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這兩字,聽在我的耳朵裏未免有點好笑,四年前齊桓棄我如敝履的時候,怎麼就那般恨我呢!

0

掩飾下這些情緒,我跟着齊桓進去,裏面優雅帶着點俏皮的音樂,把整個餐廳的氛圍渲染的格外輕鬆,好似整個神經的細胞都在輕輕舒展。

齊桓觀察着我細微的反應,嘴角微微上揚,他猜到了我會喜歡上這種環境,“阿秋,今天是我第一次正式邀請你來體驗這種西式的浪漫,希望你能喜歡。”

邀請?我不禁佩服齊桓的臉皮,他這哪裏是邀請,沒用綁架形容就不錯了,來之前他何曾問過我的意見。

“謝謝齊總!不過最好能儘快結束,熙熙晚上沒有我在身邊會鬧的。”他要借這種方式打破我的心房,我偏不如他的意。

齊桓的臉色明顯黑了下去,我暗自得意。

他盯了我一會兒,纔開口:“熙熙你不用擔心了,我已經安排好了人帶他了。”

“不管怎樣,等下還是儘早回去。”我說完,視線轉向旁邊一個角落處,正在彈着鋼琴的樂師,那時快時慢的節奏,如行雲流水般悠揚。

齊桓見我盯得專注,沉着聲問我:“阿秋,你喜歡?”

我聽得入神,自覺的點頭,而後反應過來立馬搖頭,我剛轉回來視線,只見齊桓已經起身朝那彈鋼琴的樂師走去。

他這是去做什麼?我實在想不通,只能靜待其觀,下一秒的畫面卻是讓我驚愕不已。

齊桓替代了剛剛樂師的位置,琴鍵剛開始落下並沒有覺得什麼,之後的旋律竟然比剛纔那個樂師的難度還要高,完成度更加完美。

他什麼時候會彈鋼琴的?我竟然認識齊桓這麼多年都毫不知情,直到曲子結束,齊桓重新坐到我的面前,我仍舊驚魂未定。

“怎麼了?很驚訝?”齊桓嘴角帶着得意又張揚的笑,沒有人知道,這是他十幾年後第一次重新坐到鋼琴前面,摸着那些熟悉又陌生的琴鍵,兒時的那些記憶用來的時候,他心緒複雜。

我緩過神,“你……什麼時候……”

“六歲便開始了,只不過後來荒廢了,剛纔彈得不是很好,見笑了。”齊桓知道我要問什麼,不等我說完就自己回答了。

“哦。”我此刻不知該說些什麼,只是低着頭有意無意地切牛排。

剛送進口中第一口,一道我並不想聽到的聲音傳來,語氣嬌嫩而又柔軟,“齊桓哥,你終於再次彈了,真爲你感到高興,相信伯母聽到的話應該也會很高興的。”

是邱芸芸,我最不想看見的人,對於她如何會出現在這裏,我相信絕不是純粹的偶遇,世界上哪有那麼多偶然全都被他們撞見了。

齊桓沒有回她的話,我也並不打算搭理她,邱芸芸彷彿沒有覺得尷尬,繼續道:“齊桓哥,不介意我在這坐一會兒吧?我在等個人,不過現在還沒到。” 齊桓看了看我淡漠的表情,突然點頭答應了邱芸芸的加入,我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

“謝謝齊桓哥。”邱芸芸笑得很開心,上次在別墅那段小插曲並沒有影響到她喜歡齊桓的心,這麼多年的愛戀,又豈是那點小挫折就能打敗的。

她在我旁邊的位置坐下來,我往裏面挪了挪,與她拉開一段距離,她眼神灼熱而又不加掩飾地盯着齊桓,我心裏食不知味,不是說我吃齊桓的醋,而是這種奇怪的三人同在一桌實在讓我覺得煩悶。

