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道靈對於寄生在皇極經世經卷裏面也是閉口不提,這就讓秦偉多了幾分猜測,慈厄上人知道,晦明大師也知道,這些知情者之間有什麼聯繫秦偉不得而知,但就目前知道的情況來看,道靈肯定還有所隱瞞。

0

甚至就連道靈怎麼會掉到地球這個位面上來的,道靈也沒細說,只說是仇殺所致!

道靈的人品秦偉自始至終就不相信,但秦偉也知道就目前來說道靈不會傷害到他,至於以後秦偉不知道,未來的變數太多,想多了反而無益。

不過道靈接着又談起了李墨言的病情來,這倒是讓秦偉一下子又好奇了起來。

聽着從道靈口中跳出的一個個陌生字眼,秦偉有些想撞牆的感覺。


“什麼是玉池絕陰?”秦偉在識海中出聲問道。

道靈一臉凝重,開口道:“所謂玉池絕陰是指一種修煉的體質!你應該也知道你的修煉之所以進度神速,一來是因爲你有皇極經世這個作弊神器,二來呢,還是因爲你的修羅血脈。換句話說,玉池絕陰是比修羅血脈還要罕見,還有奇特的體質!”

可能是說的急了,道靈停了幾分鐘後纔開始繼續說道:“玉池絕陰者體內天上陰寒,乃是修煉紫凌玉池功的最佳人選。在上古門派裏面,很多人終其一生也無法觸摸到天級,但玉池絕陰者就不同!她們只要開始修煉,說是一日千里也不爲過,因此可能年紀很小就能達到天級!當然了,因爲是體質的緣故,她們的本身實力只有地級,但是她們的境界到了天級,因此完全可以跟地級高手相提並論,甚至強上不止一指頭!”

這些東西秦偉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但是就在剛纔從道靈的口中知道了。

秦偉知道在他的面前打開了一扇大門,一扇通往域外,體驗神道的大門!

只是秦偉憂心的是,他體內當日天問留下的詭異寒毒還沒解決,父母的生死之謎還沒揭開,雪兒還沒救出來、、、還有好多好多事兒都沒解決,他哪有心思想那麼多?

光是眼前李墨言的寒毒就讓秦偉頭疼了,他是真心一點空閒時間都沒有了。

秦偉見道靈忍了許久,像是有話要說,但每當要開口的時候就又咽了下去。他有些受不了了,問道:“小靈子,你到底想說什麼啊?磨磨唧唧的,還是不是爺們啊!”

激將法果然有效,道靈最終還是忍不住說出了聲兒。

但聽完之後,秦偉就沉默了。

他不知道道靈猜測是真是假,但秦偉知道事情肯定沒有想的那麼簡單。再說了,李墨言是燕京人,她又怎麼可能來自那裏?

道靈知道他說的有些匪夷所思,但這個問題也不是不存在,就道:“秦小子,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是真的呢?即便是假的,你覺得出現玉池絕陰體質這樣的人會是普通人嗎?”

秦偉啞口無言,是呀!道靈說的沒錯,能夠擁有玉池絕陰體質李墨言已經註定不會平凡,他怎麼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將李墨言放到大都市的呢?

大隱隱於市的道理道靈知道, 秦偉也知道。

只是遇到這樣的事情,秦偉也是當局者迷,他只看到了李墨言現在的身世,或者說只想到了遠走的爺爺秦凌霄,而沒有靜下心來去想如果這事兒是真的話,豈不是說明他可以通過小女孩兒找回爺爺?

直到離開泉城市第一人民醫院秦偉的耳邊還在迴盪着道靈說過的話,“她可能是上古李家的人、、、”

PS:更新送到!說實話寫這章的時候老酒很糾結,因爲玄幻文一直是老酒的內傷,但文章需要【從第二章開始就已經埋下伏筆】老酒不得不挑戰自己,硬着頭皮下了下來。到昨天爲止,生化女友已經寫了50萬字了,老酒很欣慰中間從來沒有斷更過,同時也在這裏感謝幫助過老酒的人,就不一一點名了哈!精彩繼續,支持老酒吧! 秦偉的心情很沉重,上古李家,一個神仙般的存在。

他知道道靈不會無中生有,而且根據道靈所說,秦偉也知道這事兒十有八九是真的!

