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又黑又硬的燒火棍直接斷成了兩截,雷克頓就像完全沒事一樣站著。廢話,自己現在已經突破到了靈境,肉身成妖,強橫無比,刀槍不入,區區的燒火棍只能給自己撓痒痒!

0

癩頭獅子精嚇了一跳,這個平日里任由自己欺負的鱷魚怪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厲害了。癩頭獅子精不相信,他覺得可能是燒火棍出了問題,居然拿起一把牛耳尖刀刺向雷克頓!

雷克頓目光一寒!

這個癩頭獅子精居然敢用刀,要不是自己修鍊《不死妖訣》有成,只怕還真要受傷,這個癩頭獅子精也太狠了吧?

雷克頓直接伸出自己的鱷魚大掌,一把抓住刺來的牛耳尖刀。癩頭獅子精趕緊扯刀,可是牛耳尖刀如同嵌入了金石一般,怎麼也扯不動。

「你這癩頭包,還真以為我怕了你嗎?」雷克頓冷哼一聲,飛去一腳踢在癩頭獅子精的身上。

這一踢足足有近千斤的力量,把一個癩頭獅子精一腳踢飛,砸在灶台之上,原本長著癩子的頭上又多了一個大包出來。

癩頭獅子精顫顫巍巍,看著目露凶光的雷克頓,急忙磕頭認錯:「雷克頓……雷大爺,我錯了!我錯了!我有眼無珠!您高抬貴手!」

得,一個見風使舵的小人而已。雷克頓懶得跟癩頭獅子精多廢話了:「記住,以後這后廚的事情,都要聽我的!」

「是!是!是!」癩頭獅子精連連點頭。

這下可好,雷克頓教訓了一番癩頭獅子精,一下子翻身農奴把歌唱,成了后廚的管事了。這九曲盤桓洞之中的規矩也比較鬆散,后廚當中的一點小事,還真沒有人來管。

此後雷克頓每天就閑下來了,反正事情都讓癩頭獅子精去做了,要是這個小人敢不聽話,雷克頓直接拳頭伺候。

「對了,這九曲盤桓洞之中哪裡可以弄到兵器?」雷克頓晃著手中的剔骨尖刀,問癩頭獅子精道。

癩頭獅子精一愣:「你要兵器幹嘛?」

「你別管,只管回答!」

「是……」癩頭獅子精趕緊答道,「要想弄到兵器,得去黃獅精大人那裡的兵器庫取用。不過這要有我們黑獅精大王的許可才行。」

雷克頓點點頭,他現在感覺自己的《不死妖訣》修鍊到了一個瓶頸,繼續苦練效果不大,乾脆學學那九靈刀法算了。可惜自己手頭沒有趁手的刀,練刀法就不可能了。

當即雷克頓跑去找黑毛獅子精,說自己想要一件兵器。

「你要兵器?」黑毛獅子精一愣,「你要兵器幹嘛?」現在黑毛獅子精也很明白,這個雷克頓肯定是祖爺爺看重的傢伙,自己還是和他搞好關係再說。

「我最近想練練刀法。」雷克頓直接說道。

黑毛獅子精也看出來了,這個雷克頓已經修鍊到了靈境,這樣的進境速度確實夠快,而且要突破玄境可不是簡單的事情。

隨後黑毛獅子精給了雷克頓一個令牌,上面寫著一個「兵」字:「你拿著這塊令牌,去黃獅精大哥那邊的兵器庫,可以選取一件兵器。」

雷克頓謝過了黑毛獅子精,便拿著令牌去往黃獅精的洞穴了。

話說雷克頓還是第一次到黃獅精的洞穴之中。這黃獅精乃是九靈元聖手下的頭號干孫子,也是九個獅子精的老大,各方面都是最強的。

雷克頓來到兵器庫,門口正有一個老獅子精在看管著。他拿出令牌,遞給老獅子精看了一番。

「令牌沒錯,你進去吧。不過只能挑選一件兵器。」老獅子精好奇地打量著雷克頓,這個雷克頓在九曲盤桓洞當中有些名氣,沒辦法誰讓九曲盤桓洞是一個獅子窩,混進來一頭鱷魚不可能不出名。

雷克頓進了兵器庫,好傢夥,只見周圍寒光閃閃,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鞭鐧銅錘,樣樣俱全,都是相當厲害的兵器。

九靈刀法,自然要用刀,要用好刀。

雷克頓觀看了一下,選了一把鋒利無比的百鍊鋼刀。刀有百鍊,自成神兵,這件兵器在凡人兵器當中已經算是相當不錯了。

他選了這件百鍊鋼刀,便出了兵器庫,在老獅子精那裡登記了一番,便準備回去練刀了。 話說雷克頓得到了百鍊鋼刀,出了兵器庫,忽然就碰到一伙人了。

「你就是那個雷克頓?」迎面走來的,居然是一個身軀高大的黃毛獅子精!

