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晉率先起身,向舞池對面的一個混混走過去,其餘幾人紛紛從其他方向包抄過去。

0

立冬和長谷川最後站了起來,兩人正欲走出卡座,突然發現舞池中央傳來一陣騷動,立刻抬眼望去。

————————————————————

加群417782721,親身參與劇情,交流討論,吐槽作者… 徹底滅殺了擒鶴掌教和袁裘府君,等九大頂級強者后。

蘇白的威名,更是無比滔天的在瞬間,就席捲向了整個天夏王朝,乃至大半個中武域之內。

而在他擊殺這些奸惡大敵之後,所獲得的驚世獎勵,和無比恐怖的實力提升,那也皆是極端的驚悚無匹。

爹地,媽咪又懷孕了 為此,黑衣少年,是極為興奮,彷彿登陸神庭之境,心靈深處,極度的美妙和暴爽。

「唰!」

也就這樣,最終,在那黑暗天際,一道紫色月光的照耀下,蘇白是飛速,從高空中,降落到了地表。

而這時,他早已將吞噬天鵬,給收回了系統之中。

由此,隨後是鋪天蓋地的驚嘆之聲,不斷朝著他滾滾席捲而來。

紛紛驚嘆他,和他的寵物吞噬天鵬的實力,皆太過可怕,猶如是神靈出世,帶著滔滔神獸出沒一般,讓人們皆是無比驚悚和膜拜。

「蘇白大哥,這回你可是嚇死我們了!幸好沒事,否則的話……」

而後,等到蘇白,降落地表,在那紫色月光之下,紫月立馬迎上前來,向著蘇白關心道。

說罷,紫月的眸光中,隱晦著微妙的精芒,帶著一絲難以察覺的淺淺哀傷,讓人浮想聯翩。

而在此前,蘇白和擒鶴掌教等人之間展開的驚世大戰,讓得他們整個天靈公會的所有成員們,皆是感到無比的駭然和擔心,生怕他們的會長大人蘇白,會有一個三長兩短。

到了眼下,蘇白已經安然無恙,並且還將那乾清府君等九大強者,皆是給瞬息滅殺了,由此,大家也就都放心多了。

可是也正因如此,他們又都無比擔憂起來,害怕日後,那煌風門內,更為強悍的存在,來找蘇白報復,而到那時,顯然蘇白的處境,是更為危險!

「哈哈……」聞言,回過神來的蘇白,這時已不再殺氣震天,而是臉龐略顯寧靜平和,隨即一笑后,他忽然低沉的道「紫月,既然你蘇白大哥我已經沒事了,你就別過於擔心了,愁壞了你這張俏臉,可就是一大憾事了!」

說罷,蘇白玩味的笑了,瞅了一樣眼前優雅動人的紫月,隨即露出一副溺愛之色,像是大哥哥對待小妹妹一般溫暖呵護。

「蘇白大哥,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情說笑,我跟你說,眼下,這雷冥淵上,還有無數強者,覬覦你體內的陰陽大冥雷,你還是收斂點吧,不然更加危險重重!」

一愣,紫月雖然是淡淡的一笑,帶著一絲嬌嗔,可隨即他的精緻五官上,卻又是浮現出了比方才還要濃烈的擔憂之色,深吸口氣,便是不安的道。

「靠!我管他們特么覬覦不覬覦,總之這陰陽大冥雷,現在已是白爺的珍貴玄力,任何人敢來搶的話,我都要他有來無回!」

聞言,蘇白這下,沒有嬉笑,相反,堅毅冷冽之色,近乎布滿驚天殺氣,猶如一尊欲要屠魔的神靈一般不朽震天。

「嗯!不管怎樣,蘇白大哥,從今往後,一切舉動,你還是都小心為好吧,畢竟你現在已不是當初那個小小的一會之長了,伴隨著你的驚世地位和實力,不斷的暴增,可以想見,嫉恨乃至要迫害你的頂端強者們,那是數量多麼的龐大!」

一愣,紫月忽然眼神中,靈智的光芒閃爍起來,隨即他細膩的道。

「紫月,放心吧,你說的,我都了解,不管將來會發生什麼,你蘇白大哥,都永遠不會倒下,並且還要在這強者林立的武極大陸上,帶領你們一起,走向更為輝煌的驚世進階之路!」

深吸口氣,隨即蘇白,越發氣機偉岸雄渾的道。

而正當這時,整個天靈公會,其他所有的成員們,也皆是聚集到了蘇白的跟前,不斷向他噓寒問暖,給他提醒,生怕他會因為得到陰陽大冥雷而得意忘形,遭到極多強者嫉恨迫害,從而飛得更高,摔得更慘。

而為此,蘇白也是闡述了自己一貫的三觀,首先他並未過於得意忘形,忘乎所以,隨即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萬倍還之!

