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楓恰好在此列。

0

因爲秋楓的處世態度,似乎不受外物羈絆,隨心所欲,即便是李皓月也不由有些折服。

秋楓感嘆李皓月的個人魅力,李皓月同樣佩服秋楓的格局。

能讓李皓月主動握手,在香江能有幾人?

這代表了一種重視,和認同。

但是秋楓的想法是一回事,狄麗巴的想法又是另外一回事。現在或許是朋友,以後的發展誰說得好?

“你們握夠了沒?”燕婷婷氣鼓鼓地瞪着秋楓。皓月哥的手她都沒怎麼握過,一個土包子憑什麼握這麼久。

秋楓一臉鬱悶,明明是李皓月走神不撒手,還怪到他頭上來了?

李皓月輕咳一聲,鬆手道:“耽誤秋先生時間了。”

“我的時間可沒你珍貴。”秋楓笑道。

“哼!你知道就好,還讓我和皓月哥在這裏等你這麼久。”燕婷婷冷哼,挽住了李皓月的手臂。

“燕小姐對我好像有很深的成見。”秋楓笑眯眯地說道,“我還以爲昨天談心之後,讓你對我的印象有了改觀。”

談心?

誰跟你談心了!

誰要跟你談心!

燕婷婷小臉一沉,感覺屁股和臉都在發痛。被當衆打屁股,簡直是奇恥大辱,身爲燕家的小公主,她何時受了欺負還要忍氣吞聲?

“昨天要不是萱姐在,絕對讓你躺着出去!”燕婷婷咬牙。除了她兩個保鏢,KTV還有很多保安,一人一根電棍,絕對能讓這可惡的傢伙吃不了兜着走。

“誒呀,我記憶不太好,好像是有個人躺在沙發上,還不樂意起來。”秋楓一拍額頭。


“你!”燕婷婷羞憤,哪裏是她想躺着,明明是被秋楓摁着摩擦,根本起不來。

“婷婷。”李皓月有些頭疼,但凡和狄麗巴有關的人事物,燕婷婷就變的很衝動,在這一點上,倒是和他有點像。

“秋先生,婷婷還小,還請不要和她一般見識。”李皓月說道。

雖然圈子裏的少爺小姐們都叫她“婷姐”,但實際上她的年紀是最小的,還未滿二十歲。

“當然,小孩子口無遮攔是可以理解的。”秋楓深以爲然地點着頭。

“我不小了,你纔是小孩子!”燕婷婷不服,恨恨瞪着秋楓。

李皓月拉住了燕婷婷:“我們先告辭了。”

酒店裏,已經有人注意到這邊,指點議論着什麼,李皓月生怕燕婷婷和秋楓的戰火升級惹來注目,連忙帶着燕婷婷離去。

“慢走。”秋楓目送。

等兩人離去,秋楓才快步走出酒店,繞到了另一邊,那輛疑點重重的轎車仍然停放在原處。這個位置算不上隱蔽,但是從這裏經過的人很少,這也是門徒一種心理上的技巧,放在不那麼隱蔽的地方,反而不容易引起注意。

秋楓走近,透過窗戶看了看,神色微動。

一個方方正正的黑殼手機放在了駕駛座上,從外觀看,是好幾年前的特製手機,只能發送短信,傳輸出去的無線電波會經過加密,防止被攔截。

當時爲了救顧靈兒的時候,秋楓用來定位和聯繫傑恩的手機,跟它是同一個系列,不過要高級幾代,功能要強大許多,甚至可以防止竊聽和定位,不過傑恩在手機裏裝了一個定位程序,可以找到秋楓。

視線一轉,還有一臺筆記本放在後座上,幾個藉口連着數據線和充電器,屏幕漆黑,維持在屏保狀態。不出意外,這就是監控顯示屏了。

除了這些以爲,腳墊上還扔着一個行李袋。

“東西不少啊。”秋楓露出了笑容。

門徒隨身攜帶的東西很少,除了萬能磁卡,只有一把瑞士軍刀,已經變成他的了,車鑰匙沒帶,意味着車子很可能沒鎖。

秋楓拉了拉車門,“咔”,真的開了。

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秋楓鑽進車子拿起了手機,就在這時,一抹驚悚的氣息猛然襲來,讓秋楓頭皮一麻,顧不上多想,暗勁的力道瞬間爆發,躥出去十幾米遠。

下一秒——

“轟!”

