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五俠英名】

0

星辰閃爍,在朗朗乾坤中,這片廣場竟然被星空籠罩。透漏著神秘莫測的氣息,彷彿是近在咫尺的星空。一顆顆星辰閃爍,像是小孩的眼睛在眨動,調皮可愛。

「好美麗的天空,難道說這就是歷來人們嚮往的星空嘛?」

「傳說、神話,這就是神……」

人們震撼,喃喃自語。看著這片霧靄靄的星光,他們的身體都在輕微的顫抖。這一切來的都太震撼了,超越了他們的想象和認知。高不可攀的星空,此時竟然徑直的出現在了他們觸手可及的領域。

「星辰列陣,動天攝地,循環不斷,藥性不變……這……這真的是一個元俠五重天的小俠客能刻畫出來的陣紋嘛?」饒是紅葉都不能淡定了,感受著這裡的氣息,捕捉到了一絲的軌跡,喃喃道。

這不是一個簡單的陣紋,而是能不斷的揮發藥性的同時還能夠保持藥性的陣紋。引動上天的星辰力量為源泉,好大的手筆。

一鳴體內的力量幾乎耗空,但是看著這口井還是十分的滿足。畢竟,這些已經超乎了自己的想象,比預計的要好上很多。

「老五,怎麼樣?」楚英他們幾個可不懂醫術,看著這種現象,雖然感覺到成功了。但是還是詢問。畢竟只有得到一鳴的點頭,才算放心。

「有點……有點……」一鳴皺眉看著宛若小型的星空道。

幾人原本的興奮之色全都在一瞬間化為了虛無。肖楚楚最為擔心,忙拉著一鳴的手臂。道:「難道說不成嘛,要不咱們在來一次。這一次讓紅三叔也加入,一定能成功的!」

「就是呀,不能放棄。畢竟還有幾萬的病人等著呢!」楚英也義正言辭的道。

「嘿嘿!」一鳴看著幾人著急的樣子,嘿嘿笑道:「這不是有點瑕疵,而是有點超乎我的預計!」

「貧嘴……」肖楚楚氣的翻了他一個白眼,單手在他腰上狠狠的擰了一下。

「啊……」一鳴本來還在得意的笑,但是突然感覺到自己腰上一陣鑽心的疼痛。大叫一聲就跳了出去,看著有些解恨的肖楚楚。委屈的道:「三姐,你幹嘛?」


「沒事兒呀,就是手癢了而已!」肖楚楚雙手自然的抱在胸前,一副你能把我怎麼樣的表情。

一鳴什麼都沒敢說,只好憋屈的揉著自己的腰,撇了撇嘴,扭頭看向了這口新井。

而楚英他們幾人全都對著肖楚楚做出了一個讚許的表情,把她得意的仰頭笑了笑,一副傲然的表情。

「呵呵……」紅葉看在眼裡。微微笑了出來。這些孩子之間的玩笑他感覺到還是十分的嚮往的,畢竟這就屬於特有的青春時光早已經離他很遠了。

井中原本變成了乳白色的井水這個時候再次恢復了原本的透徹,伸著頭,徑直的望去。看到的不是清澈見底,而是另一片星空在井水中閃爍。好像這口井就容納了一座浩瀚的星空,須彌納芥。

紅葉也走上前來。看到這夢幻的星空,心中震撼的同時。還是止不住的問道:「這……這就成了嗎?已經能治癒瘟疫了?」

一鳴點了點頭,道:「恩。不過效果還有待驗證。」說完,他轉身,對著那些已經高矮不齊的跪倒在廣場上的那幾千百姓,喝道:「大家都起來吧,治療瘟疫的泉水已經置辦好了,現在請大家那好器皿,開始排隊取水吧!」

