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一旦有帶着妖氣的妖怪接近這裏或者道觀,禁制就會自動發出警示,所以張謙在不能驚擾東嶽大帝這個前提之下只能耍這種計謀。

0

楊青解開了禁制說:“主人,這裏就是關押他們的地方。”

張謙剛要擡腳往裏走,楊青突然說:“主人,請留意,你只能在裏面逗留一分鐘,因爲帝君教給我們的方法是不完全的方法。”

“好,帶路。”

楊青領着他就往裏走。

張謙本以爲這會是一個很簡單的行動,卻沒想到實際執行起來非常困難。

不僅解開禁制只能持續一分鐘,而且這個山洞囚牢裏還有各種的機關陷阱,這是爲了防止被關在這裏的人逃出去而設置的。

走到囚牢前,張謙計算了一下時間,光走這段路就得接近20秒,來回就是40秒,還剩下20秒的安全時間。

他必須要在這20秒的安全時間內讓被救出去的妖怪快速遠遠的離開,否則禁制重新啓動,他們就會被感應到,自動警示就會觸發!

就算只一個兩個的往外帶,也是很麻煩的!

“媽的…好睏難!”張謙皺起眉毛,如果妖怪跑得慢那就非常危險了!

“時間是比較緊。”楊青說,“可惜帝君的打妖鞭不在這裏,如果打妖鞭在這的話,每次就能額外延長兩分鐘了。”

張謙立刻眼睛一亮:“打妖鞭在我這呢。”

楊青一愣:“真的嗎?那太好了!走主人咱們先出去!”

系統說:“還好我已經把打妖鞭的主人重新設置了,否則在這太山腳下,你一拿出來,東嶽帝君就能感應到了。”

張謙笑了。

來到外面,掐着時間,等禁制重新開始運轉的時候,張謙拿出了打妖鞭遞給了楊青,楊青把打妖鞭插在禁制旁,同時使用了法術,禁制立刻又終止了運轉。

“好了!” 我真是大昏君 楊青說,“這下就沒問題了!”

“三分鐘,應該可以了!走!”

重新進了山洞,來到了囚牢前面,被關在囚牢裏的人擡起眼睛,面無表情的看着他們。

“你們誰是琉璃的族人?”

立刻有一對皮膚很白的看起來很年輕的男女站起身,皺着眉毛看着他。

“你們是琉璃的親人?”

“你又是誰?我看你也是個人類,東嶽帝君的爪牙?”男人問。

“不,我是琉璃的老大。”張謙言簡意賅的說,“她現在跟着我做事,我受她的委託來救人。時間緊迫,你要是她的族人親人就按照我說的做!”

那兩個人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周圍的犯人也全都愣了。

“你…你說什麼?”

張謙懶得理他了,又問:“誰是雷猴的宗族親人?”

旁邊立刻有人叫了起來:“這邊!快帶我們出去!”

“好。楊青,去打開那道門。”

楊青立刻走過去打開了門,卻沒想到門剛一打開,裏面就衝出了幾個身影衝着楊青要打。

“住手!”張謙立刻叫道,“殺了他你們就別想出去了!”

那幾個妖怪的手停在了半空,爲首的一個咬牙切齒:“這些該死的道士!”

“先出去再說!”張謙沉聲說,“待會聽從我的命令,誰不聽命令誰就呆在這等死,聽明白了沒有!”

“小子,少跟我大呼小叫。”一個頭發胡須全都白了的老頭冷着臉說。 張謙皺着眉毛看着他:“你想不想出去?想出去就閉上你的嘴!”

老頭一怒,旁邊立刻有人按住了他的胳膊,小聲的說着什麼,老頭慢慢的平靜了。

張謙懶得理會他們:“待會跟在我們身後,按照我們走的路線走,時間不等人,必須要快!”

“我要提醒你們,一旦觸發了陷阱機關,就會驚動東嶽大帝,到時候你們全都得死!”

