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以他對淺川千秋的瞭解,若是兩個人真的發生什麼,特別是在她喝醉酒或者意識不清的時候發生關係,也許她還會以爲是自己狼性大發撲倒他,而不要他負責。

0

真是累不愛_(:3∠)_

不過難得淺川千秋在兩人相處的時候不再只是被動的那方,就算她稍微強勢一點,無理一點,作爲大度的男朋友,他也就原諒她,縱容她。

反正等她的膽子足夠大之後,可以加倍地拿回來的,他一點也不介意o(n_n)o~

直到最後把事情說清楚,時間已經過去很久,而一個小不點,一個不像病人的病人,兩個人心思一放,乾脆撲進被窩,就這麼睡了過去。

期間仁王雅治來看過一次,見一大一小面對面地睡得正香,摸了摸淺川千秋的額頭髮現她的燒退得差不多,也就沒打擾他們的好眠。

但轉身出去的時候卻是差點流下寬麪條淚。

他的好白菜被豬拱了

事情處理得差不多,淺川千秋燒一退就想回東京自己的小窩。

有一句話叫“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而她的窩雖然只是介於兩者之間不好也不壞,但她卻是個戀家的人,也很懶,很容易在一個地方時間久了再挪窩就困難,所以只能儘早離開。

不僅28這一對的戀情告一段落,自己也收穫帥到掉渣的男盆友一枚,雖然現在是妥妥的小包子狀態,但萌也是優點。

忽略自己是被趕鴨子上架上任的事實,其實有個男朋友的感覺也不錯,至少她家男盆友會撒嬌會賣萌,整天萌萌噠。

幸村精市現在是這麼方便攜帶的小包子,仁王雅治並不願意放人,至少人在眼皮底下他也放心點,哪怕這麼點大的身材也做不出什麼事情來,但爸爸桑就是習慣擔心這擔心那。

而且就算仁王雅治勉強同意兩人在一起,幸村精市在他家不多的時間裏,他每次見到也沒什麼好臉色,即使就是他把人家從幸村家一路辛辛苦苦地抱過來的。

可小野寺律生病住院,接到電話又身爲好友的淺川千秋原來自己生病也就遲點再說,總不能身爲病人再去探望病人反到來來去去加重自己病情,但好了以後不去就說不過去了。

於是,仁王雅治也只好“刷刷”地對那笑得只見小奶牙不見眼的小包子甩眼刀。

而完全忽視這弱小攻擊的幸村精市則是抱着淺川千秋的脖頸,舒舒服服地回到他們兩人的小窩……在那之前,還得去醫院一趟。

幸村精市並沒有太多不滿,淺川千秋是宅,但她還有自己的圈子。他的佔有慾是強,但不會強到這種事情都干涉。何況他現在剛上任,得多留點好印象,事實上他也做不了什麼。

可惜,真到病房的時候,他只能面無表情以對。

原本同樣很頭疼的淺川千秋下意識地去看懷裏人的反應,結果一看到他那張肉呼呼很有手感的小臉蛋做出面無表情這喜感的表情,差點一個沒忍住就大呼“卡哇伊”,然後把腦袋埋進他有點突突的肚子裏。

幸好腦海裏留存的最後一絲理智阻止了她這在不知道事情真相前習以爲常的動作,也避免她日後被黑得更慘。

“千秋,你來了啊。”

小野寺律略不自在地推開高野政宗,臉頰上的紅暈一時間還沒有消退,很顯然地昭示着兩個人剛剛做了些什麼不和諧的事情。

“嗯,之前我發燒,因爲在神奈川就沒過來,後來打電話給你也打不通,高野君也只說已經沒事了。現在我來了,說說你是怎麼回事吧?”

淺川千秋面上很是嚴肅,大有“你不說個一二三四五,我就不放過你”的意思,但心裏卻在使勁地吐槽,恨不得拿條鞭子抽打他們一頓,讓他們好好地長長記性。

你們兩個!就算剛剛坦白心意或者過了那關鍵的一關心裏很興奮,止不住地想要膩歪在一起吹吹粉紅泡泡,但你們最起碼鎖門好嗎?!怕鎖門欲蓋彌彰反而更引起別人的好奇心,那就關門掩飾一下好嗎?!

這是單人間,又不是多人間,你們可以記得在親熱的時候隨手關門麼親!長針眼了啊混蛋!

再不然,又不是腿受傷不能走路不能移動,你們可以去廁所親啊,愛親多久親多久,就算直接來一發都沒有關係啊!

“咳咳。”小野寺律眼神飄忽,忽然輕輕地咳了兩聲。

淺川千秋不爲所動,只默默擡手把小人兒的腦袋壓進自己胸口,“怎麼,感冒還是發燒了?”

