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人拍了拍他的肩:

0

「你是想讓銅錘背上說話不算的惡名么?」

武奕不再堅持,對蕭天道:

「還不快謝謝銅錘大師?大師是矮人族幾百年來最好的煉器師,他打造的鎧甲如果加入他那存貨,不僅能防禦物理攻擊,更可以防禦元素師八階以下的一切元素力攻擊。」

蕭天正要跪下磕頭,銅錘攔住了他,笑道:

「不用再敲釘轉腳了,該給你加的都會給你加的,咱們快走吧。」 矮人的交通工具是一種車,卻不用馬拉,而是在錯綜複雜的軌道上行駛,蕭天這時才發現這些橋有供人行走的,也有安裝了軌道,供車行走的。

勁風撲面而來,耳邊風聲呼嘯,車子轉眼間停在一個洞穴口,兩旁守衛的矮人士兵看到銅錘,揮手放行。

矮人王宮到了。

與剛才在山腹里見到的景象相比,矮人王宮可稱得上簡樸二字。

青石地板,方方正正的洞穴,牆壁上幾乎沒有什麼裝飾品,更不要說外面燦若繁星的寶石,在王宮裡一粒都看不到。

矮人國王拿波侖陛下今年四百六十八歲,對於矮人來說正是壯年。他比起其它的矮人還要矮一些,大概只有一米左右,身軀雄壯,連腦袋和脖子都是四四方方的,整個人就像一塊剛開採出來的方方正正的礦石。

簡單地見禮之後,武奕笑道:

「正巧最近沒什麼事,咱們一百多年沒見了,我收了個徒弟,帶著他來見見這些長輩,免得將來見了面不認識,大打出手。」

示意蕭天坐下,武奕收斂了笑容,問道:

「最近那邊有動靜沒?」

矮人國王拿波侖神色凝重,道:

「還是那樣子,獸人和半獸人不知從哪兒搞到一批大型木材,造出了大些的海船,一次可以運送的士兵比以前增加了五倍左右,這些傢伙的攻勢越來越凌厲,應付起來很是吃力。這個倒不要緊,就是擔心他們從哪兒找到的木材?如果這種大型海船繼續增加的話……」

剩下的話矮人國王沒說,但兩人都從他滿布鬍鬚的臉上看出了一絲憂慮。

「獸人?半獸人?難道真的有這種生物存在?」蕭天今天所受到的震撼超過了以往十幾年的總和。

他看看師父和拿波侖不是在開玩笑,便支楞起耳朵聽著。

元極大陸的東北方向有一個島嶼:覆石島。在這個島上居住著獸人和半獸人。

島上的原住民是獸人,而半獸人則是元極大陸的人類在海上遇到海難,流落到覆石島,或自願或被迫地與島上還未開化的獸人*,繁衍而來。

這些人類同時也為獸人帶去了元極大陸的文化,獸人的文字就是從元極大陸的通用文字演變而來。直到現在,獸人使用的文字中還有元極大陸的文字。


覆石島自然環境極其惡劣,物產稀少,礦石儲藏幾乎沒有,自然氣候極為惡劣,地震和海嘯更是家常便飯。誰也不知道腳下的這個島嶼什麼時候會在地震和海嘯中沉沒。

在這種情況下,獸人們極其渴盼能夠擁有一塊堅實肥沃的土地。

隔著一道海峽的元極大陸便成了他們眼中最大的一塊肥肉。

畢竟大陸的實力放在那裡,實力上的差距導致這塊肥肉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三百年前的大陸種族戰爭中,人類,精靈族和矮人族三敗俱傷,戰爭結束后,精靈和矮人在大陸上銷聲匿跡,人類雖然取得了最終的勝利,但也是元氣大傷。

