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大樹上的兩個黑袍男子。

0

“打擾到朕想事情,只有死路一條。”

慕容邵峯的聲音裏充滿了冷冽,溫潤的眸子裏滿是蕭殺之意。

“看來是驚了皇上心尖上的人了。”黑袍男子的聲音暗啞難聽,都是經過變聲的。

二人氣勢不凡,皆是玄武階以上的高手。

慕容邵峯知道,能擁有這樣身手的人,一般是巫族或是天地神宮的人。

“不錯。”慕容邵峯眼神桀驁的看着黑袍男子,他們的確是打擾到他心尖上的人了。

“皇上,我們今日來,只不過是想和皇上合作。”

黑袍男子傲慢的說道!

“哦!談合作?”

慕容邵峯冷冷一笑,譏諷的道:“這天下有資格和朕談合作的是可沒有幾個。”

“這天下很快就會變天了,皇上難道不想給自己找一棵大樹做靠背嗎?”

黑袍男子語氣依然很狂傲,似乎很篤定慕容邵峯會和他合作一樣。

“哦!那棵大樹想做朕的靠背,只怕還不夠資格。”

慕容邵峯似乎已經失去了耐心,語氣越發的滲人。 這個時候來找人談合作,可一點都不誠心。

慕容邵峯身上突然爆發冷意,剎那間,連空氣都變得稀薄了!

兩個黑衣人只覺得心臟狠狠的跳動起來。

慕容邵峯手中日月乾坤扇啪的一聲打開,那扇子上的利刃在月光下散發着寒光。

夜光下,慕容邵峯目光森冷,殺意溢滿了全身。

“皇上,你還沒有聽我們把話說完,先不要妄下定論。”

黑袍男子身邊的男子又突然說道。

重生之媚西施 “不必聽了,你們想說的話,朕都知道。”

說完,慕容邵峯手中的日月乾坤扇瞬間揮出一道光芒。

兩個黑袍男子所在的大樹瞬間變成了兩半。

兩個黑袍男子一看,瞬間驚訝的看着對方。

慕容邵峯沒有停息,夜空下,一個白影劃過,瞬息移到兩個黑袍男子的的身邊,那速度驚人,眨眼之間,兩個黑衣人就瞬間倒地。

朱巖一看,不得了了,皇上的修爲又強了很多。

慕容邵峯連看都不看一眼,轉身飛身回馬車裏。

“朱巖,調轉車頭回去。”

“啊!”朱巖瞪大眼眸。

“皇上,我們不回星月國了嗎?”

慕容邵峯慵懶的靠在車臂上。

“對於我們來說,回星月國也只不過一兩天的事情,現在回去,朕怕魔獸潮的時候有事情發生,我們不進城,在別院裏等迷幻森林裏魔獸潮的日子。”

慕容邵峯俊逸的臉龐上神色凝重,既然有人對他下手,又怎麼會放過陌陌,那平日裏溫潤如玉的臉上,瞬間暴戾如雷。

“是,皇上。”朱巖調轉馬車,不多問也知道,皇上這纔剛剛出了明月山莊的大門又開始擔心蘇紫陌了。

爆笑冤家:霸寵小蠻妃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已經到了絮貴妃來取衣服的日子了。

蘇紫陌沒等絮貴妃來取,她就讓青蓮把衣服送進皇宮裏。

蘇紫陌的目的很簡單,就是不想見絮貴妃,因爲君臨天提出的合作,三日後君臨天來了,她依然是一口回絕了。

君臨天負氣離開,這也是蘇紫陌不想見到皇室裏的人的原因。

這日子一來一去的也是九轉十八彎,蘇紫陌只覺得沿途的風景很美,可她去沒有心思看。

今日陽光明媚,難得太陽會出來露露臉。

蘇紫陌吃過早膳以後便來院中曬太陽。

“陌陌。”

夜輕寒快步走進來。

蘇紫陌偏頭一看,看到夜輕寒的腳步有些急,心裏暗道,難道又是有事情發生了。

“怎麼了,又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夜輕寒嘆了一口氣。

蔫蔫的說道:“陌陌,你現在是一看到我就知道有事情發生了嗎?”

“呵呵!”蘇紫陌坐直身體。

心裏莫名的煩躁起來,最近發生的事情多了,她還真怕聽到有事情發生。

“說說看,是什麼事情?”

