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嬌嬌示意性的點點頭,沒想到的是,許子盛大笑一聲,指着林羽說:“我爺爺都這樣了,你們東科的人到這個時候還過來煩我,不就是那個計劃書嗎,告訴你們,黃了,給我滾,和你們公司的合作全部取消!”

0

許子盛是真的怒了,因爲爺爺的事,他很悲痛,所以此時此刻,他迫切的想要尋找一個出氣筒,正好出現的林羽和秦嬌嬌,正好成爲了他們的出氣對象。

當即,秦嬌嬌整個人不好了,早知道這一次不應該過來,沒想到撞到槍頭上。

忙拉着林羽想走,想着等對方氣消了再來。

不過林羽知道,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許老爺子病危這麼多天,若是再不治療,那纔是真的麻煩。

重生豪門:首席夫人太兇勐 他掙脫徐嬌嬌的約束,說道:“許先生,說句不好聽的話,反正你爺爺要死了,你爲何不讓我試試呢?”

“你說什麼!”許子盛惡狠狠的看過去,這模樣格外猙獰。

雙世寵妃,誤惹妖孽邪王 秦嬌嬌忙拉了拉林羽,林羽扭頭喝道:“秦嬌嬌,你信不信我?”

這句話被林羽問住了,秦嬌嬌驚愣在當場,她此時覺得,林羽現在格外的男人,他已經不再是那個受她隨便欺負的男人了。

秦嬌嬌扭頭朝許子盛說道:“許先生,這位雖然是我公司的職員,但是對醫術絕對了解,我爺爺秦問天多年的頑疾,就是他治好的,請你務必讓他試試,我以我秦家的名譽做保證!”

許子盛皺眉說:“當真?”

“千真萬確!”秦嬌嬌說。

“試問,我爲什麼騙你?”林羽說。

沈老冷冷說:“大言不慚,以爲花毒是什麼?這麼好解我早就解了。”

“既然如此,你爲什麼不讓我試試?”林羽說。

“哈哈,好,就讓你試,你要是能成功,我叫你師父,不過若是你不能成功,哼,你要是治死了人,那就是殺人,那是要坐牢的。”沈老說道。

林羽點頭說:“沈老,你就看好吧。”

許子盛和一干醫護人員都讓了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林羽,不知道他怎麼弄?

都市鴻蒙系統 林羽走了過去,許子盛語氣很不好的說道:“我是看在秦小姐的面子才讓你試試的,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林羽默默點頭。

“呵,你們都看看怎麼救人吧,這種難得的救人時刻,可是很少見的啊。”沈老平淡的朝主治醫師他們說着,語氣充滿了嘲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在擠兌林羽呢。 林羽聽着沈老的嘲諷之言,他也沒多說,現在是治病救人的重要時刻,絕對不能夠分心。

依照藥老的所言,他先查看了一下病人的脈搏,此時此刻已經非常微弱了,稍有不慎就是心臟驟停的結局。

隨後,他讓護士遞來鹽水,把病人扶了起來,衆目睽睽之下,竟然直接往鼻子倒了下去。

“瘋子!”沈老神色很不好看的說道。

許子盛想要質問林羽幹嘛,不過剛剛過去,秦嬌嬌連忙攔住了他,說道:“許先生,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相信我的朋友,請你也相信我。”

許子盛這才深吸一口氣,再仔細看着。

鹽水灌了一會兒之後,令人驚詫的是,病人突然“咳嗽”一聲,有反應了。

病房裏所有人目光一凝。

緊接着,林羽絲毫不敢怠慢,在他們的注視之下,輸入靈氣,查看病人口腔的時候,不經意間又扔下一顆早已準備多時的靈氣丹,隨後合上他的嘴巴。

做完這些之後,林羽鬆了一口氣,繼續輸入靈力。

不過由於在場的人中間,沒人懂靈力,所以林羽輸入靈力的動作就是拖着病人的背部,這讓衆人翻起了嘀咕,這就救好人了?

沈老終於忍不住說:“糊弄人也不用這樣糊弄吧?”

