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言這邊話聲剛落,一直蜷縮身體的小東西終於舒展開來,沒想到,它竟然變成了一個類似小刺蝟的東西。

0

它有一個小腦袋,一雙小眼睛,一張小嘴,還有一個黑鼻子。它身上的尖刺現在已經縮了回去,取而代之的則是紅色的皮毛。

它盯着童言看了看,接着竟口出人言的道:“我以後就一直跟着你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主人。府君大人說了,想修成正果,就得造福世人。你是天行者,我要跟你一起降妖除魔,匡扶正道!”

府君大人?難道它指的是泰山府君?泰山府君爲何要讓它跟着童言呢?這小東西又會給童言帶來怎樣的幫助呢? “你的意思是,是泰山府君大人讓你來找我的?可你不是被我凡塵師父買回來的嗎?”

小東西嘿嘿笑道:“那你知道把我賣給你凡塵師父的人是誰嗎?他可是森羅殿的大人。 ”

聽聞此言,童言的小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

“你的意思是,一切都是泰山府君提前計劃好的,就是爲了讓你來跟我見面?”

小東西點了點頭道:“沒錯兒,這都是府君大人的意思。所以主人,你可不能把我丟了,以後,你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九星毒奶 對於這小東西的話,童言半信半疑。不能全信,可也不能不信。暫時先讓這小東西跟着,如果它有什麼不對勁,到時候扔了便是。

就這樣,童言收下了這個類似寵物一樣的東西。它應該是人頭靈芝修成了精,但童言總覺得這小東西不簡單。從沒有聽說哪個靈芝修成精怪之後,就能長出皮毛的,這就好比明明是石頭,總不能成了精就變成老虎了吧?

可童言也沒有去糾結這些東西,他更加關心的是,什麼時候可以正式開始修煉,什麼時候可以快點兒長大。

轉眼間,童言在朱丹的住所已經生活了七天。從剛纔的“虐待”,變成了善待,又從善待變成了溺愛。童言與朱丹的關係迅速的增進着,不是母子,卻也勝似母子了。

“小不點兒,該起牀了。姐姐今天給了熬了大補湯,你可得全部喝光,這樣你的身體才能越來越好。”

小不點兒成爲了童言的“乳名”,這幾天來看他的師父,基本都這樣叫他。可他身上還是那麼黑,無論朱丹想什麼辦法,熬製什麼樣的藥,始終無法根治。

童言不是一個在乎形象的人,他更在乎的是自己什麼時候能變強,超越他的十位師父,成爲最強的天行者。當然,這個願望肯定不會那麼容易實現。畢竟這些人,都修煉了上千年的時間。想在短時間內就達到那樣的高度,恐怕就算是天仙相助,也無法做到。

童言從帝凡塵送的小牀上爬起來,揉了揉眼睛,便向着外面走去。

剛到外面,“球球”就開心的跑了過來。球球就是童言收服的靈寵,因爲長得胖乎乎,肉嘟嘟,很像一個肉球,所以童言給它取名球球。一來好記,二來也十分貼切。

經過這幾天的相處,球球跟童言親近了不少。從原來的陌生,變成了最親密的小夥伴。

一看球球跑來,童言直接彎腰將它抱了起來。

“主人,你知道今天吃什麼嗎?壞姐姐是不是又熬湯了?”

球球一直都叫朱丹壞姐姐,因爲它覺得朱丹“殺害”了它的同類,也就是院子裏種的那些靈草。雖然朱丹用這些靈草熬湯都是爲了給童言補身子,可在它看來,朱丹還是如同劊子手一樣可惡。

當然了,它是不敢當着朱丹的面這麼叫的,不然的話,朱丹可不會給它好果子吃。

童言微微一笑道:“應該是熬湯了,你如果聞不了這個味兒,就躲得遠遠的。我快些喝完,你就聞不到了。”

球球一聽,趕忙搖頭道:“不行,我得跟着你。你是我的主人,我得一直在你身邊兒。要不是晚上不讓我進屋,我晚上都跟你一起睡。”

童言尷尬一笑道:“還好不讓你進屋,不然的話,我那小牀得擠死了。我自己一個人睡,現在都嫌擠!”

