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陽聽到趙亮的這句話淡淡的看了趙亮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問道:「那個陳天在哪裡?」

0

「陳天現在就在大廳裡面!」

趙亮連忙說道。

秦陽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憤怒,隨即直接邁著步子奔著風雲會所裡面走去。

「秦公子,這個風雲會所好像是雲家的地盤,您在這裡收拾陳天,如果要是讓雲家人知道了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啊?」趙亮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秦陽說道。

秦陽聽到這句話以後扭頭看了趙亮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我爸跟雲家的家主是好朋友,那個陳天只不過就是個普通人而已,雲家人這點面子還是要給我的……」

「那就好,那就好……」

趙亮聽到秦陽的這句話瞬間放心了不少,笑呵呵的回了一句。

……

陳天在從韓平山的手中拿到了五千萬以後,直接轉身回到了風雲會所。

而此時趙楚然正在風雲會所裡面尋找著陳天,畢竟今天來的人實在是有些太多了,而且此時距離風雲會開始僅僅就剩下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了,大廳裡面基本上已經站滿了人。

如果此時要是在這個大廳裡面安裝一顆定時炸彈,那估計整個西寧省都會陷入到癱瘓當中,因為此時能夠出現在這個大廳裡面的人,基本上都是西寧省非常重要的大人物。

「陳天,你去哪裡了啊?」

趙楚然看見陳天以後連忙跑到了陳天的面前,表情激動的沖著陳天喊了一聲。

「你外公剛才喊我出去了……」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趙楚然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沖著陳天問道:「我外公剛才喊你出去了?」

「對啊,剛才就是你外公把我喊出去的……」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外公為什麼會喊你出去呢?」

趙楚然在聽到陳天的話以後,臉上的表情十分不解。

「你外公想讓我離開你……」

陳天直接回答道。

「我外公讓你離開我?」

趙楚然聽到陳天的這句話臉上的表情更加的疑惑了。

「恩,你可能還不知道呢吧?你外公打算把你嫁給那個你從來都沒有見過的陳公子,而且還給了我一張五千萬的支票讓我離開你,我想了一下,反正咱們兩個也沒有真的在一起,就算是讓我離開你也沒有什麼損失啊,所以我就把這支票給收下了……」

說著話陳天直接把支票遞給了趙楚然。

趙楚然看著自己面前的支票,臉上的表情非常的無奈,以為支票上面的金額確實就是五千萬,而且還是韓平山的簽名。

這說明這張支票肯定就是韓平山送給陳天的。

「我外公到底想要做什麼啊?」

趙楚然表情十分崩潰的沖著陳天說道。

「我也不知道你外公到底要幹什麼,反正就是給了我一張支票讓我抓緊時間離開你……」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然後直接把支票遞給了趙楚然,輕聲說道:「這筆錢就當是你外公給你的吧,你收下吧……」

「這是我外公給你的,我收下幹什麼?」

趙楚然撇著小嘴回了陳天一句。

陳天淡淡一笑,隨即直接把支票塞到了趙楚然的手裡面,然後帶著趙楚然奔著風雲會所裡面走去。

「對了,剛才你說我外公打算把我嫁給誰?」

趙楚然突然想起了陳天的這句話,表情有些疑惑的沖著陳天問道。

「你爺爺打算把你嫁給那個什麼陳公子……」

陳天淡淡說道。

「誰要嫁給那個陳公子啊?我跟陳公子根本就沒有見過面,我為什麼要嫁給那種人,我爺爺腦子裡面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趙楚然聽到陳天的話以後瞬間就崩潰了,臉上的表情十分無語。

「你外公不僅要把你嫁給那個陳公子,還準備把你的小姨韓如雪也嫁給陳公子,到時候你就可以跟你的小姨姐妹相稱了……」

陳天看著趙楚然笑呵呵的說道。

「我外公是不是糊塗了啊?」

趙楚然看著陳天臉上的表情異常的尷尬,因為她現在都已經有些不知道應該說點什麼才好了。

「行了,咱們兩個進去吧,如果你外公真的要把你嫁給那個陳公子的話,我會幫你的……」

陳天伸手拍了拍趙楚然的肩膀,輕聲沖著趙楚然說道。

而趙楚然聽到陳天的這句話忍不住愣了一下,表情有些疑惑的沖著陳天問道:「你幫我?你怎麼幫我啊?你要娶我啊?」

「我已經答應你外公要離開你了,我沒辦法娶你了,但是我有辦法讓你不嫁給那個陳公子……」陳天笑呵呵的回了趙楚然一句。

趙楚然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失望,但是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邁著步子跟著陳天走進了會所當中。

