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蕭的心臟頓時平靜了下來。

0

“沒聽到啊,什麼聲音?”秦蕭就像個二傻子。

“秦大哥,我真的痛恨你那個曲姑娘,都怪她打破了水晶棺材。不然的話,現在的我,仍會睡在棺材裏,不用整天擔心受怕的、也不會知道坤海山已經不存在了…”黃鴛說着,眼中閃出了淚花。

“黃鴛,你不用怕,這裏不會困我們一輩子的,早晚,我會把你帶出的…”秦蕭替他擦了擦淚。

這時…

就在秦蕭給黃鴛擦淚的時候,突然傳來了一個嬌脆的聲音,像是一個妙齡少女。

那人笑道:

“哈哈,想不到,這裏居然還有人在…”

她的聲音久久不絕,不停地在耳邊環繞。

秦蕭和黃鴛同時吃了一驚,秦蕭不禁大呼一聲:“誰?……” “呵,我叫櫻盈。”

說着,一個滿身金光的少女輕盈盈地走了過來。

她的身上時時散發着濃重的光輝,就像有一層層的花瓣,將她包裹在了光輝的中心一般。這不禁讓秦蕭想到了悉達多,那個禿頭的朋友,他身上也是這樣,時時包繞着一層淡淡的宏光,揮之不去、人在光在、人走光走…

她身上的光輝,比悉達多身上的宏光還要濃重。

她的樣貌已經不能用美若天仙來比喻了,因爲,她好像就是天仙本人。

她看上去,像是真的女神。

“秦大哥,這人的修爲好高…記得我爹健在的時候,他身上散發的光芒都不及這姑娘的十分之一…”黃鴛小聲說道。

秦蕭低頭,也悄悄地對她說道:“也許,這人不是‘人’…”

黃鴛聽後嚇了一跳:“哥哥,你胡說什麼呢!”

那個滿身光輝的少女走了過來,見秦蕭和黃鴛嘀嘀咕咕的,於是就問道:“喂,你們也是來參觀的嗎?可是,我怎麼感覺你們跟我不一樣呢…”


秦蕭和黃鴛見她走了過來,立即停下了竊竊私語,秦蕭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這人,發現自己根本無法看清她的真是樣貌,因爲她一身的光輝實在是太濃烈了,幾乎將她的本體都包裹、遮蔽住了。秦蕭能看到的,只是一個模糊的影像。

甚至,這個人有沒有穿衣服,秦蕭都不能判斷。

“參觀?”秦蕭心中一愣。

“我們不是來參觀的,我們是…我們是迷路了!”由於秦蕭的經歷太玄妙了,三言兩語的也難以跟她說明白,只好用‘迷路’這個詞了。

況且,秦蕭還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人呢!

想到這裏,秦蕭接着又問:“這位姑娘,請問你是什麼人?”

“什麼人…?女人!…格格……”

櫻盈又大笑了起來,引得束束光輝在她身側飛舞,顫笑之下的櫻盈,看上去十分的迷人。

秦蕭忍不住嚥着口水,多看了她幾眼,黃鴛斜眼白了秦蕭一下,輕聲爭辯道:“別老盯着人家,看看你那樣子,就跟三百年沒見過女人一樣…”

秦蕭回過神來,不明白黃鴛爲什麼要說這樣的話,同樣還了她一個白眼,爭辯道:“幹什麼,我就是三百年沒見過女人,怎樣?”

“喂,你們又在嘀咕什麼?”櫻盈用手掩嘴,止住笑聲。

“沒嘀咕什麼!你說話才叫嘀咕呢!”

極品尋寶系統 ,脾氣變得暴躁起來,跟櫻盈槓上了!

櫻盈吃了一個閉門羹,稍微有點惱怒,但她的休養似乎很高,不想和黃鴛爭吵,定了定神,轉身就要走。

秦蕭趕緊上前攬住櫻盈,又輕聲呵斥了一句黃鴛:“趕緊給人家道歉,你這丫頭,說話老是這麼衝!跟我衝也就算了,跟外人也衝…”

“什麼?你呵斥我?”

黃鴛的語氣有點哽咽、有點發顫,看上去一副要哭的樣子,她邊泣淚邊說道:“我爹都不敢呵斥我,你居然用這樣的語氣跟我說話…誰跟你是自己人啊,什麼外人不外人的,你當你是我的什麼人!”

秦蕭被她說懵了,仔細想想也是,自己跟黃鴛認識也只有短短的幾日,而且很少有時間跟她在一起,自己用那樣的語氣斥責她,確實欠妥。

但是黃鴛表現的這麼激動,分明也不合乎常理啊!

見黃鴛的嬌貴毛病又犯了,秦蕭傻在那裏,不知道說什麼是好。這時,櫻盈淺淺的一笑:“看來,我還是走吧,不打擾你們了,你們繼續…”

見她要走,秦蕭上前一步,想要拉住她的手,卻不料一下子抓空了,就像抓空氣一樣!

自己的手,竟然從她的身體中洞穿了過去。

幽魂?