但真的又能怎麼樣呢?李墨言現在可以說是生死未卜,即便她來自那裏,是上古李家的人,即便她是玉池絕陰體質,她現在還只是一個普通人

想借助李墨言進入那裏,然後救出爺爺秦凌霄,難度太大了!

先不說李墨言對他的恨有多深,就是李墨言同意了,以她現在的身份也不可能回去上古李家。

不過隨後道靈提到了一件事讓秦偉頓時覺得這事兒不是不可爲的!

走出醫院外面天已經差不多黑了,看着夜景,秦偉記起了跟厲勝男的約定。

見到厲勝男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秦偉悲催的發現他到現在還餓着肚子。中午由於喝了酒,也就沒吃飯,下午忙了這麼久早就飢腸轆轆了。

厲勝男看秦偉一臉豬肝色,不滿道:“喂,讓你跟我一塊抓罪犯你很不情願嗎?本姑娘告訴你,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秦偉沒想到厲勝男竟然惡人先告狀,哥兒這還沒說不去,丫的就開始蹬鼻子上臉了。

“擦,厲勝男做人要厚道知道不?哥兒答應幫你都已經是極限了,你還想怎麼着?惹哥兒不爽,哥兒還就不去了!”

厲勝男撇了撇了嘴,嘟囔道:“切!不去就不去,誰稀罕是的、、、”

秦偉想抓狂的心都有了,看着厲勝男可惡的嘴臉,心中不無惡意的想着要是丫的是個男的,哥兒早就滅了你的!

他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下去,就問道:“你有什麼計劃沒?不會就咱倆人單槍匹馬的往裏衝吧?”

厲勝男翻了翻白眼,鼻孔翹到了天上,一臉的鄙棄,“你以爲人都跟你一樣笨嗎?還單槍匹馬?你以爲你是鋼鐵俠,綠巨人啊!”


秦偉被噎了老半天,心想,得了,哥兒啥都不說了!你咋吩咐哥兒咋做!


心中那叫一個憋屈呀!

不過厲勝男顯然很樂意看到秦偉吃癟的樣子,一邊在心裏罵道:“叫你敢吃宋姐姐的豆腐來,臭流氓,下流坯子!”

秦偉哪知道啥時候惹到厲勝男了,不過貌似兩人每次見面都在吵架,甚至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咱秦偉童鞋還把厲勝男給吼了一頓,這樣想想還真是秦偉的不對了。

只是秦偉氣量大,一直秉承着不跟女孩子一般見識,要不然兩虎相鬥必有一傷,對兩人都不好,尤其是厲勝男這樣有點用的女人。

這時候厲勝男開口了,道:“根據連日來的追查,局裏得到了情報來看,犯罪分子很可能就集中在天津路的一條廢棄巷子裏面,咱們今晚的主要目的就是摸進去,然後,嘿嘿,誰不知鬼不覺的,咔嚓,把人給救出來。”

秦偉當時就無語了,忍不住罵道:“靠,這就是你的計劃?還不是跟我說的一樣啊,哥兒還以爲你的計劃多牛掰呢,搞了半天啥都沒有,還要親自去找。哎,我說現在的人啊,怎麼就沒有一兩個靠譜點兒的呢?”

聽到秦偉揶揄自己,厲勝男當時就火了,吼道:“叫個毛線啊叫!讓你來是幫忙的,不是聽你抱怨的!有本事你就一個人救出來所有人,在本姑娘面前逞什麼能啊?、、、”

秦偉哪知道他捅了馬蜂窩啊?見厲勝男似乎沒有熄火的樣子,趕緊求饒道:“好啦好啦,算哥兒錯了行了吧!說吧,到底怎麼做,全聽你的!、、、這虎妞不會今天親戚來了吧?”

