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阿被彈飛后,在地上滾了幾圈后才穩住身形,以單膝跪地的姿勢右手撐著地面,並一臉驚駭的看著劉峰。

0

感受到身上那未散的電力與麻痹感,看著劉峰身上那漸漸消散的電流,羅阿難以置信,並用一種震驚中充滿難以置信的口吻道:「雷電之力!你為什麼能用雷系魔術?」

原來,雷電之力只有幾千年前的上古時代才存在,是極其強大的能力,每一個手持雷電之力的都是被稱為神的至高存在,也只有那種位居世界頂點的生命才能控制雷電之力。

畢竟雷電之力的速度極快,威力有極其恐怖,在月世界的規則下,絕大部分生物都無法與雷電之力抗衡,所以根源之渦就將雷電之力給禁了。

到了現代,雷電之力已經消失無蹤,別說魔術師,就是死徒二十七祖都沒辦法掌握雷電之力。

可以說,雷電之力再現,就是顛覆了現代的世界觀。

如此一來,就能理解羅阿為什麼會那麼驚訝了,哪怕是死徒二十七祖也不可能淡定面對雷電之力。

更何況劉峰不止讓雷電之力再現了,還將雷電之力控制得極好,在周身**卻不傷害自己,沒有極端的控制力是不可能做到的。


換成別人,哪怕掌握了雷電之力,也只能將雷電之力外放,周身**這種手段很有可能在傷敵之前就傷了自己,因為雷電之力非常霸道,其兇猛程度甚至超過了火焰之力,稍有不慎就會被反噬。

不僅再現了雷電之力,還控制得如此完美,也怪不得羅阿會如此震驚。

毫無疑問,這雷電之力就是劉峰弄出來的魔術體系,是名符其實的雷系魔術,而他之所以能控制得這麼好,除了自身天賦極佳外,也是因為寫輪眼的關係。

以寫輪眼極致的洞察力為輔助,劉峰才能完美控制雷系魔術,而這一招讓雷電全身流竄的能力同樣是參考了《火影》,火影中的二號男主角有一招讓雷電之力流竄全身進行外放的雷系忍術『千鳥流』,劉峰便將這一招完美重現了。

第一次使出來,效果還不錯,即便是羅阿這種祖級的死徒都無法抵抗,而這還不是雷系魔術的極限。(未完待續。) 不得不說,劉峰做得很好,竟然能將動漫中的能力完美山寨出來,已經稱得上一代宗師了。.

當然,這也是因為月世界的規則足夠嚴謹,由於力量上限被限制死了,這個世界的強者不可能走無限升級的路線,只能在技巧上鑽研。

於是月世界的各種術式便越來越多樣化,到了現在,其博大精深程度已經遠遠超越了聖魂世界。

當然,這裡所謂的博大精深是指繁瑣與多變,若論戰鬥力的話,聖魂世界可以將月世界爆得渣都不剩,可以說是各有所長。

正是因為月世界的力量變化繁多,劉峰才能將寫輪眼山寨出來,並把雷系魔術運用得如此精湛。

羅阿自然不知道這些,他完全被劉峰給唬住了,對劉峰忌憚無比,一時間都不敢貿然上前,被電可不是好玩的,哪怕他是祖級死徒也不願意再嘗試。

不過,羅阿同樣對劉峰起了貪婪之心,他非常想吸干劉峰的血,因為死徒可以通過吸血掠奪別人的能力與記憶,若是能得到雷系魔術的話,以他的本事絕對可以一躍成為二十七祖中最頂尖的幾人之一,到時候,還有誰敢不承認他的祖之身份?

一念至此,羅阿那赤紅的雙眼不禁變得一片熾熱。

羅阿現在用的身體還是個美女,被美女這樣看著,正常男人都會想入非非。當然,前提是不知道這貨的真相,若是知道這廝到底是個什麼情況的話,除了白痴外估計沒人會興奮。

劉峰自然屬於不會興奮的一類,他一眼就看出羅阿為何要用這種眼神盯著自己。

心中冷笑一陣,劉峰掏出了一枚錢幣,並抬手立於面前道:「你知道什麼是超電磁炮嗎?」

羅阿聞言不由愣了愣,他是死徒,成為死徒之前則是教會的處刑者,怎麼可能知道這種屬於科幻類的名詞啊?