等等!嫌擠?童言突然意識到了一件事兒,那就是,這短短七天時間,他的個頭竟然長了不少。

因爲朱丹給他做了一件很大的褂子,所以從褂子上並不能清晰的察覺到這一點,可牀是不變的,原本寬寬鬆鬆的牀,現在變得又小又擠,那隻能說明一件事兒,他長大了一些。

沒錯兒,他的確長大了。短短的七天時間,他的個頭已經長到了一米一的樣子,雖然還是個孩子,可比之前有了很大的提高。

而如此一來,童言心中的顧慮終於打消了。他擔心自己長的慢,等他長大成人了,少說還得十幾年,等到那時,也不知道人間什麼樣了。但是現在他不用擔心了,因爲他可以肯定了一件事兒,那就是在朱丹的幫助下,他成長的速度比普通人怕是要快幾十倍甚至上百倍。照這樣來看,或許想長成原來那麼高,估計也就是幾個月的時間。

雖然幾個月的時間也不短,可總好過十幾年吧?已經足夠他偷着樂的了。

童言嘿嘿笑了笑,帶着球球便快步走進了廚房。

廚房的飯桌上,現在已經擺上了幾個紅薯和一盆湯。那湯綠瑩瑩的,很像是綠色的飲料,而且很甜。

只要多喝一些,就能長得更快一些,他心裏是這樣想的。所以未等朱丹發話,他已經動手盛湯了。

朱丹把鍋裏的食物全部端出來,一見童言有些迫不及待,立刻呵呵笑道:“瞧把你急的,洗手了嗎?去洗手!”

童言輕哦了一聲,趕忙跑到院子裏洗手,洗完手後,美味的湯已經被朱丹盛好了。

“快點兒坐下來吃吧,一定要多吃點兒。因爲你中午可能沒飯吃!”

童言咬了一口紅薯,支支吾吾的道:“姐姐,爲什麼沒飯吃啊?你要出去嗎?”

朱丹搖了搖頭道:“不是我要出去,是你要出去。從今天開始啊,你就得正式修行了!”

一聽到正式修行四個字,童言立刻喜出望外的道:“真的?我可以開始修行了?姐姐,你沒騙我吧?”

朱丹咯咯一笑道:“我騙你做什麼?雖然你的身子還不足以高強度的修行,但是你可以從淺至深,先修煉一些簡單的,而且容易習得的。快些吃吧,一會兒我就把你送到趙大眼兒那兒。他會是傳授你本領的第一位天行者,到了他那兒可一定要好好修煉,不可偷懶耍滑。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想成爲最強天行者,你就得比別人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明白嗎?”

童言重重的點頭道:“姐姐,我記住了,我一定會刻苦修煉的,決不辜負你們對我的好!”

就這樣,童言開始了拜師十位天行者的第一次修行。這第一位師父,會傳授他怎樣的本領呢?

ps:先更2章,還有2章! 趙大眼兒,人如其名,眼睛特大。此人可謂這往生谷十大天行者中最低調的一個,身上穿着的是打了補丁的短褂,一頭有些糟亂的頭髮,就那麼隨意的捋到腦後。

他的皮膚黝黑,而且很瘦。但他這種瘦,卻不會給人任何弱小之感,相反的,滿滿的都是力道,滿滿的都是剛硬。

央視某年的小品裏有句臺詞,“你別看我瘦,骨頭裏面都是肉!”說骨頭裏面長肉肯定不太現實,但這趙大眼兒的身上幾乎沒有一絲贅肉,全身都像是鋼筋鋼板構成的,旁人見了,絕不敢露出輕視之意。

朱丹只是將童言送到了趙大眼兒家裏,什麼話也沒說,轉身就離開了。

趙大眼兒看了一眼童言,接着輕哼一聲道:“養得這麼胖,你真把自己當豬了?你可是天行者,你得修行,你得練功,你明白不?明不明白?”

童言聽此,趕忙應聲道:“明白!”

“別跟個老孃們兒似的,給我大點兒聲,我聽不着!”

“明白!”童言幾乎是扯着嗓子喊出來的。

趙大眼兒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雙手背後的道:“你是吳家人,你們吳家有自己的修煉功法。所以,修煉功法我就不傳授你了。但是,我會傳授你我的成名絕技。如果你能習得,並且有足夠的修爲去施展出來。我想橫行整個江湖,應該是足夠的了。跟我修煉,有三個要求。其一,廢話不能說;其二,不能叫苦;其三,不能掉眼淚。你記住了嗎?”

童言一聽,已然猜到了什麼,但還是咬牙道:“記住了!”