好在邱芸芸之後並沒有說過多的話,可能是意識到齊桓明面上已經接受,實則還是不容過分。

齊桓切了一小塊牛排中最好吃的那部分遞給我,我本意想拒絕,但邱芸芸在旁邊,我也起了一點小心思,主動張開嘴等待齊桓餵我。


齊桓似是被嚇到了,我的嘴張了好一會兒肉才進來,嚼了嚼衝他輕輕一笑,然後微微側目便看到邱芸芸那都氣綠了的臉,我心情莫名變好。

“齊桓哥,我朋友過來了,我就不打擾你們了。”邱芸芸強顏歡笑,收拾起東西慌忙走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勾起邪笑,邱芸芸,我已經不是四年前那個任你捉弄陷害的何秋了,你這點拙劣的小把戲任誰都看得出來,往後最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否則我也不知道我會做出什麼。

“開心了?”齊桓面無表情看着我的臉,我看不出他什麼情緒,應該更多的是不滿我功於心計的樣子吧。

我笑了,“不然呢?”

“你開心就好。”齊桓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繼續手中優雅的動作。

我放下餐具,擦了擦嘴道:“我吃飽了,可以回去了。”

齊桓也沒有多說什麼,順着我的意思走了,和艾瑞爾打了招呼。

“希望你們多多光臨,齊桓,我聽說你有孩子了,下次可以一起帶來見見,我可是期待很久了。”艾瑞爾熱情地送我們上車,提到了熙熙,應該是齊桓跟他說的,不過我實在是很難想象齊桓到底是怎麼跟別人介紹他有孩子的。

我幻想了幾幕,竟都覺得有點好笑,意識到想偏了,我趕緊正神。

“想什麼呢?那麼開心?”齊桓打量着我,突然俯下身子在我的脣上印上了一吻,淺嘗輒止。

我推開他,最近他之於身體的接觸方面越來越肆無忌憚了,我必須得和他講清楚這點。

“齊桓,我們已經離婚了, 我的時空穿梭手鐲 ,就像剛纔的接吻,還有今天晚上的用餐,你有問過我的意見嗎?”我本來只想說肢體接觸的事情,但是這些像是埋在我心裏的暗點,一觸到就會悉數噴涌出來。

齊桓愣住了,他應該是沒想到我會突然說這些,“阿秋,四年前的那些誤會,我承認都是我的錯,我不反駁,但是你可不可以給我個機會去彌補你,彌補熙熙。”

我捂住臉,不想看齊桓此時的表情,實在是不想每天在想這些問題。

齊桓繼續說:“阿秋,如果今天晚上的事情你不喜歡的話,我便以後都不會做了,只是你不許推開我。”

“好了,不要再說了,回去吧,今天累了。”我面露疲態,側着身子視線看向外面。

無論如何,我那麼痛的傷疤怎麼能迅速痊癒,不計前嫌,我只想安靜地過好當下的生活,不想想其他的,最近幾天齊桓每每企圖把我拉進他的世界,破鏡重圓,都讓我覺得心累。

接下來幾天,齊桓果然沒有打擾我,不僅是沒有打擾,而且彷彿徹底消失了般。

“媽媽,爸爸去哪了?熙熙都好久沒見到爸爸了。”熙熙嘟着嘴跟我抱怨,“是不是熙熙做錯了什麼事情,爸爸不喜歡我了纔不願意見我們?”

我心中一疼,撫着熙熙的頭,安慰:“熙熙想多了,爸爸怎麼會不喜歡熙熙呢,爸爸可能是最近工作忙,等忙完這陣子就回來好不好?”

看着熙熙失望的小表情,我不禁自責,都是由於我和齊桓之間的私人矛盾,害的他們父子也不能相聚,我欠熙熙太多了。

熙熙好像看出了我的情緒,於是懂事的收起了自己的情緒,強行笑了起來,“媽媽,熙熙沒事的,別擔心,爸爸忙完就會回來找我們,然後我們再去遊樂園玩好不好?”

“還去?你忘了上次差點就走丟了,然後見不到爸爸媽媽的時候。”我現在想來都是心有餘悸的,我可以什麼都不要,但不能沒有我的熙熙。

我和熙熙吃完飯,在客廳來回走動當是散了會步,以前我們都是這樣做的,因爲怕出去遇見熟人,更怕熙熙被齊家的人搶走。

“媽媽,我想看電視,不想走了,可以嗎?”熙熙可憐巴巴的眼神看着我,小手搖着我的手臂。

我抵不過他這般乞求,只好選擇答應,“那好吧,不過我們只允許看半個小時,然後就去睡覺好不好?”

