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0

「走吧!」蕭楠不是沒有想過事情的嚴重性,也有想過趁著現在逃出去,但是逃出去以後呢,蘇嫣和蘇逸定會受到牽連,要是因此殞命的話,恐怕會成為以後的心魔,權衡利弊之下,蕭楠還是覺得,這些人應該見上一見,自己來這裡之前剛參加完煉丹大會,並且取得的成績還不錯,就算到不了人人盡知的地步,但是加上前一段時間沸沸揚揚的傳聞,在修真界還是有一定的知名度的,再加上這裡的事情已經驚動了元嬰期的妖獸,可見事情不是那麽簡單,就算是不為了蘇嫣和蘇逸,蕭楠這一趟也必須去不可。

「蕭楠,不可。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麽簡單。」蘇逸比蕭楠想得更多,現在明顯是妖獸攻擊的力度加大,修士這邊應對吃力,畢竟這裡是妖獸的天下,就想找個人做替死鬼,給妖獸那邊一個交代,就算是蕭楠沒有領悟瞬移技能,光是有能布陣吸收修士靈力這一條,蕭楠無疑就是最符合情況的替死鬼,不然哪裡有沒有關係的兩個人,卻長著一樣的臉,現在只盼這蕭楠能安全的離開,父親已經失蹤,現在的蕭楠是這一輩中最有天賦的弟子,怎麽這麽厥呢?

蘇嫣見蘇逸這樣說,雖然來此之前兩姐弟並沒有商量,但是蘇逸的意思蘇嫣還是明白的,只是知道是一回事,現在卻要為了整個蘇家,卻要用自己的性命掩護「仇人」順利離開,心中還是不甘心,明明自己也不差的,但是再多的不甘心,看到蘇逸眼中的鑒定,瞬間消失無蹤,享受了家族帶來的權利和資源,為了家族,就算是犧牲了性命又如何。

蘇嫣不耐煩的看著蕭楠,厲聲道:「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你也沒有人性的權利,安全離開這裡后,蘇家就交給你了。」

蕭楠有些詫異的看這蘇嫣,這位一路上可是連個好臉色也沒給過,現在怎麽……

蘇嫣許是看明白了蕭楠想要表達的意思,有些窘迫的紅了臉,想到了母親,很快又恢復了正常,鄭重地道:「不論如何,我們都是一個父親的血脈,要是這次你能脫險,以前的事情一筆勾銷如何?」要是姐弟兩個都折在這裡,母親在蘇家的日子還不知道會怎樣呢?盧家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要是能讓蕭楠放下,母親在蘇家也能一生順逐。

「為了蘇家?」

「是。」

聽到蘇嫣毫不猶豫地回答,蕭楠震驚異常,捫心自問,要是換做自己,能不能像蘇嫣似得做到這樣?答案是否定的,可能和蕭楠的成長經歷和環境有關,在蕭楠的心中,相信的永遠只有自己,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就算是關係再好的人,也有可能為了利益或者其他理由背叛,更不要說為了他人犧牲自己的性命了,這根本只有在話本里才能出現的事情,現在卻真實地在蕭楠身邊發生,就算這兩人口口聲聲說是為了蘇家,但是卻真的打算用自己的性命,換取自己的生存機會,這份情怎能不讓人感動。

「走吧!事情還沒到那個程度,我既然敢去,就有把握安全的離開。」蕭楠還有空間,在危險的時候躲進去就可,還真沒到這種犧牲他人的地步,但是這份情卻很難的,或許自己也該嘗試著接受蘇家的人,而不是一味的想遠離,上一輩子碌碌無為,現在重活一世,或許該換個活法。

「你要想清楚。」蘇逸還以為蕭楠是不想稱兩人的情,拉住向外走的蕭楠,認真的道。

「放心吧!我還沒活夠呢,不會輕易死的。」

蘇逸和蘇嫣對視一眼,看著走在前邊的蕭楠,儘管心中狐疑,不知道蕭楠還有什麽底牌沒出,但是看她胸有成竹的樣子不似作假,在這事關自己的身家性命,想來她也不會那這是開玩笑,不放心的跟了上去。

「宗門裡的那位長輩可信嗎?我離開后,能不能護你們周全?」蕭楠自保是沒有問題,但是蘇嫣和蘇逸卻不能一起帶走,畢竟瞬移現在也只是在摸索狀態,空間也沒有靈力,也不知道能不能帶其他人進入,還是把這兩個人交給宗門長輩好些。