秦蕭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櫻盈是個幽魂!心中不禁嚇了一跳,幽魂他不是沒見過,比如曲姑娘的幽魂、比如忘情劍中的殘魂,但是一般的幽魂離開軀體之後,即便是有意識存在,但修爲一定會減弱,身上是不會發出這樣的光輝的。

“你爲何抓不到我?”櫻盈也是一愣,半轉過去的身子,又轉了回來。

“我怎麼會知道?我剛纔還問你,你是什麼人,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而是認真的!你,是不是這個星球上的人?”秦蕭鄭重的問道。

“星球,什麼星球?這是我的學校啊!”櫻盈又是一愣。

秦蕭看着她那張‘無辜’的臉,現在已經能確定一件事情了,自己跟她不是一個‘類型’的人,而且自己眼中的世界,跟這個姑娘眼中的世界是不同。

在秦蕭的眼裏,這裏是一個浩瀚無邊的星空;而在櫻盈的眼裏,這裏或許只是學校裏的一個房子,或者是一個花園、也或者只是一個庭院…

同樣的世界,在不同‘類型’人的眼裏,是不一樣的。

這一點,很玄哦…

“櫻盈姑娘,你知道原始大陸嗎?你聽說過那裏嗎?”秦蕭認爲,這個姑娘的能力,是高出自己很多的,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或許,自己跟她的關係,就跟凡人與神仙的關係一樣。

“原始大陸?怎麼那麼熟悉呢,好像在哪裏聽說過,但我真的不知道它在哪裏!我只知道我身在靈元界,我是靈元界的人。”櫻盈皺眉,想了想說道。

秦蕭聽她說自己是靈元界的人,一下子又傻眼了,自己的實際位置,竟然在靈元界!這麼說,陰陽奇石將自己帶到靈元界來了?

“櫻盈姑娘,這裏,到底是哪裏?”秦蕭腦子異常混亂,真的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

“我不是都跟你說了嘛!看來你真的迷路了,這裏是靈元界、大夏國、姑蘇城、霧靈學院、陳列室、我老師開闢設計的玄界中!我現在正在參觀她的作品。”櫻盈說話的時候,一直含笑,一字一句的,說的很慢。

櫻盈說的很詳細,但是秦蕭卻更加的懵了。

秦蕭明明是在太極兩儀的力量下,來到了一個未知的星球,碰到了一個空間大怪物,然後就進入了空間怪物的小宇宙內…但是,這個櫻盈卻說,自己來到了一個學院中的陳列室裏…

秦蕭還在發愣,櫻盈笑了笑,又說道:“我只是一個二年級的學生,這樣的作品,只有等到七年級、或者八年級,達到靈體七變、八變之後,纔有能力設計建造這樣的玄界。”

“什麼…”櫻盈說的話,秦蕭一句都聽不懂,完全懵了,什麼七年級八年級,什麼靈體七變、八變的…

“好了,我不打擾你們了,我繼續參觀,再見!”櫻盈笑了笑,就要走開。

“慢!……”


無論如何,秦蕭也要讓她想辦法把自己送回原始大陸,因爲秦蕭知道,凡胎之軀的人,是沒辦法在靈元界的生存的,靈元界內的玄界裏還好一些,但是萬一這個小玄界破裂,自己接觸到到外面的特殊氣流,一定會當即斃命的!

(這幾章的內容,寫的有點‘玄’。您如果粗粗的看、一目十行的看,也許不知道我在說什麼,所以希望看本書的朋友,能夠細細閱讀,細細品味。其實,我這是從另一個角度解釋‘一花一世界、一草一乾坤’,這句淺白的話,就用這幾章的故事來闡述這句經典的話吧。…直白的說,櫻盈是靈元界的人,秦蕭是原始大陸的人,不同界域的人,眼中的同一個世界是不一樣,在櫻盈的眼裏,也許那是一朵‘花’,而在秦蕭的眼裏,那是一個‘宇宙’。……靈元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呢?有門派,有學院…) “怎麼,你還有其他的事情嗎?”櫻盈聽到秦蕭的呼喊,轉過身來。

秦蕭一臉哀求的樣子:“姑娘,我們確實迷路了,你不幫我們,我們只有困在這裏等死的份了…”


櫻盈苦笑:“可我真的不知道原始大陸在哪裏啊?要不這樣吧,我把你帶出這個人造玄界,出去以後,幫你問問其他人知不知道原始大陸,行嗎?”

秦蕭連忙搖頭,“不行,不行!我不能碰到外面的特殊氣流,碰到就死了…”

秦蕭說的一點都不假,各個界域內的氣息流是不一樣,靈元界的氣息肯定比原始大陸高一個等級。

但是高級別的氣流,在低等人的眼裏,無異於劇毒之氣。

沒有靈體之身,休想吸取高品質氣息。

“嗯?你說的話好奇怪啊?爲什麼不能觸碰到外面的氣息流呢?”

