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飄還是無聲的笑著,幸好堵住了她的嘴。

0

為了更加保險起見,羅陽只得輕輕拍了拍她的圓臀,示意她安靜下來。

秦飄很聽羅陽的話,便照他的意思去做了。

這時兩位村花快要經過大樹了。

只聽唐桂花說道:「玉瑩,咱們得看緊牛仔,別讓他拈花惹草。」

安玉瑩說道:「桂花,人家牛仔不會那樣呢。」

聽到這話,秦飄又無聲的笑了。

羅陽連忙緊緊的堵住她的嘴,生怕她發出聲音。

夜晚本來就很安靜,只有路邊的秋蟲在唧唧喳喳鳴唱。

輕微的一點聲音,老遠都能聽見。

雖說秦飄無聲的笑,可她呼出的氣息還是帶著些許的響聲。

「咦,玉瑩,你有沒有聽見笑聲?」唐桂花忽然問道。

羅陽大吃一驚,若是兩位村花走到大樹後面來,那就完蛋了。

報行天下 「人家沒有聽到呢,你別嚇人家呢。」安玉瑩嬌聲道。

「老娘可能聽錯了。玉瑩,你沒看出來,牛仔認識了好多美女,咱們要打探一下,看她們是不是他的新女友。是的話,老娘可不會輕饒他。」唐桂花輕嗔道。

其實女生的直覺有時候是很準的。

谷家三姐妹,花襲伊,水月和鏡花平時的言行舉止,多少帶點親密的味道。

每當羅陽出現在她們面前時,她們的眼神和話語都有點不一樣。

是以,唐桂花感覺羅陽跟她們的關係非同一般。

「桂花,可以問牛仔呢,看他是不是新交了朋友呢。」安玉瑩說道。

「問他有用?他肯告訴我們?老娘要偷偷的調查一下,死牛仔,要是敢找那麼多女朋友,老娘要騎在他身上教訓他。」唐桂花嬌嗔道。

聽著兩位村花的交談,羅陽哭笑不得。

他的問題很麻煩,須知像谷家三姐妹等美人,不是他的女朋友,而算是他的老婆。

若讓兩位村花得知這個秘密,那就不止被罰跪搓衣板那麼簡單了,不被唐桂花的掐功擰得三魂蕩蕩七魄悠悠,估摸是難以罷休了。

「桂花,你別老是先懷疑牛仔呢,等問清楚了呢,再發火呢。」

「待會老娘就要問他!」

……

……

兩位大美女的話音漸遠了。

此時羅陽才不再堵住秦飄的嘴,她又嗤一聲笑了。

「牛仔,她們商量要教訓你,你完蛋了。」秦飄嬌笑道。

「飄姐,小聲點。」羅陽勸道。

可是秦飄還在笑,不得已,只得又用嘴堵住她的嘴。

直至她止笑了,才讓她說話。

「牛仔,明日我媽要來,那怎麼安排呢?」秦飄請示道。

這事萬分棘手。

宏運大隊就那麼大,秦媽媽要是來了,別人一問,若她說是羅陽的岳母,那就糟了。

是以,想要讓秦媽媽來村子走一趟,又神不知鬼覺的把秘密遮掩過去,著實不簡單。

只有一個辦法可以一試,那便是帶眾美人到縣城去遊玩。

屆時村裡只有秦飄一人,局面就沒那麼複雜了。

「飄姐,我有一個方法。」

隨即,羅陽把自己的想法跟秦飄說了一遍。

聽完后,秦飄歡喜道:「牛仔,還是你這種讀書人有頭腦,這麼快就想到了辦法。」

這話,不管怎麼聽,羅陽都品咂出一絲諷刺的味道。

須知他是遠近聞名的大學渣,在學校里是鼎鼎大名的名列倒數前三的常客。

呵呵一笑,羅陽說道:「飄姐,那就這樣定下來了。明日我會先讓安姐和桂花姐她們出發,我在村裡呆一會,再去跟她們會合。時間一定要安排好。」

秦飄應聲道:「牛仔,我會到半路去等我媽,然後電話跟你聯繫,你說能進村了,我就和我媽進來,可以么?」 「那她怎麼好像越來越嚴重了呢?」雖然哪吒說的很有道理,也足夠又說服力,但羽舞的癥狀擺在面前,讓她一時間無法判斷。

