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然的計謀得逞,臉上露出喜色道。

0

「當然!我看你在刀道上挺有天賦的,傳給你,我這馭刀術也不會蒙塵,或許可以發揚光大下去!」

尉遲天一本正經地看著秦穆然,看那個樣子就好像他是真的看上了秦穆然的天賦一般。

可是事實只有秦穆然和尉遲天知道,純粹是因為尉遲天要佔南宮正的便宜才這麼說的。

不得不說,這尉遲天也是不要臉,睜著眼睛說謊話都能夠說的如此清新脫俗,不愧為沖氣境的大能!

「尉遲前輩你放心,我一定將您的馭刀術發揚下去,用您的馭刀術斬殺一切來犯之敵,讓他們見識馭刀術的恐怖威力,讓您的威名遠揚古武界!」

秦穆然趁機誇讚了尉遲天一句。

「嗯?現在你叫我什麼?」

尉遲天瞪了秦穆然一眼,開始裝腔作勢擺起譜來道。

「師…師傅!」

秦穆然靈機一動,如何不知道尉遲天的意思,連忙改口道。

馭刀術沒到手呢,可不能翻臉,等自己學到了馭刀術,然後再告訴尉遲天自己的師傅是誰,不知道,到那個時候,尉遲天還會不會像現在一樣淡定。

敢跟陸地神仙老道士並輩自稱,恐怕就算是給尉遲天十個膽子也不敢這麼做。

老道士是什麼樣的人,那可是神一般的存在啊,尉遲天肯定也會害怕,這就是秦穆然故意留的一手來對付尉遲天的。

想要佔小爺的便宜,你們兩個老狐狸,看小爺怎麼損你們。

秦穆然在心中想著,只要馭刀術到手,到時候兩個人的表情一定會很燦爛的。 “啊?我,那個,你剛纔說什麼?”崔美美似乎,有些走神,驚訝的說道。

康惠皺起了眉頭,包括其他人也眼中也閃過一絲疑惑。

“這崔美美究竟是怎麼回事?最近似乎老是在走神啊!”

“大概實在想葉楓吧!畢竟葉楓這段時間好久都沒有見到了!”

“你們說有沒有可能是和葉楓吵架了?所以心情不好?”

房間中其他社團的人發出一陣竊笑聲,崔美美的眉頭微微皺起,然後看向一旁的成浩。

“康主席,對這件事情我們不知火併沒有什麼意見!”

成浩站了起來,冷聲說道,而其他人聽到‘不知火’三個字,不由臉色一變。

“成浩,你難道忘了學生會的規矩了?在人前沒有什麼不知火,你們的社團是古文社!”王燁冷笑道:“莫非你將康主席不放在眼裏?”

康惠眉頭一皺,但是並沒有說什麼,而是擔憂的看了崔美美一眼。

“王燁,我們自然知道!不過這和你並沒有關係吧?畢竟只要是學生會開會,你們的社長從來沒有參加過。要說將康主席不放在眼中,恐怕你們攝影部纔算的上吧?”

成浩臉上剛閃過一絲怒火,他身旁一個男子站了起來,攔住了成浩,然後轉頭對着王燁說道。

男子身材修長,一頭亞麻的捲髮,娟秀的五官讓人心生好感,但是一雙笑眯眯的眼神中縷縷寒光閃動着。

成浩看着攔住他的男子,冷哼一聲,然後又坐在了座位上。

“哈哈,林夕,看樣子成浩並不領你的情啊!”

王燁聽到林夕的話,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但是看到成浩的舉動,又嘲諷的說道。

男子眼睛的弧度更大了,似乎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說道:“抱歉!林夕是誰?我不認識他,現在請叫我凌風!”

“凌風?”

