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若夭不僅瀟灑簽上名字,更與司機師傅合了張影,笑着目送司機師傅離開。

0

“我總覺得你這麼平易近人一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計謀。”餘珊珊站在秦若夭身後摸着下巴上下打量。

“喂,我在你心裏就是這樣的人嗎?真讓我受傷啊!”秦若夭故作痛苦的捂着胸口,那模樣,連餐廳服務員見了都忍不住懷疑自己起來。

要不是餘珊珊已經明白她的德性,只怕也會被她的表面所欺騙。

“哼,懶得跟你說,趕緊的,去見我偶像啦!”

“喏,你偶像不就在這嘛。” 餘珊珊一個激靈,頓時全身僵硬,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覺得腦子嗡嗡的,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後退幾步都是同手同腳,眼睛瞪得圓圓的,一瞬不瞬地盯着寧浛。

寧浛淡淡微笑,纔對秦若夭說:“你很有野心,也很聰明,更會利用,還真是爲達目的不擇手段。”

說完,又看向餘珊珊:“你剛纔說的對,秦若夭的確有計謀,她知道那個司機的身份,還想通過司機的身份跟她那個小黑粉緩和關係,說不定還要拉攏對方呢。”

既然都想好了簽約秦若夭,那就得了解她從出現在網絡世界到現在所發生的所有重要事件及重要人物。

而那位爆料了秦若夭詳細個人信息的黑粉——捉妖師的信息自然得了解清楚。


“啊?主人你還想拉攏那個傢伙啊?”157又苦惱又嫌棄。

‘是啊,你的工作室總得有幾個員工爲你打掩護吧。’秦若夭答道。

聽了這話,157瞬間就開心起來,“原來主人從一開始就是爲了我啊,主人真好!”

秦若夭意識一動,在屏幕上打下一個笑臉。

唯一懵逼的餘珊珊還沒想明白,“這跟她的黑粉有什麼關係啊?難不成那個司機還是她黑粉?那他爲什麼要問秦若夭要簽名啊?”

寧浛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朝秦若夭招手,“跟我來吧,咱們上去詳細談談。”

“嗯。”秦若夭笑容款款地跟上去,順便拉起一時腳軟的餘珊珊。

以季玉楓的地位和財力,餐廳的包廂自然是SVIP級別,門外保安猶如銅牆鐵壁一般冷酷地守着,都讓餘珊珊緊張起來。

“這麼大陣仗嗎?不就見個經紀人,商量一下籤約事宜嗎……”

秦若夭面不改色地推門而入,沙發上的某人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估計這傢伙迎接他老丈人都不會這麼熱情。

在季玉楓的注視下,廖海辰尷尬地笑了笑,緩緩坐了下來。

都怪秦若夭氣場太強大,看到她就忍不住想起那個讓他恐懼的一天。

“季季季……”餘珊珊在看到季玉楓的瞬間就徹底口吃了,這個經常從她嘴裏蹦出來的人名,被她看做上流社會上流人的大BOSS居然就在她面前!

廖海辰眉頭一皺,疑惑地接話道:“babybabybaby?”

這個接話又遭到了季玉楓的白眼。

廖海辰莫名其妙的接話也讓餘珊珊意識到自己剛纔都說了些什麼,當即緊張又激動地朝季玉楓狠狠鞠了一躬,“季董事長好。”

“網友見面啊,季董。”秦若夭一把提着於珊珊的衣領,將人給拽了起來,再拖着人非常自然地在季玉楓左側的沙發上落座。


寧浛的視線在季玉楓與秦若夭兩人之間來回打量,隨即笑道:“你倆還真有點像,一個是冷麪狐狸,一個是笑面羅剎。”

“哈哈,這個綽號我喜歡,不過相比羅剎,我更喜歡狐狸。”

秦若夭撐着腦袋笑容明媚地看向季玉楓,“季董不介意把這個稱號讓給我吧?”

“絕對沒有第二個人比你更適合狐狸。”季玉楓冷聲道。

四目相對之時,四周空氣似乎都在膠着着,腦子差點宕機的餘珊珊都能發覺到氣氛不對勁。

這哪裏是來簽約的?這不會是來打架的吧?

難道這個靈魂上輩子的敵人之一就有季董?!

No!

“咳咳……那個,咱們不是來簽約的嗎?”廖海辰乾笑道。

“是啊,差點忘了正事了。”寧浛落座,打開電腦,那端正的四號字足足有四五十頁紙。

還不等餘珊珊細看,秦若夭就看到了其中一條:交代人際關係網,並給出詳細聯繫方式及家庭情況。

“寧經紀這是買人還是籤藝人呢?”秦若夭不鹹不淡地說。

“有什麼不同嗎?藝人對我們來說就是商品,要保證商品的質量就得有全方位的考量。”

“是啊,藝人的質量自然得好好考量,但你還要管你做出來的質量上乘的包旁邊的包是怎麼來的?”

秦若夭的神色冷了下來,“你要我的交際圈的基本信息我還可以理解,瞭解得這麼詳細,你說我可不可以告你是販賣私人信息呢?”

“秦若夭!你說什麼呢!”餘珊珊緊張地拉了拉秦若夭的衣角,小心翼翼地觀察着寧浛的表情。

寧浛一直維持着最初的笑容,看不出喜怒,“我知道你不喜歡被約束,但我怎麼能保證你會爲公司的利益考慮呢?

就憑你在《荒島日記》節目中的表現,我就得做好萬全的準備啊。”

“早就叫你不要亂來了……”餘珊珊瞪着秦若夭,此時她的狀態就跟個被班主任訓話的學生似的。

“那還真是抱歉了,你這份合同不適合我。”秦若夭與淡風輕地將電腦往寧浛那邊推過去。

餘珊珊一愣,拉着秦若夭低吼道:“你瘋了嗎?這可是東鼎娛樂,你居然不簽約了!”

