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鳳舞現在的狀況,他加了一份療傷的方子進去。

0

隨著藥方加入,很快浴桶裡面的水變成綠色,那怡人的清香逸散開來,彷彿整個世界都清新了不少。

也就這個時候,烏恆四人被指引著來到門外,還有不少外宮弟子以及女奴準備圍觀。

烏恆氣勢洶洶,張嘴便罵:「林昊,滾出來受死。」

聲音傳進來,鳳舞也顧不得害羞了,滿臉驚慌抬起頭。

林昊用木棒攪動著浴桶中的水,不等她開口,淡然道:「過來。」

「公子,外面……」

「外面的事不用你管,過來。」

鳳舞才剛剛開口,便被打斷。

無奈之下,她也只能憂心忡忡來到邊上。

林昊將木棒丟在一邊,道:「進去泡著,我去去就回。」

果真是去去就回。

她這好不容易邁開腿,整個身子都浸入水中,還來不及仔細感受藥液帶來的清涼滋潤,外面一陣簡單的響動之後,林昊已經回來了。

「公子,你……外面到底怎麼了?」看著一臉平靜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的林昊,鳳舞蹙著眉,又是好奇又是擔憂。

林昊隨口道:「有人來找麻煩,被我殺了。」

烏恆四人被殺了,這結果,是他們自己萬萬沒想到的,那些圍觀之人也沒想到。

鳳舞獃滯:「殺了?」

說著臉色變得惶急:「是外宮弟子嗎?公子你怎麼這麼魯莽,這個時候過來找麻煩,他們背後肯定有……」

突然就卡殼說不出話了。

一雙大手浸入水下,在身上活動著,她媚眼如絲,臉紅得厲害。

好一陣過去,才似怨似嗔道:「公子啊……」

林昊好奇:「怎麼了,不舒服?」

鳳舞搖頭,低著頭半天沒出聲。

林昊也不知她到底想表達什麼,見遲遲沒動靜,雙手又繼續活動起來。

其實這是一套按摩手法,有促進氣血循環之效,能最大限度刺激機體,發揮藥效。

只是一般人沒機會享受,他從前自己都沒享受過。

在他這般肆虐下,漸漸的鳳舞也回過味來,驚訝道:「公子你在做什麼,為什麼我感覺渾身都涼絲絲的,原本很痛的地方一點都不同了,好舒服?」

「舒服就對了,這水裡加了一些藥材,有助緩解疲勞,恢復傷勢。

我幫你活血通脈,推氣過宮,能促進你身體對藥力的吸收……」

說著說著,突然也不說了。

看他神色有異,鳳舞疑惑道:「公子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林昊搖頭,不動聲色將手從那兩座山丘收了回來,「沒事,稍小了些,但手感不錯,摸著很舒服。」

說完就自顧自走到一邊去了。

鳳舞滿臉錯愕,等回過神來,頓時驚呼一聲,俏臉緋紅:「公子你討厭……」 是夜,星斗滿天,華光璀璨。

作為浩瀚仙界最主要的能量源之一,事實上不論煉體,鍊氣,還是煉神,這諸天星斗的表現都十分突出。

煉神方面,而今已經初步進階神級功法的《星辰煉神法》就是最好的例子,堪稱仙界之最,沒有能出其右者。

煉體方面,《星光煉體決》也是頂級的煉體法門,兼容性強,上限高,真要說起來,比之龍血煉體術也不遑多讓,只是各有所長。

鍊氣方面也有著非凡的表現,相比煉神煉體功法的稀有,仙界基於星辰之力的鍊氣功法是很多的,最出名的一部《星辰聖典》,乃是仙界公認的八大功法之一。

林昊目前的情況,想要進步其實缺的僅僅只是龐大數量的修鍊資源。

因為瓶頸都不存在,所以只要資源到位,其實他提升起來很快。

反倒是那種水磨工夫的修鍊,一日兩日,甚至一年兩年,意義都不太大。

然而修鍊原本就是這麼一回事,基本上都是水磨工夫磨出來的。

且心境心性這種東西,其實永遠沒有完全圓滿的一天,終究需要不斷打磨。

是以這個夜裡,天狐宮外宮,一處無人峰頂,他還是沐浴著星光,認真修鍊。

修鍊的是《星光煉體決》,這功法其實很簡單,就是單純引星辰之力入體,對身體進行全方位的淬鍊。

本質上說,這部功法並不如何高明,並不會比《寒冰煉體決》《烈焰焚身決》來得玄奧。

狂武戰尊 而就修鍊過程中承受的痛苦,以及單位時間內達到的修鍊效果來說,修鍊《星光煉體決》基本上無痛苦可言,同樣時間內修鍊效果一般也低於其它煉體功法,可說是毫無優勢可言。

