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嗎?”

0

“是的,我敢保證!”章建豪只能用這句謊話來安慰這個受到嚴重創傷的老男人,畢竟他不希望再看到有人死去了。

“好!我決定活下去……”

章建豪點點頭,頓時覺得自己的責任重大。

只是,哪些魔鬼現在都在哪裏?


或許,他們已經在蕭水河公墓了…… 這時,中年男子突然俯下身子,對章建豪說道:

“你剛纔在喊對面的劉敏之嗎?”

“對啊,我找她有急事。”章建豪立即點頭道。

“哦……”中年男子皺起了眉頭,緩緩地說道:“你不要見怪,因爲我和劉敏之是對門鄰居,她家裏的情況我也知道,母女兩人相依爲命,挺不容易的,所以,我時常會到她的家裏做客,問她需要什麼幫助。不過,最近……”

中年男子停頓了一下,又看向章建豪,問道:

“對了,你和劉敏之到底是什麼關係?”

“我啊……”章建豪也遲疑了一下,心想,不能讓他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說不定他已經知道我死了,如果樓道里的電燈亮着的話,搞不好我們很有可能見過……

“尼瑪,幸好電燈沒有亮,要不然,他看到我死而復生,現在居然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肯定會把他嚇死。”


想到這裏,章建豪趕緊回過神來,再次說謊道:

“呵呵,我剛纔不是告訴你了嘛,我只是劉敏之的一個朋友,突然有點兒急事,就來找她了。”

“哦,這樣啊……”中年男子點點頭,忽然面色緊張的說道:

“既然你是劉敏之的朋友,那我就告訴你吧。前些日子,我還隔着門板聽到她們母女倆的動靜,可是就在昨天晚上八點半左右的時候,我突然聽見劉敏之的房間裏傳來了一陣刺耳的驚叫聲,然後就是她們的哭鬧聲,但是持續的時間很短,最後就再也聽不到任何的動靜了,所以,我擔心……擔心她們……”

“劉敏之她們有危險?”章建豪接過話道。

“我……我不敢肯定,她們可能是做了一個噩夢,然後被嚇醒了也說不準……但是,你剛剛還敲了劉敏之的房門,直到現在也沒有聽見任何動靜……”中年男子說完,渾身開始不由自主地顫慄起來。

“這麼說,劉敏之她們現在有危險,不!是昨天已經被……”章建豪話說到一半,又停頓了下來。

因爲只有他知道,如果劉敏之和章倩倩遇害,很有可能就是那四隻魔鶴乾的,他們居然對這對可憐的母女動手?

想到這裏,章建豪趕緊問道:

“告訴我,今天是什麼幾月幾號?”

“今天是十月二號,星期五,時間是……時間是……”中年男子顯然是嚇壞了,頭腦開始混亂起來。

“好了,你趕緊回到屋裏最好別出來!”章建豪朝中年男子擺擺手,說道。

中年男子趕緊點頭答應道,房門被應聲緊緊地關上。

看着這扇緊閉的房門,章建豪在心裏默默地說道:

“十月二號,星期五,黑色星期五……昨天是十月一號,後天是十月三號,按理說這幾天是舉國同慶的日子,可是,這裏,這座宣城,以前的喧鬧繁華,如今宛如一座鬼城……”


“咦,不對,十月三號,十月三號……中秋節!尼瑪,居然是這麼一個要命的節日!”

章建豪忽然想起來西王母的分身,曾經在臨死之前,對他說過:

“那四隻魔鶴會選擇在月圓之夜,將得到的魂魄和鮮血融合在一起,然後放入打開的月光寶盒裏,世界末日就會來臨。”

章建豪不知道,製造世界末日,爲什麼要選擇在月圓之夜,但是他敢肯定,人間的災難馬上就要來臨了。

十月三號,中秋節,一年之中,只有這一天的夜晚,月亮是最圓,最亮的,那四隻魔鶴將會選擇在這一天的夜晚,將復仇的種子再次埋下……

“可是,他們爲什麼要害死劉敏之和章倩倩呢!不!她們母女倆不能死,可能她們只是睡得很深,或者極其的恐懼,所以不敢輕易的開門?”