這黃貓獅子精足足有兩丈身高,一頭金毛相當漂亮,目露寒光,獠牙倒豎,身穿戰甲,威風八面。這妖不是別人,正是九靈元聖九個干孫子的老大,黃獅精!

黃獅精看著雷克頓,似乎相當不爽。沒錯,黃獅精這個傢伙一直以來都是九曲盤桓洞的老大,九靈元聖壓根不怎麼管事,黃獅精從來看不起其他人,覺得自己才是九靈元聖的真正傳人。可是他聽說最近洞里來了一個鱷魚怪,還得到了九靈元聖大人的傳授,心頭異常不爽。

雷克頓看了看黃獅精,認出他了,答道:「原來是黃獅大王,我正是雷克頓。」

「是嗎?聽說祖爺爺他傳授了你一些東西,不知道你修鍊得如何了。」黃獅精忽然出手,獅子掌拍向雷克頓!

雷克頓目光一寒,這個黃獅精來者不善,鱷魚掌反手拍出,兩掌相交,法力激蕩。這一下雷克頓微微地退了幾步,黃獅精卻紋絲不動,雷克頓明顯落在了下風。

黃獅精可是玄境頂峰的修為,比起雷克頓這個靈境要強上不少。黃獅精也有些驚訝,自己的修為明明遠勝雷克頓,這一交手力量上卻只是稍勝,看來這個鱷魚小子真的從九靈元聖那裡得到了好處。

如此一想,黃獅精目光中的嫉妒之意更加濃烈了。自己才是干爺爺手下最強的,怎麼容許一個外來的傢伙得寵?

「哼,看來你小子不錯嘛。」黃獅精盯著雷克頓,「不過還要多加修鍊啊。哈哈!」

雷克頓沒有答話,現在的他還遠不是黃獅精的對手。


隨後黃獅精離開了,雷克頓也回到了自己的后廚。他吩咐癩頭獅子精打理后廚的事情,便自己一個人去後山的竹林練習九靈刀法了。

九靈刀法,九靈元聖獨創,一共有八十二式。

不過這九靈刀法相當奇特,前面的招式都很簡單,越是到後面越複雜,甚至後面的招式要到更高的境界才能使用。九靈刀法本來就是一門相當適合低級的人學習的刀法,整套刀法由淺入深,有簡至難。

開頭的刀招,都是簡單的劈砍刺撩、擋架挽揮等, 超少年陰陽師 。不過雷克頓現在只能學期前面的基礎招式。

雷克頓只是練習了前面的十六式,都是比較簡單的刀法,也算是用得相當熟練了。而《不死妖訣》的修鍊也沒有停,可是每天就這樣打坐修鍊,速度實在是太慢了,雷克頓也沒有辦法,自己弄不到什麼天材地寶。