要知道,這個時代的月世界剛剛進入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電磁炮這種東西才剛剛提出理論罷了。

劉峰沒有等羅阿回話,而是自顧自的說道:「不知道『尊貴』的阿卡夏之蛇面對超電磁炮時,能不能全身而退。」

話落之時,劉峰身上激起電流,羅阿頓時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感,他的本能在警告他,非常恐怖的事即將發生。

羅阿連忙凝神戒備,而劉峰見羅阿不跑,用鼻子冷哼一聲,將手中的錢幣彈了起來。

羅阿連忙看向向上飛的錢幣,渾身肌肉緊繃,準備迎接隨時都可能出現的變化。

然直至錢幣落下,羅阿都沒見到預想中的情況,而錢幣很快就落回劉峰面前,並剛好掉在劉峰伸直擺出彈大拇指姿勢的右手前。

這一刻,羅阿突然發現劉峰的右手凝聚了巨大的電力,還有他無法理解的能量,那種能量名為電磁。

轟!

伴隨一聲轟鳴,劉峰彈出拇指,一下擊在錢幣上,狂暴的電磁力通過他的手指爆發,全部注入了錢幣上。

霎時,這枚錢幣以三倍音速的恐怖速度沖了出去,並不斷加速,化為一道金色光芒,在瞬息之間就到了羅阿面前,並直接從羅阿右胸穿過,在其右胸留下了一個大洞,而鮮血卻沒流出來,因為在被打中的同時,熾熱的高溫便將他的肉燒焦了。

待衝出總共五十多米后,光束消失了,而錢幣也在極速的高溫摩擦中化為飛灰。

利用電磁誘導原理,將炮彈以初速度三倍音速射出。由於運用自身的電磁力修正飛行軌道和加速遊戲幣,所以與一般的子彈不同,在命中目標前是不斷加速的,因此擁有極高的準確度和破壞力。

由於所使用的錢幣超過五十米就會因為摩擦熱燃燒殆盡,因此以錢幣為炮彈的「超電磁炮」的最大射程只有五十米。但是若以其他更大的導體取代錢幣則威力和射程都會得到大大提升。

這,就是超電磁炮!

而和千鳥流、寫輪眼之類的一樣,超電磁炮也是山寨過來的,不過並不是火影了,而是來自另一部動漫,並且在原著是以科學手段完成的招式。

不過,在月世界,用科學手段顯然不適合,所以劉峰就以自己的方式來完成了,依靠寫輪眼的洞察與控制力,劉峰將雷系魔術運用到極致,形成超強的電磁場,再一口氣爆發出去,成功完成了超電磁炮這一招。

就威力而言,超電磁炮絕對遠遠超過了直接用雷電攻擊——羅阿的慘狀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看著被打爆半個身體,露出猙獰扭曲神情的羅阿,劉峰眯起了眼睛,用一種略帶可惜的口吻道:「躲開了嗎?真可惜。」


原來剛才那一下劉峰是瞄準羅阿胸口中央的,那一下絕對能連羅阿的腦袋一起爆掉,只是羅阿在本能的驅使下躲了一下,這才免了爆頭的悲劇。

不過,縱然如此羅阿的情況也不好,受到超電磁炮的打擊,他不止身受重傷,體內還殘留著大量的電流,讓他渾身發麻,根本提不起力量。

縱然以死徒的身體死不了,可要再戰卻是不可能了,他才轉世不久,遠遠沒恢復到巔峰時期,想要恢復這傷勢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行。