“沈老,你可是要記住,如果我救人了,你可是要叫我師父的。”林羽語氣平淡的說。

此時他已經明顯的感知到,這許老爺子的生機在快速恢復,這是得益於他的靈氣纔有的結果。

就在衆人都以爲,林羽是在糊弄人的時候,奇蹟出現了。

昏迷中的許老爺子再次咳嗽了幾聲,隨後口中發出一陣呢喃。

“咳咳,我……咳咳,我怎麼了?”許老爺子居然開口說話了。

頓時,許子盛整個人都激動了,連忙過來說:“爺爺,你可算是醒了。”

下一刻,許老爺子果然睜開了眼睛,說道:“我昏迷多少天了?”

一時間,主治醫師和衆小護士,沈老,都瞪大了眼睛,眼中一片不可思議。

主治醫師想:靠妖啊,這小年輕真是個醫生,而且是個比沈老還厲害的醫生,我剛剛居然還罵他禽獸?

護士妹妹心想:好猛好男人啊,年紀輕輕就是個比沈老還厲害的大醫師,我剛剛居然還罵他禽獸不如?天吶,就算是禽獸這種好男人我也要!

秦嬌嬌驚訝心想:小混蛋果然是小混蛋,這醫術了不得啊。

沈老震驚莫名:傳說中的花毒居然被解了,難道自己以前所學的都是假的?完了,這下臉真的丟大了。

在衆人驚愣的目光中,病人緩緩看了過來,說道:“子盛,我……咳咳,我怎麼了?”

“爺爺,你可算是醒了,太好了。”隨後,許子盛把事情的經過都說了一下,最後,直接朝林羽跪了下來,“林先生,之前的事真的很抱歉,我情急之下,以爲你……”

“誒,許先生你也是救人心切,我能理解的,你趕緊起來。”林羽連忙說道。

“林先生你太客氣了,現在你是我家的大恩人,這一拜是一定要的,還請你和秦小姐稍等一下,待會我收拾一下接待你。”許子盛激動的說。

林羽和秦嬌嬌退到門口,主治醫師激動的握住林羽的手,說道:“林先生,你的醫術讓我歎爲觀止,方不方便留個電話,以後有什麼事我請教你。”

“誒,我平時很忙的,再說我來到這裏是出差的,所以……”

“哦,真是遺憾。”

沈老臉色尷尬,搓着手說:“師父……”

確實尷尬啊,他這一把年紀了,足足大林羽一個輪,沒想到這時候叫他師父,這老臉沒地方擱了。

但是再尷尬,之前的約定沈老倒是沒想過反悔,隨即說:“師父,你這個是使用的什麼辦法救人的?”

“不好意思,之前我和你說是開玩笑的,我不收徒弟,所以你也不必問我。”林羽淡淡的說。

自己的救人方法只有修士才能用,林羽纔沒空教給他,可是在外人看來,林羽這是逼格高啊,畢竟只有大師中的大師,纔會對沈老不屑一顧的。

頓時,周圍人對林羽更加敬重起來,心中紛紛想着,也許這位騷年就是傳說中那些天賦很高的學醫天才吧,當然,他的背後一定有一個灰常厲害的師父。

沈老雖然很想弄個清楚,但是一想起自己之前的冷嘲熱諷,他就羞愧的恨不得馬上找個地方鑽起來,現在自然是沒臉再問了,於是找了個藉口,長吁短嘆的告辭了,走的時候還打定主意,回去之後一定要多多精研醫術,瞧瞧人家,小小年紀就比自己厲害了,長江後浪推前浪啊。

許子盛沒耽誤多少工夫,很快出來了,對林羽又是一陣感激的話,他也是聰明人,自然知道秦嬌嬌來到這裏是幹嘛的,當即拍板,說和東科的合作全部支持。

兩人沒想到,事情居然就這樣完美解決了,林羽感慨,特麼的早知道就直奔這裏來了,還省的麻煩。

不過接下來,他拿出手機視頻,給許子盛看了徐天宇在賓館房間威脅秦嬌嬌的那一幕。

“許先生,你公司裏的人人品可不太好啊,別到時候傳出去,影響你公司聲譽。”秦嬌嬌淡淡的說道。

“二位放心,從今以後,徐天宇和我公司不會再有什麼關係。”許子盛點頭說道。

“還有那個房海,他和秦玉山走的很近。”林羽提醒說。

婚不受色:老公愛的好凶勐 許子盛眼眸一閃,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代表什麼,隨即說:“我知道了,多謝林先生提醒。”