「他們主要針對的是你,只要你出現,我們只是無關緊要的人,在加上還有長輩在場,反而並不會有事。」蘇嫣分析道。

取出個儲物袋扔到蘇逸手中,「那今後就分開歷練吧!自個保重。」

蕭楠打開院子的防護陣法,就見到有一隊人馬就駐紮在院子的四周,領頭的兩人修為盡然已經達到了金丹期,倒真能看的起自己。

領頭的金丹真人見蕭楠打開陣法,上下打量了一番,漫不經心的問道:「你就是蕭楠?」

蕭楠不著痕迹的打探了下四周,除了兩名金丹真人以外,還有十名築基後期的修士,看清楚就收回了視線,上前施禮道:「晚輩御劍宗千劍鋒蕭楠,見過兩位真人,讓真人久等了。」

千劍鋒的歷史,蕭楠在御劍宗可以說是如雷貫耳,沒少聽葉落辰敘述,對於千劍鋒在御劍宗的地位,那就相當於是劍修的聖地,不管是哪一代,千劍鋒上的弟子都是最少的,但是修為無一例外都是最高的,就算是在外邊,聽到是千劍鋒的弟子,也會讓人不敢小覷,現在蕭楠說出來,也有震懾的意味,要是能順利解決那就再好不過了,要是真的想往自己身上潑髒水,自己也不是吃素的,也得看看身後的後台答不答應,能不能惹得起。

那領頭的兩人只是一頓,很快又恢復了過來,遇上這樣的事情,有沒有逃出去的可能,不是應該揣揣不安,擔驚受怕嗎?可是看蕭楠的樣子,談笑風生,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現在更是擺出了身份,兩人不得不收起輕慢,就算御劍宗的修士不在此處,但是每年來此歷練的修士可不少,保不齊在這周圍圍觀的修士其中就有御劍宗的,看來事情真的沒有那麽順利解決,心中想著,但是面上不顯,其中一名高個字的男修,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道:「有人舉報看到你吸收妖獸蛋中的靈力,致使妖獸淪為普通野獸,我們奉元嬰真君命令,來讓你去協助調查。」

雖然知道自己乃是堂堂金丹真人,對一個築基初期的小丫頭如此客氣有*份,但是這丫頭的師父又是她親叔叔,現在已經是元嬰真君了,而御劍宗的劍修一向護短又好戰,而打聽來的消息卻說,這丫頭還曾經殺過個金丹中期的修士,現在看起樣子,可見是個心有成算的,反正只是把人帶到就沒事了,就算是失了點面子也沒什麽,這樣想著,心裡的一點不舒服也沒有了,只想著趕緊完成任務把人帶到,以後的事情也與自己無關了,現在只盼著趕緊脫離這些事情。

「我已經聽說了,雖然不知道剛來此處還沒有一個月,得罪了什麽人誣陷與我,但我也不會平白受這委屈,就算你們不來,我也會調查到底的。請前輩前面帶路。」

「我們回去。」那領隊之人見蕭楠答應的爽快,省了自己動手,趕緊走在前面領路。

蕭楠在眾多來往看熱鬧的修士面前走過,時不時的有討論的聲音傳入耳中。

「這件事情發生的可有兩個月了。現在…….哼……」說著不屑地搖了搖頭,就算是想找替死鬼,也找個情況相差不多的,現在霸王團隊的修士真是越來越蠢了。

「你懂什麽?流沙團的修士先前回來,可是親眼看到是這名女子做的,眼見為實,抓到了兇手,這下那些瘋了似得妖獸,現在總算可以安生段時間了。」想到這段時間的經歷,還有些心有餘悸,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

……

霸王團是墮落島上的第一兵團,他們的駐地位於城中心的最佳地段,也是這墮落島上最霸氣奢華的宮殿,霸王團里的隊長是流蘇真君了,現在是元嬰後期修為,兩名副隊長也使元嬰中期的真君,還有數名元嬰真君隊員坐鎮,是這墮落島上組織時間最長的一隊之一。 ?第一百三十九章:

蕭楠被兩名金丹真人一前一後「保護」著走在中間,直到走進霸王團的駐地,站在大廳外,這才稍微的鬆懈點。

蕭楠這一路上走來,不由得心驚,原因為這霸王團就算是這墮落島上的第一名,也無非就像是一流世家一般,修為有高有低,參差不齊,既然在盧家都能全身而退,在這裡脫身也不是難事,誰知道事實卻非如此,一路走來看到的情景,卻是一隊又一隊有著金丹真人領隊,築基後期修士做隊員的小分隊不停地在院中巡邏。

看著隨手拉出來的修士都比自己築基中期的修為要高,混上又散發著似有如無的煞氣,可見能留在這裡走動的修士,都是經過無數廝殺活下來的修士,戰鬥力不是蕭楠這樣沒有經歷過殘酷廝殺的修士能比擬的,原本的天之驕女,天才弟子,現在卻連著墮落島上生活在最底層的修士都比不了,想想實在是讓人鬱悶不已。

領頭的金丹真人見蕭楠正在神遊,不由得搖頭嘆息,事關自身生死,這丫頭卻還能走神,看樣子不像是個傻的,難不成是胸有成竹?料定此事定能揭過?掩下心中多餘的心思,領先走進了大廳中通報。

蕭楠聽到通傳聲,這才走進大廳,看到廳中坐著數十位修士,還沒來得及開口,就感覺到自己被一股重約山嶽的威壓壓得險些跪倒在地上。

感覺到是元嬰真君的下馬威,只想著讓自己屈服跪地而已,不然也不會把所有的威壓都集中在雙腿之上,要是真想多自己動手,也不會只是釋放威壓了,只需要輕輕地動根手指,也不是現在築基中期的自己能抵擋的。