但這門功法有個好處,那就是只要星光存在的地方就能修鍊,而且門檻不高,人人可修鍊。

關鍵在於,上限真的很高,是傳說中唯一能一直修鍊到仙道巔峰,並以力證道的功法。

這一點上,就是龍血煉體術都難以企及。

龍血煉體術的好處是起效快,只要有足夠的龍血,就能很快的提升,形成戰鬥力。

但不可否認的是,龍血是十分稀有的,獵龍一族的衰敗,與其說是天道紀元的選擇,倒不如說是資源本身的匱乏。

從這個角度講,一旦某一天尋覓不到龍血資源了,就是再不願意,他也必須改道。

天狐宮並不是一個星光特別濃郁的地方,準確的說,此刻所在的整個星球星辰之力都比較一般。

自然而然,修鍊效果也不會特別的好,但是沒關係,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原本這樣微弱的積累,才是慢慢仙途的真諦。

夜風習習,捎來夜鴉呱呱的叫聲,拂動樹葉沙沙,搖碎一地細碎星斑有如碎花。

林昊靜靜盤坐著,五心朝天,星光滿身。

在他旁邊不遠,鳳舞貌似在很認真的修鍊,可事實上,她總是無法集中精神,她總是忍不住悄悄睜眼偷看。

女人就是這樣。

關鍵嚴格意義上說,她還不算女人。

她只是個女孩子,今年滿打滿算十八歲,哪怕放在世俗都還是花季少女,而今放在這萬年乃至十萬年老怪物都比比皆是的仙道世界,真是比嬰兒還嬰兒。

天真活潑的少女心性,使得哪怕生命中充滿苦難,她的內心依舊陽光美好。

林昊給了她不少東西,三門煉體功法,大量地下魔域帶出來的天材地寶,妖魔精血。

這些東西若是拿出去,別說外宮,就是中宮都會爭得頭破血流。

她不否認這些東西的價值,她更不是不感動不歡喜。

可在她來講,其實這些都不重要。

她沒那麼大野心,她也沒想過要去報復誰誰誰,相比利用這些東西去獲得強大的力量,她對這個男人本身更加感興趣一些。

這個時候就是,她喜歡偷偷看他,勝過好好修鍊。

只是偷看之餘,偶爾也會低頭看看,臉紅一下。

「真的小嗎?」

「好像是小了點呢,那些女人都好大的,長得也比我高大呢!」

「要是能再長長就好了,若是他一隻手握不住,肯定就不會說小了。」

「哎呀,鳳舞啊鳳舞,你想什麼呢,你怎麼可以這麼不要臉?

