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擡頭望着卓沁,臉上竟然有些淺淡的笑意。

0

“你來了…”

卓沁也看見了,她當然認識這張照片,她也知道那上面的詞。

我的最愛。

“爲什麼要這樣做?你就那麼恨我嗎?”

卓沁含着淚珠,太過壓抑甚至有些哆嗦。

一步步走近,豆大的淚花不知何時掉到了地板上。

沈亦驍低頭輕笑了下,眼角竟然也有些發紅。

“你憑什麼認爲我不恨你?”

“卓沁,你覺着我狠嗎?那時你多狠啊…到底有多狠,才能丟下我一個人。”

從他嘴裏聽到親口說出的恨意,卓沁的身子不由的顫抖。

“你…欠我的,卓沁,這些年的日日夜夜,我都在等着。”

卓沁感覺呼吸都有些難受,喉嚨被鎖住的窒息感。右手擦去眼淚,夏岑兮硬生生嚥下這一口氣。 堅毅果斷的的語氣,知難而退並不是卓沁的性格。

只是沈亦驍的表情染上了一層冷色,周遭的氣壓似乎都低了起來。

沈亦驍已經趨近瘋狂,不清楚自己的行爲會給對方造成多大的傷害。

本以爲見到卓沁難過心裏至少會痛快一些,可在直視她的淚水時,心卻是刺痛的。

走下雲夢大樓,卓沁裹緊了大衣,明明還不到寒冬的季節,卻已經冰冷刺骨了。

卓沁回到環納影娛大廈的時候,早已等待在樓下的夏岑兮給了她一個用力的擁抱。

兩個在愛情裏跌跌撞撞的女人總是能夠給予對方溫暖。

夏美看到夏岑兮和卓沁的時候,感受到她們並不明朗的心情,聯想到今天發生的事情,向二人扯出一個笑。

"岑兮姐好,卓沁老師好。"

卓沁曾經的模樣她是見過的,清冷高貴的氣質女人,一顰一笑之前都是流轉的名媛姿態,可現在……。

看着二人高挑的背影,夏美想着真真是美人有顏有錢也依舊逃脫不了愁苦啊..

靳珩深在會議上決定了應對輿論的方式。

閃光燈聚焦在視線前方,這樣的場景對於卓沁來說習以爲常。

但是相比起來以往的新聞發佈會,或是媒體見面會,眼前這種字字誅心,涉及到他和她的……還是有些超出她能夠接受的範圍。

夏岑兮站在臺下神色憂慮,兩隻手緊緊的扣在一起,盯着臺上的兩個人。

卓沁的眼角甚至還紅着…


靳珩深不緊不慢的接過來最近的兩個話筒,攝像機不斷按下的快門聲打破了現場試探的氛圍。

“卓沁老師,對於今天突然爆出來曾經的往事,您承認嗎?”

卓沁在心底長舒一口氣。

她擡頭看了問出那個問題的記者一眼。

“我承認。”

“對於曾經的戀情,我絕對抱着真實的態度面對大衆。”

“很抱歉,讓我的影迷們失望了…”

稍稍調整了一下呼吸,卓沁掃視每一個對準她的鏡頭。

“但我不認爲我錯,我從未想過否認和隱瞞,我也從未樹立過什麼違背事實的人設,我只是沒有將我的私事公之於衆,僅此而已。”

夏岑兮想對她說,沒有人會懷抱失望於她,那些真正愛她的人會永遠站在她的身後。

可記者八卦們不會換位思考,他們總是樂於深扒往事,傳成祕聞來滿足私慾,更何況還有利可圖。

“據爆料人士稱,當年的分手都是因爲您單方面的決定造成,主要還是家庭的差距嗎?”

“請問您是覺着貧富差距終有別嗎?您是在意門第觀念的對吧。”

捕風捉影,各種刁鑽的問題接踵而至。

靳珩深把那個推過來的話筒重新推回去,冷冷地開口。

“到底是公衆關心藝人的私生活,還是你們希望從中謀獲利益?”

“不傷害他人,不損害國家,不違背道德,這僅僅是藝人的私人生活,今天的記者招待會不是罪己詔,是聲明是自證。”

臺下的夏岑兮有些熱淚盈眶,手用力按壓住劇烈跳動的心臟,這是她愛的男人,是她愛了很久很久的像光一樣的男人。

靳珩深一向厭惡這些譁衆取寵的媒體,高舉攝像和話筒似乎就得到了至高無上的全力,以爲代表着正義就可以肆無忌憚去傷害。

一時之間,竟然無人敢說話,短暫的寂靜了片刻。

當然有那不怕死的。

見靳珩深那裏是密不透風的牆,於是直接忽略,再次把戰火轉移在卓沁的身上。

“卓沁老師,說一下吧…”

卓沁低着頭看着早已浸滿汗水的手心,擡起頭來。

“今天是我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當衆迴應這件事。”

“雲夢集團的沈亦驍沈總,和我在七年前的確是戀人關係。但是七年前我們就已經分手,並且再無聯繫。至於分手原因,網絡上千篇一律的都是詆譭我的。”

夏岑兮暗暗揪心,盯着面前的某個攝像機。

“在這裏我也要向沈總問一個問題,難道當年分手的真相,除了我家庭的因素之外,你就有那麼幹淨嗎?”