看一眼羽舞,有些無奈的語氣說:「這孽龍只知道美酒消愁,卻不知道美酒也能結愁,她喝了這麼多,又在裡面泡了那麼長時間,內外雙重,就算她又黃龍脊骨,也頂不住這上腦佳釀。」

信不信由不得她,也就信了。

吃兩口菜,還是問出自己的疑惑:「你也喝了很多,為什麼一點事沒有?」

「我只喝了幾杯,跟她比拼的時候是用了幻術,酒都裝進葫蘆了。」

「所以,她喝了整整十壇!」看著地上的十一個罈子,差不多也能理解為什麼羽舞會醉成這樣。

「十壇半。」給她糾正說。

喝了十壇,這半壇基本可以忽略不計了,呼口氣,問他說:「那她多長時間能好?」

放下筷箸,給羽舞把脈。

「今時不同往日,她已經化身應龍,又有黃龍脊護體,身上承載九千年修為,加上剛剛已經吐了大半,兩刻鐘應該差不多了。」

看羽舞已經睡著,發出輕微的鼾聲,要說她能在兩刻鐘內醒來,真不敢相信。

但既然哪吒這麼說了,就一定是有依據的,只需耐心的等就好。

既然羽舞這邊沒什麼擔憂的,那就說一些跟自己有關的事情:「你可以教我怎麼用凈玉瓶裡面的凈水嗎?」

從這兩日看來,羽舞應該是要參加攻天隊伍的,那麼告訴她怎麼用,就等於在給天界練就一個大敵,拒絕道:「不能,自去問你主人吧。」

意料之中,他不說也就不強求,反正如果主人願意,都會教她的。

兩人各自吃著自己的,誰也不跟誰搭腔。

看時間已經差不多,招呼店小二過來,遞給他葫蘆和十個刀幣:「給我裝滿高粱。」

店小二沒有接錢,笑盈盈的說:「你們給的錢都可以買下整個酒樓的了,哪還能再收你的錢。」

他已經這麼說了,就把錢收起來。

「你這葫蘆能裝滿嗎?」囚焰很肯定,就算把整座城市裝進去,也不見得這葫蘆就會滿。

「剛好能裝下他家地窖的五缸高粱。」

抬起頭看著他,鄙夷的說:「神仙也干這『待價而沽』之事,可伶那不知情的店小二。」

懶得辯解,只諷刺她:「你這妖精到也不笨,只可惜耳朵眼睛都長在了後腦勺;偏偏就看不見我給了兩百個刀幣,聽不見他說我們給的錢已經可以買下整個酒樓。」

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反駁,打不過也罵不過,就閉嘴不言,只管填飽自己的肚子。

羽舞睡了約三刻鐘的時間,睜開眼睛只感覺頭痛難忍,如果不是把哪吒跟囚焰的談話都聽見了,估計就會直接給他跪地求饒。

但頭痛的感覺也不好受,問哪吒說:「有沒有什麼解救的辦法?」

「有,但還沒一樣解酒後頭痛。」

回答等於沒有答案,給他一個白眼:「跟你說話真累。」

小二把葫蘆拿來遞給哪吒:「公子這葫蘆真靈性,好像長了眼睛一樣,硬是把地窖里三缸高粱酒裝的一滴不剩才滿。」

從小二手裡接過來葫蘆,逗他說:「我這寶貝就這好處,見了美酒就要喝完。」

一來一去就到了申時過半的時間,再有一個時辰就要宵禁。

收起酒葫蘆,從酒樓出來,不緊不慢的走在街上。

出了城門左拐,又走了十幾里地,到了日暮十分才見到幾間破落房舍。

這裡就是那個賣糖葫蘆的老翁居所,算不上人間仙境,卻也是山明水秀。

進去院子,對著裡面叫道:「老翁,小生來取昨日跟你要的糖葫蘆,可做好了嗎?」

堂屋迎出來一花甲老翁,見了哪吒先是一鞠躬,笑呵呵的說:「李公子來了,老漢等你多時,這二位是你的朋友吧,快都屋裡坐。」

跟老翁進去屋裡,只見堂屋一側放了五籃子糖葫蘆,老翁略帶歉意的說:「李公子你見諒了,老漢連夜上山採集,也只有兩百三十串,你是雙倍價錢買的,退你一百四十文。」

「多謝,不退了,下次來吃了補上就行。」