顯然,櫻盈雖然是一個‘高等級的靈體之人’,但她的年齡還小,見識也少。在她的眼裏,世界只有靈元大陸,像原始大陸這樣低等級的大陸,她也未曾聽說過;低的級的人吸取這裏的氣流會被毒死,她更是不知道。

一般,在靈元大陸上生存的人,分爲兩種,一種就是從低等級大陸上晉升而來的人,這種人被稱作‘外來族’;還有一種就是本地土生土長的,她們被稱作‘寵族’。


櫻盈,就屬於寵族。

假如櫻盈是個外來族的話,他或許能明白秦蕭的意思。

‘寵族’的父母都是靈元大陸上的,所以寵族一出生就有靈體之身;而‘外來族’,都是低等級大陸上最優秀的人,通過五千年一次的通天之戰晉升而來的。

這些低等級大陸不只有原始大陸,據說,靈元界管轄的低級大陸,有五十個之多。這些低級大陸上的人,通過五千年一次的通天之戰,只有五個人才能有幸晉升到這個高級別的大陸上來。

所以,外來族和寵族相比,經歷的磨難要多得多。而外來族的地位也是很低的,通常來到這個大陸上都會被人欺負。

這些都是後話,秦蕭目前還沒有晉升到這個大陸上來,太極兩儀法則的力量,也只不過將他帶進了靈元大陸的人造玄界中。



秦蕭一笑:“姑娘,我們是低等級的人,所以不能吸取這裏的氣流。你有沒有看到,我和黃鴛身上,不像你身上那樣,靈氣包繞、通體晶瑩。”

蠱惑 :“你說我身上‘靈氣環繞、通體晶瑩’?哈哈…你開什麼玩笑,我的身上很普通啊,哪有什麼靈氣、哪裏又會通體晶瑩啊,哈哈…我只看到你們兩個氣色乾枯,就像垂死的一般…”

櫻盈也不是在胡說,她說的的也都是實話,不同等級的人,長着不同的眼睛,看到的東西也不一樣…

還是那句話,同樣一個東西,在櫻盈的眼裏只是一束花,而在秦蕭的眼裏,那可能是個小宇宙;同樣一個東西,在秦蕭的眼裏無比神聖、充滿光輝,而在櫻盈的眼裏,那可能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物了…

黃鴛聽到櫻盈說自己跟秦蕭‘氣色乾枯、就像垂死一般’,眨眼又憤怒了。

“你又在罵誰,你才垂死一般呢!別以爲自己漂亮,看誰都是醜八怪!”黃鴛的語氣很激動,因爲在原始大陸上,黃鴛這樣的容貌,基本上是天下無雙的,她的師兄、師弟看她一眼都是奢侈,黃鴛有多麼漂亮就可想而知了。

但是,黃鴛和這個櫻盈一比,立即遜色了下來,遜色的不是一點兩點,而是‘本質’上的遜色,因爲櫻盈是‘女神’、是‘精靈’,而黃鴛只是長得如同女神罷了,但終究擺脫不了凡人的本質。

凡人再漂亮,也無法和真正的‘女神’相比。

女神的美,是充滿聖光照耀的。

就像杜莎兒一樣,杜莎兒也一樣的美,但卻比不過黃鴛。黃鴛雖然不是女神,雖然和杜莎兒一樣只是個凡人,但黃鴛的修爲比杜莎兒高出好多的層次,比杜莎兒擁有更多的天地精氣,所以,黃鴛的美不是美在輪廓上,而是美在周身散發的氣息上。

修爲,不僅能提高體質,提高內功,而且能夠提高一個人的容貌氣質,這就是萬般皆下品,唯有習武高的道理。

櫻盈見黃鴛又生氣了,一咬脣尖:“對不起,我剛纔的話是無意說出的!但我說的是事實,你們是不是病了?不然的話,氣色爲什麼會這麼差呢,一臉暗淡,佈滿青綠之色…”

黃鴛一聽,更是氣不打一處,嘴角顫抖起來:“只有死人的臉纔是青綠之色呢!好,你又罵我們,我們得罪你了嗎?”

櫻盈一臉的無奈,因爲自己說的,確實是事實。在櫻盈的眼裏,秦蕭跟黃鴛的氣色,真的跟殭屍差不多。

就在這時,一束強大而隱蔽的能量波動涌進了這個玄界,秦蕭要不是擁有捕捉次生音波的能力,就不可能捕捉到那一束隱蔽的能量波動。

那束能量波動只凝聚成了一句話:

“盈兒,回家吃飯了…”

櫻盈聽後,立即對黃鴛說道:“對不起了,我是無心激怒你的!再見了,我母親叫我回家,我要趕緊回去了…”

櫻盈說完,轉身就走開了,秦蕭想拉住她,但是怎麼也抓不到她的身子,又像是在抓空氣一樣。

靈體之身,身軀已經不再是肉體,而是用靈氣構成的,這種靈氣雖然是固態的,但本質上還是‘氣’,所以秦蕭用‘肉手’去抓,當然觸碰不到了。

秦蕭呼喊她回來,但是,因爲黃鴛跟她多次爭吵,櫻盈可能真的生氣了,就再也沒有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