雖然知道暫時不會有生命為險,但是任誰也不會甘心,原本就屬於無妄之災,只想著來此把事情說個清楚,雖然知道可能不會很順利,但是這樣一見面就動手,還是元嬰期的真君施威,讓蕭楠意識到事情不會只是妖獸蛋被吸取靈力那麼簡單。

想了這麼多,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身體瞬速做出反應,丹田中的太極陰陽魚緩緩轉動,那股威壓就被卸去了大半,隨著陰陽魚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那股重如山嶽的威壓消失無蹤。

上首左手邊的中年男子見蕭楠還在那脊背直挺的站著,不由得心中恥笑,隱晦的看了一眼坐在另一端臉色陰沉的男子,真是沒用,連個築基中期的小修士都應付不了,還是錦豐團的副團長呢?真是丟人,冷哼一聲,釋放身上的威壓向蕭楠壓去,原本那人只是三成的力道,現在被加大了七分。

因為有一位元嬰真君的加入,身邊的空氣一滯,儘管微弱,但是因為蕭楠領悟瞬移神通,對空間的領悟不同他人,還是被蕭楠發現了上首的兩人身體周圍有波動。

想著要是不屈服的話,以這兩人如此心胸,定不會善罷甘休,只得用靈力逼出汗水,裝作一副艱難抵抗的假象,隨後堅持不下去跌坐在地上的樣子,果然那兩人見此,各自收回自己的威壓,旁人不清楚的只當是蕭楠見事情敗露,被嚇得腿軟了,有精明的則是裝作甚麼都沒看到。

蕭楠搖晃著從地上起身,感應到首座上坐著的三位身上的氣息和師父相當,剩餘的幾人都要弱上一些,儘管心中不願,也不敢在幾位元嬰真君面前放肆,只是隱晦的一掃就收回了目光,恭敬地行禮道:「御劍宗千劍鋒親傳弟子蕭楠見過幾位真君。」刻意的說出了千劍鋒三個字,恰到好處的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要知道御劍宗可是五大宗門之一,蕭楠又是親傳弟子身份,那在修真界也是地位很高的,但是因為這件事情不似作假,才決定前來協助調查順便洗清嫌疑,只是現在看著幾人的樣子,到像是把自己當成犯人審問的架勢,這才想借著御劍宗的名頭提醒在場的眾位。

坐在右首座上的中年男子正是霸王團的副團長—-陵川真君,正是負責調查此事的主事人之一,聽到蕭楠的自我介紹,原本悠閑的表情一滯,很快就恢復了過來,眉頭微皺,眼睛微眯狠戾的看了一眼身後站著的俞允真人,不是說是御劍宗的普通弟子嗎?現在怎麼變成千劍峰上的弟子了?見他也是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此人向來忠心,看來是不知情的,又瞄了一眼坐在下首的錦豐團副團長曙光真君,見他志得意滿的樣子,心中暗罵一聲,真是鼠目寸光之輩,堂堂的人族修士,竟然和妖獸為伍,只是沒想到到了最後,還是被此人算計了一把,想來剛才應是他故意為之,不由心中大恨。

就算是遠離浮雲大陸,在這裡的修士也都知道御劍宗的修士都是劍瘋子,尤其是千劍鋒出來的最不好惹,那可是華雲尊者那個老瘋子的底盤,底下的弟子也都是難得一見的天才,這錦豐團的人想借御劍宗的手對付霸王團,取得這墮落島上第一的名頭,還真是煞費苦心,不過好在我們也有準備,不然以後就真的被動了。

想明白后,語氣輕快的道:「抬起頭來。」

蕭楠抬起頭來直視坐在上手開口說話的男子,儘管心中緊張的要命,還是努力控制住眼神,不想在這些人面前露怯。

蕭楠畢竟還很年幼,在這些活了幾百年的老人精眼中,不過是強裝鎮定罷了,儘管裝的還挺有摸有樣,那些金丹期的真人都沒看破,或許是沒有注意這些。

烈火團的團長鎮山真人也在下首坐著,當蕭楠抬起頭來,看到那張臉的一瞬間,實在讓人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十四五歲、清純中帶著絲妖媚、儘管現在臉還沒有完全張開,也能窺見以後定是位傾城絕色,只可惜長得貌美如花,心卻如蛇蠍,在修真界,雖然仇人相鬥,有禍及滿門的修士,但是卻沒有像這女子一般,不分種族專門斷人子孫的事情,這種吸取他人靈力,斷人仙途的事情,比直接殺了更加陰損。

閉上眼睛,弟弟慘死在妖獸爪下的那一幕又在眼前浮現,現在看到惹得妖獸發狂的那個女人就在眼前,卻沒有一人敢站出來指認,不過是這女子聰明的利用修士們畏懼御劍宗千劍鋒的威名罷了,但是想到慘死的弟弟,就算是御劍宗的高徒又怎麼樣?有道是強龍不壓地頭蛇,就算是御劍宗的人來了又怎樣?難不成還能把整個墮落島上的修士全都斬殺殆盡?