隨後,也就這樣,等到大家,聚在一起,說了很多之後,忽然在那蒼茫的大地之上,一股日光,卻是漸漸的升上了地平線。

眨眼一看,人們皆是極為愕然,沒想到,這雷冥淵上的深夜,就這麼在一場大戰中過去,而後,等到那溫煦的金色日光,徹底籠罩在八方大地上時,忽然那劍南宗的宗主姬太虛是目光極端詫然和詭異的微眯起來。

而後,他心中疑惑重重,腦門冷氣和熱汗不斷湧出,隨即臉龐上,浮現出一抹極大的訝異之色,而後他便是飛速,朝著蘇白這邊暴沖而來。

急速移動,不弱於驚世大戰中的飛速法技迸發開來,隨後,等到他徹底出現在了蘇白等人的跟前。

這時,他忽然一瞧紫月和紫秋兩位孿生姐妹們,便是眸子中頓時神光大震,緊跟著是一抹極大的驚喜和憤怒油然而生,一下子,令得這周圍的氣氛,變得無比的怪異和緊張起來。

而不知原委的人們,則紛紛極為不解,不知這眼前的劍南宗宗主姬太虛,何故變化出這等讓人難解的模樣。

一時間,各種議論聲,猶如潮水一般,席捲開來。

「紫月,紫秋!」

而後,等到那詭異氣息,不斷暴增的時候,忽然那英俊雄武的姬太虛宗主,是忽然聲音低沉的怒喝了起來。

一時間,讓得蘇白他們,皆是無比懵逼和驚愕,紛紛不解,這眼前的中年男子,何故對著紫月和紫秋兩人,發出這等不亞於責罵的冷喝。

由此,蘇白等人心中,便都無比詫然,紛紛猜測起來,不得平靜。

「老爹……」

而就在眾人,皆是無比驚愕之時,等到紫月和紫秋兩個,都一起注視到了眼前的太虛宗主后,頓時他倆皆是面色一紅,心裡撲通不停的狂跳。

隨後,兩人便皆是不由自主且極其震驚愕然的對著那姬太虛宗主,異口同聲喊起了老爹這個久違的親密稱呼。

不過緊跟著是紫月和紫秋兩人的臉色上,皆又是浮現出了極為難以面對和嬌羞的模樣,紛紛無比的蒙圈,沒想到,在這裡,碰見了自己的老爹姬太虛宗主。

「什麼?老爹?」

聞言,蘇白等人,無比懵逼,誰也沒料到,這眼前的英武男子,會是紫秋和紫月兩人的親生父親!

一時間,氣息越發詭異,讓得眾人,都是冷汗直流。

第三更到 酒吧、夜店裡發生一些小騷動,再正常不過了。

絕大多數都是因為喝多了之後,吵起來,吵著吵著就動手了。要麼就是兩個男的同時看上一個妹子,各自使出渾身撩妹解數,最後還是逃不過大打出手。

總之,這種事屢見不鮮。

走在前頭的羅晉也發現了,他停下腳步,轉頭看向立冬尋求意見。

立冬對他眨眨眼,示意先不要動,等這個小插曲過去再說。於是,自己也圍了上去看熱鬧。

人群圍了一圈,中間站著四五個男男女女,一看就知道沒少喝。而地上躺著一個服務員。

這服務員看上去年紀不大,也就剛成年而已,穿著夜艷里的工作服:白襯衫和黑馬甲。立冬瞄了一眼,心裡就有那麼一丁點反感。

這服務員有點非主流,梳著個沙宣頭,斜長的劉海順下,跟暴徒的髮型非常像。但是他還真沒有暴徒那氣質,關鍵的是頭髮還挑染成藍色的。

諸如此類比較誇張的穿著打扮或是髮型配飾,真的是要看臉的。臉長得好,再怎麼奇怪也叫個性,臉不好,就是醜人多作怪。

非主流嘴角向下淌著鮮血,一手撐在地上,低著頭一言不發。

幾個醉酒的客人年紀也不大,二十歲出頭。其中一個走上去,抬腳輕輕踢了他一下,大聲喝斥道:「你他嗎是不是瞎!往哪撞不行,非得往老子的女人身上撞是吧!操尼瑪的,我今天就打你了,你他嗎服不服!」

非主流聞言抬起頭看了一眼,表情中充滿了厭倦和無奈。

立冬瞄了一眼,這小子的長相,還真是大馬路上一板磚拍過去,砸到十個人,有九個是這樣的,長得太普通了。按理說,他這長相配上這個髮型和發色,應該是挺膈應人的,但偏偏他長得還挺憨厚老實的,一個就是個剛從鄉下過來的孩子。

