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見凌逸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歐陽玲瓏難得的臉上一紅,剛纔那句話很容易讓人誤會,此時的她早已心中羞澀,只好弱弱的回道:“是……”

0

“好!我幫了!”凌逸一拍手,立馬答應。 凌逸帶着柳月蓉三女重新向瀑布進發,一路上除了在開始時候聽到電光龍虎獸的幾聲巨吼之外,之後就再也沒傳來動靜,估計電光龍虎獸解決完岑天宇,又重新回到了瀑布後,守護着那塊紫雪晶吧。


不消多久,凌逸與柳月蓉幾人便來到了山谷正中心,在那裏,瀑布一泄如注,嘩啦嘩啦的拍打着巨石,水潭邊飄着些殘肢斷臂,遠處的草叢中,可以模糊的望見遍地的血跡,電光龍虎獸大開殺戒,又豈會是靈門那些人能夠抵擋的,就連保住性命也是十分的艱難。

凌逸小心的躲在一顆古樹之後,望着遠處的草叢,艱難的吞了口唾沫,暗自慶幸自己的明智,要不是自己將電光龍虎獸引誘給岑天宇,興許這草叢中倒下的一人中也會有他的存在。

擡起頭來,凌逸目光凝重的望了眼瀑布,霎時間臉色一喜,靠着他的精神力探查,他欣喜的發現這電光龍虎獸居然不在這裏,也就是說,電光龍虎獸剛纔丟下了紫雪晶,擅自離去。

“電光龍虎獸不在!”凌逸回過頭來,興奮的朝着身後幾人說道,迅速向瀑布處行走過去,“動作快點,我可不能保證電光龍虎獸在不在附近,我們趁早取得紫雪晶,儘早離開這個鬼地方。”

柳月蓉三女各自點頭,趕緊跟上凌逸。

凌逸來到水潭邊,背後虛幻銀翼舒展開來,猛力拍打,竄上高處,觀察了些許時間,突然撲進了瀑布中。

撲進瀑布中的凌逸用魂罡氣擋住了水流的衝擊,進入了一個略有些陰暗的山洞,山洞中的牆壁上有幾顆熒光石,但還不足以提供充足的光照將這個寬闊的山洞照亮,而且山洞中有一股怪味,像是死老鼠的味道,瀰漫着整個山洞。

凌逸皺了皺鼻,向裏面行走去,腳下的地面還算整潔,但是當凌逸再走了十幾丈遠後,就發現這地面開始骯髒了起來,雜草遍佈,魔獸糞便也是隨眼可見,空氣中的臭味更加的濃重,讓得凌逸胃中翻滾,有種強烈的嘔吐感。

凌逸緊緊捂住了鼻子,擡起左手,手心中涌出一股無形勁風,將山洞中的臭氣盡數吸收,轉眼間,空氣就是清新了許多。

“吸風掌用來清新空氣,不知道延老頭聽了過後會作何感想。“凌逸心頭苦笑了一聲,離開了山洞,對於紫雪晶,他可不是十分的瞭解,還是要歐陽玲瓏前來好好尋找一番。

“噗!”凌逸衝出瀑布,回到了柳月蓉幾人身邊。

“裏面有個山洞,紫雪晶我是找不到,我看歐陽小姐還要親自前去看看。”凌逸攤了攤手,說完又飛在了半空中,朝着地上的幾人揮了揮手,道:“走啊!”

“只是……”歐陽玲瓏有些羞怯,擡頭望向凌逸,說道:“我們又不會飛行……”

凌逸猛一拍頭,不好意思的捎了捎頭,降落在地。

這個王妃有點鬧 不好意思,我把這個給忘了,我抱你上去吧!”凌逸伸出手來抱住歐陽玲瓏的纖細的腰身,入手處柔軟細膩,就像是摸着綢緞一般,頓時讓凌逸心頭一蕩,不過凌逸也沒過多去想,抱起歐陽玲瓏,飛身穿過瀑布,來到了山洞中。