或許,就像剛纔那個中年男人猜測那樣,劉敏之和章倩倩在昨天晚上,只是做了一個噩夢,然後在噩夢中驚醒。

這時,章建豪突然深呼了一口氣,望着走廊盡頭的一扇半開半合的窗戶,然後只是微微地動用了一點兒意念,背上的一對藍色的翅膀立即出現,並且快速地抖動了起來,只見他“嗖——”的一聲,轉身間便衝出了樓道盡頭的那扇窗戶。

章建豪並沒有飛太遠,而是繞過這棟樓的後牆,來到的第八層八零六號房的窗戶前,停滯在空中。

這是劉敏之的房間,章建豪對着的這扇窗戶,剛好是廚房的窗戶,只見這扇窗戶竟然是開着的,章建豪趕緊飛過去,湊近一看,不由驚呆了。

“噼裏啪啦的,這扇窗戶居然被砸的粉碎,也不知道是被什麼東西砸中的,劉敏之、章倩倩她們現在肯定有危險!”

章建豪沒有多想,趕緊從破碎的窗戶裏飛了進去。

可是,房間裏面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章建豪試圖憑藉着自己的印象找到房間裏的電燈的開關,終於他在廚房外的一面牆上碰到了一組開關,趕緊按了下去。

電燈亮了!

這讓章建豪多少感到有些意外,畢竟他發現這棟樓上的大多數住戶的房間內,都沒有開着燈,他還以爲宣城已經停止了供電呢。

此時,章建豪已經憑藉着燈光,來到了房間的客廳,這裏並沒有被翻動的痕跡,可見這裏沒有發生過打鬥或者糾纏。

但是,章建豪突然又想到,對付劉敏之和章倩倩的人可是那四隻魔鶴,前者是弱不禁風的人類,後者是墜入魔道,復仇心切的四隻魔鶴,這種懸殊的對象,對付劉敏之和章倩倩哪裏還用得着任何的打鬥?

她們現在在哪裏,難道已經不在這間屋子裏了嗎?

“嫂子,我是章建豪啊,你們在屋子裏嗎,我是章建豪啊,你們不要怕,我是來救你們的!”

此時,章建豪已經不再顧及劉敏之和章倩倩會被他的突然重生嚇到了,即使她們真的會被嚇暈過去,但總比被那四隻魔鶴抓走要好得多。

但是,這間偌大的房間裏,仍然安靜無聲,沒有任何人迴應,章建豪似乎能夠聽到他剛纔說話的回聲。

結果很明顯,劉敏之、章倩倩已經不在她們的房間裏了。

但是,章建豪仍然不肯相信,他趕緊衝向了書房,打開裏面的電燈,裏面很乾淨,卻空無一人,又進入了劉敏之的臥室,裏面仍然很整潔,就好像剛剛被打掃過的一樣,卻還是空無一人……

只見,章建豪懷揣着最後的一絲希望,走到了章倩倩的房門前,輕輕地推開了房門…… 章建豪走到章倩倩的房門前,把屋子裏電燈打開,當白色的燈光照進來的時候,章建豪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

只見牀上的被褥和章倩倩最喜愛的熊貓玩具都已經散落在了地板上,角落裏的一個小書桌,已經被掀翻,一盞粉紅色的,印着米老鼠和唐老圖案的檯燈被摔得支離破碎。

章建豪這才意識到,大事不好,劉敏之和章倩倩已經被魔鶴殺害了……

“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章建豪不敢相信眼前的所發生的一切,難道重生就意味着直面死亡嗎?

章建豪穩定了一下情緒,發現章倩倩的臥室裏,雖然看起來凌亂不堪,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血跡,很顯然,魔鶴並沒有在這裏動手,那麼它們把劉敏之和章倩倩帶到了哪裏,是否在別處下了毒手了呢?