“好耶,媽媽,真好。”熙熙得到我的應許之後,跑到沙發上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而我準備去房間收拾一下衣物。

剛轉身,熙熙便在後面大叫了起來,“媽媽,你快過來,我看見爸爸了,我看見爸爸了。”

“熙熙……看動畫片去。”齊桓上電視有什麼好稀奇的,他是本市商界的風雲人物,這都是難免的。

哪想到熙熙不依不饒,乾脆直接跑了過來拉着我的手,“媽媽,你看嘛,爸爸竟然和一個阿姨走得那麼近。”

我無奈轉回去,只見多日未見的齊桓熠熠風采地站在記者面前,旁邊是邱芸芸,我心裏咯噔一聲,原來他這麼多天不見是在外面有佳人相伴了。

“媽媽,爸爸是不是因爲這個阿姨纔不回來的?不是因爲工作忙?”熙熙委屈地說着,兩眼淚汪汪簌簌下落。

我趕緊關了電視,不讓熙熙看了,抱起他,“熙熙,不是你想的那樣,你爸爸剛纔是在出席一個對公司有利的活動,那個是他的祕書,他們是在忙工作,不許亂想。” “媽媽,你騙我,明明不是這樣的!那個阿姨我記得,就是上次那個來我們家裏的那個壞阿姨,肯定是她搶走了我的爸爸。”他哭的更兇,模樣說不出的可憐。

我不知該如何安慰他,只能不斷地講故事轉移他的注意力,一個多小時後纔算睡着。

終於安靜了,我起身揉了揉痠疼的肩膀,熙熙越來越重了,現在的我抱着都這般吃力。

突然有雙大手在我的肩上揉動了起來,不用看也知是誰,我心裏莫名一股怒意上涌,甩開了他的手,“別碰我。”

“阿秋……”齊桓微醺的語氣叫着我的名字,我不想理會他,但我瞭解齊桓的性格,因此爲了不吵醒熙熙,說道:“齊桓,我們出去說。”

“好。”齊桓跟着我出來,倚在門背上,微眯着眼睛看着我,嘴上的笑卻是傻氣十足。

“阿秋,我很想你,這麼多天你就沒有一點想我嗎?”醉意的齊桓有股孩子氣。

我心中冷笑,想我?周旋在兩個女人之間的他,手段可真是如魚得水,我不想和醉酒的他理論,轉身準備去做我的自己的事情,明天公司的事情還有些沒有準備好。

齊桓見我要走,急拉住我的手,“阿秋,你是不是在生氣?氣我這麼多天沒有回來?我也不想這這樣的……”

“夠了,齊桓!你能別再兩面三套說辭嗎?不覺得累嗎?”這刻,我確實是生氣了,不僅是因爲電視上的畫面,更是他對熙熙都置之不理。

“阿秋,怎麼了?你就這麼不想看到我嗎?我以爲……”齊桓眼神異常受傷,眼睛裏的疑惑像是完全不懂我的意思。

“齊桓,隨便你怎樣吧……反正我什麼都不想管了。”我掙開束縛,跑進房間,身子微微顫抖,下蹲着雙手環抱膝蓋,我突然委屈地想哭但淚腺像堵住了般。

何秋!這麼多年了,你還是不長記性,你還是擺脫不了在乎他,我恨齊桓,更恨自己!

“阿秋,對不起!無論你有沒有聽到,既然你現在不想見到我,那等你心情好點我再來。”齊桓站在門外,輕輕地對着門裏面的人說。

而後下樓,把容姨叫了過來。

“最近夫人有什麼不對勁嗎?”齊桓冷着臉。

容姨有些顫驚,努力回想着這些天的近況,始終都想不起來有什麼異常,然後搖了搖頭,“沒有,一切都是跟以前一樣,只是小少爺……好像最近沒有見過你,有點不開心的樣子。”

熙熙……難道是因爲這個?