「轟!」

這下整個廣場全都開始沸騰了,驚喜萬分,喜極而泣。有些人甚至高興的手足舞蹈,相擁而泣。

「成了!我們的瘟疫……我們的瘟疫能治好了!」

「上天顯靈了!上天聽到了咱們的祈禱,終於顯靈了!」

「哈哈……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大好的時光等待著咱們奉山鎮的人!」

喧鬧如潮水,這些人沸騰了。經歷了生生死死,他們終於擺脫了死神的魔爪,從地獄的邊緣爬了出來。

「唉?上神呢?幾位上神哪裡去了?」在歡呼之餘,終於有人意識到了開闢出兩口聖泉的幾位神通廣大的上神不見了。

「對呀,幾位上神呢?」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天空中傳來一陣虛無縹緲的聲音。

「奉山鎮的鄉親們,請不要叫我們上神。其實我們並不是什麼神仙,只是行走四方行俠仗義的俠客。如果你們非要給我們一個稱呼的話,那麼不妨叫我們五俠吧。」

「雖然我們不是什麼上神,但是這個世界上的確是有神的存在。在冥冥之中,一隻都有上蒼在注視著我們的一眼一行。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也正是如此,你們奉山鎮的老祖曾經做過很多的善事,因此上蒼才在各種機緣之中讓我們來到了這裡治療你們的瘟疫。」

「再會了大家!希望我們再次回來的時候,能夠看到一個和諧充滿大愛的鳳山鎮!」

這陣聲音在這片天空之中久久的迴響,整個廣場,整個鳳山鎮全都一片寂靜,沒有人敢擅自的議論,全都聆聽著這如同神的旨意的話語。直到這聲音聽了許久,才有人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大喝:「拜謝五俠救命之恩!」


隨著這一聲的香氣,彷彿是引發了驚天的海嘯。一陣陣的呼喊聲滾滾如潮,不停的在整個奉山鎮的上空回蕩,擊散了天空中的朵朵白雲。

「一鳴、楚楚,再會了!謝謝你們的救命之恩,青蓮此生都不會忘懷。以後一定每天都會像上蒼祈禱你們的平安!」青蓮望著天空中的白雲。暗暗的想道。

同樣和她一般望天的還有張大嬸,她也在暗暗地為幾人祈禱。如果這次不是他們幾人的話。恐怕整個奉山鎮都要在這個世界上滅絕消失了。

「好人有好報,我相信他們一定能一路高歌。成為真正的神祗的!」張大嬸喃喃道,然後用手拍了拍青蓮的肩膀。

「恩!」 厲少,寵妻請節制 ,也狠狠的點了點頭。對,五俠都說了好人有好報。他們這樣的好人,上蒼一定不會虧待他們的。


而歡呼的人群中,還有一個人望著天際不斷的發獃。這個人就是之前被稱為劉惡霸,而後來被稱為劉大善人的劉半山。

「神!不,五俠。謝謝你們拯救我了骯髒的靈魂,之後我一定會痛改前非。稱為一個擁有大愛的人!好人有好報,願上蒼能夠保佑你們一路平安!」他由衷的說道。

雖然是十分的喧鬧,但是廣場這裡的人再也沒有一個人擁擠插隊,全都有秩序的排起了隊伍。尊老愛幼,相互幫助,一切都是那麼的和諧友愛。

後來,這個廣場被稱為「五俠廣場」而這兩口井也被稱為「星辰聖泉」。後來這兩口井為九州大陸所有生靈的延續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暫且不提。一鳴他們幾人可不是真正的消失了,而是躲在遠處的一處屋頂上。靜靜的注視著這裡的民眾。

剛才那一陣話語也是一鳴隔空傳音而來的,為的就是能讓這些人互助友愛,和諧美滿。

「也許,他們以後真的能互助友愛。尊老愛幼,不獨親其親。」肖楚楚看著井然有序的那些領取井水治病的人,希冀的說道。

「這個誰也說不清楚。雖然開了一個好頭。但是人終究是有惡習的,那種貪婪、冷漠的本性恐怕會不斷吞噬人們的良知。」一鳴望天而道。


楚英上前。拍了一鳴的肩膀,道:「老五。不要太悲觀了。咱們同樣也是人呀,只要內心充滿了愛,走到哪裡不會被那種原罪所吞噬的。就算有,咱們也要一路搏殺,打敗那些惡魔!」

