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稻安距離自己還有3米。

0

而墨沉皓一羣人已經像白樺樹林上空的候鳥一般拉風而過,走進機場大廳。

騰!

林六六升起昂揚的鬥志,抄起垃圾桶罩在米稻安頭頂,再一腳踢翻垃圾人,轉身飛跑追男神去。

她的身影像風,像霧,又像電。

從路人中間穿梭而過,從黑衣大哥們揚起的手臂之間穿梭而過。


哈,就喜歡看你們想掐我又無能爲力的樣子!

目標明確,像母獅子撲倒雄獅子那樣,從側後方直接撲倒墨沉皓。

一個人的求生慾望有多強烈,她的動力加速度就有多猛!

以至於墨沉皓根本無法抵禦她的兇猛攻擊,兩人的身體同時倒下。

此刻的林六六幾乎已經燒迷糊了,嘴裏呢喃着,抱着墨沉皓的脖子一陣瘋狂的親吻。

保鏢們被激怒了,正要上前清理障礙,墨沉皓擺了擺手,示意他們退下。

“天哪,這太不要臉了!”

“這什麼世道啊……”

周圍響起了一陣陣驚呼聲和譴責聲。

駐足觀看的人越來越多。

上百隻手機對着地面上交纏的兩個人按下拍攝鍵。

米稻安捂着頭頂的傷口,憤怒地擠進人羣,想撲上去抓林六六,卻被保鏢們一把攔下。

“六六,你是我的!你這個賤女人,我纔是你的男人!”

米稻安無恥地嚷嚷,想掙脫保鏢們的束縛,卻被強制按下去跪在地上,眼睜睜看着林六六趴在男人身上風騷。

墨沉皓起身,毅然說了句“行程取消”,然後抱起親吻他的女人,在路人的注視和閃光燈照耀下原路返回。

整個過程神色淡定。

絲毫也不在乎懷裏的女人還在肆意騷擾他。

人羣中有人認出了墨沉皓:“他是世界首富家的大公子墨沉皓啊……”

幾分鐘後,林六六被抱上了一臺加長型豪華轎車。

小愛的奶萌聲音在林六六耳邊響起:

【撲倒男神,勇氣可嘉,獲得獎金1000萬】

【額外獎勵:腰腹部瘦身5公斤,永不反彈】 林六六被塞進車子。

她肆意地笑着,喉嚨裏發出各種不堪入耳的發泄聲。

兩隻白皙的小手扯着墨沉皓的領帶,嬌柔的身體在墨沉皓懷裏動來動去。

呼!

惡魔總裁霸道寵:老婆,太腹黑 ,摩擦再摩擦。

下一秒,她的身體被重重地摔在車底板上。

她是一座火山,要爆發。

他是一根冰棍,要被吃。

呵呵,林六六真的想把他當冰棍吃了。

她像一隻波斯貓趴伏在他腳下,笑着,眯眼,向斜上方瞟去。

此時看什麼都帶有朦朧美。

因爲她的黑框眼鏡早在撲倒墨沉皓的那一刻就碎裂了。

眼前的男人原本擁有強大的冰寒氣場,可惜被臉上印着的幾枚鮮紅草莓給破功了,哈哈,那是她的脣印,幹得太漂亮了!

原來他不是冰棍,是繽果雪糕,嘻嘻,看起來好像很好吃的樣子耶。

不好,這支雪糕似乎被惹惱了,露出嫌惡的表情,想去掏手絹卻找不到。

“你在找這個嗎?”

林六六從口袋裏抽出深藍色絲絹,撩騷地揚了揚。

墨沉皓掃了她一眼,猶豫了一下,從她手中奪過絲絹,使勁地擦拭臉上的朵朵玫瑰。

首席保鏢低下頭,不敢看老大震怒的臉。

老大向來有潔癖,被強吻了這是他的嚴重失職。

“丟江裏去嗎?”他鼓起勇氣問道。

“仁冬,就近找一家超五星級的酒店,速度要快!”

啊?

作爲墨沉皓首席保鏢兼貼身助理的仁冬,以爲自己聽錯了……

向來不近女色的老大要開葷了?

墨沉皓看出了他的心思,解釋道:“既然開了弓,就沒有回頭箭。一會兒拍一段視頻發給洛小姐。”

“是。只是這樣做,董事局不會放過您的。”仁冬擔憂道。

“那就開戰吧!”

墨沉皓深邃的眼眸中暗藏着某種亟待爆發的力量。

兩隻不安分的小手在他的褲腿上彈着鋼琴,一個鍵一個鍵地攀爬上去。

“我的夢龍先生,可以爲我融化嗎?”

男人的腿微顫。

她的聲音很好聽。

他居然有一點動心。

只是,一想到這個女人在垃圾桶裏待過幾十秒鐘,佈滿細菌的爪子正趴拉着自己,墨沉皓再次露出嫌棄的表情,一腳將她蹬開。

林六六的頭撞上硬物,眼冒金星。

——小愛小愛,他不喜歡我怎麼辦?

【經檢測,宿主體內的某種毒素具有超強的傳染性,通過唾液和毛孔傳播,中毒者必須進行中和運動,才能化解毒素】

這麼說,我中毒了,這個男人也中毒了……當我吻上他的那一刻,他就註定逃不掉了……

米師兄,你簡直不是人!

哈哈哈,我怎麼想笑?

林六六捂嘴偷笑。

墨沉皓見她眸光湛亮又狡黠,警覺地問道:“你笑什麼?”

“哦,沒什麼。”

斂住笑容。

林六六大概是想看,這個冰山美男是怎麼一步步淪陷的……

六星級酒店的總統套房裏,墨沉皓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把她丟進浴缸裏去。

即便是演戲,他也不能忍受她身上的臭味。

帶着黑框眼鏡,扎個馬尾辮,穿着白大褂就來勾引他?


土爆了!

墨沉皓蹙眉,聞了聞白大褂上的氣味,不是消毒水,好像是各種化學藥劑,原來她成了一名科研人員。

白大褂的口袋有一些撕裂,好像有打鬥痕跡。

他非常確定這不是他的保鏢們乾的。

一定是那個男人乾的。

哼,拉拉扯扯,總是跟男人糾纏不清,林六六,原來我沒有看錯你,你就是個招蜂引蝶的女人!

他打開水龍頭噴灑着她全身上下,彷彿在給她消毒。

女人的動作很豪邁,三兩下在他面前脫光了,拉下發圈,長髮披肩,樣子嫵媚極了。

她的身材……令他渾身一屏,呼吸不由自主地加快。

正瞧得失神,她白得嚇人的手猛地抓住他的衣領,一把將他拖進浴缸。

這女人……力氣怎麼這麼大?

很糟糕,他的衣服被扒光了……


十分鐘後,兩人裹着浴巾走出來。

墨沉皓將她推到牀上,回頭對仁冬說:“拍一段一分鐘的視頻就行。”

“是。”

仁冬舉起手機,選好拍攝角度。

墨沉皓爬上牀,抱着眼前這個面色潮紅不停囈語的女人親下去。

他以爲自己定力足夠,說一分鐘就一分鐘,然後可以毅然決然地起身,冷漠離去。

可惜他錯了。

當他的脣觸碰到她的柔軟紅豔時,他渾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

彷彿隆冬遇上盛夏。

彷彿冬眠的北極熊聞到熱牛奶醒過來。

彷彿死火山遭遇地殼運動被徹底激活,熾烈的岩漿噴涌而出。

“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