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從以前和蘇玫過招的經驗來看,蘇玫修煉的是火系功法,而今天她從頭至尾都沒有使用她的主修功法,而是使用了水系功法。爲什麼蘇玫會修煉水系功法?難道水火不相容這句話錯了?

0

第三,楚皓對殺氣有着特殊的敏感,蘇玫這次真心想要自己的命,可是按照蘇玫的實力,她如果使出火系功法偷襲自己,自己還真的是凶多吉少,但是她爲什麼偏偏不用?

莫非……楚皓突然有了一個奇怪的結論,他越想越覺得很有可能。 這個蘇玫很有可能是別人假扮的,這樣才能解釋發生的一切。到底是誰,能把蘇玫模仿得惟妙惟肖?

難道是辛悅琪?

她修煉的是水系功法,她也時時刻刻想殺自己。可是,辛悅琪和蘇玫面貌和身材上面相差也太大了。臉部利用面膜或者易容術可以複製得幾乎分毫不差,但是身材不可能做到一模一樣。

這個刺客穿的是泳衣,泳衣可是最不能掩蓋身材的服飾,所以在模特大賽或者選美比賽的時候都要求參賽選手身穿泳衣上場比賽。

楚皓覺得自己一個腦袋兩個大了,他苦笑着搖了搖頭,天要下雨孃要嫁人誰也管不了,那就隨它去吧,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了。

楚皓懶得思考這令人頭疼不已的問題,他小心謹慎的悄悄下水,先運行水系功法向各個方向偵察了一番,除了魚蝦並沒有其他生物。可是下一刻,魚羣突然驚慌失措四散而逃。

難道蘇玫又回來了?楚皓剛想逃離,一股兇悍暴虐的氣息朝着楚皓直衝過來。咦,好像不是蘇玫,這是什麼?

楚皓定睛一瞧,只見一條數米長的大魚正朝着自己衝來。這條大魚的頭大如圓桌,兩側的眼睛比籃球還要大,它張大的嘴巴里那一排整齊的牙齒如一把把鋒利的寶劍。

這是什麼怪魚?楚皓一時驚呆了,西湖裏居然還有這麼大的魚?

怪魚飛快地竄到楚皓的面前,張開血盆大口朝着楚皓就一口咬了過來。楚皓運用土系功法猛然往水底一沉,這大魚就從楚皓的頭頂掠了過去。

那大魚巨大的身軀帶來一股強勁的水流,將楚皓的身體衝擊的連連搖晃。望着那一片片手掌般大小閃着寒光的魚鱗,楚皓頓時瞠目結舌。

大魚雖然體型龐大,但是在水中卻非常的靈活,它一個轉身重新衝向了楚皓。


就在大魚要咬中楚皓的時候,楚皓雙腳猛蹬湖底的石塊,整個人就像是上升的火箭沖天而起,大魚又一次撲了一個空。

楚皓正高興,突然一片黑影如一座小山一般壓了下來,狠狠撞在楚皓的身體上,楚皓頓時被砸飛了出去。

楚皓的肺腑受到震盪,不由地咳嗽了幾聲,吐了一口鮮血,楚皓這時纔看清,那小山一般的黑影是大魚的尾巴。鐵扇公主的芭蕉扇一下就能把孫悟空扇飛,大魚的尾巴這一下比起芭蕉扇來也差不了多少。

草,連一個畜生都這麼厲害。楚皓暗罵了一句,飛快地朝着岸邊游去。大魚飛快的迴轉過來,陰森森的牙齒又一次朝着楚皓咬去。

楚皓猛然躍起,就聽到背後一陣腥風吹過,接着就是“咔噠”一聲牙齒咬合的聲音。

楚皓一落在岸上就摸向自己的屁股,發現還算完整,便轉身得意地望着那大魚,“來啊,有種你上來啊!”楚皓對着大魚豎起了中指。

大魚悻悻的退回到了水裏,它在水中來來回回的遊了幾圈,時不時的擡頭望楚皓一眼。

楚皓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趁着大魚又一次的冒頭,狠狠地朝着它的腦袋丟去。大魚的頭一甩想躲開,但石頭的速度太快,正好敲在它的腦袋上。石頭“咚”地一聲被彈開,楚皓清晰的看到魚頭上面只留下一個淺淺的白印。

