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九道金色靈光從他背後的破體而出,直逼無塵身上九大命門。

0

慧能大師站在一邊緊緊的握著禪杖,無塵畢竟是他養心寺的人,此番交手,若是無塵稍有不敵,他便會直接出手。

反正此番養心寺前來也不是為了爭奪天驕榜上的名次。

呂天心一動手便引來一眾圍觀修士。

畢竟他可是大悲山潛龍榜欽點的第一名,此番自然是眾人矚目的焦點。

「哎……那人不是,遮天道宗的呂天心嗎?」

「潛龍榜的第一名啊,他是什麼時候到的龍城。」

「而且呂天心一出手便直接使出了天階低級武技金光咒,看來是動真格的了。」

眾人的目光又齊刷刷地聚集在了無塵身上。

「呂天心的那對手是誰?之前沒見過啊,竟能讓呂天心動用金光咒,想來也是榜上有名的強者才是。」

「是養心寺的禪衣,難不成這小和尚就是天驕榜上排名第四的無塵?」

被被天機閣閣主排到天驕榜第四名,這無塵想來也是有些本事的。

難怪呂天心一出手便直接動用了金光咒。

五年前,呂天心便是潛龍榜的第一名。

五年後的今天,他同樣是潛龍榜的第一名。

但是現在他竟然會被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天驕榜排在了第五名。

這放在誰身上,誰也受不了。

更何況此人還是遮天道宗的呂天心。

此番動用金光咒,迅速擊敗天驕榜上的眾多對手,才能穩住他北域第一天驕的名頭。

「呼呼呼……」

九道金光,看似樸實無華,但所過之處,竟是連天空都撕出了一道道細小的黑色裂縫。

撕裂空間乃是化鼎強者的標記,可如今呂天心才只有通神境九重巔峰的修為而已。

雖然呂天心撕扯出來的空間裂縫還很細小,但能憑藉著通神境九重巔峰的修為做到這一步,他的天賦和實力毋庸置疑。

然而面對這般強橫的攻勢,無塵竟是不閃不避,反而痴痴傻傻地笑了笑,隨後他緩緩抬起自己的右手來。

「這?他打算單手接下不成?」

不光是圍觀的眾人面露震驚之色,便是慧能大師都不禁眉頭緊皺。

開什麼玩笑,這呂天心的攻擊可是以經達到了撕裂空間的地步。

便是初入化鼎境的修士只怕也不敢單手接下。

嘆了一天口氣,慧能大師挪動了一下手中的禪杖,便準備出手,結束這場戰鬥。

看來剛剛那驚鴻一現的靈氣波動不過是自己的錯覺而已,從未修鍊過的無塵,又怎麼可能會是潛龍榜第一呂天心的對手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但眼下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破空而來的弩箭已經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而且兩隻弩箭對準的正是秦使姚賈。

關鍵時刻,斷水毫不猶豫的站在了姚賈的前面,手中的斷水劍在揮動中形成了一道劍幕,迎上了呼嘯而來的弩箭。

「叮!!!」

「咚!!!!」

兩聲巨響在寂靜的山道上蕩漾開來。

看著後退兩步,手中的斷水劍在不斷顫抖的老者,高焱的不禁的握了握手中的劍,其實剛剛他猶豫了,從破空聲判斷弩箭的速度和力量在到達姚賈面前的時候會達到一個巔峰,儘管高焱的十三太保橫練已經有了一定的火候,但是他不想冒險,若是自己受傷了,無論是衛庄還是斷水都會對他形成巨大的威脅。