「你瞅啥?打你你不服啊!」還沒等人家說話,那醉酒的客人又吼了一聲。

邪王寵妻:廢柴二小姐 「服…」非主流用極小的聲音說了一句。

「你說啥?大點聲,我他嗎沒聽清!」醉酒的客人不依不饒,囂張的仰起頭喊了一聲。

如果在場的人不是立冬,而是張北羽,說不定立馬會衝上去揍他。

因為他這句話,絕對會讓張北羽回憶起自己來三高第一天的情景。這句話與李俊楓對他說的話如出一轍。

而立冬,當然沒有閑情雅緻管這些事,只當看個熱鬧。

就在那醉酒的客人咄咄逼人的時候,夜艷的一名前廳經理跑了過來,趕緊擋在了兩人中間。就算不聞不問,他也一眼能看出發生了什麼事,畢竟在這做了這麼久,憑著經驗就斷定出是喝多的客人鬧事。

但畢竟是開門做生意的,而且是服務行業,只能盡量放低姿態,以客人為先。

經理賠笑著點點頭,轉身看了看躺在地上服務員,遞了一個眼神,厲聲道:「王銳,還不給客人道歉!」

名叫王銳的服務員抬手抹了一把,輕聲嘆道:「我就是不小心撞到他女朋友一下,我已經道歉了。」

經理連忙轉身過來,雙手作揖,點頭哈腰,臉上堆滿了笑容。

「哥們,不好意思,實在不好意思。這服務員剛來沒幾天,衝撞到了您多擔待,我自己掏腰包,給哥幾個開瓶酒。」

但是相思不相負 「去尼瑪的!」那人揮手大罵一聲,「誰他嗎是你哥們,你配么!今天我就要辦這小子,誰也攔不住!我告訴你,你躲遠點,要不連你一起打。」

說罷,走上前抬手一把狠狠推開經理。

這時,羅晉立刻轉頭,用詢問的目光看向立冬。

之前打服務員,不管也就不管了,但現在對經理動手,而且不聽勸,明顯就是鬧事了。這夜艷可是四方的地盤,如果再不管,傳出去也不好聽。

但是,現在這邊已經鬧開了,很多人都在圍觀。如果現在動手,必然會被那三個兜售du品的小混混發現,只要發現,百分之百跑路。

立冬正在猶豫之間,一個清澈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這可是你們的地盤,你不管,我可要幫你管了哦。」

