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是一顆非常難養活的種子。

0

種植和照管者必須有一顆純潔無瑕的善心,在種植過程中不能換人,否則必死無疑;

這還只是第一要求。

接下來,它需要用冰靈土種植、用離恨水每天澆灌,纔有概率成活。

如果真的種植成活了,等到樹苗長到三尺有餘便能開花結果。

琉璃菩提樹任何一個部位都是寶物,尤其是結了果實以後……

“是不是能賣很多錢?”唐牧北兩眼放光,打斷扶桑宗主的介紹問道。

扶桑:……

“那個……賣錢?”他頓時怔了一下,明顯被劇情反轉打了個措手不及,“如果想換成靈石的話……暫時應該沒人能估出價來吧?琉璃心是修士晉升九品只有纔有可能凝聚出來的,擁有琉璃心纔能有突破九品邁向永生的可能性。

服用琉璃菩提樹的果實可以穩固道心提高凝聚琉璃心的機率,而且沒有任何副作用,一次不行還可以嘗試第二次、第三次,直到凝聚出來爲止。也就是說擁有這麼一棵菩提琉璃樹,就爲邁向永生鋪平了道路。

我的本體現在都還沒有琉璃心呢!

牧小朋友……你居然想賣掉?

如果屆時你真的想賣,可以考慮賣給我。

話說,我現在就挺有錢的。

要不這樣吧,我現在就開始無條件資助你,充當你的靈石庫隨便你花。

只要結出果實來能給我一顆,這輩子你的花銷我承包了!”

唐牧北:00

真哩昂?

萬界清潔工大佬隨手一送,就是這麼珍貴的禮物?

拒嫁腹黑闊少 蒼天啊大地啊,我是不是該給大佬磕個頭?

腦袋砸地duangduang響的那種?

“冰靈土我現在有了,離恨水是什麼? 百邪總裁的極品萌妻 哪裏有?”唐牧北一臉懵逼。

他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這萬界清潔工大佬人也忒好吧?

上次送了輛破鬼車,這次基本條件都給達到一項了。想來前輩在送這顆種子的時候,就是打算讓自己用冰靈土培育菩提琉璃心的!

想到這裏,唐牧北不顧形象將地上剩餘的冰靈土渣渣都撿起來放到空間便利貼中。

扶桑:……

“離恨水在灰界,很難得到的。”他扭頭看了一眼還在暢想中的溯洄,低聲提醒道:“我們倆現在的狀態都不適合陪同你去。所以你應該先把種子藏起來,千萬別讓任何人知道!要不是溯洄達不到能種植成功的條件,他早就尋思着動手搶了,你能得到也得能守住才行。”

“對啊,所以小朋友你需要打手嗎?隨叫隨到任勞任怨的那種,我可以幫你保護菩提琉璃心!要知道以你的能力,想保護住這顆小幼苗很不容易啊。成長階段倒沒什麼,但果實成熟以後呢?你知道有多少人垂涎它嗎?”

溯洄已經從構思中回過神來了,看着唐牧北笑得像個大尾巴狼。 溯洄覺得不能做出跪舔那麼沒有底線的事情來,畢竟自己是個要面子的人。

雖然……本體沒啥面子可言。

更主要的原因是:只要自己能順利從小黑屋裏出來,還是有能力嘗試跨過那一步的。屆時再跟萬界清潔工遇上,都是同一層次,自己曾經跪舔過,豈不是落了下風?

所以他轉念一想,還是打小朋友的主意比較好。

畢竟這位小店主比黎涇川好玩多了。

那傢伙每天除了打打殺殺就是解救黎民蒼生,一點都不懂得生活。

看咱小朋友,跟厲鬼們玩的多帶勁兒!

“其實……我還不知道能不能養活呢?”唐牧北聳聳肩無奈回道:“沒兩位前輩的幫助,我到了灰界只有死路一條,所以有土沒水,還是沒法種。”

溯洄充滿自信的拍拍他肩膀道:“別擔心。既然萬界清潔工把這個送給你,就是看好你能種出來。我們有的是時間,等你實力夠了去刷灰界,還是有機會能搞到離恨水的。”

“再說了,你有三層通靈當鋪的小精靈幫忙,種活應該問題不大。”扶桑點頭道:“到時候萬一有狀況種子成活不了也沒關係,你是洛水的繼承人就是我們的後輩,還是要多照顧一些的。”

這話好像……沒毛病!

唐牧北豁然開朗,屆時種不出來琉璃心果實,大不了還錢還人情唄。

而且,萬一自己真的培養出萬界罕見的菩提琉璃心了呢?