而在高焱遲疑的時候斷水毫不猶豫的攔在了姚賈的前面。

而在斷水站到姚賈面前的時候,高焱就已經將姚賈向後扯了數步,也做好了斷水攔不住弩箭的準備。

但斷水乾脆利落的將弩箭攔了下來。

就在確認姚賈無恙之後,高焱猛然開口說道。

「孟防!!!」

「帶幾個人跟我來!」

說著以最快的速度向著弩箭射出的方向奔去,若是再讓弩機多射幾發弩箭恐怕就算是斷水也攔不住。

沿著弩箭的方向高焱帶著人迅速的撲向了一旁的樹林之中。

果然在樹林中數十人護衛著兩架弩機,甚至弩機已經開始了第二輪的弩箭填裝。

見到高焱帶人闖進樹林,蒙面的黑衣人瞬間就向著高焱等人殺來。

但是這些普通的殺手如何是高焱幾人的對手,不過數息的時間,前來攔截高焱的黑衣人被誅殺殆盡。

一旁填裝弩箭的黑衣人已然明了,想要將弩機填充完畢已經是不可能的了,也不再繼續填裝,帶著身旁的兵器向著高焱等人殺來,完全沒有因為實力不濟而懼怕,似乎就算是死他們也要多拖一點時間。

但是這終究是徒勞的,這些人相對於普通人來說可能還頗有勇力,但是對於高焱和他麾下的試驗品來說就弱的太多了。

看著眼前完好無損的弩機,高焱不自覺的摸了摸光滑的顎下,這兩具弩機其實還是頗有研究價值的,可惜這麼大的弩機也不適合隱藏,現在也沒有時間讓高焱研究。

而就在高焱帶人處理弩機的時候,衛庄已經帶著人馬向著姚賈所在的方位殺去。

衛庄很明白在高焱和那個老者的護衛下他沒有多少機會,所以通過特殊渠道他弄來的三架沒有出處的弩機,為他的刺殺製造機會,要是能遠程擊殺姚賈最好,就算不能也能為他的刺殺製造機會。

果然衛庄今天運氣不錯,兩架誘餌弩機只是隨意架設竟然能誤打誤撞的射向姚賈,儘管弩機沒有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但是那名讓他忌憚的老者為了攔住弩箭消耗不小,而高焱更是被他的誘餌弩機引走,為他製造了絕佳的刺殺機會,現在他只希望那些普通的流沙成員能盡量將高焱等人多拖一會兒。

「殺!!!」

隨著衛庄一聲令下,數十命殺手隨著他呼嘯的向著姚賈所在的位置殺去。

姚賈身旁的護衛被黑衣人拚命隔開,為衛庄爭取接近姚賈的機會。

借著這個空檔,衛庄以極快的速度向著姚賈接近,甚至衛庄都能看見姚賈那冷靜面容下眼眸深處的驚慌。

想去韓國破壞韓非好不容易籌謀的合縱之謀?

他衛庄絕對不會答應!

鯊齒瞬間出鞘,冰冷的劍鋒直指姚賈。

「叮—-!!!」

站在姚賈身旁的斷水猛然揮動手中的長劍將衛庄的攻擊攔了下來,但是那不禁後退半步的身形讓衛庄的嘴角露出了幾分冷笑。

「想攔我!」

「老傢伙!你不行!!!」

「橫貫八方!!!」

衛庄一出手就是全力,他知道現在是擊殺姚賈最好的機會,眼前的老者已經因為攔下弩箭而實力驟降,實力略遜於他的高焱被弩機引開,一切都在計劃之內甚至情況比他預計的還要好很多,那隱藏起來的第三架弩機說不定不用就可以完成既定計劃。

「年輕人,太過狂妄可是要吃大虧的!」

「覆水難收!!!」

老者手中的斷水劍毫不猶豫的迎上了鯊齒。

斷水看著眼前蒙面的年輕人,怪異長劍上傳來的力道異常剛猛,但就算是自己當年在這個年紀的時候也沒有這樣的實力,但可惜他活的時間更長,就算在攔截弩箭的時候臂膀受了點暗傷,但應付這個年輕人還是足夠了。