用不甘與仇恨的眼神瞪了劉峰一眼后,羅阿轉身就竄到牆壁上,然後以矯捷的身手翻過牆壁,就這麼消失在了夜幕中,連一句狠話都沒說,乾淨利落到極點。

待羅阿跑路后,劉峰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骸,當下就準備離開。

可就在這時,劉峰身後響起了腳步聲,他轉頭一看,就發現小巷另一頭來了一個人。

那是一名擁有一雙赤紅瞳孔的金髮女子,有一頭齊肩長發,接近一米七的個頭,穿著白色的長袖衣服和藍色的長裙,看上去十分樸素。

但金髮女子卻有一張絕色容顏,猶如藝術品一般精緻,讓樸素的穿著看上去有一種超凡脫俗的感覺。

只是金髮女子的面色嚴肅,她看了看劉峰后,就將目光轉到了屍體上,然後右腳一踏便以輕盈的身法越過劉峰跳到了屍體前面,並盯著屍體看了一下。

很快,金髮女子嚴肅的臉上露出了仇恨之色,眼中也閃爍紅芒,並用充滿仇恨的聲音說道:「果然是羅阿!」說話間,她看向了劉峰,「那個誰,剛才是不是有個什麼傢伙出現過?」

劉峰盯著金髮女子看了一會後,點了點頭道:「嗯,他剛剛在這,不過已經跑了。」

「他往哪個方向跑的?」金髮女子急忙追問。

劉峰當即指了指羅阿逃跑的方向:「他剛走沒多久,受了重傷,你現在追的話應該追的上。」

聽到這話,金髮女子當即感激了一聲,並向羅阿逃跑的方向追去,並用納悶的語氣念道:「受了重傷?誰做的?難道是聖堂教會新的處刑者?」

帶著疑惑的心情,金髮女子跑遠了,顯然是根本沒想過打傷羅阿的是劉峰,畢竟劉峰外表看上去並不強,也不是專業對抗死徒的聖堂教會成員,會被忽略掉也是很正常的事。


劉峰倒是沒有在意,當即返回了自己的魔術工房,繼續進行自己的魔術研究。

與羅阿的一戰讓劉峰實驗了一下自己的魔術體系,而結果證明他所構建的魔術體系非常實用,至少在戰鬥方面非常有用,強大的戰力即便是祖級別的死徒也難以匹敵。

這還僅僅是劉峰初步構建魔術體系的結果,若是假以時曰等劉峰熟悉了現在的力量並完成體系的構建,那戰鬥力將會再次提升。

到時候別說羅阿,就是對上排名靠前的二十七祖,劉峰也有一戰的信心。

在劉峰埋身魔術研究的時候,外界也發生著事,當那名被羅阿殺死的女子屍體被發現時,頓時引起了魔術師們的關注。

倫敦是魔術協會的大本營,一個死徒竟然敢在倫敦襲擊人,簡直就沒把魔術協會放在眼裡,魔術協會頓時怒了,當即派出大量人手進行搜查。

而為了避免引起恐慌,死徒的事也被壓下,那名女子的死並沒有傳開,普通人根本不知道有這回事。

不過,也不知道是魔術協會太無論還是羅阿太能躲,調查了好幾天,魔術協會都沒能找到線索,就像兇手憑空消失了一樣。

這讓魔術協會相當惱火,同時也心生戒備,魔術協會的能力絕對不差,能夠躲過魔術協會的全力搜捕,那起碼得有一定實力才行,以死徒的情況來看,很有可能是接近祖級甚至就是祖級的死徒。

一想到這種情況,魔術協會就感到棘手了,祖級別的死徒對魔術師而言絕對是難纏的對手,魔術師們雖然強大,但在對抗死徒方面卻絕對比不過教會的人,若真是祖級別的死徒,那魔術協會想抓住或擊殺兇手的話,必然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正常情況下,應該找教會的專家來解決問題才對。

可是魔術協會一向和聖堂教會水火不容,雖然表面上是和平有愛了,可暗地裡干過的齷齪事多不勝數,又怎麼可能讓聖堂教會的人跑到他們的老巢來幫忙啊?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嗎?

結果,一時間魔術協會就因此事而糾結了。

對於這些事,劉峰卻是一概不知,全身心投入魔術研究的他根本無暇理會其他事,而知道劉峰在哪的羅蕾萊雅夫人知道劉峰很忙,也沒有前來打擾,讓劉峰與世隔絕的渡過了七天。

到了第七天的時候,劉峰終於出門,準備返回時鐘塔看一下,順便再在圖書館找點東西。(未完待續。) 「啊,你是那天那個人!」

劉峰出門沒多久,一個似曾相似的女聲便從旁響起,劉峰聞言轉頭一看,就發現那晚和羅阿大戰後出現的金髮美女正一臉驚喜的看著自己。.