這麼一來,老翁也高興,笑呵呵的回答:「那好,早些告訴我,我保准被你備齊。」

過去拿起一串吃了,很滿意的表情,回答老翁:「好,就不打擾了。」

一揮手收走了三籃子,手上提著未滿的一籃子,告訴另外兩人:「記住了,這是你們欠我的。」

兩人欣喜的過去,各自提起一籃子跟哪吒一起走出門。

老翁把他們送出門外,到了院子里,哪吒也不避諱,直接踩著風火輪走了。

想來這老問是知道他底細的,兩人就也不避諱,跟著踏雲而去。

三人坐在雲頭,各自手裡拿著一串吃的美滋滋的。

日暮十分,天邊的彩霞十分美麗,索性抓來天邊彩雲,做一個七彩天馬騎乘。

見他如此悠閑,囚焰不解,問他道:「李哪吒,九天劫難就在眼前,你怎麼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就不想排解之法嗎?」

從天馬上下來,將它揉成一團,又做一個躺椅,舒舒服服的躺在上面,懶洋洋的聲音回答:「福兮禍之所依,禍兮福之所伏,彼非禍福,嫣知此一遭不是我的福。」

雖然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但看他這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也就不替他操心這個問題。

也學著他的樣子去抓天邊的彩雲,去一手下去落了空,運起法術抓了過來,費了好大勁才做的勉強像樣,但只是虛體,不能坐躺。

想來是她修為不夠,也就不再繼續做著沒有意義的事情。

見囚焰失敗,羽舞就像做一個給她。

但她要抓天邊的彩雲也不容易,做出來的東西仍然不能有實體。

一次不成,再試一次,卻也是同樣的結果。

將她還要嘗試,哪吒開口:「不要白費力氣了,天地法相、無中生有、虛而實之,此三法乃是鴻鈞一脈的法術,你們是做不成的。」 二嫁鮮妻:顧sir求勾搭 聽說秦飄的媽媽是下午來,估摸來呆一個小時左右,主要是吃頓飯,然後侃幾句大山,就會回去了。

只要時間不長,羅陽可以擠出來,待陪完秦媽媽,再去縣城找美人們。

若時間安排得很合理,不會出岔子。

「飄姐,行。那明日按計行事。」羅陽說道。

「牛仔,反正現在又有時間,不如你先成全我,好不好?」秦飄又哀求道。

明知她十分饑渴了,羅陽暗道不妙。

先前已談妥了,但她實在是按捺不住心中的蠢蠢欲動。

羅陽連忙輕撫秦飄溫軟的脊背,勸道:「飄姐,不是說好了么?你怎麼又反悔了呢?」

便在此時,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在蒼穹下,鈴聲雖不高,但很刺耳。

若是有村民走過,聽見大樹後面忽然傳出聲響,估摸會嚇一大跳。

拿出手機一看來電顯示,是唐桂花打來的。

羅陽接通了電話,問道:「桂花姐,怎麼了?」

只聽唐桂花嬌嗔道:「牛仔,還不回來?又去跟哪位美女約會了?」

聽了這話,羅陽頓時緊張起來。

其實唐桂花確實是懷疑羅陽跟美人去鬼混了,只不過不是指秦飄,而是指水月或鏡花。

畢竟羅陽從唐家出來后,便去找水月和鏡花了。

「桂花姐,我就回來了,剛才回家看看。」

羅陽指他的家。

而他確實是回過了家,這是真事。

「給你5分鐘,出現在老娘面前。」唐桂花的話音帶著撒嬌的味道。

「桂花姐,行。」羅陽爽快道。

結束了通話,羅陽才鬆了一口氣。

他和秦飄不能同時回去,不然會引起眾美人的懷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