接下來和秦嬌嬌談生意的時候,許子盛主動爲秦嬌嬌擡高了價格,這一下爲東科科技的公司帶來了多一倍的利潤,對此,林羽和秦嬌嬌都沒說什麼,因爲他們知道,這是許子盛的謝禮。

隨後秦嬌嬌和許老爺子打了招呼,離開了這裏,出來後,秦嬌嬌把林羽一頓好誇,林羽都有些飄飄然了。

轟隆隆……

這時候,天空傳來一陣雷鳴,林羽奇怪的拿出手機,從打雷的時候,羣裏就一刻不停着,難道發生了什麼事? 轟隆隆……

原本還萬里無雲的天空,天空突然烏黑了起來,這雲格外的黑,可是光聽見打雷聲,就是沒有下雨。

緊接着,狂風捲急而來,吹得路人東倒西歪,秦嬌嬌急聲說:“看這樣子下大雨了,我們先回去吧。”

“嗯。”

坐上了回賓館的車,林羽拿出手機翻看了一下,這一看,才發現羣裏鬧翻了天,似乎是在討論上官仙兒的事。

他突然想起了,來這裏的時候,上官仙兒就在羣裏說過,她也來到這裏了,難道是她出了什麼事?

地洞君:仙兒妹妹現在到底在哪啊?離她發出最後的求救消息已經很久了。

馬兒君:我已經趕到她發消息的地方了,可是沒人。

“那怎麼辦?”

“大家不要急,仙兒妹妹身上有很多隨身攜帶的法寶,不會有事。”

“可是那些妖修邪惡無比,真是怕仙兒妹妹出事啊。”

藥老:此次仙兒她只帶了一些低級符,我怕有事,大家離湖州近的,一定要多找找,拜託了。

“那是自然的,仙兒妹妹那麼好,我們肯定要找。”

“我命令手下弟子也出去找。”

“我也是……”

林羽眉頭一挑,沒想到上官仙兒遇到妖修?

他往上翻,果然,在上面有幾條上官仙兒發的求救消息。

上官仙兒:有誰在湖州嗎,我在一個大河邊上,遇到妖修,中毒了,不能運功,誰能救救我?

上官仙兒:我離開大河邊上了,來到一個很高很高的大樓邊上,一大羣妖修在找我,怎麼辦?

上官仙兒:我符紙都用的差不多了,這次高級符紙沒有帶出來,我靈力不能用了,怎麼辦,誰來啊?我在一家麪館門口……

林羽眉頭一皺,沒想到上官仙兒遇到這麼大麻煩,這糟糕了,上官仙兒人不錯,自己還從她手裏用辣條騙來了很多好東西,他心裏也不希望上官仙兒有事。

想到這裏嘆了一口氣,自己雖然很想救人,但是林羽有自知之明,自己那麼弱雞的身手,上次也是給那些妖修送菜。

畢竟電視上都是這麼演的,那些妖修一個個邪惡無比,殺人如麻,自己這點弱雞的實力哪打得過他們?

不過緊接着,便看到羣裏一個叫雷公的發信息。

雷公:大夥放心,在我打雷的威懾之下,那些妖修暫時退去了。

“那就好。”

“不過還是要找到仙兒妹妹,現在很多凡人也很壞的,仙兒妹妹現在失去了靈力,遇到他們就麻煩了。”

“是啊,大家抓緊找吧。”

林羽看到這,心中一動,也爲上官仙兒擔心起來。

於是問司機:“司機大哥,你們這裏哪裏有很高很高的大廈?大廈邊上還有面館的。”

司機指了指前面的建築,說道:“諾,那裏啊,那裏還有好幾家麪館,咋地了,你要吃麪?我可跟你說,這吃麪還是去小吃一條街,那裏正宗。”

“停車。”林羽突然說。

司機在路邊停下,林羽下車對秦嬌嬌說:“我突然想到一件事要辦,BOSS,你先回賓館吧。”

沒等秦嬌嬌說話,林羽直接走了,秦嬌嬌一臉無語,本來還想和他吃大餐,這小子居然跑了。

後面的一輛車上,江波開車打電話說道:“秦總,林羽和秦嬌嬌分開了。”

“秦嬌嬌居然把生意都談成了,瑪德,你跟上林羽,想辦法撬開他的嘴。”經過這一次的事情,秦玉山也知道了,這林羽根本就沒有投靠他的意思,因此既然如此,軟的不行,就只能來硬的了。

江波說:“秦總,你的意思是……”

“跟蹤他一個人去哪了,然後和我報告。”

“是!”