震耳欲聾的爆炸!

火光沖天而起,玻璃渣子橫飛,熾熱的火焰瞬間吞沒了整輛車子,一股灼熱的氣浪帶着巨大的推動力衝擊在了秋楓的背上,把他帶到了空中,飛出足足十幾米遠。

“嘭!”

秋楓有些狼狽的摔在地上,身上頓時擦破了幾道口子,黑色的手機甩出去有好幾米遠。

“我艹!”

秋楓忍不住暗罵,真是大意了!

他不相信這是門徒佈置的陷阱,絕對還有其他人在暗中觀察着他,最有可能的就是那個“耶穌的信徒”,竟以門徒的“安全屋”爲誘餌,釣他上鉤。

要不是警兆預示,恐怕他現在連屍骨都剩不下。


秋楓心中一凜,門徒已死,但是顯然對方並未撤退,反而再次出手。門徒既然洞悉了他是東皇,那麼耶穌的信徒必然也知道,幾乎可以確信,尤莉就是他們的人。

巨大的爆炸聲和肆虐的火光頓時引來了附近人的注意,秋楓撿起手機迅速離去,一邊注意着周圍的情況,但是搜索了兩圈,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耶穌的信徒並不在這裏,秋楓只好暫時放棄。

回到房間後,秋楓換了一件衣服,拿着手機翻看了半天,忍不住蹙眉,車上連**都裝了,會把手機留給他嗎?

雖然不抱什麼希望,秋楓還是把它放進了保險箱,這纔去敲狄麗巴的門陪她外出逛街。


樓下已經有警察開始封鎖現場,秋楓如同一個路人好奇地在外圍圍觀了一小會,才和狄麗巴離開,沒有引起任何懷疑。

逛了一天的香江,把幾條繁華的街道遊覽了一遍,順便買了幾個紀念品,兩人才回到酒店。


華燈初上,伊森幾人已經抵達了香江,同樣入住了漫步雲端,就在秋楓樓下的幾個房間。

把狄麗巴送回房之後,秋楓拿出保險箱裏的手機徑直到了傑恩的房間。

“隊長!”開門的是伊森,低聲打了個招呼,拼命朝秋楓擠眉弄眼。

秋楓微微一怔,頓時就理解了他的意思,正要表示走錯門離開,伊森的背後已經走來了一道金髮曼妙的身軀,曲線火爆,一頭金色長髮,碧藍色的眼眸,如同碧波大海,烈焰紅脣,飽滿而性感。

“是你!”尤莉盯住了秋楓,“你怎麼在這?”

秋楓以防萬一易了容,沒想到剛巧遇到尤莉。

“我來談生意,沒想到你們也在這。”知道沒法走了,秋楓索性露齒一笑。他心底對尤莉警惕萬分,可以肯定她和“耶穌的信徒”絕對有着不爲人知的聯繫,他甚至忍不住就想質問這個女人,但是最終還是忍耐了下來。尤莉自稱失憶,秋楓還需要繼續試探,或許能套出什麼線索。

腦子裏想了很多,臉上卻毫不掩飾自己頗有侵略性的目光。按照尤莉的性格,每當別人用這種眼光看她的時候,臉色都不會好看。

果然,尤莉冷哼一聲,臉色“唰”的冷了下來,不再理會秋楓,反而盯住了伊森:“你剛剛稱呼他什麼?”

“哈哈……”伊森悚然一驚,連忙撓了撓頭掩飾,眼珠一轉,說道,“公孫上尉曾經當過兵,職位是天朝的上尉,我們都以職位稱呼他。”

隊長、上尉,可以用同一個單詞稱呼。

“上次介紹的時候你可沒提到這一點?”尤莉又扭頭盯住了秋楓,像是要從秋楓的臉上找出什麼來。

秋楓心中一凜。女人的直覺有時候十分可怕,千萬不能讓她們產生一絲的懷疑,尤其,尤莉的智商逆天,蛛絲馬跡都會被她捕捉到!伊森的解釋沒什麼問題,但他的猶豫絕對引起了尤莉的懷疑。

現在不能急着解釋,否則越描越黑。秋楓咧嘴一笑:“上次一見,驚爲天人,但是還沒和你多說兩句話,就被你趕走了。”