「恩!」看著楚英堅韌的神情,一鳴堅定的點了點頭。然後伸出了手掌。

「好,以後就讓我們來消滅人們心中的原罪!匡扶正義,替天行道!」韓信也爽朗的大笑道,手掌僅僅的握在了一鳴和楚英的手上。

「不錯,還有我!」孟玄也笑道。

「還有我,咱們可是五俠,怎麼能少了本大小姐!」肖楚楚也笑道。

五隻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而由此,日後被傳送了幾千年傳說的「五俠」也正式的開始了傳奇之旅。他們的事迹被不斷的傳唱,一代接著一代,成為激勵青少年最好的典型教材。

紅葉看著緊緊相握的五人,心中也一陣感慨,看著天外的蔚藍天空,好想看到了自己往昔的崢嶸歲月。自己也曾經有過這樣的理想,也曾經有過這樣的豪情,也曾經有過這樣的年輕。

微風吹拂著幾人,黑髮飛揚,衣角獵獵作響。最後幾聲爽朗豪邁的笑聲,夾雜著一陣嬌笑在天際間久久的回蕩。

他們幾個人的身影也慢慢的消失在了奉山鎮的屋頂上面。

五俠的英名在此開始慢慢的流傳,成為了一個傳說。

當他們的身影在此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另一座城池。這裡距離奉山鎮並不是很遠,只要穿過奉山這座山脈就能夠到達了。

幾人在一座酒樓中坐了下來,一鳴看著肖楚楚以及楚英他們幾人,抿了一口酒,這才看似隨意的問道:「老大,你們幾個到底都是什麼人呀?」

剛才還歡聲笑語的幾人,身體突然一怔,全都愣在了那裡。彼此對視了一眼,微微的嘆了口氣。(未完待續。。) 第九十三章【不同凡響】

其實在很久之前,一鳴就感覺到幾人的不同凡響了。不論是談吐,亦或是舉止,還有穿著,還有玄術全都不是一般的人能夠比擬的。

如果真的如他們所說,只是尋常的散修俠客,那麼怎麼會擁有那麼強大的玄術。而且據藍月燃說過,玄術是每一個俠客的修行根本,除非是十分親密的人,不然絕對不會透漏。

雖然在認識一鳴的時候已經遊歷了半年,但是也不可能獲得這麼強大的玄術。因此,只能說傳承下來的。那麼這幾個人的身世就不是表面上說的那麼簡單了。

一直以來一鳴都沒有想要讓對方想自己坦白,畢竟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的秘密。自己又何嘗不是沒有向對方闡述自己的身份呢。

這次紅葉的到來,讓一鳴的想法有了轉變。他們幾人的關係已經可以相互許生死了,所以根本就沒有隱瞞的必要了。也可以借這個突破口,讓大家更加的熟知。

紅葉看著沉默不語的幾人,拿起桌子上的一壺酒,道:「你們幾個先聊,我出去轉一會兒,看看四周有什麼有趣兒的事情沒有!」

說完,他就直接開門走了出去。肖楚楚張了張嘴,可是並沒有挽留他,畢竟這是他們五個人之間的事情。

楚英率先開口道:「好吧,老五,以及老二老三老四。我的確沒有向你們坦白我的身世,今天我就把我的身世全都告訴你們。」

他頓了頓,接著道:「其實一直以來我都想找個機會告訴你們。可是卻一直沒有找到恰當的時機。現在既然坦白了,那我就說說吧。」

「我想你們幾個應該都是秦國的人。可是我卻不是。我是來自楚國的,我的爺爺是楚國的兵馬大元帥楚雄。兩年前離開家開始了獨自的旅行。十幾個月前在秦國的邊境遇到了老二韓信。」楚英回憶道。