鯊齒和斷水不斷的在空中碰撞,一時間兩人僵持不下,但很明顯受傷的斷水處於絕對的下風。

看著對面沉著應對的老者,衛庄不禁加重了自己出手的力度,他的時間是有限的。

就在衛庄和斷水相持不下之跡,衛庄眼睛的餘光瞄見了回援的高焱。

「該死!」就算衛庄知道那些人不是高焱的對手,但是不是拖延的時間也太短了一點兒。

衛庄手中的鯊齒猛然變招,劍身背後的牙齒將斷水劍瞬間咬死,同時向著姚賈所在的位置猛然揮手。

「崩!!!」

弩機機鉉的聲音再次響起,這一下斷水眼中的平靜也被打破。

難道這次護衛任務要失敗了?

想救援姚賈,但斷水的劍被衛庄死命的咬住,雖然由於斷水劍過於寬大鯊齒也不好將之咬斷,但是困住這柄寬劍衛庄還是能被做到的。

高焱也聽見了再次響起的機鉉聲,但他卻沒有過多的驚訝。

先是用弩機引開自己,然後突襲姚賈,甚至現在再次出現的弩機恐怕都是衛庄早就布置好的。但是現在的流沙在高焱看來還是太弱了,若是埋伏在弩機那邊的人手再多一點強一點,或者是在多一個如衛庄一般的高手,他的刺殺說不定就成功了,但是沒有如果。

「鳳舞!!!」

發揮到極致的身法讓高焱瞬間就出追上了那隻破空的弩箭,步光劍驟然揮動,就將射向姚賈的弩箭擊偏,同時高焱身形一閃,就踏上了最後一架弩機隱藏的位置,擊殺操縱者不過在轉瞬之間。

知道事不可為的衛庄瞬間撤退,絲毫沒有拖泥帶水果斷非常。

————–

感謝大人53投的月票!!!

感謝大家的推薦!!! 同一時間,石苟鎮外圍平原。

「給老夫守住!」一位老者鎮吼著,指著面前那洶湧的異獸狂潮,對著士兵們吼道:「只要守住了,明天我們就解放了,我們要相信洛天他們!」

那老者,赫然就是石苟鎮軍區的一把手,吳岳陽!

此刻有著一群不畏艱險得軍人們,舉起他們的槍械,給那些瘋狂的異獸迎頭痛擊,不斷的嘶吼著開槍。

只是面對異獸,槍械的作用實在太小了,打到它們身上就好像沒有事情發生一般。

而在吳岳陽的身後,站著一百五十多個身穿迷彩服的軍人,他們嚴陣以待神情堅定,手裡都拿著自己的武器,等待一聲令下!

而吳岳陽同樣如此,之前身穿戎裝的他早已換上作戰服,手裡拿著一根煙桿一般的武器。

年邁蒼老的臉龐,卻有著異常的堅毅,眼睛迸發出來的精光,年輕人都比不上!

而在它們面前的,則是一群瘋魔的異獸,紛至沓來源源不斷,這次的異獸進犯,比起往來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異獸群奔跑的聲音和吼叫聲,猶如響雷。異獸群踏過的土地,如履平地。異獸群踏地的動靜,令整片平原都顫抖起來,猶如地震一般。

那群英勇的軍人面前,是成百上千的異獸們,它們紅著眼,盡情釋放著自己的憤怒和暴力,遇到什麼東西就想著毀滅,遇到人類就想撕咬甚至吞吃!

那群英勇的軍人背後,則是那一群信任自己的石苟鎮百姓們。他們祈求上天,心繫軍人們,祈求這次異獸進犯可以平安度過!

就是這樣的心思,在天災人禍面前,石苟鎮上上下下的百姓和軍區的英勇戰士,他們團結一心,只為可以度過這次異獸狂潮!

而吳岳陽心中,始終相信著洛天可以解決那異獸進犯的源頭,他就是無條件信任洛天,就如以前那般!

所以吳岳陽橫了一條心,必須守衛好石苟鎮,因為他相信,今天過後,石苟鎮可以重回太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