「妖女,沒想到我們還會再見面吧!就算是別人怕御劍宗,我可不怕,還我弟弟命來。」說著一掌拍在坐著的椅子上,躍起向著蕭南所在的方向就是一掌。

蕭楠見那攻來的男子,臉上的表情不死作假,但是自己卻很清楚,這件事情確實和自己無關,攻擊夾雜著勁風眼看著就要落在身上,現在要是再解釋已經來不及,腳尖一點,身子快速後退。

鎮山真人見一擊落空,趕緊又接連擊出數掌,掌掌不離要害,但凡要是有一掌擊中,以金丹初期的實力對上築基中期的蕭楠,就算是不死也得受重傷。 妃不擇君:王爺靠邊站 嘴裡也沒閑著,張嘴破口大罵道「小小年紀就如此狠毒,既然你爹娘不懂得管教,那老夫就替你爹娘教教。」

和鎮山真人相鄰的座位上坐著的都是和烈火團相似遭遇的修士,都有親人好友喪生在自家妖獸蛋失卻靈力發狂的妖獸口下,今天都被霸王團的副團長請來做個見證,本來聽到蕭楠自報家門,本來心中不平,但是因為蕭楠身後站著御劍宗,在這裡生活著的修士雖然不甘心,但是卻也不敢明目張胆的和五大宗門、三大世家對著干,畢竟人家人多勢眾的,就算一個人本事再高,那也只有一個人罷了,哪裡比得上宗門的人數?只要一開口,甚至不需要自己動手,就能達成心愿,在這樣實力懸殊的情況下,就算是有再大的委屈,也得自個憋著。

原本都不動手也無事,反正兇手來了,就沒那麼容易離開,只是現在鎮山真人一動手,要是餘下的幾人全都做壁上觀的話,不免讓人心寒,甚至還會落下個貪生怕死的名頭,現在鎮山真人一開了頭,畢竟法不責眾,這也是被氣狠了不是?於是又有不少人陸續加入戰局。

「妖女,今天我就替師兄報仇,納命來。」嘴裡罵罵咧咧的說個不停,手中的劍也沒有慢,招招狠毒。

「賤人,要不是你做的惡事,相公就不會死,我要殺了你替他償命。」說著又有一名女子臉色悲苦的加入,看到蕭楠的樣子恨不得擇人而噬。

婚到濃時,總裁請淡定 「還我結拜大哥命來……」

…….

隨著聲討的人數越來越多,加入戰局的修士也越來越多,在場的都是金丹期的真人,無論拉出來拿一個,都不是築基中期的蕭楠,不服用暴靈丹透支身體的潛能能抗衡的,原先只有一人,蕭楠就算不能抵抗,也能靠著原身超強的速度堪堪避開,只是現在又有五人加入戰局,這已經不是築基期的修士能抗衡得了,於是顧不得藏拙,一個瞬移就離開了這些人的攻擊範圍。

蕭楠漏的這一手,不但震懾了那幾位「憤怒」的失常的幾位受害者家屬至親,就是連坐在上首位三名元嬰真君都不敢小瞧。 付你一生 明明三人坐在一起都是貌合神離,現在卻不由對視一眼,只是幾人的臉色都不好看。

據上古資料記載,瞬移這種神通,要是想逃的話,就是風靈根的速度都不能與之相比。說是修鍊到極致,就可以操縱空間,在周身設置結界,到時空間結界里的一切,都會以主人為主,只要主人一個念頭,就能控制住此時還在空間內的所有生物的生死,數萬年來,領悟這種神通的修士一把手就能數得過來,無一不是響徹大陸的恐怖高手。

陵川真君和曙光真君雖然是老對手了,各種不對付,但實際因為如此,反而更加了解彼此,只是對視一眼,就看到了對方眼中表現出來的意味,現在人已經得罪了,不如趁著此子現在積弱,在這裡順手除了,以免以後實力出眾了再回來報復。

第一百三十九章:

蕭楠被兩名金丹真人一前一後「保護」著走在中間,直到走進霸王團的駐地,站在大廳外,這才稍微的鬆懈點。

蕭楠這一路上走來,不由得心驚,原因為這霸王團就算是這墮落島上的第一名,也無非就像是一流世家一般,修為有高有低,參差不齊,既然在盧家都能全身而退,在這裡脫身也不是難事,誰知道事實卻非如此,一路走來看到的情景,卻是一隊又一隊有著金丹真人領隊,築基後期修士做隊員的小分隊不停地在院中巡邏。

看著隨手拉出來的修士都比自己築基中期的修為要高,混上又散發著似有如無的煞氣,可見能留在這裡走動的修士,都是經過無數廝殺活下來的修士,戰鬥力不是蕭楠這樣沒有經歷過殘酷廝殺的修士能比擬的,原本的天之驕女,天才弟子,現在卻連著墮落島上生活在最底層的修士都比不了,想想實在是讓人鬱悶不已。

領頭的金丹真人見蕭楠正在神遊,不由得搖頭嘆息,事關自身生死,這丫頭卻還能走神,看樣子不像是個傻的,難不成是胸有成竹?料定此事定能揭過?掩下心中多餘的心思,領先走進了大廳中通報。