公子那是幫你療傷,你怎麼可以胡思亂想呢?」

「……」

便是這般,夜色靜謐,安寧中帶著淡淡的羞澀,混合著少女水晶般的心思,旖旎如夢。

也就在這樣的夜裡,有些地方卻是燈火通明,徹夜不眠。

天狐宮,百岳峰。

百岳峰地處外宮深處,指的並非某一座山峰,而是一百座風格各異的山嶽總稱。

百岳峰佔地面積廣袤,其中奇絕險峰不下千座,而其中一百座上,皆有華麗樓宇矗立。

因為這些獨特的樓宇,百岳峰又稱百岳樓,外宮百樓,藍狐殿百樓。

一百座山嶽,一百棟樓宇,裡面入駐的不是別人,正是外宮三萬弟子中排名前百的天才。

這些山嶽和樓宇都是恆存的,存在的時間無比久遠,並不屬於任何一個人。

它們只屬於排名。

換句話說,不論是誰,只要戰勝了山嶽和樓宇現在的主人,躋身百強之列,都可以名正言順入駐此處。

住這裡的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

百岳各有特色,每一座不同的山嶽,都有著獨特的可供煉體的特殊環境,比如大瀑布,比如深潭,又比如火山。

正是因為這些特殊環境,使得入主百岳峰不但是身份的象徵,同時也有著巨大的好處。

時至深夜,夜深人靜,儘管百岳峰群大多依舊宮燈長明,卻已漸漸不聞人聲。

第八十四峰,碧雲峰,碧雲樓。

這裡目前是胡晨的地盤,整個樓里,專門負責伺候他的美貌女奴就有十多個。

時間已經不早了,胡晨還沒回來,想著白日里聽到的消息,這個時候樓里一干美貌女奴憂心忡忡,頻頻舉燈在樓外眺望。

作為女奴,她們希望傳聞是假的,哪怕胡晨對她們談不上好,她們也不希望他出事。

原因很簡單,一旦胡晨出事,她們的命運就未可知了,等待她們的命運可能極為悲慘。

不同於這邊安靜中帶著焦灼,距離不算太遠的地方,第五十六峰,飄雪峰,飄雪樓,樓里正舉杯換盞,高朋滿座…… 夜盡天明,晨曦初降。

無名峰頂,林昊突出一口白色濁氣,徐徐睜眼。

看那刀削的側臉,稜角分明,彷彿在晨曦籠罩下泛著迷人的光暈,不知不覺,鳳舞有點痴,滿目迷醉。

等回過神來,趕忙吐吐舌頭閉上眼,一邊小臉通紅心砰砰跳,一邊裝模作樣修鍊。

不多久,她聽到腳步聲,心裡沒來由更加緊張了。

林昊沒這些小心思,看了一會,皺眉道:「還在修鍊《寒冰煉體決》?」

鳳舞正憋著難受,聞言悄悄鬆了口氣,睜眼笑道:「是呢,修鍊了一晚上,感覺不錯呢,謝謝主人。」

以正常人族的眼光來看,這絕對是個禍國殃民的小美女,笑起來令人晃眼。

可惜,這天荒域絕大多數人審美是不正常的,很多人眼眼裡,那種高大魁梧粗線條的才是美女。

林昊倒是沒有被迷住,見這小女奴說完還要繼續修鍊,便問道:「你沒覺得有問題嗎?」

「問題?沒有啊!」鳳舞滿臉不解。

林昊搖了搖頭:「天亮了,濁氣上升,清氣下沉,再修鍊《寒冰煉體決》就不合適了。

這個時候你應該引朝陽之氣入體,改修鍊《烈焰焚身決》。」

其實這是很常識性的東西,應該沒人說都懂。

他也不大相信這樣的環境下,這個時候還能有寒氣被引入身體。

鳳舞眨眨眼,再眨眨眼……

好囧!

光顧著看公子犯花痴了,卻是連這麼常識性的東西都沒注意到,簡直是丟死人了!

不過事已至此,她肯定不能承認的,於是漲紅著臉道:「謝謝公子,舞兒知道了。」

說完就後悔了。

她只是個女奴而已,即便公子對她再好,她也是應該知道本分的。

舞兒,那不是她應有的自稱。

林昊並不在意,聞言點了點頭:「舞兒……不錯,比奴婢好聽多了,以後就這樣稱呼吧!」

又道:「暫且忍耐一下,過兩天我就升入中宮了,等到了中宮,我會把你的賣身契贖回來,到時候你就不再是奴隸了。」

糾纏不休,Boss強勢來襲 中宮弟子雖然依舊不是中堅,享受的待遇依然十分有限,但相比外宮弟子而言已經擁有不少許可權了。

為自己身邊的奴隸贖身就是其中一項。

只是通常沒人這麼做,因為會耗費一筆不算小的貢獻度,不划算。

而且奴隸一旦回歸自由身,控制起來就不那麼得心應手了,搞不好哪天出門回來人就不在了。

鳳舞有點呆,傻乎乎問道:「公子你要為我贖身,你,你就不怕我跑了?」

說完便有點明白了,懊惱道:「公子你肯定巴不得舞兒早點跑對不對?

肯定是這樣,舞兒除了會拖累公子,什麼都不會呢,公子身邊才不需要這樣的小笨蛋。」

嘟著嘴,皺巴著小臉,那自暴自棄的模樣,林昊也是不免被逗笑了,點頭道:「說對了,早點恢復自由身,早點跑路,對大家都好。」

噗嗤——

鳳舞也樂了,起身拍了拍屁股,嬌哼道:「才不要,舞兒才不要公子贖身。

要是離了公子,搞不好哪天又被人抓去當奴隸了,誰知道下一任主人是什麼樣子,有沒有公子十分之一的好?」

很聰明,也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以她的情況留在林昊身邊才是最好的選擇。

話說回來,她現在也喜歡留在林昊身邊,享受那種被關愛被保護的感覺。

說完又奇道:「公子你真的要晉陞中宮了嗎,我聽說晉陞考核很難,對實力要求很高呢!」

外宮晉陞中宮,兩個條件,一為貢獻度,二為實力,二者缺一不可。

貢獻度她不擔心。

就是再傻,她也知道自家公子給的都是好東西,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珍品。

現在那些東西都放在儲物手鐲里,戴在她身上,而既然能帶回來這麼多的好東西,既然能申請晉陞考核,那麼貢獻度自然不是問題。

她擔心的是實力。

萬一實力不夠考核失敗,別的先不說,那十萬貢獻度就泡湯了呢!

只是她不知道,這才是真正不需要擔心的問題。

若不是因為晉陞需要貢獻度,現在林昊早就不在外宮了,直接跳過中宮去內宮都不是沒有可能。

林昊也沒過多解釋,聞言岔開話題道:「做你該做的事情就好,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現在朝陽初升,正是引熱力入體的好時機,等日頭烈了,你就該承受不住了……」

一門寒冰,一門烈焰,本質上說兩門功法並不是最優解,他手上也有的是更好的功法。

只是要論激發身體潛力,激發血脈潛能,還是這樣的搭配最為合適。

目前鳳舞的修鍊才剛剛開始,現在的她孱弱得不像話,夜晚還好,不算太涼,寒氣不重,可以整夜修鍊寒冰煉體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