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呂方心頭一震狂喜。

0

那種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

自己的感知得到延伸,地上的巨鷹彷彿成了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他甚至能感受到巨鷹脖子上的劇痛。

「太特么真實了。」

雖然疼痛,但呂方還是忍不住激動。

呂方鬆開了手,豁然發現巨鷹頸部傷口的血液竟然慢慢止住了。

這是自己進化的基因影響到了這隻巨鷹?

究竟是哪方面的基因呢?

血液系統?還是內分泌系統?

呂方不是生物學家,搞不清這方面的情況,但這終歸是好事。

這時,呂方才仔細打量起這隻巨鷹的外觀。

「有點丑!」

這時呂方對自己這頭新寵物的評價。

之前呂方在養殖場聽張總說過金雕后,專門在網上查過金雕的資料,對於這種體態神俊的猛禽,他可是神往得很。

相比起金雕,眼前這個灰不溜秋的老鷹就顯得土鱉了一些。

不過片刻,金雕已經晃晃悠悠地站立起來,腦袋親昵地在自己胳膊上蹭了蹭……

呂方順手摸了摸它的羽毛。

根根鐵羽如鋼針一般。

難道自己第一槍沒什麼效果,這羽毛真帶勁。

「張開翅膀!」

巨鷹立刻展開雙翅。

「嘖嘖……」

呂方忍不住感慨了一聲。

之前肯定是自己眼花了。

這展翼那是兩米啊!三米五應該都有的吧?

想想一丈長的大傢伙,確實夠震撼的。

關鍵是這傢伙還進化過,振翅的力量遠非常人普通鳥類能比,估計帶起自身三倍體重的物體也是輕而易舉。

這一切都只是呂方的猜測,具體情況如何,還有待進一步測驗。

但眼下卻不是時候,這傢伙的傷還沒好呢。

接下來便是等待,等待巨鷹自我恢復。

呂方不知道自己的恢復能力如何,但從巨鷹表現出來的能力來看,確實很強悍。

不過十多分鐘時間,其脖子上的傷口就已經結疤了。

要知道這可是貫穿性的槍傷,之前小隼身上的那點小傷口完全無法與之相比。

不僅如此,呂方還感受到了一股飢餓感……

自己剛剛吃了那麼多烤串,哪怕之前一番劇烈運動,也不可能餓得這麼快。

唯一的解釋,便是這大傢伙在吸收自己的營養。

之前呂方就有過猜測,自己與寄生體之間應該存在著某種能量的傳遞,現在他越發篤定了。

之前這巨鷹的進化應該只是局部的進化,在被自己寄生之後,其他部位也都打開了基因鎖,開始了全方位的進化。

呂方猜測,這種進化不是進化因子引起的,消耗的是自身的能量,所以自己突然就感到飢餓了。

「吃了它們。」

呂方再次下達指令,目標是躺在地上的四頭狼屍。

對於這種狼屍,自己是下不去嘴,但巨鷹肯定沒問題。

「寄生」能力讓他可以隨時保持與寄生體的感知共享,但也可以隨時切換這種感知,讓巨鷹吃狼倒也不至於噁心到自己。

巨鷹接到指令后,如餓死鬼投胎一般撲向了地上的狼屍。

呂方震驚的發現,一頭灰狼身上的肉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一大條一大條地進了巨鷹的嘴裡。

然後……沒有然後了。

很快,一頭灰狼就只剩下一堆骨架。

呂方原以為這就算結束了,哪知道巨鷹繼續用那鋒利的喙啄向骨頭,那骨頭瞬間碎裂開來。

「真猛!這要是啄到人的天靈蓋,簡直不敢想象。」

巨鷹叼著一小塊骨頭,直接吞了下去。

呂方有些傻眼,他以為這傢伙啄開骨頭是為了吃裡面的骨髓呢,哪知道它直接吃骨頭。

能消化嗎?