好堅硬的魚頭,楚皓暗暗咋舌。楚皓又撿起地上的石頭,只要魚頭一露出水面,就是一石頭砸過去。

大魚被砸中了腦袋,嘶叫了一聲重新潛回水裏。楚皓清晰的感受到,那吼聲中蘊含着無比的憤怒。

嘿嘿,我的快樂就喜歡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楚皓一臉的奸笑握着兩塊石頭,眼睛死死盯着湖面,但是大魚久久沒有露面。

這傢伙大概是怕了吧,楚皓心裏正在思忖,就聽到水嘩啦啦一聲響,大魚突然從水中一躍而起,如大山一般壓向了楚皓,那張開的大嘴幾乎可以把一頭大象吞下去。

楚皓一抖手,手中的石塊流星一般的飛進大魚張大的嘴巴里,接着就地一滾躲開了大魚的攻擊,大魚的嘴重重砸在堅硬的地面上,發出一聲巨響。

大概是腦袋受到了重擊,大魚好像有點暈,身子躺着地上沒有了動靜,尾巴還在一甩一甩,把地面打得砰砰直響。

楚皓猛地躍起,接着如飛落的流星狠狠砸在大魚的腦袋上。

楚皓髮了狠,他騎在魚的脖子上,運足了金系真氣,拳頭一記一記往堅硬的魚頭上砸。無堅不摧的金系真氣卻無法破開魚頭部的硬殼,,楚皓的手卻被震得生疼,可見魚頭是多麼的堅硬。

大魚突然一彈,一躍跳起了四五米高,楚皓的身子頓時被彈飛到了空中。但是等他一落地,又是跳到魚背上一頓老拳重擊魚的腦袋。

不知道砸了多少下,儘管真氣已經耗盡,儘管手臂早已發麻兩眼直冒金星,但是楚皓還是死死按住魚鰓不停的打。


等大魚徹底不動了,渾身發軟的楚皓這才身子一歪,從魚身上滑了下來。

躺在地上喘着粗氣休息了好一會兒,楚皓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走到大魚的身邊。這條大魚已經沒有了氣息,身子也不再掙扎,看樣子已經死了。

楚皓靠着魚身癱坐在地上,躺着地上的大魚對他來說就像是一堵高牆。

“師傅,您看看這個是什麼東西,是妖怪嗎?”楚皓喘着粗氣問武老。

武老跑出來一看,撇了撇嘴不以爲然的道:“我以爲是什麼好東西,原來是一條小魚精。”

“不過,這條小魚精怎麼跑到岸上來了?”武老露出了驚奇的表情,他用鼻子在空氣中嗅了嗅,恍然大悟道:“噢,原來是你的血液把它引過來的。”

“我的血液?師傅您的意思是,剛纔我受了傷掉進了水裏,流出來的血液把這條大魚勾引過來了?”楚皓若有所思的問。

“什麼大魚,在我看來只是一條小泥鰍而已,真正的大魚你還沒看見過呢。在我們真武星的大海里,我曾經見過一條大魚,足足長一萬多米,高有一百層樓那麼高,那纔是真正的大魚。”

武老嘲笑完楚皓的大驚小怪,又道:“我們這些古武修煉者的血蘊含着大量的能量,對這些修煉成精的動植物有致命的吸引力,難怪它跑到這兒來,原來是想吃了你。” “我去?這什麼世道?我怎麼感覺自己進入了神話的世界,還有妖怪吃人這種說法。”楚皓無奈的說道。


“這也算妖怪?只不過是一條不成氣候的小魚精罷了,最多也就兩百多年的道行。”武老對此是嗤之以鼻。

“所謂萬物有靈,這個世界上許多動物植物它們也可以吸收日月精華,從而修煉有成。陳浩不是說了嗎?他告訴你的那個地方有一顆巨大的古樹,這就是修煉有成的樹妖,還有能化成人形的千年人蔘萬年靈芝……它們纔是真正的妖。”

妖?那裏面有妖怪?那我這樣的水平進去豈不是成爲它們美妙的晚餐?楚皓不由地暗暗叫苦,自己以爲平白撈到一個大好處,沒想到卻是一個誘人的毒藥。

可是,陳浩卻沒有被吃掉啊,難道陳浩所說的地方妖怪不吃人?