滿場譁然,敏銳的記者們似乎嗅到了驚天祕密,一時之間,輿論又發生了轉變。

沈亦驍盯着現場直播的記者會,看着卓沁直視鏡頭說完那句話之後,徑直轉身消失在了現場,只留下了靳珩深一個人撐着場面。

沈亦驍盯着那個空位看了一會兒,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這一步棋,打亂了沈亦驍全部的計劃。

“靳總,環納影娛當家藝人出現了這樣的負面新聞,再加上新戲剛剛開始投入拍攝,您的下一步計劃是?”

“靳總,出了這樣的事情,您是否會雪藏甚至解約卓沁。”

攝像頭再一次聚焦在了靳珩深的身上,期待着他接下來的話。

靳珩深卻只是朝着那羣記者淡淡的挑了挑眉。

“原來你們把感情這種事情當成是負面新聞…”

“別說我的藝人只是被爆出了曾經的戀情,就算是有別的任何,不違背道德,不觸犯法律,不傷害他人的事情,我們環納影娛都會堅定不移的和藝人站在一邊。”

嗤笑一聲,聲音通過網絡迅速傳遍羣衆。

“至於那些別有用心的人,原來就只有這點手段麼?”

屏幕前聽到這句話的沈亦驍也笑了笑,他當然知道靳珩深是說給他聽的。

“別急,這只不過是一個開始。”

夏岑兮端了一杯熱茶走到那間辦公室,推開門之後看到背對着自己站着的男人,看不見神色,不知是否受了剛纔事情的影響。

她瞥見靳珩深放在桌上的文件全部攤開,有些心疼。

“謝謝。”

靳珩深轉身看見了夏岑兮,眉間掛着疲憊,接過她遞來的茶杯,隨後便繼續埋頭整理。

“珩深…卓沁那邊我已經安排好了,最近幾天暫停那些演藝活動,但是電視臺合作方那邊剛……發來消息,要求我們消除所有負面影響,儘快重新投入拍攝…”

雖然不忍,她還是得說明目前的困境,一語說完,見靳珩深依舊沒有擡頭。

“你們公關部內部商量去做,無論如何也要擬定聲明將損害降到最小。”

“還有,儘快找到那個爆料的賬號是什麼來歷……這件事情不會僅此而已……。”

夏岑兮很想去撫平他蹙起的眉頭,但剋制住了。

“好,我知道了。”

夏岑兮正欲出門的時候,猛然想到了什麼又折返回去。

還是同樣,在辦公桌上落下了一個皺皺巴巴的紙條6

只是這一次,她沒有再搞錯,隨後快速逃離了現場。

靳珩深扶額的右手放了下來,看到她走出去之後纔將紙條張開。

“我一直都在。” 夏岑兮想告訴靳珩深她一直都在靳珩深看不到的角落,將他所有的喜怒哀樂都看入心底。

她一直都在靳珩深的身後,願意陪同他經歷所有磨難。

靳珩深嘴角牽起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淺笑。

盯着紙條上的筆跡看了良久,纔將紙條收在上一次同樣的位置。


夏岑兮幾乎是小跑着來到藝人基地,她還需要去看看卓沁,此時此刻卓沁不會比任何人輕鬆。

被曾經親密無間的戀人狠狠插上一刀,這種痛楚,她簡直不敢想象。

“阿沁,公關部已經擬定了聲明,對於你的負面程度已經在降低了,網絡上也有不少的影迷朋友關心你。還有那個爆料的賬號已經找到了ip地址……不用擔心了。”

她坐在卓沁的右手邊,緊緊的握着她冰涼的手心。

卓沁緩緩的搖了搖頭,聲音不再是剛剛面對記者時的堅定。

“你知道的,我在乎的不是那些,岑兮,他始終都沒有放過我,原來他心底對我都是恨意…”

卓沁明白,不可否認,他依然在自己的心中有着無可替代的位置。但是她不願沉淪在當年那沒有辦法改變的過去中,哪怕失去。

夏岑兮回了公司以後,冤家路窄的再一次撞見了最不想看到的人。

一襲長裙,娉婷嫋娜,如果不是手段上不了檯面,也該是個妙人。

“夏岑兮,我有東西要給你。”

面對聶晚清高高在上的態度,夏岑兮根本就懶得理會。

“不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