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統回答:“她剛遭鬼邪附體,魂氣不穩,得等魂氣穩定下來後才能甦醒。”

0

“那得等多久?”

“這可沒準,半個時辰到兩三個時辰,都有可能。”

肖遙傻眼了,兩三個時辰就是5、6個小時,那豈不是要睡到天亮?

總不能把林沐曦獨自一人留在這兒,太危險了,不但有色鬼,還有色狼出沒。

在盯着林沐曦看了一會兒之後,肖遙決定:帶她回家! 肖遙租住在一間屋頂雜房。

S市的房價太高,就這麼一間不足6平米,每天遭受日曬雨淋的屋頂雜房,也得400一個月。

房間太小,房間內擺下一張牀、一個簡易衣櫃和一張電腦桌後,幾乎連放張椅子的地方都沒有。

沒辦法,只能跟林沐曦湊合着睡一張牀了。

肖遙將林沐曦輕輕放在牀上,然後緊挨着她躺下。

本來他還想好好研究一下那個捉鬼系統,但折騰了一晚上,實在是太困,剛躺下沒一會兒,上下眼皮子一碰,進入了夢鄉。

……

晚上,肖遙做了個奇怪的夢,夢見自己身穿太乙道袍,手捧一個半球狀的紫金鉢盂,到處降妖伏魔。

正夢得爽,耳畔忽然傳來一聲女人刺耳的尖叫,肖遙一下子驚醒過來。

看到眼前的一幕,他頓覺腦袋嗡的一下。

林沐曦就躺在一旁,而他的一隻手正搭在林沐曦身上……

他恍然頓悟,難怪夢裏一直捧着一個半球狀的紫金鉢盂。

尼瑪!這下完蛋了。

肖遙趕緊將手抽回來,還沒來得及開口解釋,一個枕頭飛砸過來,緊接着,一頓雨點般的拳頭捶打在他胸口上。

林沐曦看起來柔弱,力氣可不小。

拳頭打在身上,一陣生疼。

肖遙從牀上跳起來,

“哎!林沐曦你……你冷靜點,事情不……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死肖遙你這個大混蛋!臭流氓!大色狼!嗚嗚嗚……”

林沐曦哭得梨花帶雨。

肖遙一時之間有點手足無措。

現在該怎麼辦?

這怎麼解釋的清楚,要說什麼都沒發生,肖遙自己都不相信。

“死肖遙,你就等着坐牢吧。嗚嗚嗚……”

一聽坐牢,肖遙腦袋“嗡”的一下大了。

林沐曦要是報警,自己可得吃不了兜着走,這事,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

而且,傳聞林沐曦家在S市是很有勢力的家族,就算這事警方不予追究,林家要弄死自己,那還不跟捏死一隻螞蟻差不多。

也許林沐曦說的只是氣話,但萬一她真這麼做呢……

肖遙只得硬着頭皮,將昨晚上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向林沐曦講述了一番。

當然,他沒提系統的事,只說是半夜從那兒路過,無意中救下了差點被壞人侵犯的林沐曦。

聽肖遙說完,林沐曦終於停止了哭泣,擡起頭來淚眼婆娑地看着肖遙,

“你……你說的都是真的?”

肖遙立刻伸出三根手指發誓:“我要是有半句假話,天打五雷轟,不得……”

話音未落,天空傳來“轟隆”一聲震耳雷鳴,窗子都震得晃。

肖遙嚇了一跳。

本來情緒已經稍稍穩定些的林沐曦臉色陡然大變,抓起一個枕頭朝肖遙砸過來,哭喊道:

“我就知道你在騙我!”

尼瑪老天爺,逗我玩兒呢!

肖遙忙說:“哎!我真沒騙你……”

“沒騙我爲什麼會打雷?”

“這……這純屬巧合,再說老天爺要打雷,我……我也管不了啊。”

“那你……你爲什麼脫我衣服?”

“你衣服不是我脫的,可能是因爲我這兒太熱了,你自己情不自禁就……”

“你……”

林沐曦氣得臉色發青。

不過,她心裏清楚,不能報警,甚至不能讓別人知道這事。她畢竟是千金之軀,這事要是傳出去,她的名聲可就毀了。

她坐在牀上,抱着一個枕頭,肖遙站在一旁,靜靜看着她。

發現肖遙正盯着自己看,林沐曦面色通紅,大聲喊道:“死肖遙,你還看!”