蕭楠聽到通傳聲,這才走進大廳,看到廳中坐著數十位修士,還沒來得及開口,就感覺到自己被一股重約山嶽的威壓壓得險些跪倒在地上。

感覺到是元嬰真君的下馬威,只想著讓自己屈服跪地而已,不然也不會把所有的威壓都集中在雙腿之上,要是真想多自己動手,也不會只是釋放威壓了,只需要輕輕地動根手指,也不是現在築基中期的自己能抵擋的。

雖然知道暫時不會有生命為險,但是任誰也不會甘心,原本就屬於無妄之災,只想著來此把事情說個清楚,雖然知道可能不會很順利,但是這樣一見面就動手,還是元嬰期的真君施威,讓蕭楠意識到事情不會只是妖獸蛋被吸取靈力那麼簡單。

想了這麼多,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身體瞬速做出反應,丹田中的太極陰陽魚緩緩轉動,那股威壓就被卸去了大半,隨著陰陽魚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那股重如山嶽的威壓消失無蹤。

上首左手邊的中年男子見蕭楠還在那脊背直挺的站著,不由得心中恥笑,隱晦的看了一眼坐在另一端臉色陰沉的男子,真是沒用,連個築基中期的小修士都應付不了,還是錦豐團的副團長呢?真是丟人,冷哼一聲,釋放身上的威壓向蕭楠壓去,原本那人只是三成的力道,現在被加大了七分。

因為有一位元嬰真君的加入,身邊的空氣一滯,儘管微弱,但是因為蕭楠領悟瞬移神通,對空間的領悟不同他人,還是被蕭楠發現了上首的兩人身體周圍有波動。

想著要是不屈服的話,以這兩人如此心胸,定不會善罷甘休,只得用靈力逼出汗水,裝作一副艱難抵抗的假象,隨後堅持不下去跌坐在地上的樣子,果然那兩人見此,各自收回自己的威壓,旁人不清楚的只當是蕭楠見事情敗露,被嚇得腿軟了,有精明的則是裝作甚麼都沒看到。

蕭楠搖晃著從地上起身,感應到首座上坐著的三位身上的氣息和師父相當,剩餘的幾人都要弱上一些,儘管心中不願,也不敢在幾位元嬰真君面前放肆,只是隱晦的一掃就收回了目光,恭敬地行禮道:「御劍宗千劍鋒親傳弟子蕭楠見過幾位真君。」刻意的說出了千劍鋒三個字,恰到好處的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要知道御劍宗可是五大宗門之一,蕭楠又是親傳弟子身份,那在修真界也是地位很高的,但是因為這件事情不似作假,才決定前來協助調查順便洗清嫌疑,只是現在看著幾人的樣子,到像是把自己當成犯人審問的架勢,這才想借著御劍宗的名頭提醒在場的眾位。

坐在右首座上的中年男子正是霸王團的副團長—-陵川真君,正是負責調查此事的主事人之一,聽到蕭楠的自我介紹,原本悠閑的表情一滯,很快就恢復了過來,眉頭微皺,眼睛微眯狠戾的看了一眼身後站著的俞允真人,不是說是御劍宗的普通弟子嗎?現在怎麼變成千劍峰上的弟子了?見他也是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此人向來忠心,看來是不知情的,又瞄了一眼坐在下首的錦豐團副團長曙光真君,見他志得意滿的樣子,心中暗罵一聲,真是鼠目寸光之輩,堂堂的人族修士,竟然和妖獸為伍,只是沒想到到了最後,還是被此人算計了一把,想來剛才應是他故意為之,不由心中大恨。

就算是遠離浮雲大陸,在這裡的修士也都知道御劍宗的修士都是劍瘋子,尤其是千劍鋒出來的最不好惹,那可是華雲尊者那個老瘋子的底盤,底下的弟子也都是難得一見的天才,這錦豐團的人想借御劍宗的手對付霸王團,取得這墮落島上第一的名頭,還真是煞費苦心,不過好在我們也有準備,不然以後就真的被動了。

想明白后,語氣輕快的道:「抬起頭來。」

蕭楠抬起頭來直視坐在上手開口說話的男子,儘管心中緊張的要命,還是努力控制住眼神,不想在這些人面前露怯。

蕭楠畢竟還很年幼,在這些活了幾百年的老人精眼中,不過是強裝鎮定罷了,儘管裝的還挺有摸有樣,那些金丹期的真人都沒看破,或許是沒有注意這些。

烈火團的團長鎮山真人也在下首坐著,當蕭楠抬起頭來,看到那張臉的一瞬間,實在讓人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十四五歲、清純中帶著絲妖媚、儘管現在臉還沒有完全張開,也能窺見以後定是位傾城絕色,只可惜長得貌美如花,心卻如蛇蠍,在修真界,雖然仇人相鬥,有禍及滿門的修士,但是卻沒有像這女子一般,不分種族專門斷人子孫的事情,這種吸取他人靈力,斷人仙途的事情,比直接殺了更加陰損。

閉上眼睛,弟弟慘死在妖獸爪下的那一幕又在眼前浮現,現在看到惹得妖獸發狂的那個女人就在眼前,卻沒有一人敢站出來指認,不過是這女子聰明的利用修士們畏懼御劍宗千劍鋒的威名罷了,但是想到慘死的弟弟,就算是御劍宗的高徒又怎麼樣?有道是強龍不壓地頭蛇,就算是御劍宗的人來了又怎樣?難不成還能把整個墮落島上的修士全都斬殺殆盡?