……

林羽下車後,一個人朝着最高的大廈走去,一邊走一邊給上官仙兒發去信息。

林羽子:你在哪?在嗎?我應該在你附近?

寵臣的一品福妻 只可惜,上官仙兒沒有迴應,路過一個小巷子,突然,敏銳的聽力傳來一陣不和諧的聲音。

“媽賣批的,今天賺大了,逛街撿了個大妹子。”

“嘿嘿,老大,待會帶回去你玩了之後,可別忘了我們呀。”

“這個你們放心,以我的戰鬥力,三炮,只需三炮,然後你們可以上了。”

“哈哈,老大戰鬥力就是強悍,謝謝老大,這妞可真正點啊,居然暈在了這裏,真是大便宜。”

“哈哈,哥幾個小心點,如此妹子可別弄傷咯,擡上去……”

林羽心中咯噔一下,壞人,一定是壞人。

幾個“嘿喲嘿喲”擡東西的聲音還在傳過來,循着聲音,林羽進入小巷,三個男的正擡着一個猶如仙女一般的美女往樓梯上走去。

少女顯然暈過去了,小臉煞白,長髮垂在一邊,她的皮膚很白,個子不是很高,但是發育的很好,該大的大,不該大的不大,完全是小蘿莉級別的。

也難怪這幾個小流氓窺視這妹子,就算是林羽看了,心中不免也挺激動的,這簡直就是天上的小仙女啊。

看到這一幕,林羽當即怒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居然欺負小蘿莉,哦不是,小女生。

他走過去,喝道:“喂,你們幾個,放下小女生,否則我揍你們。”

哥現在可是修煉了強大的武功,記得上一次揍欺負郭影的那幫人,都是輕輕鬆鬆,所以林羽現在一臉輕鬆。

三個凶神惡煞的人扭頭看來,最矮的一人說:“大哥,我們的臉被他看到了。”

最瘦的一人說:“媽賣批的,削他。”

鬥雞眼老大冷哼一聲,第一個從樓梯上跳下,哎呦,逼裝大了,崴到腳了。

一瘸一拐的繞到林羽後面,冷冷說:“小子,要怪怪你倒黴。”

與此同時另外兩人也把林羽圍了起來,林羽深吸一口氣,打架麼?正好檢驗一下自己最近所學。

靈力升起,對着前面的鬥雞眼就砸了過去。

“哎呦……”鬥雞眼捂着眼睛說:“這小子不按套路出牌,瑪德我還沒喊開始……”

不過他的兩個小弟都朝林羽撲了過去。

“小子看拳。”

“小子看腳。”

林羽喝道:“攻擊符……”

“……”

“……” 林羽心想:打打殺殺什麼的,太不文明瞭,還是直接來符方便一些,反正之前用辣條和上官仙兒換了那麼多符紙,不用白不用。

但是事實是,對方的攻擊太快了,而且是兩個人同時攻擊,林羽一激動,直接拿符紙出來了,畢竟安全第一。

“砰砰!”

符紙的靈力攻擊根本不是這種普通人能夠承受的,頓時兩人飛了出去,餘下的鬥雞眼懵逼了。

丫的眼睛被打了一下自己眼花了不成,就看到對方扔出一張破紙,然後自己兩個虎背熊腰的兄弟就這樣飛出去了。

瑪德自己現在從鬥雞眼變成了近視眼,不行,趕緊去醫院看看眼睛去。

林羽扭頭看去,一腳把他踢飛,鬥雞眼爬起來就跑。

看了看另外兩個暈過去的人,林羽來到小女生邊上,扶她起來。

小女生面容精緻,但是沒有一點化妝的痕跡,當真是原裝的……

不過這些不重要,林羽不是那種只會看外表的膚淺人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