一鳴幾人沒有吱聲,全都僅僅的聆聽著。講到這裡的時候,韓信接著道:「其實老大說錯了,不止他不是秦國的人,我也不是。」

楚英的身世一鳴以及肖楚楚都猜測到了一部分,畢竟姓楚的不多。而大部分人全都居住在楚國境內,秦國只有一小部分人是這個姓。

可是聽到韓信也說自己不是秦國人的時候,他們幾個還是吃了一驚。按理說韓信對秦國的了解可是非常的清楚的,如果不是他親自說出來。絕對不會有人懷疑他不是秦國人的。

「姓韓……韓信……」肖楚楚嘴中喃喃道,最後吃了一驚,驚呼道:「難道說老二是韓國的人,而且很可能是皇室成員!」

她這樣說不是憑空猜測,而是由依據的。雖然說姓韓的人很多,但是這是在秦國,其他國家的韓姓並不是很多。既然不是秦國的人,而且又在秦國邊境出現剛好遇到楚英,那麼就是韓國了。

而韓國只有皇室成員是這個韓姓。所以肖楚楚才會如此的吃驚。

「韓……不錯,如果不是秦國的人,恐怕只有是韓國的人了!」楚英也點頭,沒有想到不只是自己這樣異國遊歷。

韓信點了點頭。笑道:「三妹果然聰明,我還沒有說什麼,就直接猜出來了。」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我可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九州最美麗的少女肖楚楚是也!」肖楚楚得意的抬起潔白的鵝頸。驕傲的像是樣子高傲的孔雀。

尖尖的下巴,清秀中帶著美麗。一鳴看著她,取笑道:「三姐,你的尾巴翹起來了!」

「尾巴,什麼尾巴?」肖楚楚疑惑道,才問出來,就意識到不對了。當即就捏住了一鳴的腰下肉,讓他開口不斷的求饒。

「哈哈……」楚英幾人全都哈哈大笑,歡快的笑聲衝散了剛才的氤氳。

韓信接著道:「不錯,我就是韓國當今聖上的第五皇子。 紅妝十里長亭 ,所以才偷偷的跑了出來。原本就像在自己國內遊歷一番,在走到邊境的時候,剛好遇到老大,所以就一同來到了秦國。在經過昊天山脈的時候,遇到了老四孟玄。我想老四也不是一個普通人吧。」

孟玄只比一鳴大了一歲,但是卻十分的清秀,看起來好像是一個柔弱的秀才。如果讓不了解的人看,絕對猜不出他是一位元俠五重天的俠客。

「老四,你到底是什麼來頭,快點從實招來。不然就別怪你三姐我狠心了!」肖楚楚故作蠻橫的雙拳緊握,發出卡崩的聲響,來威脅他。

孟玄往後坐了坐,道:「三姐,你要幹嘛?」

肖楚楚一巴掌拍在一鳴的肩膀上,道:「關門,放一鳴!」

「去死!」一鳴肩膀一晃就將肖楚楚的手給撥開了。

幾人全都發笑,這一路上也正是肖楚楚和一鳴這兩個活寶讓他們這一路上充滿了歡聲笑語,忘記了旅途的勞累。

「其實當時老大老二碰到我的時候,我剛從山上下來!」孟玄笑道。

「什麼?你是……你是從那個地方出來的?」不只是楚英,就連韓信和肖楚楚都是一副震撼的表情,心悸的問道。

一鳴鬱悶了,看著幾人大驚小怪的樣子,不以為意的道:「你們這都是一副什麼表情呀,吃屎啦?」

「你找死吧,幾天不打你上房揭瓦呀!」肖楚楚眉頭一皺,沉下臉看著一鳴威脅道。

大有一副立馬動手的打算。

一鳴忙舉手投降,低聲下氣的問道:「我投降,你們說的那個地方是什麼地方呀,好像很神秘的樣子?難道是什麼禁忌,不能說出來嘛?」

他真的是處世不深,對於這個世界上很多規矩都不怎麼清楚。

肖楚楚一副看土包子的表情,道:「你是不是從十萬大山裡面才出來呀,那個地方竟然都不知道!」

一鳴聳了聳肩,沒有反駁,示意自己真的不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