歐陽玲瓏害羞的從凌逸的懷中離開,神色有些羞赧,卻裝作若無其事的打量起了這個山洞。

凌逸笑了笑,又飛回到水潭邊,將柳月蓉和凝玉一個個抱進了山洞中。


“好了,我們開始尋找紫雪晶吧!”柳月蓉從凌逸懷中離開時奮力的推開了凌逸,似乎很是不滿。

凌逸以爲柳月蓉是不好意思,只好悻悻的摸了摸鼻尖,道:“我們儘快找到,否則的話電光龍虎獸如果回來了,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衆人點頭稱是,一齊走了進去,最後走到某一岔路口,分出四條岔路,四人各自尋着一個方向找去。

山洞雖然顯得陰暗,但是隔着十幾丈,牆壁上就會擺上一個熒光石,倒也還能辨清事物,沒過多久,四人在一個石碑前匯合了。

“咦?”凌逸驚疑一聲,“原來這四條岔路都是通向這塊石碑啊!”

“大家沒有找到紫雪晶,那就說明紫雪晶就藏在這裏。”歐陽玲瓏隨意的掃視衆人一眼,輕聲笑道,笑容中十分的自信。

“你怎麼敢肯定?這個山洞這麼大,也不一定是放在這裏吧?”凌逸奇道。

歐陽玲瓏掩嘴一笑,指着石碑,又看了眼身旁同樣笑着的凝玉,道:“這石碑上有仁義藥堂的印記,一定是堂中的弟兄故意刻上去標示的,紫雪晶極有可能就在這石碑中。”

說完,歐陽玲瓏轉身轟出一掌,將石碑轟碎,一顆紫色中夾雜着雪白色的晶體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

晶體懸空轉動,閃着璀璨的光芒,散發着充裕的靈氣,的確不俗,難怪歐陽家和靈門會因此爭得大打出手。

“這紫雪晶現在倒是見識過了,只是不知道有何用途?”凌逸湊上前來仔細的打量了一下,才笑着問向歐陽玲瓏,紫雪晶他也只是從延陵口中得知過,但至於詳細的信息,倒是不怎麼清楚,所以纔會有剛纔的問題。

歐陽玲瓏有些詫異的看着凌逸,秀眉挑起一個好看的高度,臉頰上揚起一抹笑意,小心的捧着手中的紫雪晶,嘿嘿笑道:“這紫雪晶靈力極佳,通過某種方法處理之後能夠用來錘鍊精神力,關於精神力你應該很清楚,精神力越強大,藥師煉製丹藥的水平也會越高,有了這紫雪晶,我和凝玉兩人一定能夠趕上你的精神力,你可要小心。”

瞅見歐陽玲瓏嘴角那道調皮的笑意,凌逸也是笑了聲,含笑不語。

將三人又重新抱回到水潭邊,凌逸催促着幾人迅速離開了此地,直到離得遠了,凌逸才停下來。

“這次多虧凌逸公子出手,不然的話想要得到這塊紫雪晶還是要費不少麻煩,玲瓏先代歐陽家謝過了。”歐陽玲瓏真心的說了聲謝語,取出一枚石玉令牌交到凌逸的手上,又接着說道:“憑着這塊令牌,你可以隨意的出入歐陽家,公子想到了什麼要求,玲瓏無不答應,歐陽玲瓏給的承諾,一定不會反悔的。”


歐陽玲瓏是向自己示好啊,即使是要履行自己的承諾,也大可不必將一枚令牌交給自己吧?自己一個外人,還可以隨意出入歐陽家?