“希望你們能把你們自己的小命當回事!”

“我們知道!”老頭說。

楊青領路,張謙跟在後面,這七八個妖怪亦步亦趨的跟着這倆人。

這段路不算長,但是卻走了四十多秒還沒走完。

主要是每個妖怪都走的小心翼翼,速度太慢。

“我說,你們沒必要這麼慢吧,瞅準了就快點走!”張謙說。

諸神重啟 “你嚷嚷什麼!”老頭瞪眼。

張謙火了:“不知道時間不等人嗎?還我嚷嚷?我嚷嚷是爲了誰?還不是爲了你們!草!真他媽不識好人心!”

“你!”

旁邊立刻有個女人說:“少年郎,別生氣,我們是想走快一點,只不過我們不敢,我們必須得謹慎!”

“之前就有妖怪強行硬闖,結果被東嶽大帝發現了直接搓成了飛灰。”

“行吧行吧,儘量快點!”

一分多鐘後,這幫妖怪終於走出了山洞,距離禁制重新激活還有四五十秒,張謙說:“趁現在禁制還沒激活,你們趕緊往南邊飛,那裏有個小城,有人在那接應你們,把妖氣壓到最低,用你們最快的速度!快!”

不用他說,這幫妖怪爭先恐後的施展各自的絕技,嗖嗖嗖的劃破長空!

張謙擡頭看了看隱沒在雲端的山頂,擦了擦汗,希望東嶽大帝沒發現。

很快時間到了,禁制重新激活,楊青如法炮製。

再次走到囚牢前,張謙說:“這次帶你們出去,聰明點!”

“好。”那一對年輕男女站起身,領着十幾個妖怪跟在楊青和張謙的身後往外走着。

這次要順利一些,雖然人多,但是沒浪費太多時間。

終於這兩撥人出去了,還剩下最後的一撥,張謙看着他們問:“你們是什麼族羣的?”

這五個妖怪看着他說:“我們是孔雀一族的。”

“孔雀一族?”張謙一愣,“那你們認識彩雲仙子嗎?”

“我女兒小名叫彩雲。”一個非常漂亮很有御姐風範的女人說。

“那行吧,走,我一塊帶你們出去!”

張謙沒想到孔雀精的族人居然還都活着!這個東嶽大帝幹活效率有點低啊。

帶着最後一批走出山洞,張謙突然感覺氣氛有些不太對。

山裏雖然寂靜,但是秋夜裏還是有蟲鳴聲的,但是此刻的周圍卻是萬籟俱寂,就好像是酷寒嚴冬的午夜一樣。

“有點鬼氣。”系統說,“不對啊,這裏是東嶽大帝的地盤,怎麼可能會有鬼氣呢…難道…”

“先別管那些了。”張謙對那幫孔雀妖怪說:“你們快走!把妖氣壓到最低,以最快的速度往南邊小城飛!”

禁制重新激活,張謙拿回了打妖鞭,楊青一抱拳:“主人,我先回去了。”

“行,麻煩你了。”張謙說。

楊青剛走了幾步,系統突然說:“不好!我和那個叫王平的控制聯繫被切斷了!”

“什麼情況?”

“王平被殺了!”系統說,“只有這一個解釋了!”

“媽的!”張謙驚呼,“這幫不知死活不知輕重的妖怪!”

他以爲是那幫逃走的妖怪懷恨在心回來殺了人,這可壞了大事啊!現在禁制重新啓動了,他們在道觀那裏殺人會引起東嶽大帝的警覺的!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張謙在心裏怒罵,同時施展身法快速的往道觀那邊跑去。

跑到道觀他卻是一愣。

沒有妖氣,沒有任何聲音,整個道觀一片寂靜,只有淡淡的幾不可聞的血腥味和一股非常濃重非常恐怖的鬼氣。

張謙皺起眉毛,擡腳就要往裏走,系統說:“既然不是那些妖怪乾的就別管了,快走吧!”