這一日,雷克頓一回到后廚當中,就發現有些不對勁了。只見一頭老獅子精帶著一群小弟正在後廚等著,那個癩頭獅子精被打得渾身是血,眼看著就要咽氣了。

雷克頓目光一寒,問道:「你們是何人?」

為首的老獅子精看到了雷克頓,冷笑道:「你就是管理后廚的雷克頓吧?」

「正是。」

「哼,給我拿下!」

說著一群小獅子精就衝上來,要把雷克頓直接拿下。雷克頓舞動百鍊鋼刀,那近身的小獅子精們一個個被輕易地打退,雷克頓也沒有下狠手,只是逼退他們。

「發生什麼事情了?」雷克頓問道,「為何要來我后廚搗亂?」

「搗亂?」老獅子精說道,「你們后廚今天弄出來的東西太難吃了,惹得黃獅精大人鬧肚子,要我們拿你是問!」

雷克頓聽到此話,當即明白過來。這后廚這麼久都沒有出過事情了,這個黃獅精忽然說什麼鬧肚子,分明就是借口,其實是想要對付自己。

看來那個黃獅精是對自己有了算計。雷克頓答道:「我這后廚乃是黑獅精大王管理,你們黃獅精大王還管不著吧?」

「你敢污衊黃獅精大王?我們黃獅精大王可是九曲盤桓洞的二把手,哪個洞穴的事情管不著?」老獅子精是厚著臉皮,鐵了心思要找雷克頓的麻煩了。

一時間雙方僵持著,老獅子精代表黃獅精,有權有勢,雷克頓的實力也硬,這老獅子精自忖奈何不了他。

此時黑獅精忽然來到了后廚,一看到這場面,就眉頭緊皺:「雷克頓,發生什麼事情了?」

那老獅子精也是眉毛一挑,黑獅精來了,看來要找雷克頓的麻煩就不好弄了,便說道:「黑獅大王,黃獅大王托我來后廚查看一番。」老獅子精相當聰明,知道擺出黃獅精的名號,黑獅精就不好多問了。

隨後老獅子精帶著手下離開了,還偷偷地瞪了雷克頓一眼,分明是說「你等著」。

黃獅精問道:「大哥他找你麻煩了?」

「應該是。」雷克頓點點頭。

「這也難怪,大哥他一直驕橫慣了。你現在可是祖爺爺手下的紅人,大哥自然會不爽,祖爺爺經常不在洞中,你行事可得小心點。」黑獅精提醒道,「對了,祖爺爺回來了,他讓我來叫你見他。」

當即雷克頓跟著黑獅精,來到了九靈宮之中。

「你和我那小黃獅子鬧矛盾了?」九靈元聖笑著問道。

雷克頓點點頭:「師父,這可不是我要鬧的。」

「我明白,那小黃獅子驕橫慣了,對你不待見也是正常。」九靈元聖忽然說道,「你想打敗他嗎?」

「嗯?」雷克頓一愣。

「我的意思是,如果我給你一次機會,你可以挑戰那小黃獅子,你想幹嗎?」九靈元聖看著雷克頓,「我可以告訴你,這些獅子精和我沒有任何關係,你想打哪個便打哪個,只要你有那個實力!」

「還望師父指教!」雷克頓答道。

九靈元聖頗有深意地笑了笑,伸出一隻手掐指一算,然後說道:「你的《不死妖訣》修鍊得還不錯,現在應該到了瓶頸。我適才掐指一算,你有一份大機緣,就在不久之後,此次機緣若是把握得好了,可以助你突破修為。」


雷克頓心頭一喜,趕緊問道:「還望師父明示。」

「你離開竹節山,向北行一千里左右,那裡有一座山,叫做葫蘆山,最近出現了異象,有靈丹妙藥出世,你去找機緣去吧!」九靈元聖說道,「不過在此之前,我有幾本書和法訣要給你,你務必認真閱讀學習。」

隨後九靈元聖手掌上黑光一閃,三本厚薄不一的書出現在他的手上。雷克頓接過三本書一看,發現這分別是《四洲通志》《洪荒妖族史記》《三避論》。

「這三本書,那《四洲通志》乃是記載了四大部洲的歷史和地理,你現在需要了解這三界之中的很多情況。那本《洪荒妖族史記》,記載的乃是上古洪荒時代,妖族的興衰歷史,以及當時的各路大妖,比如東皇太一、帝俊、二負,還有洪荒大神共工、祝融、蚩尤等人的事迹,你身為我妖族一員,務必了解這些歷史。」

「最後的一本《三避論》乃是法術秘訣,三避分別是避火訣、避水訣和避毒訣,這三避之術算是相當實用的法術,一來可以免疫低等的水火毒攻擊,對於高深的水火毒攻擊也有一定的效果,二來可以學了這三個法訣,可以入水踏火,如履平地。西牛賀洲亂象叢生,三界之中爭鬥不休,未有大神通,先學保命本事。」

雷克頓得了三本書,謝過了九靈元聖之後,便出了九靈宮。

「黑獅,這幾天你幫我看管一下,別讓黃獅來找雷克頓的麻煩了。」九靈元聖給黑獅精傳音道。黑獅精應答一聲,知道祖爺爺肯定是要護著雷克頓了,自己以後還是跟著祖爺爺的意思算了,至於黃獅精,跟著這個不成器的大哥沒什麼好混得。