前面的話厲勝男覺得還中聽,沒想到秦偉膽子竟然天大,還敢說自己來了大姨媽,厲勝男當時那叫一個氣啊!看着早已跑的沒影的秦偉,大聲吼道:“姑奶奶要切了你啊!”

知道自己說錯了話,秦偉哪還敢呆着,乘着厲勝男還沒反應過來早就流開了。

元月八號,月亮半圓。

秦偉像是靈猿似的攀上了一根路燈,望着遠處的一大塊亂尾樓,他知道那裏應該就是厲勝男說的犯罪分子的某個據點。

當厲勝男趕到的時候氣也消了大半,只是看秦偉的眼睛有些別樣的意味。

“咱們現在怎麼辦,是直接過去還是等到晚上?”秦偉出聲問道。

厲勝男看了一下手錶,指針剛好指在九點上。

然後就聽到厲勝男說道:“等等吧,現在過去目標太明顯了。”

秦偉哦的應了一聲,然後就找了個隱蔽點兒的地方藏匿了起來。沒想到厲勝男也摸了進來,看着闖入的女人,秦偉真心覺得攤上這樣的虎妞,是要折壽的。

然後就聽到厲勝男出聲問道:“你怕死嗎?”

“肯定怕死啊!我還有很多事兒等着去做呢,你說怕死不怕死、、、”

秦偉想都不想就直接應道,可是看着厲勝男想要殺人的眼睛,他不敢繼續說下去了。

厲勝男冷眼瞪着秦偉,面若寒霜,鄙夷道:“膽小鬼!死有那麼可怕嗎?我看你下輩子最好別投胎了!”

“這又是爲何呀?”秦偉一時有些沒轉過竅,出聲問道,誰知剛一問出口就明白厲勝男說的啥意思了。

反正不管怎麼說,最後罵人的都還是他,秦偉怎麼也不會傻到自虐的程度吧?

趕緊轉了個話題,問道:“厲警官,怎麼沒聽你說過自己的事兒呢?”

厲勝男臉色稍微緩和了一下,道:“沒什麼好說的,還不是跟大多數人一樣啊!”

秦偉見厲勝男不想多說,也就沒再繼續問下去,他可是怕這女人再說出什麼膈應人的話來。

誰知秦偉不問了,厲勝男倒開始自己說起來了。

“我是燕京人,你該猜到了吧?呵呵,其實也沒什麼。我能跟果果認識,自然也算是熟悉京城。”


秦偉自問是一個好的傾聽着,望着月色下的厲勝男,秦偉發現女人的眉梢之間一直盤旋着一絲憂愁之色,反而讓厲勝男比往日多了一些女子的特性來,最起碼現在,秦偉發現厲勝男真的挺漂亮的。

精煉的短髮,彈指可破的肌膚,凹凸有致的身材,一切用來形容美女的詞彙都可以拿來形容此刻的厲勝男。

秦偉發現在厲勝男的內心深處,其實女性化的東西還是多些的。這就像很多外表堅強的女人,在內心深處還是很脆弱的,可能在旁人看來是一點點小傷,但發生在她們身上的時候,很可能會想不開,一蹶不振等等。