「妖女,沒想到我們還會再見面吧!就算是別人怕御劍宗,我可不怕,還我弟弟命來。」說著一掌拍在坐著的椅子上,躍起向著蕭南所在的方向就是一掌。

蕭楠見那攻來的男子,臉上的表情不死作假,但是自己卻很清楚,這件事情確實和自己無關,攻擊夾雜著勁風眼看著就要落在身上,現在要是再解釋已經來不及,腳尖一點,身子快速後退。

主神的無限世界編輯器 鎮山真人見一擊落空,趕緊又接連擊出數掌,掌掌不離要害,但凡要是有一掌擊中,以金丹初期的實力對上築基中期的蕭楠,就算是不死也得受重傷。嘴裡也沒閑著,張嘴破口大罵道「小小年紀就如此狠毒,既然你爹娘不懂得管教,那老夫就替你爹娘教教。」

和鎮山真人相鄰的座位上坐著的都是和烈火團相似遭遇的修士,都有親人好友喪生在自家妖獸蛋失卻靈力發狂的妖獸口下,今天都被霸王團的副團長請來做個見證,本來聽到蕭楠自報家門,本來心中不平,但是因為蕭楠身後站著御劍宗,在這裡生活著的修士雖然不甘心,但是卻也不敢明目張胆的和五大宗門、三大世家對著干,畢竟人家人多勢眾的,就算一個人本事再高,那也只有一個人罷了,哪裡比得上宗門的人數?只要一開口,甚至不需要自己動手,就能達成心愿,在這樣實力懸殊的情況下,就算是有再大的委屈,也得自個憋著。

原本都不動手也無事,反正兇手來了,就沒那麼容易離開,只是現在鎮山真人一動手,要是餘下的幾人全都做壁上觀的話,不免讓人心寒,甚至還會落下個貪生怕死的名頭,現在鎮山真人一開了頭,畢竟法不責眾,這也是被氣狠了不是?於是又有不少人陸續加入戰局。

「妖女,今天我就替師兄報仇,納命來。」嘴裡罵罵咧咧的說個不停,手中的劍也沒有慢,招招狠毒。

「賤人,要不是你做的惡事,相公就不會死,我要殺了你替他償命。」說著又有一名女子臉色悲苦的加入,看到蕭楠的樣子恨不得擇人而噬。

「還我結拜大哥命來……」

…….

隨著聲討的人數越來越多,加入戰局的修士也越來越多,在場的都是金丹期的真人,無論拉出來拿一個,都不是築基中期的蕭楠,不服用暴靈丹透支身體的潛能能抗衡的,原先只有一人,蕭楠就算不能抵抗,也能靠著原身超強的速度堪堪避開,只是現在又有五人加入戰局,這已經不是築基期的修士能抗衡得了,於是顧不得藏拙,一個瞬移就離開了這些人的攻擊範圍。

蕭楠漏的這一手,不但震懾了那幾位「憤怒」的失常的幾位受害者家屬至親,就是連坐在上首位三名元嬰真君都不敢小瞧。明明三人坐在一起都是貌合神離,現在卻不由對視一眼,只是幾人的臉色都不好看。

據上古資料記載,瞬移這種神通,要是想逃的話,就是風靈根的速度都不能與之相比。說是修鍊到極致,就可以操縱空間,在周身設置結界,到時空間結界里的一切,都會以主人為主,只要主人一個念頭,就能控制住此時還在空間內的所有生物的生死,數萬年來,領悟這種神通的修士一把手就能數得過來,無一不是響徹大陸的恐怖高手。

陵川真君和曙光真君雖然是老對手了,各種不對付,但實際因為如此,反而更加了解彼此,只是對視一眼,就看到了對方眼中表現出來的意味,現在人已經得罪了,不如趁著此子現在積弱,在這裡順手除了,以免以後實力出眾了再回來報復。 時間漸漸流逝,住戶們也適應了咒靈學院的生活,意識到今後該做什麼的他們愈發珍惜在學院的日子了。

或許是老師們的庇護,曾經因誤入宿舍被鬼同學附身的莫如來等人,後背的鬼臉也漸漸消失了。

張雪晴意外地成爲了咒靈圖書館的管理員,成了骷髏的代言人,反高層陣營幾人在她的幫助下,在圖書館蹭了不少的書籍,一度引發其他同學的不滿,最後還是老師出面,制止了莫如來等人不勞而獲的行爲。

程夢欣被食堂二人組找上的原因居然是因爲她的一襲長髮,雖然沒有直接製作美食的能力,但程夢欣還是央求光頭佬變化食材給她練手。

而練手的結果,自然是“便宜”許川這個男朋友了。

原來這段時間裏,許川也是默許了兩人之間的關係,反正自己沒有喜歡的,程夢欣願意對自己好,自己又何必拒絕,將其傷害呢?