“很好,既然記住了,那我們馬上就開始,跟我走吧!”說着,趙大眼兒率先推門而出。

童言見此,趕忙快步跟在了後頭。

趙大眼兒這麼瘦,可不像是營養不良造成的,更像是鍛鍊力量,而導致全身沒有脂肪所致。

人如果把自己的身體練到極致,並不會真的像健身達人那樣,塊塊肌肉,身材壯碩。健身達人往往是爲了追求所謂的美感,而真正訓練力量的人,更在乎持久力和爆發力。一個是形式主義,一個是實用性。

當然,凡事無絕對,健身達人裏也有力量好的,可如果真正的與人交手實戰,可能就不太管用了。

趙大眼兒帶着童言直接走出了村子,轉而來到了谷內的一個大坑裏。

這大坑裏也不知道是怎麼形成的,足有十多米深。

在這大坑裏,童言看到了十幾個石頭人,石頭人有的缺了胳膊,有的則是少了腿,還有的身上滿是裂痕,很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打出來的。

石頭人的數量不多,一共只有五個。可體積卻是不小,個頭比帝凡塵還要高大。

趙大眼兒沒有介紹什麼,直截了當的道:“從今天起,你的修行便是用雙手,將它們打碎。直到它們再也爬不起來,你纔有資格開始第二層的修行。明白了嗎?”

童言一聽此言,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用雙手打碎這些石頭人?他還只是個孩子,又能有多大的力氣?再者說,用拳頭怎麼可能打碎石頭人?除非有真氣的輔助,可他還沒有正式的開始修煉,哪有半點兒真氣呢?

正在這時,趙大眼兒又補充了一句,“還有,你不允許用真氣和已會的神通,全靠你的力氣。如果你沒有後悔的話,現在就可以開始了!”

童言知道,吃得苦中苦,方爲人上人。如果現在就退縮了,不僅丟了自己的臉,也會讓往生谷的天行者們瞧不起。

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無論如何,他都要撐下去。

“大眼師父,我明白了,可以開始了!”

趙大眼兒也不多言,當即手捏法決,連續打出五道金光,金光一入石頭人體內,這五個石頭人竟然就這樣活了過來。

趙大眼兒一個飄身,就來到了大坑的邊緣地方,一屁股坐了下來,然後緊緊地注視着有些不知所措的童言。

石頭人活過來之後,先是活動了一下身體,接着頓時向童言撲了過來。那“通通”的腳步聲,以及缺腿石頭人的爬行聲,一股腦的都在大坑之中響起。

童言看着它們向自己逼近,咬了咬牙後,一個箭步上前,揮拳便打向了最前頭的石頭人。

只聽到“啪”的一聲,他的拳頭雖然結結實實的打中了石頭人,可哪裏打得碎,反而把自己的拳頭震得疼痛不已。

石頭人可不會在乎他的小手有多疼,一個拳頭便狠狠的向他腦袋砸了下來。

石頭人的拳頭如同一個大錘子,這要是被擊中了腦袋,後果將不堪設想。

童言不敢遲疑,趕忙順勢一滾,堪堪的躲了過去。可其他石頭人現在也已奔到了跟前,竟然向他發起了圍攻。

實力懸殊實在太大,童言只能東躲西躲,左跑右跳,可就算這樣,他還是被狠狠地砸中了幾下。

這幾下,只疼得他眼冒金星,痛苦難忍。

可趙大眼兒之前約法三章,其一,廢話不能說;其二,不能叫苦;其三,不能掉眼淚。

他能做的,似乎只有咬牙強忍,可就算強忍,難道就能保命嗎?

這些石頭人是真的想要他的命,每一拳,每一腳都恨不得將他打成肉泥。

童言不敢想太多,一心逃命,可就算是跑,他的體力也在飛快的消耗着。不到一個小時,他已經累的氣喘吁吁,全身發顫。

身上被砸中的地方,現在火辣辣的疼,他真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辦了。莫非,他就要死在這區區的第一次修行之中嗎?

正在這時,趙大眼兒開口了。“你只要再堅持一刻鐘,今天的修行就算是結束了。這一刻鐘,你如果撐不過去,那就死在這裏吧!”

趙大眼兒的聲音冰冷刺骨,聽的童言難受不已。但他明白,如果連這第一次的修行都扛不過去,活着對他而言,或許也就沒有意義了吧。

童言狠狠地咬了咬牙,枯竭的體力似乎又恢復了不少。他一次次的躲閃,一步步的狂奔。

終於,五個石頭人停住了身體。第一次的修行,暫時告一段落了。

但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後面還會更加艱難的修行等着他。

“我要變強,我一定要成爲最強天行者!鯤鵬,你給我等着,我一定會將你碎屍萬段!” 童言幾乎是用雙手爬回的“家”,他已經沒有站着的力氣,全身快要散架不說,似乎還有幾處地方骨折了。

但他硬是沒有吭聲,因爲他知道,想要變強,就必須承受常人所無法想象的痛苦。成功沒有捷徑,只有不放棄的人,才能看到曙光的到來。

“姐……姐姐,我……我回來了……”剛剛爬回朱丹的小院,童言就再也沒有動彈的力氣了。

球球是第一個迎接童言回來的,它一看童言傷得這麼重,遭了這麼多的罪,竟忍不住的哭了起來。

“主人,你這是怎麼了?是誰欺負你了?我要替你報仇,你告訴我是誰,我要殺了他!”