按理說,那四隻魔鶴憑藉着它們超強的法力,完全不會留給劉敏之和章倩倩任何掙扎的時間,但是房間裏的場景卻正好相反。

爲什麼,難道這是魔鶴故意做出來的痕跡,又是做給誰看的呢?

章建豪使勁地搖搖頭,竟理不出一點兒頭緒。他現在非常想去救劉敏之和章倩倩,但是要去哪裏才能找到她們。

也許,當章建豪找到劉敏之和章倩倩的時候,卻發現是兩具慘不忍睹的屍體,就像那天他在蕭水河廣場看到的一樣……

就在這時,章建豪看見牀上的一個角落裏,放着一個圓形的電子鐘錶,這是他去年送給章倩倩的生日禮物,如今卻沒有了主人的照看。

章建豪沒有多想,就走過去,拿起了那塊電子鐘錶,定睛一看,這塊鐘錶居然還在正常工作,說明它並沒有被損壞。

此時,章建豪把目光對在了電子鐘錶裏的時間,晚上二十點三十九分。

再往下看,章建豪不由一驚:

2009年十月三號,農曆八月十五,中秋節。

“尼瑪,什麼情況,難道是坑爹的節奏?”

章建豪頓時想起了剛纔和他說話的那個中年男人,難道他是在說謊?

恐怖的夜色中,所有人都害怕突然被魔鬼殺掉,他們躲在屋裏不敢出來。

或者,他們已經悄悄地死亡?

可是爲什麼偏偏那個中年男人敢出來和章建豪聊天,難道他就不怕死嗎?

章建豪越想越感到大事不好,眼看電子鐘錶上的時間是十月三號,農曆八月十五,中秋月圓之夜。

這個時間,也就是那四隻魔鶴開始復仇行動的時間。

詭異的月光之下,末日就要在今天晚上上演……

“不!我要消除這場災難!”

章建豪突然大聲地喊起來,剛一轉身,便看到門板上面刻着一行紅色的大字:

“土羽仙鶴,你還是回來了,但是末日即將來臨!”

“末日即將來臨……”

章建豪又默默地重複了一遍這句要命的話,心想:

“難道那四隻魔鶴已經知道了我重生歸來?他們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等待我的將是再一次的直面死亡……”

想到這裏,章建豪忽然化作了一道藍光,眨眼之間,便衝向了剛纔和他說話的中年男子的房門前。

只聽裏面居然傳來了說話的聲音。

中年男子大聲地哭訴道:

“大神饒命啊,我……我已經按照你的吩咐把那個人給騙走了,我告訴他今天是十月二號,不是十月……三號……”

“呵呵,你做的很好……”另一個冷冷的聲音。

“大神,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不想死,你剛纔答應過我,只要我騙了那個人,你就會放過我的……”中年男子哀求道。

章建豪能夠明白中年男子不想死的理由,那是他剛纔對中年男子的承諾。

“呵呵,你剛纔不是想跳樓自殺嗎,怎麼現在不敢死了?”又是一聲冷笑。

“我……我……怕……死,大神,你……你……”中年男子吞吞吐吐地說道,可以想象他當時有多麼的恐懼。

面對死亡的恐懼。

可是,中年男子的話只說了一半,便再也沒有了任何的動靜。

章建豪能夠清晰地聽到一聲沉悶的撞擊,好像是胸口突然間遭受了沉重的打擊,五臟六腑都在同時震顫……

又聽那個冰冷的聲音,說道:

“呵呵,其實,死亡並不可怕,你活着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希望,不如早點死去……”

章建豪頓時驚呼:

“不好——”

與此同時,他開始集中意念,默唸道:

“穿牆,穿牆……”

果然,章建豪馬上化作了一道藍色的人形,瞬間便穿過了中年男子房門外的厚厚的牆壁。

穿牆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