凌逸點點頭,對於歐陽玲瓏他還是有些好感,生的嫵媚又不失剛強,讓人有些佩服,要是柳家對自己的陰陽毒蠱沒有辦法,那自己也只好拿着這塊令牌去找歐陽家相助了。

歐陽玲瓏再看了凌逸一眼,便帶着凝玉與凌逸兩人作別,離開此地。

目送兩人離開,凌逸收回眼光,嘆了口氣。

“喲!我們的凌逸公子嘆氣了,兩大美女走了,凌逸公子失落了?”柳月蓉站在凌逸身邊,陰聲怪氣的笑道。

“呵呵!我只是有些累了而已,也不知道嵐菲那個丫頭有沒有老老實實地呆在山崖上。”凌逸隨口解釋了一句,朝着山崖的方向行去,似乎見到了嵐菲就站在他面前,嬌憨的模樣惹人憐愛,讓得他臉上勾起了一道會心的微笑。

柳月蓉低聲哼了一句,緊緊地跟在凌逸的身後。

回到山崖,凌逸卻是沒有見到嵐菲的影子。

“我就知道這丫頭閒不住,一定又是跑去哪瞎鬧了!”凌逸環視四周,笑道。

“凌逸,你過來看看,嵐菲給你留了什麼東西。”柳月蓉朝凌逸揮了揮手,從地上拾起一張繡帕,隨意的瞥了眼,立馬神色變了變。

見柳月蓉神色微變,凌逸心中咯噔一驚,急忙從柳月蓉手中奪過繡帕。

“凌逸哥哥,你一定以爲嵐菲又跑到哪瞎鬧去了吧?其實嵐菲走了,幾位龍族找到了我,嵐菲不得不離開你了,不過嵐菲相信,凌逸哥哥一定會找到嵐菲的,是不是?”繡帕上寫下了這些字體,印在凌逸的眼中,卻換成了嵐菲對自己的深深不捨。

凌逸緊緊握住繡帕,放眼四望,與嵐菲相處的一幕幕像放電影一樣,出現在了他的腦海裏。

“凌逸哥哥快看啊!嵐菲持劍斬野豬!嘿嘿!”嵐菲興奮的舉劍,指着地上的那頭野豬,嘿聲一笑。

“凌逸哥哥,你能不能把那顆火紅色的小珠子給我玩玩?”小丫頭衝上前來,憨憨的又有些怯怯的問自己。

“哼!”小丫頭不停的揮起粉拳捶打自己,口中哼哼,罵自己壞哥哥時候的樣子。

一幕幕場景如同真實的出現在凌逸的眼前,竟是如此的生動,如此的讓凌逸留戀。

“原來嵐菲是龍族……”柳月蓉拍了拍凌逸的肩膀,望向遠處,輕語道。

“呵!是啊!龍族……”凌逸望向遠方,眼神十分的堅定,只有紫嫣被帶走的那晚纔出現過這種眼神,如今再次出現,卻又多了一種苦澀。

“放心吧!無論是紫嫣還是嵐菲,我都會找到你們!”凌逸在心中大喊,拳頭被他逐漸握攏,然後緊緊握攏,最後指甲深入皮肉,也是緊緊的被他握住,沒有絲毫鬆懈。 嵐菲被龍族帶走了,凌逸心底很不是滋味,幾日以來一直悶悶不樂的,不過對於實力的渴望卻是越來越強烈,天天處於苦修之中,延老頭可是要求自己在武者大會之前達到魂士九段,自己現在才魂士七段,還差了一些。

艱苦的修煉取到了卓越的成效,凌逸現在發覺到,他體內的魂氣團已經比十幾天前又增大了幾分,而且凝實程度又更高了些,隱隱有突破晉級的跡象。

此時的凌逸正處在修煉狀態當中,自從嵐菲離去之後,他就拼命的進行着修煉,瘋狂程度連柳月蓉也是咋舌不已。

“呼!”凌逸睜開雙眼,吐出一口濁氣,兩道精光從他眼中放射而出,銳利不可直視。

“魂士八段,我似乎已經觸摸到了那道瓶頸。”凌逸舒心笑道,視線下移,看着地面上空空如也的一個袋子,“高階魂石全部消耗了,接下來就真正的是苦修了。”