“我什麼時候說我不簽約了?”

秦若夭挑了挑眉,轉頭笑意嫵媚地望着季玉楓,風情萬種地來了個wink,“畢竟季董可是我最看重的BOSS呢。”

“噗——”廖海辰這次沒被秦若夭美豔的模樣給吸引,反而害怕不已。

害怕的原因不在於秦若夭的wink,而在於她wink的對象!

要不是寧浛在,他小舅絕對能一腳把秦若夭踹飛出去!

不對,以秦若夭那戰鬥力,估計兩人是打起來。

“抱抱歉……”廖海辰趕緊將茶几上的紅酒擦了擦。

шшш⊙ttκǎ n⊙¢Ο

視線一瞥,果然看見他家小舅放在膝蓋上的手緊握成拳,手背青筋凸起,正在瘋狂忍耐着。

季玉楓冷冷地瞪着秦若夭:“少在我面前做這麼做作的動作!”

做作二字說出來彷彿要咬碎了一口白牙。

秦若夭挑眉,動作瀟灑的翹起腿,往後一靠,右手手臂搭在沙發上,帶着一絲痞氣笑道:“要不是季董顏值夠高,我也沒這個胃口做這種表情啊,難道不好看嗎?”

最後這個問題是問的廖海辰。

早就被秦若夭的顏值所折服的廖海辰老老實實的點頭,被自家小舅一瞪,又乖乖搖頭。

秦若夭有些失望地搖搖頭,這牆頭草不太聽話啊。

打消了逗逗這倆舅侄的想法,秦若夭笑着看向寧浛,並挑了挑眉。

寧浛無奈地笑了笑,“跟你合作真是一點好處都不讓佔啊!”

說着,便從抽屜中拿出三份打印好的簽約合同,“希望你的本事能對得起你這份合約。”

“金牌經紀人的眼光不會差,能力更不會差,你對你多大的期待,我就有多大的本事。你難道還不相信你自己的能力?”

聽了秦若夭這話,寧浛都笑出了聲,“跟聰明人合作就是不一樣,威脅都不管用呢!”

秦若夭淡淡勾脣,簡單翻閱,就在簽名頁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這……這就簽好了?你們都說了些什麼啊?”

合同都已經簽好收下,餘珊珊還是很懵的狀態。

她大概能猜出,第一份合同其實是在試探她們的態度,但是爲什麼要試探?還有秦若夭到底跟季董有什麼關係?

餘珊珊用着懷疑和防備的眼神看了秦若夭一眼。

這個靈魂渾身都是祕密,到底做了些什麼事她也不知道……

“下面到你了,餘珊珊小姐。” 寧浛身子往前傾,手臂搭在膝蓋上,渾身散發着讓人覺得親切溫和的氣場。

這種改變讓餘珊珊頓覺輕鬆,也更加認真地看着寧浛,期待着自家偶像誇獎自己。

“我想秦若夭現在工作也不多,你應該能在一天之內將所有資料都移交給我吧?順便整理一下你的圈內資源聯繫人,人脈永遠都不嫌多!”

寧浛有條不紊的吩咐着,按照自己的安排和需要讓餘珊珊做些準備。

一段話吩咐下來,餘珊珊越聽,臉上的笑容也越發淡了。

聽到最後,望着寧浛神采奕奕,自信飛揚的笑容,餘珊珊有些手足無措地看向身邊的秦若夭:“那……那我做什麼?”

“嗯?”寧浛面露疑惑,隨即恍然笑道:“是我的錯,說得不夠清楚,我的意思是以後就由我來帶秦若夭。”

“那我呢?”餘珊珊有些慌亂,只能用眼神向秦若夭求助。


秦若夭只是看着寧浛。

“我想你也知道你自己的業務能力,身爲經濟人,不管在什麼時候都要站在自家藝人身邊,哪怕你帶的這個貨物不盡如人意。”

“什麼……什麼意思?”餘珊珊臉色發白,呼吸都變得小心起來。

“據我的瞭解,在秦若夭面臨緋聞,黑料加劇的時候,你擅離職守,並且都沒有這個能力幫她解決,並且在剛剛我對秦若夭出列無理條款的時候,你也是與秦若夭站在對立面。”

寧浛失望地搖了搖頭,“就你這水平想做經紀人,只怕早就把你家藝人給賣了,還在那高高興興的爲買家數錢呢!”

寧浛說話沒有任何收斂,房間內的其他人也並沒有站在餘珊珊這邊安撫她的情緒。

包括秦若夭。

餘珊珊臉色變得慘白,雙手緊握成拳,如坐鍼氈。

“我……我只是看到您很激動……”

“那是你的個人情緒,不要帶到工作上來,這是上班族的基本素養你不會不知道吧?況且還是在將這個要求很看重的娛樂圈。”

寧浛的神色變得凌厲起來,讓餘珊珊心虛不已。

她確實是不夠專業,對秦若夭也不夠信任,因爲她根本就不是她所認識的秦若夭啊!

她要怎麼說?

不能說!

“看來你的這個閨密跟你的關係不是很好啊。”寧浛看向秦若夭調侃道。

隨即又對餘珊珊說:“不管你跟秦若夭之間有什麼矛盾,哪怕你的藝人是你圈內的死對頭,你也要拿出百分之百的專業的態度讓你手中的藝人得到更好的發展。

而不是將私人感情與你手中的商品聯繫起來,導致你的商品價值降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