“妖獸一般不吃人,它們吃的是修煉者,修煉者的血肉對它們來說是絕好的補品。同樣,妖獸辛辛苦苦修煉出來的晶核也是我們修煉者的最愛。”武老一指大魚的魚頭道:“楚皓,這魚頭裏有一顆水系的晶核,你把它找出來,只要練功的時候握着它,就可以吸收到大量的水系能量。”

“這個我喜歡。”聽到晶核能加快練功的速度,楚皓把煩惱暫時拋在了一邊,歡天喜地的拿出小刀,開始解剖大魚來。原以爲大魚的肚皮很柔軟,卻沒想到剖開是如此的費力,楚皓累得氣喘吁吁,才勉強把大魚的下顎剖開。

鑽進了魚頭楚皓才發現,大魚的嘴裏有兩個深深的窟窿。楚皓想起,當大魚張嘴來咬自己的時候,自己投擲出去的兩塊石頭使大魚遭到了重創。魚的外殼特別堅硬,但是內部卻很柔軟。

翻找了半天,楚皓終於找到了一顆圓滾滾的藍色小珠子。楚皓看着手中玻璃彈珠大小的珠子,沒好氣的踢了大魚一腳。“弄了半天,所謂晶核原來是這麼小的一個玩意兒,你這麼多年真是白活了。”

武老沒好氣地笑道:“知足吧你,這條魚也就兩百多年,能長出晶核已經不錯了。你想要得到更大的晶核,必須去獵殺更大實力更強的妖獸。但是看你這水平,還不夠給人家塞牙縫的。”

楚皓腆着臉笑道:“我這水平是不行,不是有師傅您嗎?我再下水找找。看能不能找到更大的魚妖,到時候還得麻煩師傅您老人家出手。”

“你想得美。”武老吹着鬍子瞪着眼。“你以爲這每一條魚都能成妖成怪啊,必須是最有靈性的魚纔有可能修煉成精,這樣的概率大概只有億分之一。你看,這個世界上人是最有靈性的動物了吧,修煉有成的人也不多對不對?我猜這西湖裏像它這樣的魚也就一條,一山不容二虎,一個湖裏也容納不下兩條以上的妖獸。”

“師傅您這話說得不對,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萬一湖裏還有它的老公或者老婆呢?”楚皓笑嘻嘻的反問道。

“你……氣死我了!”武老一甩袖子直接就跑沒了影。

楚皓掂了掂手中大魚的晶核滿意的點了點頭,雖然今天差點沒了命,不過收穫也挺豐厚,接下去的日子裏修煉水系功法,再也不需要晚上偷偷摸摸的來西湖了。

楚皓將那顆水系晶核小心翼翼的藏好,看了看地上那條大魚心裏又有些癢癢的了。從小魚是吃的挺多的,但是魚妖精的肉還真沒吃過,這味道應該不差吧?如果吃一塊能延壽十年,那就賺大發了。

但是,萬一這魚肉有毒呢?楚皓內心掙扎了半天,最終還是拋棄了美食的誘惑。

楚皓費勁地將小山丘一樣的大魚推進了水裏,突然平靜的水面一陣水花亂濺。楚皓仔細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冷氣,許許多多的魚翻騰跳躍着爭先恐後的爭搶着大魚的屍體,大致一數至少上萬條。如果自己一下去,怕是一瞬間就變成一堆白骨。

悄悄的下水,發出聲音的不要,楚皓躡手躡腳溜到湖心島的另一邊,憋了一口氣一下子潛出了很遠,等到實在憋不住了,這才冒頭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生怕驚動魚羣,楚皓深深吸了口氣,猛然扎入水中,再一次潛出很遠很遠,直到有驚無險的上了岸,楚皓一顆不安的心這才徹底放了下來。