“好,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去吧。”齊桓轉身走向書房,在電腦面前坐下來,擡手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

他思慮很久,想着想着,齊桓眼睛有些疲倦了,正當睡意襲來時,桌上的手機響了,看着上面的名字,他不由眉頭皺了起來。

“什麼事?”齊桓很不耐煩,就差直接把電話掛了。

邱芸芸那邊好像也沒有想到齊桓這個點真的會接電話,興奮不已,“阿桓哥,今天辛苦了,我沒事,只是想問候一下你……”

沒等她話講完,齊桓直接摁斷電話,下一秒像是想起了什麼,立即直起身子打開電腦搜索視頻,看着畫面中的自己……

阿秋今天的生氣會不會是因爲這個事情。

想到這種可能性,齊桓的心情瞬間好了起來,原來阿秋真的會爲他吃醋,這樣是不是就意味着阿秋心裏還有他。

如果此時我要是知道齊桓會這麼想,肯定又是怒罵一頓齊桓如此自戀的。


第二天,我昨晚又是久久不能入眠,早上又醒的早,精神有點萎靡不振,帶熙熙洗漱完之後下樓。

今天沒有看到容姨的身影,出現在廚房的卻是齊桓,繫着圍裙的樣子十分違和,但又透露着傻氣。


我昨晚的氣還沒消,但礙於熙熙在旁邊,我不能不營造出一種家庭和諧的氛圍。

“爸爸!”熙熙看見齊桓,掙開我的手,飛速地朝他跑去,到底是父親,和兒子比較親近,縱然我陪伴他再多次,父親的這個角色也無法缺少。

“誒,寶貝兒子。”齊桓聽見聲音,朝熙熙張開了雙手,抱起了小傢伙,“有沒有想爸爸呢?”

“有啊,我和媽媽都想你,媽媽晚上睡着了都在叫你的名字呢。”熙熙緊緊抱着齊桓的脖子,像是怕他的爸爸下一秒會消失似的。

“熙熙!”我眼睛瞪大了看着這個小傢伙,且不說他說的是否真假,以及這個小傢伙怎麼知道我晚上叫齊桓的事情,就這種迅速把他老媽賣了的行爲極爲可恥。

“哈哈哈……”熙熙頭埋在齊桓的肩窩處,不敢看我,“爸爸……媽媽兇我。”

齊桓嘴角漾着邪笑看我,彷彿一眼能見我的底,“阿秋,我也很想你,以後再也不會有這種情況了。”

“你不要聽熙熙亂講!”我憤恨看着這對可惡的父子,他們現在站在同一條戰線了,倒顯得我孤立無援,我有點後悔,倘若當初要是生的女兒,肯定就是我的小棉襖。

父子倆膩歪了一陣,齊桓把熙熙放在餐桌的凳子上,自己折身回去把早餐端了出來。

桌上擺放着那些色澤還算不錯的食物,我不由驚訝,這全都是齊桓一個人做的?齊桓會下廚?這些天我怎麼感覺齊桓像是變了一個人,先是彈鋼琴,後是這些,往後還有哪些不一樣還不得而知。

“怎麼了?不好吃嗎?”齊桓見我不動筷子,夾了一塊遞到我的盤子裏。

我不知如何下手,昨晚明明我們兩個還撕破臉一般置氣,現在怎麼又能做到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我沒吃齊桓夾過來的那個,伸手去夾了另一快。

齊桓愣了一會兒,看了看我,然後笑逐顏開,“阿秋,別生氣了,夫妻間哪有隔夜仇的,昨天是我不對。”

“爸爸,我覺得好吃,比容婆婆做的還要好吃。”熙熙不僅話語捧場,連嘴也沒有閒着,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不過沒多久臉色便沉了下來,“爸爸,昨天那個壞阿姨,我很討厭她,你怎麼和她在一起呀?” “熙熙!趕緊吃飯,別廢話。”我打斷熙熙,避免他繼續說下去,我不想聽有關這方面的事情。

齊桓看着我的臉色變化,然後轉過去把熙熙抱到了他的腿上,“只是工作,你放心,爸爸也很討厭那個阿姨,爸爸只愛你和媽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