對於白色鬼影附身自己的事情,許川也找了一個時間將其遺願解決了。

許川剛剛找到殷穎,白色鬼影便再次佔據了他的身體,兩個執念相見表露真心後,終於消散在了學院之中。

許川也直接繼承了白色鬼影留下的大量能力,因爲這些能力已經被白色鬼影所煉化,因此老師們特意拿進入能力感應場的機會交換走了那些能力。

進入能力感應場的許川終於獲得了自己夢寐以求的能力——追溯。

這是一項偏輔助的能力,雖然在戰鬥之中幫不上什麼忙,但對於從恐怖場景活下來,卻是幫助極大。

雖然各人的實力不同,有強有弱,但在老師們的幫助下,大家都覺醒了屬於自己的能力。

不過爲了不讓百樓高層檢測出來,老師們聯手設下了一個封印,只有在進入恐怖場景之時才能把該能力激活。

……

時間到了離開咒靈學院的最後一天,老師們的忽然消失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

“雖然這段日子大家相處得或許有些不大愉快,但是希望大家以後進入恐怖場景,儘量能幫的還是要幫,別辜負了老師對於我們的培養。”從傳送通道離開前的最後一刻,莫如來這個班長忽然說道。

也不需要住戶迴應,大家都默默地把話記在了心裏,咒靈學院的日子,是大家來到百樓後最難忘的一段時間了。

它不僅改變了衆人之後的命運,也給予了大家一個明確的方向——只有徹底打敗恐怖世界,纔可以迴歸現實。

“這幫小子就要走了啊,我們真的不去看看嗎?”趙老師站在一棟大樓樓頂,望着遠方的一小撮人,忽然開口。

李老師聽到這句話後竟不知如何作答,最後輕輕地嘆了口氣。

倒是羅老師給出了一個答案:“現在他們的命運已經和我們無關了,雖然在他們身上下足了功夫,但真要算起來,他們只是我們做的小投資而已,未來他們可以走到哪裏,還是得看他們自己。”

羅老師說完後,三人都沉默了下來,許川幾人的存在,最終目的是爲了打敗恐怖世界,但一旦擁有了那個能力,救出被困的自己自然不再話下。

許川是他們逃脫牢籠的希望,而暗地裏培養的其餘幾人纔是老師們最真實的戰友。

那些因爲各種原因死在了咒靈學院的住戶,都被幾位老師用手段復活,成爲了咒靈學院的一份子。

他們的使命,就是同老師們一起抵抗恐怖世界的其他天災,那些天災進入咒靈學院的目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喚醒咒靈。

97天級別的咒靈的甦醒對於恐怖世界一方實力的增長有着巨大的幫助,既然不能離開,那就默默守護這裏吧。

“聽許川那孩子說,詭泣或許已經復活了?”趙老師忽然想到了什麼,立即開口問了一句李老師。

後者晃着腦袋否定了這一說法:“許川見到的詭泣是在恐怖世界之中,那時的詭泣應該是在汲取他們的恐懼來恢復自己,而能活到九十天後撞上詭泣的新人實在是少之又少,詭泣的甦醒至少還要一段時間。”

“當年被打敗的天災漸漸甦醒,而像我們一樣的戰士卻還沒有誕生,未來的百樓,我很難看到希望。”羅老師的聲音本來就有些尖銳,如今配上這段悲傷的語氣,瞬間讓周圍的氣氛淒涼了不少。

“江山代有人才出,老羅,你不要太悲觀了,畢竟如今的百樓能力者都是經歷了大量考驗才獲取得到的能力,面對天災,未必會比我們差,而且還有許川他們……”

“好了,你不要再說了!”李老師直接打斷了趙老師的話語,“現在的百樓高層已經廢了,這麼多年了,他們還是沒能成功打敗最後的三位天災中的任何一位,記住,是其中的任何一位!恐怖的手段我們已經見識得已經夠多了,他們叛變的機率幾乎是百分之百!他們做出的垃圾成績,要麼是因爲叛變,要麼就是太廢物了,我已經對他們失去了所有的信心!”

雖然被困學院,但憑藉自身強大的實力,李老師依舊可以感知到恐怖世界帶來的強烈壓制力。

這股壓制力從來沒有減弱過,反而漸漸地在加強,很明顯,自從誕生了第一位高層後,他們就沒有主動對付過天災!

李老師也把自己對於高層的恨意加持在了許川等人的身上,這也是爲何反高層陣營這麼久以來一直沒被懲罰的原因之一。

反高層陣營,代表了李老師的意志,一個月前,李老師特別召見了許川幾人,將高層叛變的可能說給了他們聽。

“若叛變一旦坐實,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都務必將叛變之人全部擊殺!”