肖遙這纔回過神來,急忙轉過身,背對着林沐曦。

“對……對不起,林沐曦,主要是因爲你太漂亮了,我才忍不住多看兩眼,但我真沒對你做什麼出格的事……”

肖遙結結巴巴地解釋着,還沒等他說完,後背被林沐曦重重地推了一把。

他扭頭一看,林沐曦已經整理好了衣服。

該如何不去愛 “死肖遙!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說出去,我就讓人把你的舌頭割下來。”

肖遙急忙表示:“你放心,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絕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不過你可別以爲就這麼算了,這事我跟你沒完,你得補償我。”

肖遙一聽,立刻喊了起來:“啥!還得補償?哎!我真是倒八輩子血黴了!”

林沐曦瞪他一眼:“怎麼?你不想補償啊?”

“補!補!不過,我……我沒啥錢……”

“誰稀罕你的臭錢!”

“那……那你想讓我怎麼補償?”

“我還沒想好,先欠着!”

林沐曦一把推開肖遙,飛快的離開了他家。

良久,肖遙纔回過神來,長長地舒了口氣。 綜深淵之獄 一整個上午,肖遙滿腦子都在想林沐曦。

她那近乎完美的胴體,宛若凝脂的皮膚,渾圓雪白的雙峯,還有胯下那一抹粉紅,就像烙印一般烙在了肖遙的腦海裏,怎麼也揮之不去。

關鍵是,他和林沐曦到底是隻有肌膚之親,還是發生了實質性關係呢?

爲了搞清楚,他特意聞了聞殘留在牀單上那黏滑液體的氣味,和自己平日裏的不一樣,散發着一股濃烈的雌性荷爾蒙氣味……

瑪了個蛋!

難道真發生了?那要不要對她負責啊……

肖遙心裏既感到興奮,又有些忐忑,搞得他連玩王者榮耀的心情都沒有了。

快中午的時候,肖遙接到侯三的電話。

侯三是肖遙同學,班上就數這小子鬼點子多,門路廣,打暑期工的事,基本都是他在幫着張羅。

電話裏,侯三很興奮地告訴他,下午有趟活,能賺200塊,問他願不願意去。

賺200塊不去,那不是傻X嘛!相當於半個月房租呢。

肖遙想都沒想,立刻答應。

既然有活幹,那得先衝個涼才行,屋裏悶熱,渾身都是汗臭味兒,對了,還有一股雌性荷爾蒙的味道。

假妻真愛 肖遙走到隔壁的沖涼房,打開龍頭……

“臥槽!燙死老子了!”

肖遙被淋浴衝出來的熱水燙得大叫。

這間不足一平米的沖涼房是臨時搭建的,水龍頭從樓下接上來,水管暴露在太陽底下,曬了一上午,衝出來的水不燙纔怪。

過了足足一分鐘,水總算變涼。

肖遙趕緊沖洗。

他正洗的起勁,忽然發現,自己右手臂上有一條黑色的細線,從手掌根部一直延伸到了肩膀,看起來像是用黑筆畫的。

難道是林沐曦深更半夜拿筆在我手上畫了這麼一條線?不至於這麼無聊吧!

肖遙有些納悶,用力搓了搓,然而皮膚都搓紅了,黑線依然清晰。

他再仔細查看,發現黑線似乎已經滲入到了皮膚裏面。

這是什麼情況?

肖遙正感到吃驚,耳畔傳來系統提示:“這是你的生命線。”

“生命線?臥槽!你當老子屬王八的,生命線都延伸到肩膀上了。”

“此生命線非彼生命線,對應你的陽氣值,如果你的陽氣值降爲零,生命線將會消失,而你的生命,亦將終結。”

肖遙一聽,頓時便火了,破口大罵:“我日你大爺,什麼破系統,不把老子折騰死你誓不罷休是吧。”

系統未予理會,繼續提示:“你目前剩餘陽氣值:98點。”

等等!我的陽氣值怎麼只剩98點了?這尼瑪不對啊!

肖遙顧不得罵了,急忙說道:“你會不會算數啊,老子一開始是100點陽氣值,後來又增加了15點,怎麼現在不增反減,只剩98點了?”

系統解釋:“你昨晚在對付色鬼的時候,損耗了17點陽氣值。”

肖遙傻眼了。

陽氣值居然還會損耗!?