感慨了一句,凌逸緩緩地站起身來,突然感到腹中一陣麻痹痠痛,頓時一驚。

丹田內,魂氣團開始漸漸的產生些許躁動,時而緊緊凝聚在一起,時而迅速擴散開來,瀰漫整個丹田,將魂火火種都給遮掩住。

內視着這麼奇怪的現象,凌逸忍着腹中**之感,沉思了起來,卻是久久未曾找出根由。

“嗤!”丹田內電光頻頻閃現,銀白色的閃電在躲藏在藍色的魂氣之內,就如同滾滾天雷隱在烏雲之後,充斥着一種厚重的能量,讓人心驚膽戰。

雷電的嗤嗤聲音越來越強烈,竟然將整個魂氣團都給分散開來,有的甚至將一些魂氣劈的化爲虛無,讓得凌逸驚訝這些細小雷電的威力。

“該死的,是雷丹!”到了此時,凌逸才明白過來,這一切的由來,都是因爲魂氣團內的雷丹惹的禍,這一次,也不知道是好是壞,他的心底,開始變得有些忐忑不安。

心中雖然對此十分的着急,但是凌逸也不敢胡亂動手,延陵不在身邊,他也對此毫無辦法,只好硬扛着。

腹中的**感似乎是見凌逸絲毫不起反抗,反而更加的猖狂,雷丹表面覆蓋上了一層厚厚的雷電,嗤嗤作響,使得雷丹都在不停地顫動,極爲可怕,或許下一秒過後,這顆雷丹便會在雷電的包裹之下給生生的吞滅。

凌逸忍着,他不得不忍,如今遇上這種情況,他只能靠自己。

進擊的制卡師 ,像是還不滿意似的,有些在雷電的壓迫之下,已經深入了經脈之中,隨着經脈中的氣血在全身上下游動,細小的雷電附着於其上,跟隨着經脈,一遍又一遍的循環流動,凌逸全身的肌肉都隆了起來,微微顫動,臉上的肌肉也是如此,看上去有些猙獰,又有些可笑。

凌逸緊咬着牙,忍受着層出不窮的雷電對他的“磨練”,漸漸地,他開始有些麻木了起來,好似沒有了任何的感覺,腦中昏昏沉沉的,最後,終於倒了下來。

……

“凌逸,凌逸……”身邊傳來一陣好聽的呼喊,凌逸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柳月蓉俏麗的臉龐印入了眼底。

“嗯?”凌逸揉了揉眼睛,使勁的眨了幾下眼,奇怪的問道:“我怎麼了?”

柳月蓉見凌逸清醒了過來,臉上一喜,但很快轉冷,哼道:“我看你睡在地上,還以爲你出了什麼事,原來你沒死啊。”

凌逸無所謂的笑了笑,調笑道:“你如此關心我,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哈哈!”

“要本小姐喜歡上你,做你的美夢!”柳月蓉臉蛋一紅,白了凌逸一眼,急忙跑開了。

凌逸摸了摸頭,心中的鬱悶也是一掃而空,收回雜七雜八的念頭,重新審視起自己全身。

腹中的麻痹感已經消失了,全身上下竟然還暗含了無窮無盡的能量感,這倒是讓凌逸心中大大吃了一驚,往丹田瞧去,頓時讓凌逸驚訝的張大了嘴。

丹田之中,魂氣團又重新凝聚在了一起,體型比之前大了不止兩三倍,甚至連魂火火種也是壯大了一些,在魂氣團之中,雷丹正安分的呆着,只是那表面覆蓋的雷電,卻是絲毫不減。

“哈哈!雷丹!雷丹讓我提升至了魂士九段!足足蹦了兩級!”凌逸喜笑顏開,心中極爲舒爽,雷丹的作用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但仔細的觀察之後,他又發現了一絲不對勁,原本存留在丹田中的紅色紙符,也就是那陰陽毒蠱,竟然消失在了丹田中,這讓他察覺出了不對勁。

在仔細的尋找之後,凌逸也沒有找出紅色紙符究竟躲在了何處,嘆了口氣,他無奈的放棄了尋找,“原來這雷丹能讓我連升兩級,究根結底是因爲陰陽毒蠱的刺激,哎!現在這紅色紙符消失不見了,看來雷丹也不會再給我帶來這種好處了……”

但轉念一想,凌逸還是感覺到自己十分的幸運,光靠着雷丹,自己便提前達到了魂士九段,這可是大大的有利啊,而且如果能夠好好地使用雷丹具備的雷屬性魂氣,說不定自己能夠輕輕鬆鬆的戰勝魂師高段的武者呢!