剛一上岸,楚皓就發現一輛警車閃着警燈正朝着這邊開過來。由於這裏非常的偏僻,警車的速度很快快,楚皓腳下一頓,站在岸邊等警車過去。

“吱!”輪胎和地面摩擦發出尖銳的嘯叫聲,警車一邊剎車一邊從楚皓的面前衝過。警車停下後,突然快速的倒車回來停在楚皓的面前。

駕駛室裏的玻璃窗自動降了下來,露出蘇玫那精緻的臉。她看了看楚皓全身滴滴答答滴着水略顯狼狽的樣子,不由地“噗嗤”一笑。

“帥哥,你這是在游泳啊,還是在抓魚啊?”蘇玫打開車門跳下車,英姿颯爽地站在楚皓的面前。

楚皓的瞳孔不由的一縮,剛纔就是蘇玫差一點要了自己的命,現在又遇到蘇玫了,不知道眼前的蘇玫是真是假,是不是就是她下的手。

“我抓魚?我差一點被魚連人帶骨頭吃下去。”楚皓裝作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目光不停的在蘇玫的身上巡視。“蘇警官,你這是在幹嘛?”

“我?巡邏唄。你到底在幹什麼穿成這樣?”蘇玫露出一副奇怪的表情,她很好奇會在這樣的時間和地點遇到楚皓,而且楚皓還只穿了一條泳褲。

楚皓沒有回答,目光在蘇玫的臉上盯着看,想從中看出一些破綻,但是他失望了,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異樣。

“你爲什麼這樣看我?”蘇玫的眉頭微微一皺,對楚皓的怪異表現有些惱怒。

“蘇警官,以前沒有仔細的看過你,今天我突然發現你真的很漂亮很有氣質,我不得不承認,我被你深深的吸引了。”楚皓笑眯眯的說着,目光從蘇玫的臉漸漸的下移,一邊打量她軀體的生理曲線,一邊和腦子裏身穿泳衣的蘇玫的身體進行對比。

幸好警服也算是一種另類的服裝,雖然把身體包得特別嚴嚴實實,但是緊身程度與泳裝的差異不是太大。

好像真的是一模一樣,難道穿泳裝的人就是蘇玫本人?可是,現在這個蘇玫卻一副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樣子,這他媽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楚皓,你今天發什麼神經!再看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蘇玫被楚皓肆無忌憚的目光激怒了,她狠狠瞪了楚皓一眼,轉身拉開了警車的車門。

楚皓卻故意重重地哼了一聲,道:“蘇警官,你別跟我裝糊塗,就在兩個小時前,你還穿着泳衣在我面前搔首弄姿呢,現在怎麼裝純情少女了?”

楚皓故意把話說得非常難聽,就是想看看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蘇玫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放屁!”蘇玫頓時爆發了,她猛一轉身衝到楚皓的面前,指着楚皓的鼻子大罵:“你可真會血口噴人,我今天吃了晚飯就一直開着警車在街上巡邏,什麼時候穿過泳衣!你再胡說八道,我把你逮進局子裏去!”


楚皓看蘇玫那氣急敗壞的樣子不像是裝的,於是故意驚訝的問:“什麼?你確定?就在兩個小時前,你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說着說着就拔出匕首對我下殺手,而且使用的是水系功法。”


“呵呵。”蘇玫氣得都樂了出來。“水系功法?楚皓,編造謊言麻煩你講一點邏輯,不要拿這些漏洞百出的話來誣陷我,你看我修煉的是水系功法嗎?”