話音一落,長谷川直接躥了出去,衝過人群,飛身繞到那人身後,展開雙臂將他攔腰抱住。接著,以一個下腰的動作,整個身體陡然向後仰。

那人根本沒反應過來,只感覺像坐過山車一樣,身體突然騰空。緊接著,就是大腦朝下,咚!一聲,狠狠摔在地上。

長谷川的動作還沒完,此時他的身體像個拱橋,還是反著的。只見雙腳在地上用力一蹬,身體在空中一甩,完美落地站住。

與此同時,圍觀的人群發出一陣驚嘆,立刻出現騷動。

立冬警覺的轉頭,只掃了一眼,就發現三個人已經開始向外跑。

「抓人!!」他突然大吼一聲,羅晉等人從四面八方追了上去。好在他之前沒有讓大家聚在一起,都是分佈在各處,形成一個包圍網,這會直接撲上去,轉眼間就把三人圍住。

羅晉是跟著如龍混的,對夜艷自然感情深厚。而夜艷也是從如龍的時代開始就禁毒,他當然也對此十分痛恨。

三個販毒的小混混被圍在中間,左顧右盼,似乎還不想束手就擒。

羅晉樂悠悠的走上去,抓來一人,抬手就是一個大嘴巴子。

「跑?」說完,啪的一聲,又是一個。「往哪跑?知不知道這是哪?知不知道夜艷不準賣這些玩意!?」

那混混點頭,動了動嘴唇,「知道…知道尼瑪啊!」一聲大吼,抬頭用腦門撞向羅晉。

Pon!一下,羅晉毫無防備,這一下把他撞的昏天暗地。

「我艹!!」他大罵一聲,胡亂揮手就是一拳。Doon!還別說,這一拳還真就打到。

這邊一動手,另外兩人也立刻動了起來,玩了命的往外沖。或許是他們也知道,夜艷是禁毒的,如果被逮到,後果不堪設想…

然而,僅憑他們三個人怎麼能跑的出去。

阿進悄悄從人群中跟過來,雙眼如豹子一般,緊盯著其中一個。忽然,他猛地躥出來,飛身刺蹬。Pon!一聲,一腳直擊這混混胸口,本能向後退了幾步。

這麼一退,又突然覺得自己撞到了什麼。轉頭一看,一個高大的黑人面無表情的站在自己身後。

羅尼忽然伸手一把抓在他腰間,另一隻手從後面捏著他的脖子,雙手用力一提,直接給摔在了旁邊的圓桌上,桌上的酒瓶稀里嘩啦的摔了一地。

而艾倫也正好攔住了一個混混,這個藍眼睛、黃頭髮、高鼻樑的白人帥哥,面帶微笑,擺出雙拳,雙腳不斷輕輕跳動,一看就是專業練過拳擊。

「Comeon!」艾倫大喊一聲,猛地擊出右拳。對面的混混反應還算快,彎腰躲了一下,但緊隨其後的是艾倫一記兇狠的左勾拳。

Bon!一拳打在小腹,混混乾嘔一聲,差點吐出來。

前面幾人已經打起來,後面的立冬不緊不慢的走過來,在路過一張圓桌旁時,他突然停下腳步,轉頭看了一眼。桌邊坐著三個美女,每個都瞪大眼睛,驚訝的看著他。

「美女,借一下,等會給你們開瓶新的。」立冬笑嘻嘻的說了一句,順手抓起一個酒瓶,走了上去。 「紫月,紫秋,您們兩個孽女,這離家出走,一年多來,一直沒有和為父保持聯繫,你知道我有多麼擔心你們的安危么!」

先前在浩瀚人海中,無意間發現,蘇白那一股人群中,有一對孿生姐妹花的模樣,頗為的感到熟悉和令人心生詫異。

隨後,太虛宗主便是極端的疑惑和猜疑起來,隨即便是往蘇白這邊飛速趕來。

等到他近處一看,這才無比激動和憤怒,因為這眼前的一雙漂亮姐妹花,正是他姬太虛宗主的親生孿生女兒們,姬紫月和姬紫秋。

而這姬紫月實際在家裡排行老三,姬紫秋則是老四,前面的老大是姬吾,老二是姬康。

「爹爹……我們……」

聞言,這時皆是面色極端羞憤和驚愕的姬紫月和姬紫秋倆,那都是心中無比的蒙圈和震驚,誰會想到,在這雷冥淵中,會碰巧遇上他們倆的父親姬太虛宗主呢!

並且,還被他無意間,發現了他倆也在這裡!

而說起,姬紫月和姬紫秋倆姐妹花的離家出走,還得從一年多說起。

那時的紫月和紫秋倆,皆是年輕氣盛,頗為任性,到現在,依舊有些如此。

而在很久之前,那在整個南煌郡內,乃是頂級家族的吳家少爺,吳罡,卻偏偏喜歡上了紫月和紫秋兩個姐妹。

由此之後,那吳家的二少爺吳罡,便不斷的糾纏紫秋和紫月他倆,非想將他們倆個美麗動人的孿生姐妹得到手不可。

隨即,便是吳家人一直以來,經常的騷擾和威脅姬太虛宗主,一定要將他的孿生女兒倆,嫁給吳家的二少爺吳罡。

然而,實際上是,太虛宗主,一直不答應這門蠻橫無理的求婚,而那紫月和紫秋倆,也對吳罡這個野蠻紈絝的吳家二少爺沒有絲毫的興趣。

雖然說,吳罡的實力,在整個南煌郡內,也是天才之名。

並且家族,又是堂堂南煌郡內,兩大頂級家族之一,超然家族勢力,可見恐怖無比。

而這還不是最為駭然的,最為可怕的是,這南煌郡內的吳氏一族,其實,只是這煌煌天夏王朝內頂級家族吳氏大族的一個分族罷了。

武松要救潘金蓮 而說起吳氏大族,這便是在整個方圓百萬里的天夏王朝內,皆是極端鼎鼎大名和不可一世的存在。

家族勢力,在整個王朝當中,強盛不衰,達到了數千年之久不說,而且還是整個天夏王朝內,四大頂級家族之一。

論家族總體勢力,在這四大王朝內的頂級家族當中,完全可以排進前三。

由此可見,吳氏大族,在這天夏王朝內,乃是多麼舉足輕重的地位。

而這南煌郡內的吳氏一族,便是在這天夏王朝內,乃是頂級家族之一的吳氏大族的一個分族。

論其血脈聯繫,還是極為親密的,而正是因為如此,這麼多年來,有著吳氏大族的血脈護佑,這南煌郡內的吳氏分族,便是家族實力,極為強大的不斷昌盛起來。

在這南煌郡內,基本上,沒有一家龐大勢力,敢與其正面對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