夜輕寒一臉擔憂的看着她。

“紫蝶傳來消息,說庚樂羽受傷了,這幾日好一點了,只怕又要開始算計你了。”

蘇紫陌一聽,脣角邊一抹譏諷的笑意一閃而過。

“她算計我的還少嗎?她是被雲軒刺傷的,前幾日雲軒帶我去別院,碰到了她和蘇紫雲。” “看吧!這個老巫婆是不達目的不擇手段,連蘇紫雲她都不放過,陌陌,不過我擔心的不是這個,而是擔心沐雲軒的孃親。”

“嗯!”蘇紫陌快速的凝眉。

“你擔心她幹什麼?她在雲城裏好吃好住的。”

蘇紫陌拿起一個蘋果,咔嚓一聲咬了下去,輕寒這擔心得有些遠了。

“陌陌,你聽我說,我昨晚無事看了一下星盤,發現君子兮的命星發光微弱,只怕她有事情要發生。”

“哦!”蘇紫陌一聽,把蘋果一丟,沒心思在吃了。

她起身,那股渾然天成的氣勢,足以威震四方。

“輕寒,你可預測得到,會發生什麼事情?”

蘇紫陌知道君子兮被庚樂羽控制住了,即使是要對君子兮下手,也會是庚樂羽。

“陌陌,要是預測得到,那我可就成神了,君子兮的修爲不高,她的命星變成這樣,我們一定不能小覷。”

蘇紫陌微微沉思,庚樂羽的控制君子兮的目的就是爲了讓君子兮不讓她進雲城的大門,這次又會是因爲什麼呢?

“雲寒,那庚樂羽肯定會在君子兮的壽宴上大作文章,我們只要在她壽宴那天做好防範就好了。”

夜輕寒看着搖了搖頭,總覺得事情不會有那麼簡單。

“以你剛纔所說,雲軒傷了她,以她那樣愛計較的人,肯定會瘋狂的報復的,只是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什麼地點,天烏的力量太強悍,我們沒有辦法時時刻刻應對。”

蘇紫陌雙眸微垂,輕寒說的沒有錯,她和雲軒都是玄魂階巔峯的高手了,可依然經常被庚樂羽算計。

還有四個月零五天,蘇紫陌每過一天就心裏惆悵一天。

“我會和雲軒說的,你多注意一點。”

蘇紫陌寒意籠罩在身上,她恨不得此刻就飛去巫族與庚樂羽同歸於盡。

“陌陌,我想了一下,只要你不出現在君子兮的身邊,她應該暫時不會有事!”

蘇紫陌瞪了他一眼,沒好氣地道:“我想出現在她身邊,她也未必會見我,現在對於她來說,能給雲軒納幾房小妾就是十全大補湯了,而我離開雲軒,就是給她一碗十全大補湯加心靈雞湯。”

蘇紫陌撿起自己丟在桌子上的蘋果又啃了起來。

“不過我聽到小道消息,雲軒打算把你娶回去了,聽說,雲城已經在重新裝修了?”

夜輕寒突然笑意絕絕的看着她,若是那樣,他還是有機會喝到她的喜酒的。

“這事誰說的清楚啊!計劃趕不上變化快。”蘇紫陌狠狠的咬下一口蘋果,她心裏被夜輕寒這麼一說,還有一股不好的預感了。

“總之能在去巫族之前成婚都是皆大歡笑的。”

夜輕寒一說完,猛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他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陌陌雖然一臉不在意,可心裏總是在意的。

看着夜輕寒的神情,本不在意的蘇紫陌咬下一口蘋果,還真是吃不下去。

她把蘋果往花叢裏一丟,坐到夜輕寒的身邊

“輕寒,你給我看看我的命星,看看是什麼樣的。” “呵呵!”夜輕寒不自然的笑了笑。

“陌陌,不用看,你的命星很好的。”

蘇紫陌一聽,目光犀利懾人的看着他。

“夜輕寒,拜託你說話之前先動動腦子,這話說出來連你自己都不相信。”

夜輕寒一臉沮喪,聳拉着腦袋。

“陌陌,我這不是怕你擔心嗎?”

蘇紫陌眨了眨眼眸,“你擔心個什麼勁,我自己都能坦然接受了,不過這人算不如天算,人好不如命好,我這命呀!算不過天,命卻是挺好的。”

蘇紫陌得意一笑,誰能像她這樣,擁有三個寶貝和愛她的老公呢?

超級力工 “看把你得瑟的,你的命星忽暗忽命的。”

夜輕寒拿出星盤來,指給蘇紫陌看。

“你看,這顆星就是你的命星,等等,怎麼變成紅色了?”

夜輕寒滿眼驚訝!昨夜他看還是紅色的呀!

“怎麼了?變成紅色很奇怪嗎?”

蘇紫陌不解的看看夜輕寒,變成什麼顏色不要緊,要緊的是他這大驚小怪的樣子才讓她恐懼。

夜輕寒擡眸看着她,看着她那一臉不在乎的樣子,也慢悠悠的說:“很奇怪,相當奇怪,我研究命星這麼久了,從來沒有看到有哪個人的命星會變成紅色的。”

“哦!”蘇紫陌輕輕哦了一聲,“那還真是挺奇怪的。”

“陌陌,你真的一點都不在意嗎?我看着你這毫不在乎的樣子,反而心很痛!”