雷克頓得了三部書之後,便開始抓緊時間用功。

他的主攻還是那本《三避論》,其中的避火訣、避水訣和避毒訣都是非常實用的法術,並不複雜,雷克頓用了幾天就掌握了。閑暇的時候,雷克頓變閱讀那《四洲通志》和《洪荒妖族史記》,要想在三界混,這些東西不不能看。

數日之後,雷克頓找到黑獅精,說明自己要外出歷練一下。

「是祖爺爺的意思吧?」黑獅精很識趣,說道,「你把后廚的事情安排一下,自己去便是了。不過你在外可得小心了,這西牛賀洲可不是鬧著玩的。」

雷克頓謝過黑獅精,找到癩頭獅子精,把這后廚的事情一股腦扔給他。反正現在癩頭獅子精對自己言聽計從,不敢造次。

隨後雷克頓弄了一些腌肉,揣上一葫蘆酒,背上背著自己的百鍊鋼刀,告別了九曲盤桓洞,大搖大擺地下山去了。


一路向北,目標,葫蘆山! 西牛賀洲,四大部洲之一,位於須彌山以西,傳說是天庭的廣目天王在鎮守。四大部洲之中,東勝神洲號稱仙家福地,南瞻部洲中原盛世,北俱蘆洲最為神秘,西牛賀洲則是最混亂的。

由封神之時的西方教演化來的佛教就坐落在西牛賀洲,而西牛賀洲也是天下妖王的地盤。天庭雖然管理三界,但是對於西牛賀洲卻只是名義上的統治,無論是佛教還是各路妖王,都不是天庭能惹得起的。所以廣目天王也是四大天王之中最悲劇的一個,明明負責鎮守西牛賀洲,卻被佛教打壓,還得要看著各路妖王的臉色行事。

悲劇啊。

好了, 數攻 ,我們回到鱷魚精的身上。

話說雷克頓身背百鍊鋼刀,朝著靈台方寸山的北面一路北上。不得不說,西牛賀洲還真是荒涼,一路上就沒見到什麼人影,都是窮山惡水,難怪各路妖王都聚集在西牛賀洲。

就在此時,前方忽然閃出來三個人影了,準確地說是妖影。

雷克頓定睛一看,卻發現眼前的三個人並不是什麼陌生人。

這三個妖怪居然是獅子精,而且是那黃獅精手下比較有名氣的三個跟班,分別喚作水獅子、火獅子和力獅子。得,看來黃獅精又來找自己麻煩了,這個黃獅精還真是找死啊,居然處處和自己作對。

那水獅子一身水藍色的毛髮,看起來相當怪異,對著雷克頓說道:「這不是我們的大廚雷克頓嗎?你是要到何處去呢?」一旁的火獅子和力獅子也是皮笑肉不笑地看著雷克頓。

雷克頓答道:「三位老兄,我是奉了黑獅精大王的命令,外出來辦事的。」

「哦?辦事啊,我們三人也是出來辦事的,怎麼沒聽說你也出來辦事了。」火獅子說道,「難不成雷師弟你是偷了九曲盤桓洞的寶貝什麼的,想要偷偷溜走?」

雷克頓目光一凝,這三個獅子精明顯是來找麻煩的。

那黃獅精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是九靈元聖座下最強的妖怪,最受寵愛,見得雷克頓近來這麼受寵,自然心頭不爽,想要找他的麻煩。所以他得知雷克頓出門后,叫了手下的三個跟班,偷偷地跟上了雷克頓,想要好好地教訓他一番。

這三個獅子精的實力可不弱,都是靈境的頂峰了,與雷克頓是差不多的。而他們三人分別學到了一方面的法術,那水獅子學的水系法術,火獅子學的火系法術,力獅子學的乃是練體之術。

「雷克頓,聽說你天生神力,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力獅子說著,壯碩的身軀踏步而出,一拳轟出,直衝雷克頓而來。

這一拳帶起風聲,剛猛異常,力獅子曾經用自己的拳頭轟碎了一塊五百斤重的巨石,在九曲盤桓洞之中可是出了名的大力獅子。甚至有傳言,除了黃獅精之外,就數這個力獅子的力氣最大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