“對啊,尤莉姐,上次本來想介紹的。”伊森適時補充了一句。

尤莉一雙深邃的美眸看着秋楓,好像接受了這個解釋:“天朝的軍人如雷貫耳,回頭一定請教一番。”

“好說,只要有時間一定奉陪。”秋楓嘿嘿笑着,心神卻有片刻的恍惚。

尤莉是暗勁無疑,過人的智商讓她的領悟能力也十分強大,在剛認識秋楓的時候,她還沒有突破,但是和秋楓朝夕相處下來,對她的啓發良多,可以說尤莉早晚能突破暗勁,但是秋楓將這一天提前了兩三年時間,而尤莉突破之後第一個下手的目標,就是他,不可謂不諷刺。 秋楓沒想明白的是,爲什麼耶穌的信徒找到了自己,甚至已經僱傭了門徒這種殺手,而尤莉卻似乎不知情?

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等秋楓回過神來的時候,尤莉已經離開,回了自己的房間,只留下一陣香風。

“隊長,你現在能告訴我們爲什麼不把你的身份透露給尤莉姐了嗎?”伊森關上房門,有些好奇地看着秋楓,“連我們都不能知道?”

“再等等。”秋楓猶豫了一下,還是搖了搖頭,“遲早會告訴你們的。”

“好吧。”伊森聳肩。

“隊長!”傑恩走了出來,端着一杯水遞給秋楓。

“你好像胖了。”秋楓仔細打量了傑恩幾眼,有些驚奇。

“我……”傑恩撓了撓頭,“天朝的美食太好吃了。”

“哈哈。”秋楓大笑,把手機交給了他,“這個拜託你了。”

“包在我身上。”傑恩自信接過。

“小心點,我剛拿到手機,門徒的安全屋就被炸了。”秋楓收斂了笑容,有些鄭重地說道,“恐怕這手機也被動了手腳。”

“還有這種事?等等,我先檢查檢查。”伊森眉頭一掀。

伊森從自己房間拿來了一套設備,接上電源,對着門徒的手機一陣檢測,最後下了結論:“沒有危險物質。”

“還是小心爲上。”秋楓告誡道。傑恩追查了一夜都沒有找到線索的傢伙,怎麼謹慎都不過分。

“好的。”傑恩拿出一根數據線,連上了一個處理器之後,把手機接到了筆記本上開始操作。

“嗡——”

筆記本風扇發出輕微的運轉聲。

“嗯?”傑恩眼中露出一抹凝重,“果然不簡單,裏面裝有大量垃圾文件,光是讀取數據就要花上不少時間。”

傑恩的電腦配置無疑是世界頂尖,但是人力有時盡,機械同樣有極限。大量的文件代表着繁雜的數據,要找到有用的線索恐怕不會太容易,更大的可能則是一點線索也無。

“不管動了什麼手腳,只要有一絲痕跡,我就能把你揪出來!”遇到挑戰,傑恩眼中閃爍着興奮的亮芒。

秋楓和伊森對這一幕見怪不怪,任由傑恩施爲,自己則在旁邊閒聊。

“你們來香江是怎麼和尤莉說的?”

伊森咧嘴,露出了一口潔白的牙齒:“以大股東之名,視察香江公司!”

說着,又露出了無奈之色:“不過等會兒估計還得跟她解釋爲什麼我們剛到酒店,你就找來了。”

“我也奇怪,按照尤莉的性子,她到酒店第一件事應該是洗澡啊。”秋楓納悶道,“幸好易了容……她見過我的真面目。”

“嘿嘿……隊長,尤莉姐以前可都是和你開一間房,女人嘛……”伊森戲謔道,意有所指。

“咦!”傑恩發出了一聲驚疑。

“怎麼了?”兩人望去。

“這傢伙真是不簡單。”傑恩讚歎道,“這部手機裝了一張1T的內存卡,沒有發現刪除的痕跡,裏面多達幾百萬個文件夾,每個文件都隱藏了大小,不能馬上確定哪些文件夾裏存儲了信息。並且這些文件夾均設置了密碼,包含進制轉換密碼、摩爾斯密碼等幾種經典密碼序列,還有一些我從未見識過的,應該是其自創。想要破解是一個極其龐大的工作量,可能需要一定時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