剛剛一碟多多了。

「這是…」江瀾不解。

「送給大哥哥的,你的酒配這個花生剛剛好。」少年解釋道。

其實江瀾想問的是,為什麼送他。

當他往櫃枱看去的時候,發現那位老者,也就是客棧老闆,正低頭收拾。

無奈之下,江瀾接過了花生,並道了聲謝:

「多謝。」

江瀾邁步離開后,老者才抬頭看了過去。

「不得了,不得了,莫正東收了一位了不得的弟子。」 外面的小陸八卦得很,豎起耳朵留意車裡的情況。

都快到蒙館了才聽到柳璟開口,最讓人失望的是王竇兒居然沒有注意到車子的變化。

他一個趕車的都留意到了,經過磕磕絆絆不平坦的地方時,車子明顯比以前平穩了很多,甚至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

本來他還覺得那不知道啥玩意的所謂避震沒啥用,萬萬沒想到用處這麼大。

他這下對柳璟更佩服了,柳璟不但武功高強,連避震都會弄。

跟王竇兒郎才女貌的,簡直就是天生一對。

「爹爹,我昨天看到你拿了避震的圖紙,」大寶突然抬起頭看向柳璟,「昨天夜裡趕做出來的?怎麼不跟我說一聲,我這段時間看了書,書上面說液壓避震比機械避震還要好使。

液壓減震器利用液體的可壓縮性以及液體在壓縮時吸收能量和流動時耗散能量的特性,實現減少或者消除震動的目的……」

柳璟聽了一陣頭疼,他本來就眼困,又被自己的兒子揶揄了一番,氣得牙痒痒的又拿他沒辦法。

這孩子的腦子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記得住這麼多東西。

「雖然液壓式避震好用,但是以我們這裡的條件無法生產。」

聽到這裡,柳璟緊皺的眉頭鬆開了些,還好,他忙活了一晚上也不算白費功夫。

「不過我倒計算了一下原來的避震設計,發現還可以優化……」

得了,他的頭更痛了。

柳璟輕咳了一聲,正色道:「那個,大寶,你很快就要童考了,還是多花一些精力在學習上,別的東西咱們慢點再說。」

「沒關係的爹,童考的題目很簡單的,我考試前多看幾遍就能記住了。」大寶一臉輕鬆,彷彿在說今天天氣很好似的。

若是讓那些寒窗苦讀數載,卻連童生也考不上的人聽到這些話,定會恨不得打扁他。

「那個,大寶,咱們說話的時候得謙虛一些,你夫子沒教過你嗎?」

不然,為父手癢,想揍你。

「有,夫子說,謙受益,滿招損。」

「是嘛,所以你要……」

柳璟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大寶打斷:「但是娘親說了,咱們實力超凡,不需要刻意隱瞞,不然人家會覺得我們很假。」