小野寺律不願意說事實的表情很明顯,淺川千秋暗自點頭。幸好他沒有想着隨便找個藉口搪塞,不然肯定讓他知道騙人的壞孩子會有什麼不好的下場。

她後退一步,“那我自己去問醫生好了。”

這是必須坦白的節奏啊qaq

小野寺律頗爲怨念地看了一眼不幫忙的高野政宗,然後纔像被戳出洞的皮球一樣泄了氣,“因爲出版社的事情太忙,經常有一頓沒一頓,飲食不規律,加上本來胃就不好,所以……”

淺川千秋挑了挑眉,把視線瞥向一旁貌似事不關己但其實豎着耳朵一直聽着的某人,“所以?”

高野政宗終於幫忙:“沒什麼,以後多注意一點就好。”

可淺川千秋卻注意到兩人視線相對的時候似乎達成了類似“你欠我一個人情”“知道了”的地下交易,這情況和仁王雅治每次有求於她要她幫忙的時候不要太相似!

算了,既然這兩個人明顯發展出了jq,那她也不當壞人,隨他們去,反正到時候胃疼的又不是她╭(╯^╰)╮

傲嬌的千秋姑娘放下探病禮物,哼一聲,就冷豔高貴地轉身,抱着自家男盆友施施然地走了出去。

這邊的事情也處理完,淺川千秋就和自家的小號男盆友開始不一般意義上的同居生活。

兩個人住在同一間屋子裏,一起吃飯,一起洗澡,一起睡覺,如果單從這層意義上來說,幸村精市已經算是世界上行動最迅速的男朋友了。

可惜,吃飯是女朋友喂的,洗澡是女朋友幫忙洗的,睡覺更是坑爹,是在女朋友懷裏甚至趴在她身上睡的!

然好的事情也是有的。

每天早上醒來,淺川千秋已經養成習慣,給一個早安吻,然後微笑着道一聲“精市,早上好。”而不是以往和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時候的“小幸,早上好。”

幸村精市不能說話,所以他所做的就是就算變小也不能阻止必須要給的早安吻,大大方方地親在嘴脣上。

每天早上和女朋友相互依偎着一起醒來迎接早晨的第一縷陽光,這聽起來真是太文藝,太幸福了。當然,他也是。

如果不算道完早上好後還要抱着他一起去廁所解決生理問題的話(ノへ ̄、)

緊接着淺川千秋把他放在沙發上,還不忘把他要看的書拿過來,翻到前一天看到的正好插上書籤的那一頁。緊接着她去做早餐,他就開始坦白過後看上去稍微正常一點的生活。

坦白小幸就是他的事實後,兩個人的生活看似沒有太大變化,但實際上卻是有的。

淺川千秋做事的時候會把他放在書房,放好手機和書,再做自己的事情。大概是潛意識地覺得他內裏是個成年人的靈魂不需要太擔心,所以不再時不時地回頭確認他是不是不小心掉下去或者出事。

他如果餓了渴了發出點聲音示意,她就會放下自己手裏的事情爲他準備東西,偶爾她中間時刻也會休息一下,坐過來陪他一起。

他也不再每天吃了睡睡了吃醒着的時候不是發呆就是想象訓練。

從母上大人那裏拿回他公寓的鑰匙後,淺川千秋去過一趟拿了他的書,也因爲長時間沒人居住,打掃過一次。

他不看書,淺川千秋也不畫畫碼字的時候,兩個人就會一起看電視,有時候是他想看的網球賽,有時候是她想看的電視劇。

遇到奇怪不可理解的事情,他可以戳字問,也可以直接上網搜。令人悲傷的是,他這段時間搜索得最多的是一個個在他看來不怎麼樣,淺川千秋每次看到卻挪不開眼的男明星,連扒帖都沒放過。

每到這時候,幸村精市就非常想恢復成正常,往電視機前一站,問問她到底要哪一個。

知道自己這想法其實非常幼稚,但他就是控制不住,等意識到這就是所謂的吃醋的時候,這樣的情況已經進行好幾天,而淺川千秋甚至都習慣在看到喜歡的男明星出來的時候興奮地拉着他噼裏啪啦不停說話。

顏控什麼的真是夠夠的! 平行宇宙……

宇宙之中,可怖的力量蔓延出去,竟然在一次意外之中,打破了一些平行宇宙的障礙,然後……

可怖的力量爆發出來,襲卷,影響全世界……

然而這一種影響,是單方面的,其他宇宙可以來到這個宇宙,而這個平行宇宙的人和來到這個平行宇宙的人事物,都不能離開這個平行宇宙……

世界,因此而出現了變化。

……

陽光不燥微風正好。

在一個佔地面積極大的學院之中,處於上課的時間教學樓中的走廊顯得空曠且安靜,時不時有讀書聲傳來,那是學生讀書的聲音。

在眾多的班級之中,一個與其他班級無任何區別的班級,這節課是語文,老師在上面教下面的人,隨著老師的命令時不時一起讀書,自然的班級上面不可能人人都認真學習,夾雜在眾多認真學習的學生之中,或是睡覺或是無聲打鬧或是等等之類其他的,在這群學生之中,有一個平凡無奇的小男孩。