童言聽此,勉強的笑道:“沒……沒人欺負我,這……這是修行。球球,我沒事兒,真的……真的沒事兒!”

“嗚嗚……主人,是球球沒有保護好你。球球讓主人受了這麼重的傷,是球球沒用。主人,你懲罰我吧,球球甘願受罰!”

童言費勁的搖了搖頭道:“我……我已經說了,我……我沒事兒。你聽話,不要……不要再說這些了。好嗎?”

聽到了院裏的動靜,朱丹趕忙從房間裏走了出來。一看到全身傷痕,趴在地上的童言,她發出一聲心疼的大叫,隨即飛身奔了過來。

“小不點兒,你怎麼搞成這樣?那該死的趙大眼兒,怎麼能這麼對你?你還只是個孩子啊!告訴姐姐,你都傷到哪兒了?姐姐這就給你治傷。”

童言聽此,剛要答覆,可是實在累的虛脫,腦子一沉,竟然就這樣昏了過去。

可即使他累的昏倒,第二天的修行,他還是毅然決然的前往了。多虧了朱丹,如果不是她全力醫治,恐怕今天的童言連站起來都無法辦到。

也不知道朱丹給童言吃了什麼丹藥,他竟然不覺得自己骨折處有痛感了,雖然身體還略顯疲憊,可至少不用一瘸一拐的走路了。

對於童言第二天早早的到來,趙大眼兒有一些意外,冰冷的一雙大眼睛裏多了一分讚許。

“你還能撐得住嗎?真不打算放棄?”

童言聽此,斬釘截鐵的道:“大眼師父,弟子決不放棄!”

“決不放棄?好,那今天我就給你增加半個時辰。你最好小心一點兒,死了,我可管不着。”

童言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即跟着趙大眼兒又一次的來到了修行場。

和昨天一樣,童言在入坑之後,趙大眼兒便發動了那五個石頭人。石頭人一點兒也不含糊,擡手便向童言攻來。

正所謂一回生二回熟,有過經驗,童言知道,以他現在的身體程度,是絕對打不碎這些石頭人的。既然打不碎,就沒有必要去試,所以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跑和躲閃。只有保住了自己的性命,纔有機會在某天之後打碎這五個石頭人。如果性命丟了,那可就什麼可能都沒了。

他昨天之所以累的虛脫,主要是因爲沒有合力的分配體能,一味的消耗肯定不行,要適當的補充體力。如何補充體力呢?最好的方法,就是歇着。只要稍稍跟這些石頭人拉開了距離,他就會歇息那麼幾秒鐘。

可惜的是,即使這樣,在結束了第二天的修行後,他還是累的筋疲力盡。不過這次倒是不用爬着回去了,可走路發飄,那踉踉蹌蹌的樣子,也還是十分狼狽。

朱丹明顯的給童言加餐了,這回不僅要喝那綠瑩瑩的湯,吃紅薯,現在又多了一把藥丸。這些藥丸是她白天趁着童言去修行,專門給童言煉製的。一來可以很好的補充體力,二來也能加快他的骨骼成長。

很快,第三天的修行也到來了。童言明顯奔跑的速度提升了一些,體力也好了一些。可距離能用足夠的力量打碎石頭人,還是差的很遠。

而這第三天,趙大眼兒有特別的給童言增加了一個時辰的修行時間。時間一過,童言還是累的全身無力,又一次踉踉蹌蹌的回了“家”。

這一開始正常的修行,童言明顯的感覺時間過得快了很多。

轉眼間,他已經這樣修行了五天,五天的時間,他的個子又長了五六公分,體力也大大的提升了一些。最明顯的是,他瘦了不少,至少減掉了十斤的重量。

身高提升,體重減少,體力和耐力加強,這正是修行帶給他的好處。

第六天,如約而至,童言已經可以從容的應對這五個石頭人。可今天,趙大眼兒提出了新的要求。

“小不點兒,你以爲你一直躲躲閃閃,就是修行了嗎?想進行下一層的修行,就必須打碎這五個石頭人。我告訴你,我再給你五天時間,如果五天內你還是打不碎它們。那你就不用叫我師父了,以後也不用再來找我修行。明白了嗎?”