劉峰當即停下,並看了看四周,隨後指了指旁邊的咖啡廳道:「要去那喝杯咖啡嗎?」

金髮美女一愣,隨後微微一笑道:「好啊。」

兩人當即走進咖啡廳,金髮美女也不客氣,一坐下就點了份蛋糕和冰激凌,然後一臉愉快的吃了起來。


劉峰看了金髮美女一眼,低頭慢慢品嘗自己的咖啡,待金髮美女將餐點消滅完畢后,他才開口道:「夠不夠?不夠的話再點一份吧。」

金髮美女舉止優雅的擦了擦嘴,微笑著搖搖頭道:「夠了,謝謝你,你真是個好人。」

「好人?」劉峰莞爾,也不知在想什麼,而他很快就話鋒一轉道:「你那天晚上找到羅阿了嗎?」

金髮美女一怔,笑容轉變成了無奈:「找到了,可是最後還是讓他給跑了。」說到最後,她臉上充滿不甘。

「還是跑了嗎?看來祖級的死徒多少有點本事。」劉峰心中思索一陣后,盯著金髮美女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是真祖的公主,愛爾奎特-布倫史塔德對吧?」

金髮美女一聽,神情變得嚴肅,並盯著劉峰看了半晌,最後點點頭道:「對,我就是,你是什麼時候看出來的?」

劉峰喝了一口咖啡后緩緩說道:「擁有如藝術品一般的美貌,對羅阿充滿憎恨,標誌姓的金髮與紅瞳,還有,那與人類完全不同,接近死徒又不同於死徒的強大氣息,除了真祖的公主外,我實在想不出第二個了。」

靜靜聽完劉峰的話,愛爾奎特微微一怔:「你連氣息都能感覺到嗎?好厲害啊!」一臉驚嘆過後,她又露出苦澀的笑容,「不過,我早就不是真祖的公主了……」

說到最後,愛爾奎特的眼中閃爍著愧疚與自責,還有深深的哀傷。

說起來,愛爾奎特就是一個悲劇,他是為了狩獵墮落的真祖而生出的特別的真祖,被其他真祖稱為公主,但實際上只是傀儡和承受的武器。

所謂的真祖,實際上就是沒吸食人血前的吸血鬼,是純正的月球生物,降臨地球后才產生了吸血衝動,真祖吸血之後,就會墮落為死徒。

愛爾奎特便是真祖中最頂尖的存在,擁有極其強大的實力,是月世界的終極生物——月之王朱月-布倫史塔德與地球的星球意志蓋亞的孩子,是整個月世界最強大的生物之一。

只是因為真祖們只想把愛爾奎特當成工具的關係,一直對其進行封閉式**教育,導致愛爾奎特十分單純,猶如孩童一般,而這種教育也讓真祖們自食惡果了。

因為,天真就代表容易被騙——幾百年前,真祖們在他們的城堡千年城內舉辦了一場宴會,作為聖堂教會代表的羅阿就在宴會中將愛爾奎特給忽悠了。

愛爾奎特很傻很天真的喝了羅阿的血,結果羅阿死徒化,她則失控暴走,把千年城內的其他真祖全殺了。

清醒過來的愛爾奎特發現自己殺光了除自己之外的所有真祖,感到非常痛苦和內疚,而因為吸了人血的關係,她也產生了吸血衝動。

為了避免自己墮落,也為了贖罪,愛爾奎特就將自己封印並沉睡在千年城,只在羅阿轉生並出現的時候才會醒來並去處決羅阿,直至羅阿再次完成轉生。

到了現在,兩人已經『玩』了十幾次追殺遊戲,而愛爾奎特這次出現,很明顯又是為了幹掉羅阿。

深深看了一眼愛爾奎特,劉峰沉聲道:「你現在還在受吸血衝動影響嗎?」

聽到劉峰的話,愛爾奎特一怔,隨後苦澀的點了點頭。

吸血衝動,這一直是愛爾奎特最糾結的事,千百年來,她一直都被吸血的本能影響,而她又不能吸血,因為一旦吸血,她就會墮落,而她一墮落,她的父親月之王就會奪取她的身體復活,並統領這個世界的死徒。

可以說,愛爾奎特一旦墮落,她就會不復存在,所以她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自己墮落,只能通過極端手段來避免,比如將自己封印在千年城中。

看了一眼愛爾奎特,劉峰略一沉吟道:「需要我幫你解決吸血衝動的問題嗎?」

愛爾奎特聞言愣了愣,而後不由柳眉一挑道:「請不要拿這件事開玩笑,雖然你請我吃東西讓我很高興,但我很討厭別人開這種玩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