張謙也覺得此地不宜久留,一點頭:“好。”

但是剛一轉身,一個黑乎乎的圓圓的東西就飛了過來。

張謙趕緊往旁邊躲閃,這個東西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張謙仔細一看,這原來是個滴溜圓的帶血的人頭!

“嘎!”一聲刺耳的尖叫,一隻烏鴉撲閃着翅膀飛走了,卻在飛到半空的時候哀鳴了一聲,直直的摔在了地上。

張謙越來越覺得不對勁了,邁開大步往外跑,但是眼前卻出現了一具無頭屍體!

無頭屍體原本是平躺在地上的,突然直立着站起身,平舉着雙手一蹦一蹦的衝着張謙跳了過來。

張謙繞開它,召喚出風火輪飛上半空,但是剛飛到半空就響起了兩的利器破空之聲,張謙渾身皮膚一緊,沒來得及做出什麼反應,他腳下的兩隻風火輪自動的飛了出去,‘叮叮’兩聲,風火輪似乎是撞到了什麼東西被彈了回來,張謙也摔在了地面上。

沒有風火輪他飛不起來。

風火輪迴到他身邊,圍繞着他呼呼的急速轉動着。

“誰!”張謙怒問。

道觀的大門開了,兩個身穿道服的人走了出來。

這兩個其中一個是張謙白天遇到的山羊鬍子,另外一個有些矮胖。

但是,這倆人的臉都非常恐怖,他們的臉已經完全破碎了,血肉模糊,山羊鬍子的眼球都掉了出來,掛在了半邊臉上。

“這什麼情況!”

兩個恐怖的道士揮起長劍砍了過來,那個無頭屍體也蹦蹦跳跳的撲了上來。

張謙雙手一揮,兩隻風火輪飛了出去,他本以爲風火輪能秒殺這兩個道士,卻沒想到被道士手裏的長劍給擋住了,並且之後還和道士打的不亦樂乎。

“這不可能!”張謙驚呆了,“風火輪居然不能秒殺他們?!”

“他們已經不是人類了,他們被某種東西附身了!”系統說。

“什麼東西這麼厲害?他們的身上只有鬼氣啊!這世界上有那麼厲害的鬼能和風火輪拼一拼?”

“這可不是普通的鬼氣,”系統說,“這鬼氣裏分明帶着仙氣!” “鬼氣裏帶着仙氣?”張謙愣住了,“就像當初在劉王莊的那個女鬼?”

“這倆遠不是一個概念。”系統說,“那個女鬼本身是鬼,後來融合了一絲絲的仙氣,強化了一點力量。但是這個不同。”

“這個是仙氣裏混着鬼氣,也就是說,這個氣息的本源是仙,但是融合了鬼氣,也相當於是被鬼氣侵蝕!”

“還有這種事?那這算什麼?”

“仙鬼!”系統說。

“仙鬼?”張謙愣了,“還有這種東西?”

“你以爲呢。”系統說,“我早就說過,仙人的慾望比凡人更強,只不過並不是像凡人那樣的七情六慾,他們的慾望是力量,權勢和長生!”

“都說妖怪的世界是弱肉強食,仙佛的世界更是這樣。有實力有背景就可以居高位,沒實力沒背景的就是廢物。”

“所以他們對於力量有着一種近乎病態的追求,只要能得到力量,他們會不擇手段!仙鬼就是這樣誕生的,他們融合鬼氣和鬼的力量以獲取更強大的力量。”

“那在這裏的仙就只有…”

“東嶽大帝!”系統說完,兩個道士的身上就爆發出了更猛烈的仙鬼氣息,手中長劍帶上了詭異的黑藍色混合光芒!

風火輪竟然被這股氣勢震退了一下,但是也只是一下而已,風火輪不可能被這種程度的氣勢震退。

而張謙也揮動着青龍偃月刀和無頭屍打在了一起。

這一打,張謙驚了。

這個無頭屍的身上也帶着仙鬼氣息,本來張謙以爲自己不是這個無頭屍的對手,畢竟仙鬼氣息混合之後的威力太強,而且這還是來自東嶽大帝的仙氣,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無頭屍居然打不過自己!