那還玩個卵啊,昨晚碰到的色鬼還不算太厲害,要是碰到的是一厲鬼,這麼點陽氣值,只怕不夠一次耗的。

這尼瑪簡直就是上了賊船的節奏啊!

肖遙頓感一陣絕望。

也就在這時,系統提醒:“鑑於宿主智商太低,建議先學習《捉鬼系統手冊》。”

“尼瑪,你才智商低……,等等!《捉鬼系統手冊》?”

肖遙心頭一怔,不就是物品欄裏那本破書麼。

本來吧,他對這破系統是一點興趣都沒有,更不想研究什麼手冊。

讓一個怕鬼的人去捉鬼,簡直就是趕鴨子上架嘛。

但現在上賊船了啊,沒辦法,只能硬着頭皮看看,總得搞清楚怎麼提升陽氣值吧。

肖遙在心裏默唸:“使用《捉鬼系統手冊》。”

他以爲那本書會立刻出現在他手裏,誰知話音剛落,立刻感覺到大量信息涌入了他腦海之中。

原來這書壓根不需要看,信息會自動加載入腦,這倒是件好事,不然這麼厚一本書,看完得花不少時間。

得到手冊裏的信息,肖遙對捉鬼系統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

系統共分七大級別,後面的級別沒有介紹,只介紹了前三大級別:捉鬼師、捉鬼大師、捉鬼天師,每一大級別又分爲9級。

隨着級別的提升,能使用的物品以及法術等級也就越高。

法力值,對應着宿主的法力強弱,法力值越高,所使用法器的威力也就越大,而且宿主本身的力量也會變得越強。

人生的轉角處 至於他最關心的陽氣值,手冊中亦有詳細記載。

正如系統所說,陽氣值等同於宿主的生命值。

每次殺死鬼邪,陽氣值都會得到提升,但在與鬼怪打鬥時,也有可能造成陽氣值的損耗。

所以,對肖遙來說,什麼經驗值、法力值,統統都是浮雲。

當務之急,是想方設法儘快提升陽氣值。

根據手冊記載,獲得陽氣值的方法有多種,殺死鬼邪,超度鬼邪以及收服鬼邪,均可獲得的陽氣值。

所獲陽氣值的多少,與所對付的鬼邪等級有關,鬼邪等級越高,所獲陽氣值越多。

此外,對付同一鬼邪,將鬼邪殺死所獲陽氣值最少,超度鬼邪可額外多獲50%的陽氣值,如果是收服鬼邪,所獲陽氣值直接翻倍。

哎!早知道這樣,昨晚就該收服了那色鬼。

不過!該怎麼收服呢?

肖遙又仔細研究了一番,要收服鬼邪,就得有相應的法器或是符籙。

可惜,他現在手裏唯一的法器就是棒槌,用那玩意兒對付鬼邪,估計都是棒殺,根本沒有收服的可能,所以,只能靠符籙了。

手冊裏記載着各種符籙的繪製方法,但繪製符籙需要硃砂筆和表黃紙,這兩樣東西,一般人家裏可沒有,肖遙打算待會出門的時候,去附近的扎紙店問問。 洗完澡,肖遙換了一身光鮮的衣服出門。

就在離他家不遠,有一家扎紙店。

他走進扎紙店,開口便問:“你這裏有硃砂筆麼?”

誰知他話音剛落,店老闆臉色一沉,怒喝道:“你罵誰傻比呢!”

女設計師的江湖 “我……我沒罵人啊,我是說朱——砂——筆”

肖遙一字一頓地強調。

店老闆順手操起桌上一把剪刀,嚯的一下站起身來:“哎呀!你還來勁了是不?再罵一句試試!”

瑪了個蛋!

碰到神經病了吧!

肖遙不敢再多問,趕緊退出店外。

這時正好有人進店,對店老闆說道:“朱老闆,找你扎些紙人。”

肖遙這才恍然大悟,這家店老闆姓朱,問他有沒有硃砂筆,對方以爲是在罵他“豬傻比”。

哎!算了,還是去別處問問吧。

他沿着街往前走了沒多遠,耳畔傳來系統提示:“宿主若需要任何材料,可通過系統商店購買。”

咦?居然還有系統商店。

肖遙立刻進入系統界面,還真看到了一個“進入商店”的按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