反高層陣營的幾人心中回想起李老師這句充滿恨意的話,肩上的擔子也是重了不少。

“現實世界不容許任何恐怖侵犯,如果你們真的選擇了叛變,哪怕只有三次機會,我也要將你們全部剷除!”莫如來手心緊緊攥着一張字條,心裏默默發誓。 ?第一百四十章:

狐逞真君面帶諷刺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出鬧劇,作為狐族的老祖之一,原本是不需要親自來此的,只是這次針對妖獸蛋靈力被吸一事,除了海族的以外,就屬狐族損失最嚴重,在者人類本就狡詐,他們的話也只能相信一半,這才和海族高層商量后,決定親自來此調查真相,來此之前妖族也曾混在修士中間調查過,此女是嫌疑最大的,原本想就地解決,現在看來事情倒是有變,人修這裡自己動起手來了。

相對於人修的排擠猜疑,反觀妖修倒是光明磊落的多,就算是真的看不對眼,那也只是真刀真槍的打上一架,通過實力的高低來爭搶地盤,而不像人修似得,通過陰謀詭計殺人不見血。

妖獸和修士之間數萬年的互相獵殺,每次總是以妖獸這邊損失最為嚴重,反觀修士這邊,因為有丹藥、符籙、陣法等等厲害的輔助手段,只要是不死,總能就得回來,現在人修這邊又出一名厲害較色,要是成長起來的話,不知道會有多少妖獸遭殃,要是被扼殺在這裡,倒也是一大幸事,想到這裡,嘴角勾起一個微笑的弧度。

蕭楠在眾多亂飛的道術和法器之間狼狽的躲藏,明知道來這裡有危險,原本以為領悟了瞬移神通,就算是不能擺脫嫌疑,順利脫身還是能做到的,只是卻低估了這一張張恨不得擇人而噬失去親友的修士,還沒等自己開口,就一個個迫不及待的撲上來報仇,但是自己真心冤枉啊!

隨著時間越來越長,身上的傷口也越來越多,就算是有瞬移神通又如何,面對比那麽多金丹修士同時出手,也只是多拖延些時間罷了,身體內的靈力有限,只等靈力耗盡,還是免不了一死的下場,想到這,心中不由得暗恨,要是知道這此的事情是誰故意嫁禍的,定讓她付出代價。只是這裡畢竟是墮落島武力值第一的霸王團,現在打了這麽久,卻不見大廳之中坐著的元嬰真君過問,何況自己已經表明了身份,堂堂五大宗門之一的親傳弟子,就算這裡五大宗門不像在浮雲大陸那麽大的影響,也不能這樣不問清楚就殺了,這很不正常,除非是這些人壓根就沒想過讓自己離開,不管這件事情是不是自己做的,都要潑到自己身上,想到這裡,蕭楠覺得自己真相了。

腳步往虛空中一踏,身形迅速消失在原地,原來站立的地方又被轟成了一個大坑,與此同時,身子又在另外一個地方顯示了出來。

查看了一下身體內地方靈力,原本面對攻擊還能還擊一二,現在只剩下原本五分之一的靈力,這些人殺又殺不了,逃又逃不掉,要是再想不出辦法及時脫身的話,恐怕是真的交代在這裡了,看著周圍不是一臉恨意就是漠不關心,就是坐在主座上的元嬰真君,也是一臉漠不關心的樣子,也是指望不上了,要怎樣才能逃出去?

「我真的是被冤枉的,原本只是剛來這裡,還沒來得及出墮落島,更不要說是你們遇險的地方了,顯然是有人在栽贓嫁禍,挑唆你們和御劍宗為敵,你們冷靜一下不要上當。」蕭楠不知道這樣說到底有沒有用,能不能讓這被仇恨蒙蔽了眼的修士冷靜一下,只是除了這樣,蕭楠也實在是沒有辦法了,要知道能以築基期的修為在數十位金丹真人手底下撐到現在,也算是前無古人了,但是明顯那些人並不領情。

「妖女,浮雲大陸都傳遍了,盧家修士就是被你吸收了靈力變成了凡人而損失慘重,現在又跑來水藍幽海禍害我們,更何況當時又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哪來的冤枉之說,就算是你今天說破大天去,也難逃一死,納命來。」俞允真人大喝一聲,一臉正義的從陵川真君身後走出來,加入了攻擊隊伍。

原本聽了蕭楠的話,這些修士都有些猶豫,畢竟是要替死去親友報仇,要是這蕭楠說的是真的,此時沒有確鑿的證據殺了蕭楠的話,不但不能報仇,還得罪了御劍宗這個龐然大物,現在聽到俞允真人的話,不由臉色臊的通紅,手下的動作只是一停頓,殺招又使了出來。

陵川真君和曙光真君不想蕭楠活命,但是礙於這麽多人在場,也不好倚老賣老的仗著自己修為高深,落個欺負小修士的把柄,見蕭楠在這麽多修士的聯手下,依然呈現敗狀,現在又有俞允真人又加入戰團,被殺也只是這幾招的事情,不由得心情大好,心裡想著:讓你們御劍宗的修士猖狂,仗著劍修攻擊強悍,在這裡不把我們這些地頭蛇放在眼裡,現在小輩還不是的乖乖俯首。

「砰砰砰……」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起,隨後是霸王團的大門被炸成碎片,院牆轟塌的聲音。

「什麽人趕來這裡撒野,找死。」陵川真君一直關注著場中的打鬥,倒是沒想到有人敢如此行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炸毀霸王團的大門,心中的憤怒可見一斑,身形一晃,就來到了門口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