他叫櫻滿集,中國人,姓櫻,名滿集。

我們來看看他現在的情況和福福在書桌上面深淺大堆的書籍,遮擋住了她的身體,還在書堆上面豎起了一本書,這一本書無手支撐卻因為放置的角度問題,就那麼站立在那裡,將櫻滿集同學牢牢掩蓋了起來。

男孩雙手環繞在身前,頭倚著手臂,眼帘閉合,呼吸均勻,他正與夢境纏綿。

在夢中……

櫻滿集揮舞著奇異的利刃在斬殺著怪物。

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發現了一個女孩子落在了怪物的爪牙之下,立刻提劍速度快的不可思議的衝過去,一劍劈砍而出,將那怪物一下子貫穿。

「沒事吧?……」

看著那怪物的鮮血噴涌,櫻滿集轉頭看向那個女生關心的問道。

「我……我沒事……你是,櫻滿集吧?……」

不知道為什麼,一開始櫻滿集沒有認出對方,聽到這個女孩的話,立刻看著這個女孩,然後才猛然發現這個用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少女是認識的人。

「班長?!……」

櫻滿集有一些失聲的驚呼:「你怎麼會在這裡?!……」

聽到櫻滿集的話,女生露出了興奮的表情。

「果然是你,櫻同學,謝謝你救了我……」

聽著女孩的感謝和那副可愛的樣子,櫻滿集露出了靦腆的笑容:「沒事,舉手之勞而已……」

「可是你救了我一命……」

女孩咬緊嘴唇,然後一下子抬起頭,在櫻滿集的臉上親了一下。

「謝謝你……」

說著就蹦蹦跳跳的跑開了。

櫻滿集一愣,在被親到的一瞬間,整個世界都變成了粉紅色,大片櫻花散落,不知道從哪裡飛來,飄飄洒洒。

櫻滿集是那一種做夢的時候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夢的人。

一直以來,他做的夢都是離奇,無厘頭,但是從一開始做夢到現在,他只做過幾種夢。

第一種,自己是一個劍客,在奇異的世界之中生活,練劍,斬殺妖魔鬼怪。

第二種,自己是一個初中的男孩,在學校學習著,經常發現一些很不正常的地方,但是卻如同是夢境中的bug一樣,在夢中的櫻滿集即便發現了也無法控制自己在夢中的身體去那一些出現了bug一樣的地方。

這個夢境之中的科技似乎十分發達,在各種人流大的地方可以看到投射在各種地方半空中的三維廣告,簡直就如同是真的在空氣之中一樣。

夢中的櫻滿集是感覺十分正常的,似乎他一直生活在那個世界見怪不怪了一樣。

一開始的時候都是比較日常的,直到學習了一些的知識,櫻滿集在學習到那一些知識的時候是沒有看到也就是看不到的,就好像是被屏蔽掉了一樣,然後他不知道哪裡弄起來了一個奇異的裝甲,解決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變得有一些小名氣起來。

然後,在某個夢的時候,這個夢境中的櫻滿集經歷了一次的絕望,前因後果似乎是從在櫻滿集看來出現了一些bug的區域,那一些的區域之中在之前的時候都是有各種看不清的東西,好像打了馬賽克一樣。

然後櫻滿集遇到了這一種周圍變成馬賽克一樣的情況,就是看周圍的所有都變成了模糊不堪的情況,然後似乎有什麼模糊的東西撲到了身上。

直接把櫻滿集給撲倒了。

那個馬賽克在櫻滿集身上活動著,雖然不太清楚,但是櫻滿集感覺似乎是在撕咬他的身體。

夢中櫻滿集是無法控制自己的,夢中的櫻滿集張開了嘴巴發出了痛苦的聲音,然後才反應過來。

櫻滿集正好穿著他自己弄出來的高科技裝備,幾下子把那個馬賽克給打出一片暗黑色的馬賽克。

把馬賽克推開,櫻滿集捂著自己的身體站起來,留著眼淚看向周圍。

國民寵愛:老婆大人晚上見 夢中的櫻滿集看到了很多的模糊的帶著鮮紅的馬賽克,然後就發出了害怕到極點的尖叫,然後櫻滿集就醒了。

再之後再度進入這一種高科技世界的夢境之後,劇情就變了,時不時出現在馬賽克世界的情況一樣。

也有不在馬賽克區域的情況,在夢境之中的櫻滿集在不在馬賽克區域后漸漸的也和之前經常在一起的人事物分開了,和一些在這個夢境之前的劇情之中世界觀有一些不太符合的人在一起,那一些人……嗯,能做到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有的能噴出大火,控制火焰燃燒,有的能控制水,有點能一拳打碎鋼板。

總裁,滾出去! 反正有各種各樣的人,跟這一些的人在一起的時候,夢境顯得特別的真實,簡直就是,嗯,真實的可怕!