周圍人皺着眉頭看着凌風,就連康惠也詫異的看着他,而在凌風身旁的崔美美嘆了口氣,坐了下來,成浩則憤憤的瞪了凌風一眼。

“哼,我管你是凌風還是林夕!總之,你們到底是什麼意思?”王燁冷哼一聲,說道。

“什麼什麼意思?這件事情和我們沒有關係吧?”凌風攤着手,說道:“這本來就是學生會的事情,我們社團不過是過來報個到而已!何必那麼認真?”

“報道?”

衆人沒有料想到凌風會這麼說,這完全是不給學生會面子啊?這讓康惠的臉面放在哪裏?

“學校是大家的學校,自然不光是學生會的事情!”康惠沉聲道:“況且你們社團的副社長崔美美可是宣傳部部長,也算是學生會的一員,怎麼說和這件事情沒有關係呢?”

“恩!這麼說確實有些關係!”凌風盯着崔美美看着片刻,似乎在考慮着什麼,然後說道:“那麼這樣如何?崔美美這個宣傳部長不做了,怎麼樣?”

崔美美猛然站起來,叫道:“林夕,你在胡說八道什麼?你知道當初爲了成爲宣傳部長,葉楓付出了多少代價麼?”

所有人臉上露出了錯愕的表情,呆呆的看着凌風,似乎有些不相信。

至於崔美美的話,他們倒也完全理解,畢竟當初各大社團爲了宣傳部長的職務,明裏暗裏沒少爭鬥,所以也能理解崔美美爲什麼這麼激動。

“林夕,不,凌風,你要對你的話負責,要知道這麼做,葉楓可是。”

康惠沉聲說道,但還沒說完便被打斷了。

“放心吧!這就是我們社長葉楓的意思!”凌風說道:“我們社長說了相比這些繁雜的事情還不如多研究研究古文呢!”

“繁雜的事情?”康惠沉吟片刻,覺得以葉楓的性子倒是有可能,只不過。。

“美美,葉楓真是這樣認爲的麼?”康惠說道,而其他人也投去了詢問的目光。

崔美美咬着嘴脣看着笑眯眯的凌風片刻,然後聽到康惠的話後,艱難的說道:“是,我是要要辭去宣傳部長的職務!”

房間中立刻安靜了下來,所以人都不解地看着崔美美和凌風。

當然,也有人注意到旁邊的成浩在咬牙切齒的瞪着凌風,但卻並沒有說些什麼。

“好吧!我明白了!”片刻後,康惠長舒了口氣,然後轉頭看向另外一邊,那裏坐着一個肉山一般大小的白胖子。

“賈志文,你是什麼建議?”康惠出聲道。

“呵呵,我只想問一句,訂婚宴是不是有很多好吃的?”賈志文笑着問道。

康惠看着腮幫子上對着兩塊贅肉的賈志文,嚴肅的點點頭,說道:“有!”

賈志文眼中一亮,說道:“那就合到一塊吧!畢竟晚上就可以吃到好吃的了,要知道浪費食物可是。”

“好了!我知道了!”康惠打斷了賈志文,連忙說道:“大家沒有別的建議了吧?要是沒有,那麼就這樣說定了!今天晚上兩件事情一起辦!”

賈志文幽怨的看了康輝一眼,頓時讓康輝打了個冷顫,而在賈志文身後的社員們都不住的嚥着口水。

“我真是有病,沒事幹了問這幫餓死鬼做什麼?”

康惠看着賈志文,心底嘆了口氣,然後皺眉看向凌風、成浩、崔美美氣氛並不是很和諧的三人,心中冒出了疑問——“這不知火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葉楓到底是怎麼想的?”

半個小時後,會議結束,崔美美、凌風、成浩三人來到了一件教室中。

隨即崔美美在周圍貼上了不少和當初安希俊手中一樣的靜音符,成浩手中的黑炎佈滿了整個教室,然後凌風身上飛出幾十只好像黑色的昆蟲消失在四周。

當三人做完這一切後,成浩猛然衝到凌風面前,右手掐住了凌風的脖子,而左手升起了一團火焰。

“林夕,你必須要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不然今天我絕對是不會放過你的!”成浩森然的說道。

凌風依然一副笑眯眯的模樣,說道:“不是林夕,是凌風!”