自己這一刀下去,無頭屍的左臂就被齊根砍斷了!

“我靠!我現在這麼厲害了嗎?我甚至連武聖仙魂都沒召喚出來啊!”

“對你自己有點信心好不好?”系統沒好氣的說,“吃了那麼多強化丹藥,甚至還吃了好幾顆仙骨丹,仙骨丹啊!你以爲那是花生豆啊!那種丹藥仙人吃了都能得到強化呢!”

張謙激動了,長刀往背後一背,對準了衝上來的無頭屍打出了右掌:“試試你爺爺的電療!楊詠信的愛撫!”

雷聲轟鳴!

藍色的閃電噴薄而出,無頭屍被電的渾身哆嗦!

“我靠,身體強化之後我發出的技能威力也變強了!”張謙驚呼。

“嗯,你的身體是道力的載體,載體越強,釋放出的攻擊自然就越強。”

“666!”

無頭屍再次衝了上來,張謙掐起劍指,對準了衝來的無頭屍猛地點了一下:“天殘指!”

劍指點在了無頭屍的胸口,‘砰!’的一生,一蓬血霧當場炸開!

天殘指的威力也大幅度的提升了!

“媽的!”張謙頓時油然而生出了一股高手的自我感覺!

隨即背後一聲慘叫響了起來,張謙以爲那兩個鬼道士被風火輪幹倒了,回頭一看才發現是那顆血乎乎的腦袋衝他咬了過來。

“一個破腦袋也敢裝b?戳死你!”天殘指再次打出,砰一聲,腦袋當場炸裂!

“哦豁,瞬間爆炸!”張謙哈哈大笑。

自身實力大幅度的提升讓他的自信也成倍提升,提着青龍刀直奔那兩個鬼道士,與此同時,張謙召喚出了武聖仙魂,背後巨大的關羽虛影大刀帶着呼呼的風聲砍向那個矮胖的道士,矮胖道士揮劍抵擋,卻被張謙這勢大力沉的一刀給劈飛了出去。

“爽不爽?”張謙大聲問。

他現在也不在乎那些亂七八糟的了,反正已經被東嶽大帝發現了,無所謂了!

風火輪像有靈性一樣迅速的追了上去,狠狠的擊中了矮胖道士的前胸。

矮胖道士發出了慘叫,渾身燃起熊熊的火焰。

張謙又反手一刀,巨大的虛影大刀猛地劈了下去,衝上來的無頭屍被一刀從當中砍成了兩片!

山羊鬍道士手持長劍刺了過來,張謙當空耍了一下大刀,把大刀交到左手,運起全身道力張開嘴巴猛地噴出了一道三才神火,神火呼的一聲點燃了山羊鬍,山羊鬍也發出了慘叫,奔騰的烈焰燒的他渾身皮開肉綻,風火輪緊隨其上,狠狠的一下打中了他的胯下。

“噝…這下真的疼。”張謙嘿嘿直笑。

諾水的諾 無頭屍被滅,兩個鬼道士全部喪失戰鬥能力,背後突然響起了風聲。

張謙趕緊躲避,一道鋒利的氣從他的臉旁極速飛過,他只感覺臉上一疼,用手一抹,出血了。

他看清楚了,這原來是一把鋒利的寒光長劍。

準確的說,是兩把。

他這才明白過來,原來之前他飛上半空,衝過來攔截他的就是這兩把飛劍。

一個人影出現在半空,身上燃燒着騰騰的藍氣。

“東嶽大帝。”張謙笑了。

“年輕人,你的本領讓我驚奇。”東嶽大帝說。

他的聲音非常奇怪,似乎是好幾個聲音混在一起發出來的,又詭異又恐怖。 大人物的小萌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