可能是看童言不再那麼狼狽了,所以趙大眼兒纔給了時間限制。

五天時間內打碎這五個石頭人,這對童言來說,簡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可他也明白,自己沒得選擇。如果遭到了趙大眼兒的拋棄,也就意味着他喪失了向趙大眼兒學習本領的機會,到時候恐怕不僅是趙大眼兒瞧不上他,其他的天行者搞不好也會因此而放棄對他的傳授。

這是個考驗,一個對他的考驗,也是對一個合格弟子的考驗。

無論如何,他必須想辦法將這些石頭人打碎。只有這樣,他才能學習新的本領,才能不辜負老祖宗的一番苦心。

堅定了信心之後,他不再一味的躲閃了,終於向石頭人們發動了“反擊”。

可連續三天的重傷,卻沒有回來任何成績。那五個石頭人仍舊好好的,可他的雙手、肘關節、膝蓋卻已經慘不忍睹了。

前所未有的危機感讓他緊張不已,可無法打碎石頭人,又讓他極爲苦惱。還有最後的兩天,如果這兩天時間內還是無法擊碎五個石頭人,那他就徹底的失敗了。

到底該怎麼做,他真的沒了主意。

在冥思苦想了一晚上之後,他終於靈光一現。

也許不用兩天時間,只要一天時間,他就可以將這五個石頭人擺平。

到底是什麼方法呢?兩個字,太極! 道德經有載:“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以其無以易之。弱之勝強,柔之勝剛,天下莫不知,莫能行。”

說的意思是:天下再沒有什麼東西比水更柔弱了,而攻堅克強卻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勝過水。弱勝過強,柔勝過剛,遍天下沒有人不知道,但是沒有人能實行。

道家主張,順其自然,萬物相生相剋,剛勁的東西不一定要用更剛勁的征服,有時最柔軟的事物才恰恰是它的弱點。

那修行場的五個石頭人,自然是剛猛的代表。它們身體強悍,力道剛猛,與之硬抗,結果可想而知。那如何戰勝它們嗎?最直接的辦法,那就是以柔克剛!

太極拳,講究柔和、緩慢、輕靈、剛柔相濟。太極拳最爲人稱道的就是,借力打力,四兩撥千斤。

然太極拳是一門高深的拳法,想修得極致,絕非短期內可以爲之。但太極拳的技法,對童言這樣的昔日高手來說,卻算不得太難之事。

以小力戰勝大力,將是他用以取勝的“法寶”。

心中有了主意,他早早的就來到了趙大眼兒的門前。隨着“咚咚”的敲門聲響起,趙大眼兒終於打開了房門。一見童言眼露堅定之色前來,他不由得露出了輕視的笑容。

“小不點兒,這麼一大早就來修行,莫非是已經有自信將那五個石頭人擊碎了?”

童言聽此,趕忙應道:“弟子雖沒有十成把握,但願出手一試。距離你規定的期限還有兩日,弟子實不能心安。若能早些打碎石頭人,大眼師父你也能早點傳授我更高深的本領。還望大眼師父成全!”

趙大眼兒呵呵一笑道:“當然成全,不過今天一直到明天傍晚,你都必須在修行場與那五個石頭人對戰。這將是你最後的機會,能否將那五個石頭人擊碎,就看你自己的造化吧。如若不能,後果是什麼,我想已不用我多說什麼了吧?”

童言點頭應道:“弟子明白,煩請大眼師父帶我前往修行場。弟子已經做好準備!”

趙大眼兒微微笑道:“好,那就隨我來吧!”

說着,他直接擡腿走出小院,也不關門,帶着童言便直奔着修行場趕去。

今天也不知道爲何,沒想到連其他幾位天行者竟然也來到了修行場。衆人圍在大坑的邊上,都將注意力放在了大坑中嚴陣以待的童言。

不過讓童言有點兒失落的是,老祖宗和虎三還有朱丹都沒有出現。也許他們是在等待童言的好消息,也許他們不忍看着童言落敗。

趙大眼兒說的很清楚,雖然還有兩天時間,可兩天時間已經合併在了一起。

也就是說,要麼童言可以在兩天內將石頭人打碎,要麼就得一直撐到明天的傍晚。可想撐住這麼長的時間,基本沒有可能。童言雖然耐力和體力增加了不少,但頂多也就支撐一天時間,所以這也就意味着,他必須在一天時間內打碎這五個石頭人,順利進入下一個階段的修行,否則,他將沒有體力撐到明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