“凌風?凌駕葉楓之上?林夕,你以爲你改個名字就可以超越葉楓?太可笑了!”成浩手中的黑炎猛然大了兩倍,然後狠狠地向着凌風的腦袋砸去,同時喝道:“告訴你,葉楓是沒有人可以超越的!” 南宮正在一旁,尤其是聽到秦穆然叫尉遲天師傅以後,以他的聰明才智,瞬間意識到了一件事情。

他與秦穆然平輩而論,現在秦穆然叫尉遲天師傅,那麼算起來,自己無緣無故地矮了尉遲天一個輩分啊,就因為這個小混蛋,讓自己被尉遲天壓了一頭?

「秦穆然,你個小混蛋!」

南宮正放下手中的茶杯,怒道。

「師兄,你罵我幹嘛!」

秦穆然自然是知道南宮正為什麼罵自己了,可是現在的他還要強行裝成一副我不知道,我是無辜的樣子。

「我罵你,我還想要打你呢!難怪你那麼肯定尉遲天會教你,何著是想要來占我的便宜來了!」

南宮正看到秦穆然這個樣子就是忍不住想要動手。

他發現,自己修鍊多年的養氣功夫在面對秦穆然的時候,總是破功。

「別這樣,君子動口不動手,再說了師兄,你都這麼大的歲數了,太容易動怒傷肝,而且你的心肺功能如果還不好的話,很容易中風,到時候你倒在這荒山野嶺的,誰知道呢!淡定,淡定!」