夜輕寒咬着脣看着她,他想她好好的活着,可是……。

蘇紫陌瞪了他一眼。

“你看看你那樣子,我見猶憐的,就像被人欺負了的小媳婦一樣。”

夜輕寒更是一臉委屈,“我這不是心疼你嗎?”

“別說這些影響心情的話,三天以後就是迷幻森林裏的魔獸潮了,我要去裏邊取一樣東西,若是你們也要去,就回去好好的準備一下,去魔獸森林可是要好幾天呢?”

蘇紫陌快速的趕走心裏的隱瞞,不管什麼時候,她都不能氣餒。

在她的心裏,她的愛人,她的三個寶貝是她心裏最大的精神支柱。

“大嫂,輕寒,你們都在呀?”明月軒門口,沐雲玥一身粉紅色的衣裙,她一臉羞澀的站在門口看着她們。

“玥兒,你怎麼來了?”

夜輕寒一見到沐雲玥就心花怒放的。

“孃親今天情緒穩了很多,我就想着過來看看你們。”

說着,沐雲玥目光看向蘇紫陌,大嫂和大哥已經和好了,應該不會在趕她走了吧?

“玥兒,進來吧!”

就沐雲玥那點小心思,蘇紫陌怎麼會看不出來。

“多謝大嫂。”沐雲玥瞬間笑的一臉俏麗。

“大嫂,玥兒可以住在明月山莊裏嗎?現在雲城來了很多人,都是來給孃親祝壽的,那些女人整天纏着玥兒打聽大哥的消息。”沐雲玥聲音很小,漂亮的大眼一眨不眨的期待的看着蘇紫陌。

那些女人一個個如狼似虎的,恨不得立刻嫁入雲城裏。

“你是被她們纏得沒有辦法了才跑到我這明月山莊來的吧?”

沐雲玥快速的點了點頭。

蘇紫陌笑了笑,“你大哥的魅力真大,玥兒你想住多久都可以。”

上次那是事出有因,纔會讓他們離開的。 沐雲玥大膽的拉起蘇紫陌的手。

“大嫂,謝謝你,雲城這幾日在裝潢,特別是雲霄殿,都是按照大嫂的喜好來裝潢的,二哥跟玥兒說,大哥要和大嫂成婚了,若是大嫂和櫟兒兄妹三人都回了雲城,那雲城就熱鬧了。”

夜輕寒一聽,快速的湊了過去。

“陌陌,還真要成婚了,我就說嘛?雲軒這幾日總是早出晚歸的,原來上忙着成婚的事情去了。”

“這有什麼值得奇怪的,我和雲軒已經成過一次婚了。”蘇紫陌一臉不在意,心裏卻很開心,雲軒還是很注意她的感受的。

“看你,這裏一臉平靜,心裏早就偷着樂了,是不是?”

夜輕寒看透蘇紫陌的心思,在一旁取笑她。

“怎麼?我樂意,你管的着啊?”

我不想當超級差佬 蘇紫陌瞪了他一眼。

“好了,你帶玥兒去玩吧,你們這一日不見隔三秋的,心早就飛到外邊去了。”

“大嫂。”沐雲玥嬌羞的低下頭了。

“不過大嫂,玥兒今日來,是想約大嫂一起出去逛逛街的。”

沐雲玥搖着蘇紫陌的手臂,她很喜歡這個大嫂,一定要和大嫂好好相處纔是。

“哦!”蘇紫陌笑着看了一眼沐雲玥。

這愛害羞的小女孩今天怎麼會想起她來了。

“玥兒知道大嫂平常都很忙,不過我們女人呢!要有時間逛逛街,買一買自己喜歡的東西纔好!”

“嗯,玥兒,你說得對,走,我們去逛街去。”

蘇紫陌本不喜歡逛街,可今日她願意陪着玥兒去。

“太好了,大嫂,玥兒早就想和大嫂一起去逛逛街去了。”

沐雲玥激動的跳了跳。

夜輕寒一看,鬱悶的推了推沐雲玥。

不滿地道:“玥兒,你見到我也沒有見到你這樣開心呀!怎麼見到陌陌就開心的跳起來了。”

“看你那德性,連我這醋你也吃,有你這樣吃醋的嗎?酸不死你。”

蘇紫陌有些錯愕的瞪了夜輕寒一眼,沒見過他這樣吃醋的。

“你不是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現在你卻要拉着我的玥兒去逛街。”

夜輕寒滿眼委屈,他還沒來得及跟玥兒說幾句體己的話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