現在的厲勝男就是這樣,說實話秦偉心中突兀的產生了關心厲勝男的心思,這個想法頓時讓秦偉嚇了一大跳,心想怎麼可能呢,她那麼粗暴,那麼強、、、


可是,也就這幾個詞語來形容厲勝男,因爲秦偉再也找不出理由來拒絕心底的感覺。

然後就聽完了下面的故事、、、

秦偉沒想到厲勝男外表看起來如此剛強,卻是一個下時候就失去了爸爸媽媽的可憐孩子。

故事追溯到了上世紀七十年代,當時爲了響應黨的號召,數十萬的大學生紛紛投向山村,史稱知識青年下鄉。

在下鄉的浪潮中,厲勝男的爸媽雙雙離開了物質待遇遠非一般城市可比的京城。

只是這一走就是二十年,厲勝男再也沒有見到爸爸媽媽一眼,據說當時是在一間隔離所裏面找到已經死去很多年的爸媽的。

沒有爸媽的日子很艱苦,再加上老年人歲數大了,雖然身上還有戰功,但俗話說人走茶涼,在厲家最落魄的時候,厲勝男進了警校,得虧了田家的幫襯爺爺奶奶纔算是度過了晚年。

之後的故事就很簡單了,厲勝男學成歸來被分到了泉城是上班,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爲田家的根基在這邊,相互也還有個照應。

受人之恩當涌泉相報,厲勝男受到田家的恩惠實在太多了,所以她一直拿果果自己的親妹妹看待。當日見到秦偉抱着昏死過去的田果,厲勝男想當然的就認爲是秦偉怎麼着了田果,所以纔有了後面的一出、、、

說完這些的時候厲勝男已經是泣不成聲,秦偉將一張紙巾遞到了厲勝男的手中。他知道壓抑了太久女人心中的的苦水今晚算是全吐了出來,只是這情景讓秦偉覺得很戲劇,開始的時候兩人還像是水火不容似的,現在竟然像是患難兄妹似的。

秦偉不得不說造化弄人,他自己的身世跟厲勝男是何其的相仿,只是他還有爺爺尚在人世,叔叔也還活着,比起厲勝男來幸福多了!

厲勝男擦乾了眼淚,低着頭道了聲謝謝。然後就走了出去,留下傻了的秦偉。

月色下一輛黑色的馬自達轎車緩緩的駛進了亂尾樓,厲勝男輕聲叫道:“幹活了!”

秦偉嗖的一聲從牆後跳出,望着馬自達轎車,直覺告訴他今晚收穫的時候到了。

他跟厲勝男互爲犄角的往前摸索着,十分鐘後兩人同時站在了亂尾巷的入口處。

厲勝男看了一下時間,剛還是晚上十二點。

一場抓捕案正式拉開了帷幕。

PS:超大章節,也算是老酒的一次小小爆發吧!嘿嘿,如果看着夠爽,投點花花推薦票票支持一下吧! 羅炳坤雖然是第一次見到英俊男子,但男人身上散發出的殺氣卻讓他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

他自問壞事沒做多少,但也決計不少!

羅炳坤不知道英俊男子是從哪裏知曉自己的所作所爲,他自問跟宋萬華的見面是天衣無縫的,但沒想到最後還是被發現了。

當然了,羅炳坤既然敢叛出天地門,他就已經做好了迎接天地門報復的準備。

看着面前英俊的男子,羅炳坤冷笑道:“你知道了又能怎樣?我不相信一具屍體還能說明什麼!”

寒意四射,殺機盡顯。

男子沒想到羅炳坤到了現在還在硬撐,他難道就真的以爲他死不了嗎?

英俊男子不再廢話,冷聲道:“出手吧!我不會客氣的!”

話一說完,男子就動了。修長的五指在冷風中帶着撕裂天地的力道迎着羅炳坤衝殺了過來,隨行帶起的呼嘯風聲讓整個場面瞬間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羅炳坤敢生叛心,一來也是看好自己的實力,二來也是被壓迫久了想放鬆一下。因此對於跟英俊男子的交手,他有些期待。

雖然他已經察覺到男子很厲害,但很多時候沒有親身過就不會相信!

只是下一刻,羅炳坤的眼中全是驚駭,恐懼瞬間遍佈全身。

他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男子的手掌看似輕柔無力,實則剛猛無比。尤其是刁鑽的角度,狠辣的氣息瞬間鎖定了他的周身。

羅炳坤覺得自己就像是投入大海的一葉扁舟,站在泰山腳下的行人,那種壓抑的感覺讓他窒息,讓他難以抵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