陳天這邊剛剛走進了會所,趙亮等人便看見了陳天。

「秦公子,您要找的那個人是不是就是他?」

趙亮伸手指了指陳天的位置,然後輕聲沖著自己身邊的秦陽問道。

秦陽在看見陳天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憤怒,咬著牙低聲說道:「陳天,可算讓老子找到你了,今天我看你往哪裡跑!」

說完這句話以後,秦陽直接邁著步子奔著陳天的位置走了過去。

趙亮緊緊的跟在秦陽的身後,而唐晨根本就沒有出場,一直都躲在遠處看著熱鬧。

秦陽三步並作兩步直接跑到了陳天的面前,然後瞪著眼珠子沖著陳天喊道:「小子,你還認識不認識我?」

陳天聽到秦陽的這句話忍不住上下打量了秦陽一眼,然後輕聲說道:「我當然認識你,你就是當初在合川大學被我一巴掌扇飛的那個人……」

秦陽聽到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憤怒,然後咬著牙說道:「行,小子,既然你知道我是誰,那我也就不跟你廢話了,你現在給我跪下道歉,然後自己打自己是個耳光,我就可以不跟你計較那天晚上的事情!」

眾人在聽到了陳天這邊有吵鬧聲以後,紛紛奔著陳天的位置看了過來。

「秦陽,你幹什麼啊?」

趙楚然跟秦陽也算是認識,表情激動的沖著秦陽喊了一聲。 「趙楚然,你怎麼也在這裡啊?」

秦陽看見趙楚然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皺著眉頭沖著趙楚然問道:「趙楚然,你跟這小子也認識?」

「陳天,是我的男朋友,你想要對他做什麼?」

趙楚然直接攔在了陳天的面前,表情異常激動的喊道。

其實那天陳天對秦陽出手的時候,趙楚然也是在場的,所以她非常的清楚秦陽為什麼要這麼跟陳天說話。

「他是的男朋友那又能怎麼樣?」

秦陽瞪著眼珠子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今天不管是什麼人來,這小子都必須跪下給我道歉!」

眾人在聽到了秦陽的這句話以後全部都愣住了,誰也沒有想到秦陽今天的膽子竟然會這麼大,竟然敢在風雲會所裡面鬧事。

「秦公子,您要是有什麼事情去外面解決不行嗎?」

「是啊,這裡可是風雲會所啊!」

「這要是真的把事情鬧大了,那可就麻煩了……」

眾人紛紛走到了秦陽的身邊輕聲沖著秦陽說道。

而秦陽清楚自己的父親跟雲家的家主關係不錯,而且陳天在他的眼中只不過就是個普通人而已,雲家人根本不可能因為一個陳天而選擇得罪自己,現在很多人都在場,秦陽覺得只有讓陳天這個時候跪下給他道歉才是最有面子的,所以秦陽壓根就沒有離開的意思。

眾人勸了兩句之後發現秦陽沒有反應,所以乾脆也就不勸了,任憑秦陽在這裡鬧下去。

而唐晨跟趙亮兩人站在遠處看著陳天,臉上掛著笑意。

「不得不說,你讓秦陽過來收拾陳天的這一招確實不錯,這下子我倒要看看誰還能攔得住秦陽……」唐晨笑呵呵的沖著趙亮說道。

「咱們兩個現在就等著看好戲就行了!」

趙亮呲著牙笑呵呵的說道。

婚淺情深:御念衷心 ……

另一邊,秦陽走到了陳天的面前,然後瞪著眼珠子沖著陳天喊道:「陳天,我現在讓你給我跪下道歉你沒有聽見是不是?」

「跪下給你道歉?你覺得你配嗎?」

陳天看著秦陽冷笑了一聲。

趙楚然聽到陳天的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無語,她想不明白陳天這個時候為什麼還要這樣說話。

「我不配?你竟然說我不配?」

秦陽指著陳天冷笑了一聲,然後高聲喊道:「你不就是仗著自己的力氣大一點嗎?今天我就讓你看看我到底配不配?」

秦陽的這句話說完以後,五六個壯漢直接從秦陽的身後沖了出來。

其實秦陽在接到了趙亮的電話以後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他非常的清楚,如果是他自己的話,那他絕對不可能是陳天的對手,所以秦陽這一次直接帶著保鏢過來想要收拾陳天。

「嘩啦啦!」

秦陽的那些保鏢瞬間就把陳天給圍住了。

秦陽語氣十分挑釁的沖著陳天問道:「陳天,來,你現在告訴我,我配不配讓你道歉?」

陳天眯著眼睛上下打量了秦陽一眼,然後語氣十分平靜的沖著秦陽說道:「如果你不想挨打的話,最好快點從我的面前滾開……」

「……」

眾人聽到陳天的這句話,臉上的表情異常的無語,誰能夠想得到都已經這個時候了,陳天竟然還有膽子這麼說話,在那些人的眼中陳天現在基本上就跟找死沒有什麼區別。

「小子,既然你這麼想死,那老子我今天就成全你!」

秦陽看著陳天的位置大喊了一聲,然後直接沖著那些保鏢喊道:「你們還都愣在這裡幹什麼呢?給我把這個人放倒!」

「住手!」

就在這個時候,蔣薇薇看見情況不對,連忙沖著到了秦陽的面前,然後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沖著秦陽喊道:「秦陽,你要幹什麼?」