就是這個時候,覆石島的獸人們動起了別樣的心思。

他們的眼光在大陸海岸線巡睃著。

覆石島上幾乎所有的植物都是低矮的灌木,要想找到一棵高大些的植物很難很難。這就決定了覆石島的民眾絕對不能出海遠航:用低矮的灌木絕不可能造出能經得起風浪的大船。

這樣一來,覆石島與元極大陸之間最為理想的登陸地點就是波爾塔山脈。

兩者之間只隔著一道海峽,那些粗製濫造的船也能湊合著,在它們解體之前把獸人和半獸人送到元極大陸上。

島上的獸人即使將他們那原本就不多的腦筋用到極致,也沒有想到,波爾塔山脈中竟然還有一支山地矮人族。

數十艘小得可憐的小船載著獸人們登陸后,並沒有發現人類的蹤跡。

獸人們正在心底暗自慶幸,幾個在山腳下玩耍的矮人孩子發現了他們。

獸人們殺死了三個矮人孩子,卻有兩個孩子鑽進了地穴,向矮人族報信。


戰火燃起,戰爭持續了三百年。

對於獸人來說,只要消滅了這支矮人,就可以在富庶的元極大陸建立一個根據地,進可攻,退可守。

而對於矮人來說,守護自己經營了數千年的家,更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事實上三百年來的戰爭傾向於一面倒的狀態。

每一次趁著漲潮時,獸人們用那簡陋得幾乎不能叫做船的東西,能送上來的戰士不超過二百個,這些戰士身上的裝備,(如果能叫裝備的話)多數是家裡唯一的薄鐵皮菜刀,有時也有耕地用的石制鋤頭,用竹子做的劣箭,細木棒上釘幾個鐵釘做成的狼牙棒,等等不一而足。

如果說獸人們還有什麼特點值得矮人重視的話,那就是兇殘,極度的兇殘!

只要還有一口氣, 白髮王妃逆襲記 。沒有了武器,就用爪子,爪子斷了,用牙齒,即使牙齒掉了,他也要衝著你吐一口口水。千萬別小看獸人的口水,有的獸人口水裡有毒,有的獸人口水裡帶著病菌,不注意被噴到臉上,有一定的概率會中毒,或發病。

儘管如此,被源源不斷送到岸上來的獸人們,最大的作用還是為矮人們增添戰績。

善於打造武器,武裝到牙齒的矮人們幾乎沒有什麼傷亡,就將來犯之敵全殲。

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兩年前,獸人們不知從哪裡得到了大型的木材,造出了一次可容納一百人左右的大船。好在這樣的船只有五艘,矮人族應付起來雖然費力,但也還能支持得住。

拿波侖的擔心不無道理,如果這樣的大船繼續增加的話,麻煩就不是一點點了。

都這種時候了,武奕還在說著不負責任的風涼話:

「陛下,要不咱躲一躲?我跟精靈族說一說,咱搬到魔玉森林得了。相信他們會給我這個面子的,咱說不定還可以泡泡精靈小妹妹……」

他的話直接被拿波侖陛下打斷了,矮人棕色的鬍子翹起老高,鋼絲般的眉峰緊緊地擰著:

「矮人從來沒有不戰而逃的懦夫!此事不必再提!除了死亡,任何事情都不能讓我們放棄自己的洞穴!」

風涼話的主人沒有因為矮人大發脾氣而有所收斂:

「沒讓你放棄洞穴呀,放心吧,獸人對你們的洞穴沒有興趣,他們的目標是整個大陸。何必以矮人一族之力對抗獸人呢?合著矮人就該為那些奸滑可惡的人類守大門呀?也沒見他給咱發薪水呀?」

這話說得,也不知道他究竟是站在矮人一邊,還是獸人一邊?估計獸人的國王聽到了,絕對會對武奕感恩戴德的。

蕭天以為拿波侖陛下會跳起來大發雷霆。


出乎意料,看起來剛直魯莽的拿破崙這次卻沒有作聲,棕色的濃眉下,一對銅鈴大眼轉了轉,忽然笑了:

「那好呀,我們就搬到魔玉森林好了,雖然我對精靈妹妹沒什麼興趣,但他們的食物豐盛,想來能給矮人族騰出更多的人手煉器吧!」

「啊?!」

剛才還悠然自得的武奕張大了嘴,嘴裡可以塞得下一個茄子。

師父被看起來憨厚老實的矮人國王將了軍,蕭天心中暗笑,偏偏臉上還得做出一本正經的樣子,憋得很是辛苦。

武奕張大的嘴緩緩合上了,一隻手指極為不恭地指著拿波侖:

「你,你……我倒忘了,你不是一個普通矮人,你是矮人中的老狐狸!好吧,算我這兩年來白跑了!再見,這事我還不管了呢!」

武奕站起身來,拍拍屁股就走,邊走還邊對蕭天說:

「走走,徒弟,咱給銅錘兄弟省省,也不要他那鎧甲了,走吧!」

拿波侖急了,伸手去拉武奕,可他連胳膊帶腿加起來只夠武奕的腿長,哪能追得上?

國王陛下只得轉過身來拉蕭天:

「好孩子,可別走,」

矮人國王突然想到了一個好借口:

「準備好的晚宴還沒吃呢,咋就走了呢?」

蕭天失笑,怎麼看這矮人國王這時都像是鄰居肖老爹:

「燉好的雞還沒吃呢,別走呀。」

想到肖老爹,他的眼眶一熱,低下頭,叫了聲:

「師父!」

武奕就等著他這句話呢:

「徒弟呀,都怪師父沒本事,瞧瞧這孩子可憐得,人家就賞你口飯吃,你就連師父的話都不聽了。這要是人家給你幾件好裝備,你還不得把師父給賣了呀!話說回來,他要真捨得給你幾件東西,賣了我也行啊,你看看他,」

武奕一幅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人家銅錘都給我徒弟一套抗元素鎧甲當見面禮,一個堂堂的矮人國王,拉了我徒弟的手,給吃頓飯就打發了!」

奔騰年代——向南向北 ,聽武奕的意思,拉了他徒兒的手,似乎還要負什麼責任?聽起來好像蕭天是嫁不出去的醜女…..

蕭天小聲嘀咕道:


「師父,洞口那兩位前輩還說好了要給我好東西呢!」

這一次沒等武奕說話,拿波侖明白了,總算及時將這「冰清玉潔」的孩子手放開:

「孩子,啊,這個,初次見面也沒啥好東西給你,呆會你去後面庫房裡看看,有啥喜歡的儘管拿,別客氣!」 武奕走了這麼久都沒走出洞穴的腳步停住了:

「算了,不跟你一般見識。」這次老傢伙會說話了:

「矮人是世界上最為正直勇敢的種族,怎麼可能置大陸安危於不顧呢?倒是我小瞧了矮人兄弟!」

瞧這話說得多招人喜歡哪!拿波侖棕色的鬍子一翹一翹,臉上笑得開了花:

「是啊是啊,那大陸上是什麼反應?」

武奕指指大廳角落裡的銅錘:

「徒兒,你跟著銅錘前輩去庫房選東西,俺倆有事要談!記著啊,身為老大,有什麼好東西都要想著底下的人!」

銅錘笑著走了過來,踮起腳尖拍了拍蕭天的肩:

「走吧,俺們王室的珍藏隨便選!」

那邊拿波侖陛下心疼得鬍子眉毛一陣亂抖:

「究竟這銅錘是缺心眼啊,還是武奕派來的卧底?」

蕭天跟著銅錘向庫房走去。他們的身後,兩個老狐狸把頭湊在一起嘀咕起來……

矮人王室的庫房也是一個個的洞穴,上面寫著編號。

要不說銅錘這孩子缺心眼呢,到了庫房跟前給蕭天怎麼介紹的:

「編號越往前,裡邊的東西越是大件的,越值錢,你自己看吧,只能進一個洞穴,最多能拿個四五件。」

他不僅把王室庫房賣了,賣得還挺徹底。

蕭天猶豫了一下:

「銅前輩,我可以多拿幾件嗎?我想要一些實用的武器,大概六七件吧,但是不要太珍貴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