人,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

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左手一個無限提款機;右手一個坑神打手,這波買賣不虧!

“這是配套法術的正版原件,剛纔答應你的。”溯洄遞給他兩個帶花紋的小玉簡,“賬戶密碼都是我的名字。”

“沒別的事我也先回去了,記得有合適器靈通知我一聲。”扶桑打了個呵欠,與溯洄一起消失了蹤影。

唐牧北往四周看看,發現得步行一段路程才能到靈車運營範圍。

小白老婆,我的飯呢 今天晚上收穫還是很豐富的。

一塊吃了頓飯,用一張平安符抵了店鋪裝修費用;又用一張護身符賺了三十萬;現在嘛,無意中拍了個馬屁,居然得到萬界珍稀保護植物!雖說種植難度係數比較高,可只要能成功,簡直就是名利雙收!

其實一開始瞭解到菩提琉璃心果實的用途,他就默認給兩位前輩一人一顆來着。

自己這個水貨,距離九品實在太遙遠了。

這倆前輩似乎都有什麼難言之隱,又跟自己承情的洛水公子千絲萬縷。雖然自己捱了不少坑,人家倒也幫過不少忙,一顆果實能帶來不少好處,自然少不了他們的。

比如說今天夜裏,要是沒有溯洄前輩發現空間隧道波動,自己肯定無緣得到寶貝。

不過……懟那一下實在是太不厚道了。

以後有機會見到萬界清潔工大佬,還是要真誠道個歉什麼的……

唐牧北邊走邊開小劇場,在識海中默默看他刷屏的扶桑嘆氣道:“牧小朋友讓我太感動了,你以後能不能少給他挖點坑?就當給我個面子。”

“我儘量吧。”溯洄坐在自家門前,手中拈花也嘆了口氣,“你不懂得,挖坑是種本能。我與生俱來的天賦,很難控制住。而且我覺得,小朋友既然繼承了洛水的因果,那我挖個坑什麼的不是很正常嘛,洛水當初天天被坑你也沒說什麼。”

原本站着的扶桑也在自己門口坐下,語重心長勸道:“洛水比你實力強多了,反手就能把你鎮壓。所以你的坑對於他來說就是愉快玩耍,可牧小朋友不一樣啊,他才二品還是個水貨,你一不小心真的會坑死他的。”

溯洄把手裏的花隨手一拋,剛想反駁自己跟洛水打起來不一定被鎮壓。卻是突然感覺到外界的變化,奇怪道:“這麼晚了還不回去,小朋友這是拐彎去哪?”

行走在黑暗中的唐牧北確實拐彎了。

因爲他聽到路邊小樹林裏有女鬼的慘哭聲。

凌晨三點,寬敞的公路上亮着路燈,卻是很少有車開過。公路對面是一片別墅區,這邊就是一片小公園,哭聲是從公園小樹林裏傳過來的。

唐牧北用店主版“掃描儀”探測了一下。

是個女鬼,顯然是怨氣纏身周身縈繞着股股黑色戾氣,哭聲悽慘無比。

“有什麼能幫到你的嗎?”唐牧北走近問道。

這隻厲鬼背對着他,正蹲在地上抱頭痛哭。

三更半夜女鬼哭,別提多滲人了。

然而等女鬼一擡頭,更特喵瘮的慌!

見過無數外形悽慘厲鬼的唐牧北都被嚇得後退兩步。

女鬼頭髮蓬亂;面色慘白中帶着隱隱青色,臉上青綠色血管凸起,像是瓷器上裂開的紋路;七竅不停向外留着汩汩黑血。

尤其是一雙眼睛。

眼珠向上翻起,眼白佔了一大部分,黑血從眼眶底部涌出來留下一道黑色印痕。

“牧店主?您是主管景瑤城厲鬼的店主嗎?”烏黑嘴脣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脣邊黑血染成這樣的,她一開口聲音嘶啞,“您能幫我申冤報仇嗎?”

幸好發現的早。

這隻女鬼身上縈繞的戾氣太過濃郁,若再拖下去很可能會化身惡鬼。

它生前到底遭遇了什麼?

以至於如此慘烈死去,怨氣這麼濃烈?

還有一個小時天亮,而且女鬼就藏身在這附近,唐牧北覺得時間尚且充足,就讓它坐下慢慢說。

“大半夜的,你的本體還不回去睡覺?”溯洄在識海中問道:“改天再來聽故事也行啊,你應該先回去把菩提琉璃心收好!再說了,你淨化這麼一隻厲鬼也得不到多少功德,不嫌累啊?”