蘇玫說完,一掌朝着楚皓的胸口擊打了過來。手掌未至,一股熾人的熱浪就撲面而來。

楚皓輕飄飄的閃開,歉意地笑着道:“看來你真的是蘇玫,那麼之前我遇到的那個一定是假冒的了。蘇警官,這件事你一定要查清楚,不然那個冒牌貨扮成你的樣子到處爲非作歹,你可就冤枉死了。”

見楚皓說得鄭重,蘇玫恨恨地回答道:“竟然敢假冒我,等我把她抓到,絕不輕饒她。”

“蘇警官,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她的實力雖然沒你強,但是比你狡猾,你要當心。”楚皓說完,就朝着自己的汽車走去。

“楚皓等一下,你把那個冒牌貨的所有信息一點不漏的告訴我。”蘇玫緊追在楚皓的身後,居然有人假冒她,蘇玫顯得非常生氣。如果監控將冒牌貨殺人的過程拍攝了下來,蘇玫那是有口難辯了。

“好吧,今天我心血來潮,突然想起許仙和白娘子在斷橋相會,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福氣呢?於是我在白堤上來來回回的走,美女很多,但是沒人理睬我……”

“楚皓,別瞎扯,說正經事。”望着喋喋不休的楚皓,蘇玫很生氣的打斷了他的胡說八道。

“好吧,那就說正經事。”楚皓笑嘻嘻地道:“七點半的時候,因爲天氣熱,我就去西湖游泳,游到湖心島有些累了,於是上去休息了一會兒。大概八點鐘,我看到假冒的蘇玫身穿泳衣也……”楚皓將之後事情發生的經過仔細講了一遍。

蘇玫知道楚皓絕對不是來游泳的,以楚皓的實力也不會因爲游泳而覺得累,楚皓他這麼說顯然不想讓自己知道來西湖的真實原因,但是爲了獲得冒牌貨的信息,蘇玫強忍着沒有戳穿楚皓的謊言。

楚皓介紹的是遇到假蘇玫的過程,但是與魚精的事情楚皓沒有說。楚皓說完,對着蘇玫揮了揮手,道:“事情的大概就是這樣,現在沒我什麼事了,拜拜。”

楚皓拉開駕駛室的車門,剛想坐進去,車門卻被蘇玫一把攔住。“等一下,根據你的說法,那個冒牌貨之所以假冒我的樣子,是爲了靠近你並且在你放鬆警惕的時候給你最兇猛的一刀,從而能順利的殺你的對不對?”

“應該吧,我也不確定,像我這麼聰明正直明德惟馨的人,爲什麼會有人要我的命?”楚皓無奈的聳了聳肩。

“那麼你有沒有什麼仇人?”面對自戀的楚皓,蘇玫只能不住的搖頭。

“仇人?多了去了。”楚皓低頭想了想,對蘇玫道:“但是想要我性命的人就兩個。第一個是姜偉,因爲我長得比他帥,所以他嫉妒我;第二個是毒蠍,因爲我能耐比他大,而且比他有錢。”

蘇玫望着大言不慚的楚皓,笑了。“拜託你不要這麼自戀好不好,自戀遭雷劈。”

“這不是自戀,這是事實。”楚皓笑着,一點都不覺得臉紅。

“你說的兩個人都是男的,不可能假冒我,現在要抓住假冒者只有一個辦法。”蘇玫滿含深意地望了楚皓一眼,把楚皓看得心裏直發毛。

“什麼辦法?”冥冥中楚皓感覺到有些不妙。

“這個殺手既然是來殺你的,那麼你沒死,她絕不會放棄,肯定會進行下一次的行動。所以,只要盯緊了你,她自動會送上門來,到時候我們倆合作,把她一舉拿下,你看怎麼樣?”這件事對楚皓來說應該是好事,他沒有理由拒絕,蘇玫用殷切的目光望着楚皓。

“不行!”楚皓搖了搖頭,斷然拒絕道:“你們跟蹤我,就等於侵犯了我的隱私權,絕對不行!”

蘇玫對楚皓所做出來的選擇有些莫名其妙。“你的命時時刻刻都受到威脅,你還管什麼隱私不隱私?命重要還是隱私重要?”

“蘇警官,你是學法律的,你應該知道隱私權的重要性。頭可斷血可流,隱私權不可丟!”楚皓振振有詞的說道。

蘇玫卻不被楚皓的花言巧語所矇騙。“我國法律也規定,我們警察有責任和義務保護公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既然你的生命受到了威脅,我們就要保護你的義務,你應該要配合我們警察的行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