柳璟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他一時間竟無語凝噎:「娘子,有你這麼教孩子的嗎?」

「我們有實力,不怕。」王竇兒傲嬌地說道。

那……好吧,娘子說什麼就是什麼,聽她的。

「到蒙館了,你們進去啊。」

兩小隻依依不捨地拉著王竇兒兩邊的手,頭埋在王竇兒的身上依依不捨:「娘親,你一定要早點回來,好不好?」

「好,娘親,爭取快一點。」

王竇兒被兩個軟萌可愛的兒子夾在中間,心都酥了,都捨不得鬆手。

柳璟輕咳了一聲,娘子啥時候也這麼愛黏著他就好了:「娘子,是時候出發了,不然只怕時間趕不及。」

再不舍,王竇兒也只好鬆開手和兩小隻告別。

兩小隻依依不捨地下車,宋花高興地挺著肚走了過來。

王竇兒和她嘮嗑了一會兒,給她把了個平安脈:「孩子沒有問題,很健康,放心。」

宋花聽王竇兒這麼說,心裡更高興了:「那就好,那就好。我現在就信你一個人的話,別人說什麼,我都是不信的。」

聽說王竇兒要出遠門,她拿了很多自己做的吃食塞給王竇兒:「帶著,路上吃。」

盛情難卻,王竇兒只好收下。

好不容易能出發了,柳璟連連打了幾個哈欠,等不到王竇兒的稱讚,靠在王竇兒的肩上,睡著了。

王竇兒覺得他的頭有些沉,但是聞著他身上若有若無的檸檬草的香味又覺得很安心。

昨夜柳璟不在身邊,她睡得不是很安穩,夜裡醒了幾次。

今天又起得早,現在也有點犯困了。

她的頭輕輕地靠在柳璟的頭上,閉上眼睛,緩緩地睡了過去。

柳璟醒來時,只覺身上很重,脖子更是像斷了一般。

但是一睜開眼看到關不住的春色,立即心猿意馬了起來,呼吸都變急了。

王竇兒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一睜開眼就看到一隻不正經的手摸向某處。

她一個激靈推開柳璟:「你想幹嘛?」

力氣過大,柳璟被推得狠狠地撞車廂,發出不小的聲響。

柳璟摸著腰,一臉無辜地看著王竇兒:「我想摸一下,就摸一下而已。」

現在也沒心情摸了,腰疼得很,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你沒事吧?」

王竇兒看著柳璟一臉難受的模樣,心裡十分焦急。

她不是故意,只是剛睡醒就看到一隻不安分的手,她那是自然反應。

「疼。」柳璟可憐兮兮地說道,眼裡閃過一抹微光。

王竇兒焦急地去掀開他的衣服想幫他檢查腰部,根本就沒留意到他眼神的變化。

「東家,你們沒事吧?」

小陸剛停好馬車,掀開帘子便看到王竇兒急不可耐地在扒拉柳璟身上的衣服,而柳璟則是一副欲拒還迎的表情。

看到小陸打量的眼神,柳璟對著小陸丟了一記眼刀,似乎在說這裡沒你什麼事。

小陸手忙腳亂地放下帘子,臉紅得就要滴血。

天吶,他怎麼也沒想到居然王竇兒會這般主動。

剛剛發出那麼大的聲響肯定是柳璟不願意,王竇兒則用了強。

畫面太美,他不敢想象。

小陸又開始趕車,安裝了避震的馬車比平常要平穩舒適很多,就算柳璟整個人半躺在上面讓王竇兒用軟弱無骨的小手幫他檢查,也沒有太大的顛簸感。

「還好只是有點紅,沒有別的問題。」

王竇兒鬆了口氣,她的餘光一掃,看到了柳璟身上的大小不一,有深有淺的刀疤。

有些似乎年代已久,但有些卻是新傷,看起來觸目驚心。

她的手放在最長的一條疤痕上,一直從他的左肩滑到腰部。

「很疼吧?」

柳璟只覺王竇兒的手上帶電,酥麻的感覺一直從左肩滑到腰部,整個人都不能淡定了。 「算了,我們先出去!」

聽了克耳這話,魔王直道,一時半會兒也指不上他,心裏頓時升起了一陣陣的煩悶,想都沒想,扭頭便離開了秘境。

「魔王大人,你不會怪我吧?畢竟滿打滿算我也是第2次來這裏,這裏面的情況我根本不知道!」

魔神看的一臉冷漠的魔王,心中頓時咯噔一下,他生怕魔王心裏一個不舒服便把自己殺掉。

「算了,這事過去了!」

看着克耳變成了這副樣子,不知為何魔王的心中也突然感覺到有些不適應,擺了擺手便離開了。

魔王不知道這一次的離開,讓他錯過了一次多麼重要的機會,一次能夠領悟更高層失去的機會。

隱秘家族,山門殿。

「這傢伙都睡了這麼長時間了,還不打算醒來嗎?」

那牧童幻化成的青年看着林贊依舊在地板上肆無忌憚的打着呼嚕,心中頓時一陣陣的無奈,嘴上不禁吐槽到。

「小子,這說明你的催眠術更有長進了,你應該高興不是嗎?」

聽了這話,那水牛也幻化成了一個黑袍老者,看着那年輕的臉龐,眼神中充滿了和藹。

「你們二人先出去吧,讓他就在這大殿裏睡着,等他醒來我有事要和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