。滿地雪寒刀宗弟子的屍體,那宗門之內傳來的鬼道氣息,南宮鈴兒當即吩咐所有弟子準備作戰。

之前的生死之戰剛結束,眼下雪寒刀宗又成了這副模樣,很多雪寒刀宗的弟子都無法接受。

因為宗門之內,還有他們的家人和孩子,這些人深入北原作戰,為的不就是能給自己的親人朋友拼一個未來嗎?如今眼前

《我穿越成了女帝的大反派師父》第一百六十九章流言 聽了萬元的話。

龍介沉思了一下。

隨後奪門而出。

「啊,這就是青春吧。」

介於龍介不在家了,萬元和他父母打了個招呼就打算自己回酒店了。

這次的經歷還是挺有趣的。

善良的少年,黑衣美少年,還有徘徊在十字路口不肯離去的亡魂。

不過有一點是比較奇怪的。

就是柴山綠的姑姑。

聽龍介說,在濃霧裡,有可能遇見因為黑衣美少年而自殺少女的亡魂。

但萬元還沒有遇到過,不過柴山綠的姑姑他確實遇見了。

哪裡比較奇怪呢?

就是柴山綠的姑姑並不是因為黑衣美少年而自殺的啊,而且根據當地的傳說,在龍介離開的日子裡柴山綠的姑姑也沒有出現過。

但卻在龍介回來的現在卻出來了。

就好像,和其他因為黑衣美少年而自殺的少女一樣,都被束縛在了十字路口的迷霧裡。

所以,問題出在龍介的身上。

再加上黑衣美少年與龍介對視一眼之後消失的情況,

是不是說明,黑衣美少年和龍介是某種共生關係。

就好像迪迦奧特曼和大古從來沒有同時出現一樣。

龍介和黑衣美少年可以單獨出現在人前,但兩人一起出現在別人面前的話,黑衣美少年就會消失。

就像剛剛一樣。

明明自己都差點追上黑衣美少年了,但卻因為讓他遇見了龍介,直接消失了。

所以,如果想要抓捕黑衣美少年的話,就不能和龍介一起行動。

不然黑衣美少年還是會消失。

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讓龍介自己解決黑衣美少年,因為黑衣美少年可能就是因為龍介而出現的,所以讓龍介自己解決就相當於是解鈴還須繫鈴人了。

但,,龍介看起來普普通通,也不像是在短期內能夠解決黑衣美少年的樣子。

如果他不儘快解決的話,只會出現更多的傷亡。

其實還有一種方法,那就是和黑衣美少年和平相處。

但,以黑衣美少年惡劣的性格來看,和他和平相處,肯定是需要祭品的。

自認自己是人類的萬元無法接受。

所以,只能請他去死了。

這樣想著,萬元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

「請,,等,,一下。」

一個漏風的聲音響起。

萬元轉頭看過去。

一個渾身是血,身體像是高度腐爛的人影舉著一本書擋住自己的臉。

這是因為黑衣美少年而自殺的五個女生中的其中一個。

脖子上的也有傷口,但卻像是被膿包給粘起來一樣。

她斷斷續續的開口說道:「請問,,我和,,穿著黑色衣服美少年的戀情,,會有結果嗎。。」

「不會。」

萬元當即就說出了不好的話。

別說她了,她們和黑衣美少年的戀情都不會有結果。

因為黑衣美少年根本就是拿她們的死找樂子而已。

都沒有把她們當過人。

這種戀情怎麼可能有結果。

然而,聽到萬元的話。

那個女生一副接受不了的樣子,開始哭了起來。

「唉。」

萬元嘆了一口氣。

摘下了自己的面具。

湊在女生身邊道:「徘徊在十字路口無法安息的亡魂,你們的存在不應該只是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更應該為自己想想,然而,,你們的靈魂已經無法拯救了,,那麼,。」

「與我融為一體吧。」

聽到萬元的話。

女生移開了擋住自己臉的書本,迷茫的看向了萬元。

「好,,好帥。」

那是一張怎樣的臉。

同時散發著陽光,沉穩,以及一絲的貴氣,像是墮入人間的神明,是引誘人的玫瑰。

而且還散發著一種,,令人著迷的香味。。

不由自主的,女生俯下身,朝著萬元抱去。

漸漸的,漸漸的,融入了萬元的身體。

「安息吧。」

在伊莫庫以及神血的影響下,作為代言人的萬元,無疑呈現出了在她心目中的完美形象。

感受著自己的靈魂更加強大一分,萬元卻並沒有因此而覺得開心。

反而,,有了一絲悲傷。

只有得知了這個世界真相的萬元,才知道這些女孩死的是多麼沒有意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