“比如說岑天宇那傢伙,不過那傢伙估計死在了電光龍虎獸的雷團下了,也算是他的報應吧!”凌逸搖頭笑着,站起身來凝望着跑到遠處的柳月蓉。

柳月蓉身穿一件火紅衣衫,雖然身處密雲谷中,但是天生的女子愛美之心還是讓她精心打扮了一下,性感美麗依舊不減當初。

凌逸走上前去,偏過頭看着她,笑道:“這裏應該是密雲谷的盡頭了,最多半個月我們就可以達到墨城了,到時候你可別忘了我們之間的承諾。”

柳月蓉先是怔了怔,隨後反應了過來,抿脣笑道:“當然,依靠我的關係,只要柳家中的確有人能夠去除你體內的毒蠱,應該沒有人會拒絕,如果幫不了忙,你可以去歐陽家啊,順便見見歐陽玲瓏那個狐媚子,是不是?要是能夠投靠歐陽家就更好了,到時候就可以天天見到歐陽大小姐了,你是這樣想的吧?”

見着柳月蓉白皙的臉蛋上不懷好意的微笑,凌逸正了正色,道:“我之前不是說過了嗎,我去墨城可不是爲了投靠什麼勢力,我只是去參加武者大會,順便將毒蠱這事給解決了,你別瞎猜!”

“知道知道!”柳月蓉嫣然一笑,道:“你不就是爲了去尋找那個叫紫嫣的丫頭嗎,現在又多了個嵐菲。”

近距離的望着眼前的柳月蓉,凌逸有些詫異,詫異於柳月蓉最近的變化,雖然她時不時會像以前一樣跟他頂兩句嘴,可大部分的時候就像是變了一個人,倒也挺好說話的,也是由此變得溫柔了許多,讓凌逸心中對她的好感增添了不少。

“是啊!任重道遠!”凌逸笑道。

柳月蓉咯咯直笑,陽光映上她雪白無瑕的臉,曬得紅彤彤的,有種異樣的美麗。

注視着柳月蓉,凌逸的心思卻飄到了遠處。

墨城!

天絕門的議事堂之內,門主葉榮正高高的坐在首位之上,首位下,正坐着神色恭敬,身穿相同服裝的幾人。

“沈鐵,聽說你最近跑到了雲峯鎮那個小地方,不知是所爲何事啊?”葉榮眼中厲芒閃現,低聲又不缺威嚴的質問道。

沈鐵渾身一顫,但作爲天絕門中的首席長老,他已經對葉榮的脾性摸清楚了,不慌不忙的站起來,恭聲道:“門主,老身聽說雲峯鎮血狼幫幫主手中掌握着幾件稀奇的寶貝,也就順着發送武者大會請帖的緣由,親自前去查看了一番,可是失望的很,並沒有發現什麼。”

“嗯?”葉榮擡頭看着沈鐵,問道:“你可知道是什麼?”

沈鐵停頓了片刻,又掃視了周圍幾人一眼,道:“據老身打聽到,那東西似乎是十幾年前發生在雲峯鎮的那場驚天之戰中留下來的,有一張古圖,只是老身見識不多,也不明白這古圖的來歷。”

葉榮陷入了沉默,臉色有些陰沉。

“不過。”沈鐵暗自抹了把冷汗,話音一轉,又繼續說道:“那張古圖似乎在一個叫做凌逸的小子手上,我也前去探查了一番,那小子雖然親手覆滅了血狼幫,但是我見他耽於美色,應該沒有那張古圖在手。他也會來參加武者大會,如果門主想要再次查查的話,可以等他來到墨城再說。”

“哦?”葉榮來了興趣,嘴角挑起陰險的微笑,道:“那可得好好見見這小子,蕭應,你給我注意這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