秦陽在看見蔣薇薇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解,皺著眉頭說道:「蔣薇薇,你怎麼也在這裡?」

「秦陽,陳天是我的朋友,而且這裡是風雲會所,我勸你最好收斂一點!」

蔣薇薇面無表情的沖著秦陽喊道。

「蔣薇薇,你知道不知道這小子對我做過什麼?我跟你說今天這小子要是不跪下給我道歉的話,誰來也不好使!」

秦陽瞪著眼珠子,表情異常激動的喊道。

而蔣薇薇在聽到了秦陽的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異常的崩潰,一時間竟然有些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秦陽,我告訴你,陳天不是你能夠惹得起的,我勸你最好現在就帶著你的人趕緊離開!」

蔣薇薇猶豫了一下之後,面無表情的沖著秦陽喊道。

「他不是我能夠惹的起的?」

秦陽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扯著嗓子喊道:「那我今天倒要看見,這個人我到底能不能惹得起!」

「秦公子,您這是在幹什麼啊?」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從人群當中跑了出來,表情異常無語的沖著秦陽喊道。

秦陽在聽到這個中年人的話以後忍不住回頭看了中年人一眼,然後臉上的表情稍微緩和了一些,低聲說道:「周經理,是你啊?」

「秦公子,風雲會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就當給我個面子行不行?有什麼事情等到風雲會結束你在處理,要不然一會那些大佬們都過來了,那事情可就麻煩了……」

此時跟秦陽說話的這個人是風雲會所的經理,平時跟秦陽的關係還算是不錯。

秦陽站在原地猶豫了兩秒鐘,然後低聲說道:「行,既然周經理你都這麼跟我說了,那我就當是給你一個面子好了,今天我先放過這小子一馬……」

「謝謝秦公子給我這個面子,謝謝……」

周經理表情激動的沖著秦陽說道。

眾人聽到秦陽的這句話也算是長長的出了口氣,而秦陽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然後瞪著眼珠子說道:「小子,你給我等著啊,等風雲會結束的,你看我怎麼收拾你!」

說完這句話以後,秦陽帶著人就準備離開。

而唐晨跟趙亮看見這一幕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失落。

「我讓你走了嗎?」

但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就在秦陽轉身的那一瞬間,陳天突然開口喊了一聲。

趙楚然蔣薇薇等人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紛紛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解,她們不知道陳天為什麼會說出這句話。 「是我。」商尋倒也坦然。

他轉按著風玫的手為握著,目光誠摯地看著她:「可我後悔了。」

「若知道是你,若知道見到你的第一眼便萬劫不復,我絕對不會將你推向任何人,覺得。」

「可是,你已經推了啊。」風玫笑吟吟地任他握著手——

不理他?毛線,這幾個世界下來,她算是看明白了,無論他在每個世界中的性格身份有多麼不同,只要面對她,那就是極為的不要臉。

原本想通過南邵的手解決了封易,避開他的,既然避不掉……

「所以,現在我要抓回來。」

說抓回來,那是真的抓,握著她的手一用力,直接就將風玫拉入自己的懷中,而後雙后環抱住她,不給她任何逃跑的機會。

風玫:「……」

商尋埋首在她的頸間,只覺得一顆空蕩的心瞬間被填滿。

風玫掙扎了一下,掙不開,也就隨著他,只道:「別忘了,我現在還是你兄弟的女朋友。」

「立即給他打電話,分手。」

「不要。」又沒真的在一起,分個毛線啊。

聽到風玫的拒絕,商尋眸子一眯,眸內劃過危險的光芒:「你是我的。」

「才不是,我……唔!」

風玫瞪大眼睛,瞪著眼前放大的俊臉,實在沒想到這人一言不合竟然就開始動嘴。

商尋看著她瞠圓的亮晶晶的眸子,空出一隻手來捂住她的眼睛——

他害怕從裡面看見對他的厭惡。

他知道自己不對,南邵是他最好的兄弟,他不該這樣的,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

從看到她的第一眼開始,他便發了瘋,入了魔,滿心滿眼就只剩下一個她——懶人聽書

她是他的!

只能是他的,即便是搶來!

沒人知道,在想到她是南邵的女朋友時,他甚至對南邵動了殺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