秦穆然看著南宮正淡淡地說道。

「我……」

南宮正被秦穆然這一句話氣的,直接沒法接下面的話了。

「哈哈哈,南宮正,你也有今天啊!不管了,現在穆然是我的徒弟,我就註定比你大一輩!」

尉遲天整個人都很開心地看著南宮正。

憋屈了這麼多年,總算是在一件事上壓制了南宮正揚眉吐氣了。

「走!小子,老夫今天心情好,現在就教你馭刀術去!」

尉遲天說著便是站起身來,向著茅草屋外走了過去。

「好嘞!」

秦穆然跟隨著那叫一個爽快,當即便是跟著離開,獨留南宮正一個人在茅草屋裡,氣的吹鬍子瞪眼。

尉遲天走出茅草屋后,並沒有走遠。

翠屏山本就地處偏僻,周圍不遠處恰巧有一處茂密的竹林。

尉遲天走到竹林后便是停下步伐,等待秦穆然的到來。

秦穆然來到竹林以後,尉遲天轉身看向秦穆然道:「小子,想要學習馭刀術,那就先讓我看看你的刀法到了哪一步吧!」

「那簡單,可是我沒有刀啊!」

秦穆然盯著尉遲天手中的青龍刀,意思很是明顯,想要感受下青龍刀的厲害。

「就知道你一直不放過它,噥,借給你用!」

尉遲天白了秦穆然一眼,然後一手拂過青龍刀的刀身,一道青芒一閃而過,上面注入的刀意被他抹除。

「開始吧!使出你的最強刀法!」

尉遲天將青龍刀扔給了秦穆然,秦穆然一手橫空,握住刀柄,手腕一翻,青龍刀揮舞而出,割動空氣,發出嗡嗡的聲響。

「天刀三式!」

秦穆然手持尉遲天的青龍刀,整個人身上的氣勢都爆發了出來。

不得不說,尉遲天的青龍刀不愧是一把戰國時期的寶刀,入手很輕,但是他的刀刃卻是無比的鋒利,幽幽的青芒透露著肅殺的凶意。

「一刀山河開!」

秦穆然身體一顫,一股氣浪以他為中心向著四方擴散而去,體內,《元龍訣》的古武心法運轉,丹田之中的勁氣釋放出來,順著經脈,滋養全身,隨後沿著手臂注入到了青龍刀之中。

「轟!」

秦穆然目光一稟,眉頭一蹙,一步前踏,飛入半空中,同時順勢刀芒劈落而下。

一道青色的刀芒從天而降,在他的身後,一座高山巍然聳立,高山之下是澎湃洶湧的大河。

突然,從天而落一道刀光,那刀光破空而來,好似要將這世界一分為二。

刀光咆哮,橫掃而過高山和大河將其摧毀。

「鏗!」

一聲爆響傳來,眼前的竹林經歷了秦穆然這一刀,赫然爆炸開來,層層疊疊,好似疊浪般倒在了地上。

秦穆然收斂身上的氣勢,四周又逐漸平靜了起來,好似最初一般。

收起青龍刀,將刀遞給尉遲天。

尉遲天看著秦穆然劈出的這一刀,心裡也是震撼。

如此精妙的刀法,即便是跟他的馭刀術相比也若不了多少,如此高深的刀法秦穆然習得竟然還會渴望自己的馭刀術,看來馭刀術在秦穆然的心中也佔據了很重要的位置。

這麼一想,尉遲天的心中不免又有些得意。

「不錯!沒有想到你的刀道已經到了人刀合一的境界!」

尉遲天看著秦穆然,誇讚地說道。

「你可知道,習刀有三種境界?」

尉遲天突然問道。

「習刀三境界?」

最強女婿 聽到尉遲天突然這麼問,秦穆然整個人一愣。

「沒錯,習刀有三個境界,識刀,練刀,心刀!」

尉遲天點點頭道。

「識刀就是認得刀,刀有好刀,壞刀,利刀,鈍刀,知道這把刀的好壞,也是戰鬥中取勝的關鍵之一。」

「練刀,即練習刀法,刀中八法,掃、劈、撥、削、掠、奈、斬、突。練好每一法,就能夠達到人刀合一的境界。」

「心刀,即刀心,心中有刀,手中即便沒有刀,爆發出的力量也會如同有刀般強勢,以勁氣化刀,同樣可以勢如破竹,雷霆萬鈞。」

尉遲天看著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你小子的刀法如今只到了識刀和練刀兩個境界,至於心刀,還差一點火候。」

尉遲天搖了搖頭道。

「心刀?心中有刀嗎?」秦穆然問道。

「是,心中有刀,手中無刀!」

「其實我也可以!」

突然,秦穆然如此說道。

「嗯?」

尉遲天有些意外,以他的眼力絕對不會看錯啊。

「是這樣嗎?」

說話間,秦穆然周身勁氣再次一震,一手朝著前方甩出一道勁氣,勁氣化成無形的刀光,沖向了前方,赫然,一片竹林被勁氣化成的刀光砍斷,朝著同一方向倒了下去。

「這…..」

尉遲天看著秦穆然打出的這一記刀光,整個人愣住了,剛剛秦穆然還沒有心刀,這自己一說就領悟了?這麼快?

這是什麼個天賦啊!怕是上輩子是個妖孽吧!

一想起自己參悟心刀可是足足花費了十來年,秦穆然花費了有十來秒嗎?

人比人氣死人啊! “轟!”

成浩手中的黑炎砸在凌風的腦袋上,凌風的腦袋化作無數星星點點的黑炎向着四周飄散開來。

一句無頭的屍體倒在了地上,但是一旁的成浩和崔美美臉上卻沒有一點變化。

“太絕情了!”

一聲幽幽的嘆息聲響起,地上的身體瞬間爆成一團蟲雲,在空中發出一陣嗡嗡的響聲,接着在一旁不斷地變化着形狀,重新組合成了一個人形。

凌風的身影再次出現,笑眯眯的看着成浩,顯然之間的那聲音便是他發出的。

但隨即成浩冷笑一聲,凌風的臉上的笑容一僵,臉色蒼白的看着凌風,眼中充滿不可思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