連汗毛都能看見,聲音也聽的特別的真切。

這一些人平時也隱藏在人群之中,櫻滿集後來在幾次的馬賽克世界之中遇到了幾個馬賽克人,聽聲音能知道那是之前認識的不正常人……

第三種,自己生於一個世家,每日修鍊,與族中弟子交手,歲數不大,卻已然戰勝數量不少族中弟子了。

這種夢比較日常,和第二種一開始差不多。

只是……

有一日,櫻滿集再次夢到這個夢境的時候卻看到了自己渾身浴血,獃獃的站立在一堆的屍體前面。

那一個個熟悉的人以各種姿勢死去。

那可真是太可怕了,簡直就是噩夢!

夢中的櫻滿集的牙齒緊緊咬合在一起,極為用力。

之後就帶親手把這一些親人,族人,僕人,等等之類的給埋了,然後就是在空無人煙的巨大世家宅地之中拚命的練劍。

時不時離開自己的宅邸,前往一個個地方,通過各種觀察和一定時間的生活,揪出一個個人或者生物給斬殺。

在漫長的夢境歲月之中竟然遇到幾次馬賽克夢。 如果日子就這麼過下去,也不是不好。

至少淺川千秋對小版的就沒有太多抵抗力,也沒有太多顧忌,幸村精市覺得以這樣的狀態相處,或許說不定效果更好。

但他們兩個的二人世界沒過多久,問題就來了。

宇佐見秋彥這個一向沒什麼問題,只偶爾纔來蹭飯的大少爺居然又因爲沒日沒夜地碼字,結果一不小心把自己送進了醫院。

一聽到這個消息,淺川千秋捧着腦袋去撞牆的心思都有了。

馬丹,最近她身邊的人都約好了似的一個接一個地生病,是這陣子的醫藥費會便宜點,還是保險能多報銷一點,所以把積累了不知道多久的病全部一下子爆發出來?

一、點、都、不、讓、人、安、生!

淺川千秋被氣得不清,首當其衝自然就是這個時候在她身邊的人,淺褐色的眼眸盈滿怒氣,顯得越發晶亮。

如果不是場合不對,還挺吸引人的。

衡量完現如今兩人之間武力值的差別,幸村精市兩隻沒多少的力氣的小手拖着那本大大的書,一屁股一屁股地往後挪。

作爲男朋友,確實需要在女朋友生氣傷心的時候安撫,這有利於加深兩人的感情,增長女朋友對他的依賴。

但那是有條件的,男朋友必須身強體壯到能打老虎!

就算不能打老虎,解決小三小四排除情敵這點小事也必須做到。

就他現在這樣連踩只螞蟻都困難,腳還沒下去螞蟻就已經跑了的程度,對上明顯就想找炮灰髮泄怒氣的女朋友……還是算了吧。

於是,淺川千秋就這麼看着自家男朋友一點一點地挪向遠離她的地方,似乎還怕她生氣,居然小幅度地擡起頭,用那一張經常把她萌出血的臉蛋小心翼翼地瞅她。

簡直犯規!

於是,不肯承認又一次被煞到的千秋姑娘板起臉。

“精市,我生氣了!”

幸村精市點了點頭。

“精市,我真的生氣了!”

幸村精市依舊點了點頭。

“精市,我真的真的生氣了!”

幸村精市沉默地瞅她,不再點頭。

緊接着默默地從屁股後面拿出手機,解開鎖屏,打出【不要生氣】幾個字,兩隻小手顫巍巍地捧高大大的手機,看上去特別喜感。

古穿今:郡主一甩小皮鞭 淺川千秋嚥下到了嘴邊的笑意,故作憤慨地指責他:“精市,身爲男朋友,女朋友生氣的時候你就是這樣勸我的?”

“……”就現在這樣的狀態還能親親你抱抱你給你安慰嗎?反過來還差不多。

幸村精市無奈地嘆氣,連同那小小的腦袋也垂頭喪氣地低垂下去,彷彿一瞬間失去不少生氣。

淺川千秋死死地捏着拳才壓抑住自己想要上前摸摸他的腦袋,親親他,安慰他的衝動。

#男朋友居然這麼萌,這不科學!#

#老是被男朋友萌出一臉血怎麼辦?在線等,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