唐牧北在識海中回道:“店主的本職工作就是淨化厲鬼。種子的事情不用那麼着急,反正知道這件事情的只有四個人,我不說、兩位前輩不說,估計萬界清潔工大佬也不會四處宣揚,所以很安全的。”

溯洄不以爲意道:“就算知道它的冤屈又能怎麼樣?它想殺人報仇,你還幫它殺不成?”

“前輩此言差矣。當官不爲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薯!既然我做了店主,就是要撥亂爲正,如果它說的屬實對方真的犯了不可饒恕的罪過,人類法律不制裁,當然就該我出手咯!”唐牧北迴答的理直氣壯。

女鬼幽幽哭訴道:“牧店主,我叫劉彤。生前家住南省井陽市五濘縣狗尾巴村,我們家兄弟姐妹四個,上面有姐姐和哥哥我和弟弟是雙胞龍鳳胎。我們家很窮,所以十五歲就輟學出來打工,結果……我才十七歲就被人害死了!” 大概三年前,在紡織廠工作了兩年的劉彤已經十七歲了。

她不想一輩子都在小城鎮裏打工。

像所有青春活潑的女孩一樣,劉彤也羨慕車水馬龍的大城市,那裏有高樓大廈有汽車洋房。對一個出身農家卻越發亭亭而立的漂亮女孩來說,城市裏的一切都吸引着她。

劉彤將自己的想法告訴父母,家人也都支持她往城市走走。

畢竟再過兩年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如果能在外面站穩跟腳,再找個市裏的婆家,她就不用一輩子貓在窮山溝裏了。

得到全家支持,劉彤自然很高興。

她有個初中同學叫錢雪巧,住在隔壁村子裏。

錢雪巧在初中畢業後沒有留在城鎮打工,而是跟着表哥表姐去了大城市,最後在景瑤城穩定了工作。聽說是靠着嘴皮子利落,在做銷售工作,每個月能賺不少錢。別的不說,錢雪巧在外面工作了一年,家裏就翻蓋成了嶄新的小二層樓。

那年春節,她對象開着小汽車一起回來過的年。

組織同學聚會時,劉彤看看自己一身特別土的打扮,再看看人家錢雪巧簡直就像是電視裏走出來的人。

強烈的對比讓劉彤無比豔羨外面的世界。

所以那年春節剛過,她就想要去城市裏找份工作。

然而劉彤家的親戚朋友全都在家務農,實在找不到一個能投靠的人。家裏人也不放心她一個小姑娘自己外出打工,託來找去,最終劉彤和哥哥劉大山跟着錢雪巧來到景瑤城。

過來的路上,錢雪巧一直開玩笑說以劉彤的美貌,肯定能找個不費力又掙錢多的工作。

樸實的劉彤和劉大山兄妹二人還天真的對未來充滿憧憬。

然而當錢雪巧的男友露出真實面目後,他們後悔也來不及了。

他們兩個確實是做銷售的。

但銷售的卻是漂亮姑娘!

原本錢雪巧不想吃窩邊草,再怎麼說也是老鄉,人帶出來帶不回去沒法交代。

可劉彤長得實在太漂亮。

在到達景瑤城當天晚上以接風爲名的飯局上,她就被經營暗場子的卜志強看中了。雖然劉彤打扮很土,但身條好臉蛋漂亮,又因爲常年工作膚色黝黑帶着一股自然的健美感。

卜志強當即就拍板要花大價錢拿下劉彤。

他自信,只要經過自己的包裝調教。

劉彤一定會成爲景瑤城暗場子的花魁!

到那時候,她就是自己親自培養出來的一棵搖錢樹。

等劉彤和劉大山被他們安排去休息以後,卜志強就跟錢雪巧暗中商議,他出錢買下劉彤,將來她在暗場子三年內的收入錢雪巧還能再抽一筆提成。

錢雪巧自然高興,有這麼一個被卜志強看中的未來花魁,當然比自己往外帶十個八個小妹強得多。這一年來她一直跟自己男友遊走在各個偏遠地區,專門尋找長得漂亮又沒有一技之長卻貪圖榮華的女孩子。

這些女孩最容易被金錢腐蝕,最終開始坐檯或被某些有錢人包養。

錢雪巧自己本身也是被人引誘進這個坑裏來的,只是後來她慢慢抽身出來,搖身一變成了雞頭。

藉着自己青春靚麗的外表去引誘不諳世事的小姑娘們。

也正因此,她纔有大把金錢拿回家去翻蓋新房和平時揮霍。

爲了擺脫掉嫌疑,錢雪巧和卜志強甚至找人配合演了一齣戲。

第二天,“找到工作”的劉彤和哥哥劉大山用錢雪巧的手機給家裏通了電話。興奮地告訴家人兄妹倆在市裏找到了工作,要去一家服裝廠打工,然後興沖沖坐上一輛駛向城郊的麪包車。

這一去就徹底跳進火坑出不來了。

劉大山最先被騙到暗場子去做保安,在瞭解到自己妹妹可能也會成爲那些小姐中的一員時,他就開始留心帶妹子逃跑;

從小家境雖窮卻不想掙這份髒錢的劉彤自然也是不從。

剛開始許多小姐妹輪番引誘,試圖灌輸給她笑貧不笑娼的思想;而後又拿各種奢侈品誘惑;然而無論如何劉彤都不肯屈服。

卜志強便開始動歪心思,給她灌各種藥、搖頭丸,想用藥物把她控制住。

就在劉彤快堅持不下去的時候,摸了一段時間情況的哥哥找到了她。於是兄妹倆便開始逃跑、被抓、毒打再逃跑的循環中。

最終劉大山在一次逃跑中被卜志強的手下失手打死;

再一次被抓回來的劉彤慘遭***,絕望中死命掙扎,卻被注入過量藥物導致毒發身亡。

慘死的兩兄妹化身爲厲鬼,做鬼都不放過卜志強和錢雪巧。

然而三天前,厲鬼劉大山在伺機報復卜志強的時候,被他高價請來的道士活活打死化爲一團戾氣消散了。

劉彤僥倖逃脫。

它找不到回家的路,又無法報仇雪恨,因此纔會有化作惡鬼的兆頭。

“現在離天亮越來越近,咱們得抓緊點時間才行。”唐牧北聽完女鬼的哭訴暗中又查看了它的記憶,劉彤確實沒有說謊。

身爲店主,自然是要主持正義撥亂爲正的,因此他囑咐道:“你現在這裏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

同時唐牧北在心裏召喚靈車。

他需要回到店鋪放下本體,纔好來解決這件事。

靈車從來不負所望,厲鬼劉彤沉浸在悲痛中還沒緩過來,靈魂版牧店主已經上線了。

“你知道那個卜志強住在哪裏嗎?”唐牧北詢問道。

劉彤忙點頭,“他最近又跟錢雪巧搞到一起了,就在對面那個別墅區住着!牧店主,您會爲我做主的對嗎?”

“嗯。”唐牧北跟着它往別墅區走,“最好是能用法律手段制裁,如果不能就按照咱們的辦法來。你應該收斂一下自己的怨氣,想開點。你哥哥已經被打散了,你還有其他家人,難道在報仇雪恨以後不想魂歸故里?照現在這樣怨恨發展下去,你會喪屍心智變成惡鬼,到時候我都幫不了你。”

劉彤一聽這話“哇”地一聲又哭出來,“牧店主,我跟哥哥變成厲鬼三年了!一直在想辦法將卜志強和錢雪巧繩之以法,可是……雖然壞事都是他們乾的,但經手人卻是別人,所以怎麼都找不到證據。況且,卜志強跟許多當官的都有暗中生意來往,甚至不少人包養的女人都是他提供的,想判他的刑談何容易!”

說話間,他已經跟着女鬼走到一處氣派的別墅前。

門口放着兩座石獅子,兩眼通紅氣勢洶洶,顯然是開過光的鎮宅之物。

劉彤見狀嚇得直往唐牧北身後躲。

院牆上每隔兩米就有一尊小石頭獅子,同樣紅着一雙眼散發出鎮宅的氣場。唐牧北擡頭看了看,嚯!這個卜志強也不知道做了多少虧心事,屋頂上安放着檐獸,就連玻璃上都畫了隱形的驅鬼符。

難怪它們鬼兄妹三年時間都沒能順利報仇。

合着整座別墅被保護的嚴嚴實實,厲鬼根本就進不去。

“你先在這裏等着,我進去看看。”唐牧北自然不會懼怕這些東西,擡腳進了別墅。

感謝書友aftgjhytj打賞,謝謝支持!喵會努力再加一更噠! 一走進房間裏,唐牧北更是看的眼花繚亂。

客廳正中央掛着八卦;牆角擺着鎮宅泰山石;通向二樓的樓梯盡頭還掛着一塊照妖鏡;甚至每隔一段距離,牆上就畫着驅鬼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